第159章 重要的委托

  • 异能佣者
  • 青青侠
  • 5069字
  • 2019-12-13 15:11:03

会议终于开始了。余冰看了一下发给自己的那份资料,上面写的字自己都明白,但全文加在一起,自己倒是不懂得是什么意思了。

大概翻阅一下的话,只能知道,这些应该是项目组的一些工作资料吧。有文字报告、有报表,还有一些是实验的数据吧。从日期来看,应该是最近几年都有。甚至还有些是盐田项目刚成立时的工作资料。

余冰不太明白这些资料是什么意思,直到胡寒风教授开口说话进行解释。

胡教授说道:“各位职员,如果说得亲近些,应该是说各位兄弟姐妹们。今天,我很感激大家来。说实话,我不想让大家牵扯到这些事情里。但是,在现在这个时刻,我知道,我也许需要更多人的支持,所以,我有些无耻地召开了这次的会议。我很感谢大家的到来。”

“发给大家的资料,是我昨晚整理出来的。这些是我们盐田项目组从过去到现场,所渡过的比较重大的难关,以及一些激动时刻的工作资料。我相信,大家看到它们,应该能想起以前我们一起奋斗的日子。”

“很抱歉,我今天滥用了大家的同情心。我希望激起大家的情感,让大家站到我这边。”

“因为,就我个人而言,这一次的作战,我有着不能输的理由。”

下面来参会的职员们,一个个直接赞同道:

“胡组长,不要废话那么多了,我们挺你。”

“反正只要这个项目组换了组长,我第一个辞职。”

“我也是,我不想为刘院长那样可恶的人干活。”

“对。难道其它地方,就没有能养活得了我们下去的项目了吗?”

群情激昂,每人都发表了各自的意见。

可以说,这次会议,相当热血,相当令人激动。

而另一边,刘院长在昨晚酒席上的挫折之后,可以说是受到了一定程度的打击。但是,他心中的愤怒却也油然而升。第二日,在他所住的酒店房间里,只有几个人也同时召开了会议。

这一次密谈,他们谈的当然是如何对付胡寒风的问题。

而难得的是,最近与他大吵着要分手的梁温教授,竟然也出现在会谈的名单里。

会谈的时候,她没怎么说话。

只有胡寒风大聊特谈。

“胡寒风那个混蛋,还真以为自己是哪根葱呢。”

“要不是我刘某人扶持他,他能有今天吗?”

“好,你个胡教授。昨晚你敢这样跟我刚,以后就算你想道歉,我也绝不接受。”

刘院长显然已经跟胡寒风杠上了。而梁温也在一旁,不时地附和着。两人的关系,竟因为这跟胡寒风突如期来的变故,而变好了。

他们或许会有个人在情感上的争吵,但是,现在,最紧要的任务,是一共对付胡寒风。

其它,都先放在一边在说。

这是对于两人而已,比较好的一个化学变化。

接着,在这个盐田项目组里,发生了激烈的斗争。

以刘院长为首的调查组,仍在进行着他们所谓的调查。他们不断地传唤人员进去问话。当然会有一些人仍然支持他。这些人大多有妻儿老小,或者能力不怎么样,想保住这份难得而稳定的工作。其实这些人也没什么可以责备的,人嘛,经济基础决定精神水平,没有稳定的收入,人也不会活得那么有尊严。

对于这样的人,我们当然可以站在道德的高地上去批评他们。但仔细一起的话,他们其实也并不容易。

更让人讨厌的,是那些抓住机会,不分清红皂白,想要抓住这个难得机会上位的那些人。

这些人大多认为,工作一定要看清形势。人家是院长,一把手,你能不跟紧人家吗?自己要跟院长以着干,那可是以政治前途为代价的。那胡寒风犯了傻,自己可不能跟着。

所以这一小群人,像哈巴狗一样,在刘院长的面前摇头晃脑,希望能抓住这个难得的机会,能得到学院里的重用。

所谓危机就是转机嘛,这种机会可不容易获得。

而绝大多数的职工,仍是挺着胡寒风的。他们或者在调查组传唤的时候不来,或许直接来了,一问三不知,就是不配合调查工作。

所以,调查组想找到胡寒风的一点把柄,把他踢除出盐田项目组,倒也没那么容易。

刘院长简直气透了。他不知这胡寒风是吃了什么斜门药,原本他准备一步步渗透的怀柔政策眼看着都要奏效了,怎么他忽然变了一个人一样?

那最后的杀手銁的话,就是那三个偷东西的研究生了。

他打了电话,继续跟留在学院里的心腹了解消息。得知那三个研究生之中,除了一个叫阿谊的年轻人,其余两个仍是与学院进行着积极的联系。而那个阿谊,则是奇怪了,他当时可是帮做了事,可事后,却拒绝再与学院联系了。

也不知那家伙是哪里犯了傻了。简直就跟胡寒风是一个模样。

刘院长气得,差点就想把手机扔到地板上。

所以,现在他跟自己的情妇梁温教授和好了,可是他的心情一点也不好。他甚至连去她的房间都不想去,他现在就像有一根刺卡在了喉咙里,不把它弄出来,他就整天二十四小时地难受。

对了,这一切的关键,应该都在那个请来的佣兵身上吧。

刘院长忽然发现,事态的发展有些失去控制的意味。

如果要把胡寒风是内鬼的事情给实锤了,那目前来说,有黄毛的证言,还有秦文发、小四两人的证言,但是,他们几个人能不能代表胡寒风,还是这仅是他们个人的行为,这是有争议的。

如果说是他们个人行为的话,这是完全说得过去的。因为整个行窃事件,胡寒风完全没有插手。大家都是成年人,十八岁以上,怎么能说一个人的行为是被另一个人的行为所代替的呢?

而另一方面,如果说他们是受了胡寒风的委托的话,又是说得过去的。因为他们可都是胡寒风的研究生呀,而且还是目前最受重用的三个人。如果他们不是受胡寒风的指使而去偷东西的话,那这也太巧合了吧。再说了,胡寒风因为自己在盐田项目组的待遇,而觉得自己受了委曲,所以偷了学院的科研资料,并且为了让别人以为是他人干的,连他自己所管理的盐田项目组的机密资料也偷,这在逻辑性上也是说得过去的呢。

刘院长忽然惊奇地发现。

一切,都好像掌握在那个关键的人手中呢。

当证据是可以往这个方向认定,又可以往那个方向认定的时候,那就是自由裁量权的时候呀。

自由裁量权掌握在谁手中?就是在那个学院请来调查的佣兵余冰手中嘛。

刘院长忽然发现了这样一个关键的情况。

他转而想到,嗯,事情对自己这方面,仍是有好转的嘛。那个小子,他记得,以前就是自己还做本科老师时带过的一个学生嘛。

有了这样一份师生情,还能搞不定他吗?

想到了这里,刘院长不由得笑了起来。他这几天紧张的心情,也终于得到了一丝丝的放松。他拿起了桌上的手机,打通了一个熟悉的号码。说道:“喂,梁温教授吗,你现在有时间吧,我来你房间一下吧。嗯,有好茶的话再好不过了……”

第二日,余冰收到了一个奇怪的邀请。

这个邀请竟然是来自刘院长亲自打的电话。

“余冰先生呀,你今天有时间吧?刚好今天是周六呢,我们的调查工作也进行这么多天了,调查组的人约好要去泡温泉,你就一起来吧。”似乎是怕余冰有所多虑,他又补充说道:“不会有太多人的,就只是我、梁温教授而已。”

余冰不知道这个时间点,刘院长还约自己,那是哪门子的意思。这鸿门宴自己要不要去吃?

百般思索过后,余冰决定拉着阿杜跟着一起去。他的理由也很简单:“要死一起死。是你把我拉到这里来的,你得对我负责。我没好下场,也不会让你有好下场的。”

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这个泡温泉的旅程,是从下午三点多出发的。

余冰跟阿杜来到酒店门前,就见到两台休旅车停在了门前。刚上车,余冰就发现,去的不止是刘院长、梁温两人。还有好几个工作人员坐在后面那台车那里跟着。看来这刘院长出马,无论去哪里,人都是不可能少的呢。

两辆车,来到了县城里一家档次最高的按摩会所。

余冰有些好奇地说道:“刘院长,我们不是要去泡温泉吗?这里是按摩的地方吧?”

刘院长笑着说道:“现在时间还早,我们先按摩2个钟,然后再吃个饭,晚上去泡温泉,最后再在那边住一夜。昨天中午的样子,我们回项目区。”

从他的介绍来看,他对这一套流程那是相当的熟悉。不得不说,这一套连招,这刘院长应该经常玩呀。其它的不说,单就熟练度来说,还是很够的。

按摩的时候,每个人被带到了一间单独的包间。这一点令余冰还是挺意外的,以前他也在外面洗发店按摩过,一般都是四五个人一间,各自按各自的,大家也不说话,最多服务员之间闲聊点家常,感觉还是挺正规。

但这一人一间的,旁边明明还有另外一张按摩床,可就是不排人进来,那可太诡异了。

不知是余冰太正经了,还是什么其它的原因,这女服务生倒也没做什么不正经的事情。

晚上六点多的时候,众人聚在二楼一个小包厢里吃着饭。吃饭间,也闲聊了一些这样那样的话题。各人笑得呵呵呵的,简直有点像傻蛋一样。

余冰席间看了阿杜一眼,阿杜尴尬地笑了笑。

饭后,在门前上车的时间点,余冰忽然问了阿杜一句,道:“喂,小子,你没做什么对不起你媳妇的事情吧?”

阿杜简直是哭丧着脸,道:“一会儿泡温泉的时候,我可得跟紧你一点,再也不跟你分开了。”

“为什么?”余冰有些好奇地问道。

“若不然的话,那我的清白,谁来证明呢?”阿杜尴尬地说道。

余冰不由得笑了起来。

果然,饭后,车子驶出了县城,大概半个小时之后,就到了一家郊区的一间温泉会所。会所里很大,建设得很好,只要你不出院子之外,完全感受不到这里是一个农村里的小地方。里面的建筑、楼台、小桥、流水,完全有城市里那种休闲会所的大场面、大派头。

余冰不由得感觉,在这里消费,应该是不低的。

各人回房间休息一下,到了九点半的时候,才重新集合。

这九点半了,不睡觉,还有什么温泉好泡的呀?

在好奇心之下,余冰跟着刘院长等一大群人,前往温泉区那边而去了。

但是,众人换了衣服,也湿了身之后,正式进入温泉区了,刘院长却单独叫了余冰,道:“小余,你跟我过来,这边有个单独的泡温泉的地方,挺好的。”

院长只邀请了余冰,其它人当然识趣地不去添堵了。

而余冰跟着走去之前,则是笑眯眯地看着阿杜,道:“兄弟呀,这次回家以后,我实在没法向嫂子证实你的清白呢。因为你绝大多数时间都是跟我没在一起呢。”

阿杜想打死这贱人的心情都有了。

余冰跟着院长走去,从一个楼梯走下去。来到了一个门上写着“游客止步”的地方,刘院长熟练地跟站在那门前一个穿着西服的保安点了点头,那保安笑着打了一声招呼,便让刘院长下去了。看来,他对这地方还挺熟呢。

余冰也不管这么多,他跟在刘院长身后,自然保安也是不会拦他的。

他跟着刘院长走进了里面,才发觉这里别有洞天呢。

原来呀,这个温泉会所,是靠着这山上流下来的一条温泉溪而建的。也不知是什么原因,这里竟只有这一间温泉会所。不像那些大城市里的,一条小溪下来,旁边全是酒店,很是煞风景。

这里虽是负一层,但是却直接让那天然的温泉水流了进来。两个池各有特色,躺在里面,可以看到自然的天、地、树木,鸟儿就在前面飞翔。外面冰天雪地,风呼呼地响,而室内却很温暖,直接风吹进来,人躺在温泉里,可以说,这一片区是这个温泉会所最VIP享受的地方了。

刘院长在一个池里泡了下来。

这个地方有两个池,每个池都挺大的,起码能泡二三十人。此时余冰如果要进到另一个池里泡,离刘院长那是有近十米远,估计那也会让刘院长有心理阴影的。

所以,虽然很不愿意跟一个大男人在一起泡温泉,但余冰还是进到了池子里。

刘院长像是很随意地说道:“这里是整个温泉会所最好的位置。而且,这里不会有其它人进来的,这里是包场,所以说什么话倒也是方便的。”

余冰点了点头,道:“这里风景不错。”

原来搞了这么一圈,这刘院长只是找一个机会跟自己单独聊聊嘛。真是的,兴师动众的,搞得跟出征什么一样。明明只要聊天嘛,还搞一个按摩,再吃饭,然后再泡温泉,再把你引开。最后,才是说——

我们聊聊吧。

这官员的生活呀,真是曲折而迂回。余冰很是不太适应。

刘院长说道:“小余呀,今天下午在按摩的时候,你没有额外消费呢。”

额外消费?

还能额外消费?

喔,不,余冰心里想的是,这额外消费,到底是个什么消费。

你带出来的人里,有多少成的人会有额外消费?

这才是余冰觉得有趣的问题。

但可惜的是,刘院长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作深究。他只是说道:“小余呀,其实有时候,你不用跟我保持这么客气的。我们请你来,是很有诚意的。特别是在调查有关的问题上面。”

余冰想了想道:“没事的,刘院长。我既然收了你们的钱,那该做的事我是一定会做的。”

看在钱的份上,每个人都不应该辜负自己的工作。不是么?

刘院长笑了笑,道:“这样就好。”他转而又谈道:“你的那调查,进行得怎么样了?听说,已查出来线索是指向胡寒风教授吗?”

余冰心中一阵忐忑。

来了,来了,它来了。

该来的总是来的。

余冰先是不置可否,说道:“就目前的调查来说,的确是这个样子的。”

这时,刘院长又说道:“小余呀,以前本科的时候我就是你的老师。说实话,这次委托你之前,就是因为这层关系,我对你比较信任。所以,这次我才委托你来做这调查工作的。你要是在工作中发现什么问题,就算是胡寒风那样有资历有水平的老教授,也一定不要客气。你放心,学院是在后面支持着你的,我也是支持你的。我这次找你谈,就是想问一下,你有没有这个决心,能把这次的事情做好?”

余冰想了想,说道:“刘院长,相信我可以。”

刘院长在温泉里,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