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胡寒风的转变

  • 异能佣者
  • 青青侠
  • 5036字
  • 2019-12-12 16:45:04

“那这里的试剂工作,与学院一把手的位置更换,会有什么关系?”余冰问出了他最关心的问题。

阿杜则说道:“为了确保试剂的绝对安全,除了对试剂进行试验的每一项工作都需要集体讨论决定之外,每次从存储的大冰库里取出试剂来实验,都要输入密码。”

当听到密码这个词的时候,余冰好像有了一点感觉。

“没错,这个密码就只由院长一个人保管。之前也考虑过两人共同保管密码的可能性,但后来认为,那样反而会让试剂处于更不安全的状态。要知道,每种配药的产能是有限的,特别是仍在研究阶段的时候。现在这一次用的药,已是四五年前生产的了。”

余冰微微皱起了眉头,道:“现在这药已是四五年前的了?为什么后面不再生产一些?”

阿杜苦笑着说道:“你以为,能提升异能者实力的药,所需用的药材,有那么容易拿到吗?很多都是有钱也买不到的药材呀。可以说,我们在四五年前,也是因缘际会之下,才凑齐了那艰难的配方,成功生产出了一次KL668.可以说,现在学院里根本没有再次生产KL668的能力。”

余冰道:“那这药剂岂不是一次性的吗?就算它成功了,也不可能量产吧?”

“现在根本不是量不量产的问题,只要这药剂成功了,那后面才能考虑有没有可能用其它的配方来取代现有的配方。或者在科学技术不断进步的情况下,那些稀有的配方有没有可能量产。这之间的任何一个因素得以改善,都会推动这项药剂取得巨大的进步。”阿杜叹了一口气,道:“科学就是这个样子的,一个步骤一个步骤地走,没人能一口吃成大胖子。”

但,毫无疑问的是,就算是目前这个进度的KL668,也有着巨大的商业价值。

“所以说,只有胡寒风的手中,才掌管着这最关键的冷柜的密码,对吗?”

“没错。每次需要实验,大概半个月左右,胡教授就来这里一次,亲自打开冷柜,由实验人员取出这段时间所需的用量。然后一定要彻底地把它关起来。这是绝对不能被人偷走的机密。”

“如果胡寒风教授不交出密码,那会怎么样呢?”

余冰的这个提问让阿杜深深地倒抽了一口冷气。

他稍微思索了一下这个问题,这才说道:“可以说,我们没什么太好的办法。那个冷柜j无法再进行初始化的,如果要强行破坏它的话,它会启动自毁装置。里面的药剂如果被破坏了,那这个项目到目前为止所取得的巨大的进步,也就全部终结了。”

“你们有没有考虑过胡寒风有可能哪天突然死亡的可能性?比如说,出了交通事故,或者哪天猝死了。”余冰说道,“你也知道,对于现代人来说,猝死并不是什么大新闻。”

他耸了耸肩。

“之前当然也公开地讨论过这个问题。不过后来研究组的核心会议认为,与其在意这些比较小的风险,再让另一个人来掌控密码的话,那试剂被偷的风险还会上升得更高一些。所以,当时做了这样的决定。”

嗯,的确是挺有逻辑的一套说法。

“那试剂存放的冰柜在哪里,能不能指给我看看?”余冰忽然关心起了这个问题。

但阿杜则是说道:“很抱歉,我不能告诉你。因为我也不知道它在哪里。我只知道它就在这个大厂区的某一个地方,仅此而已。”

余冰看他说的不像假话,便也没有追问了。

晚上的时候,为了不让刘院长等人太抓狂,两人在七点多的时候回到了招待所那里。回去的时候,刘院长等人的晚宴已经吃了一半了,看着他们喝得一个两个都满脸通红,真的让人难以相信,这竟是做着崇高的科研工作的人员呢。

但余冰同时注意到的是,胡寒风那个教授,并没有喝酒。

余冰也是一个不喝酒的人,中间人们拿着酒敬来敬去的时候,余冰走过去,让他拿起茶杯来,两人碰了碰。

“胡教授,你也不喜欢喝酒吗?”

胡寒风说道:“对,我不喜欢酒精。因为酒精会麻痹我们的大脑,这会让它思考变慢。我是靠头脑吃饭的人,可不能把自己的饭碗给砸了。”

如果是其它人的话,一定会把这种挡酒的理由当作唬烂。但余冰却很认同这个理由,道:“对呀,我虽不是靠头脑吃饭的人,不过我是靠身体吃饭的人。我也觉得酒精会麻痹我的身体,让它变弱。”

余冰作为一个异能佣兵,他的身体当然也是他吃饭的武器。

两人相视一笑,然后拼了拼杯。

两人移步到酒桌的一旁,这样讲的话就不会被其它人所听到了。

余冰说道:“说实话,胡教授,我的工作越往前开展,我越尊敬您。我觉得,您是最有可能受到迫害的人呢。”

胡寒风不太明白他的意思。

余冰眼看着四下无人,便说道:“你知不知道,虽然没有最终查实,但是,现在绝大多数的证据都证明,你的三个研究生是受了刘院长的指使,他们是有意要陷害你的。”

胡寒风忽然不动了。

他就像一个木偶人一样,静止在了那里。

大约过了四五秒钟,他才能说得上话。

“你怎么知道?”

“你不用管我怎么知道的。我就是专门吃这行饭的,我自然有我的途径知道。”余冰说道,“这虽然是很令人伤心的事情,但是,我很遗憾,起码我可以告诉您的是,阿谊曾经是背叛过你的。”

胡寒风又一次沉默了,道:“那秦文发和小四两个人……”

“我不管那两个人,我只想跟您聊聊阿谊的事情。”

“明明三个都是我的徒弟,为什么要单独聊他?”

“因为他是特别的,不是吗?”余冰把话说到一半,他没有说下去。因为他相信,胡寒风应该已经明白他查到了哪种程度。

余冰说道:“我知道,您听到这样的消息会很伤心。但是,我特别想提醒您的是,当时他犯这错误的时候,他还没知道当年事情的真相。他以为你遗弃了他和他妈妈,所以他很恨你。”

胡寒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又长长地吁了出来。

“他的确应该恨我。我让他过了这么多年的不健康的家庭生活,我有自己的过错。”

“不,您没有太大的过错。当年这事情您是不知情的,包括阿谊的妈妈,她也是不知实情,懵懵懂懂就走了过来。”余冰把语气放缓了一些,道,“我们人总会犯错的,每个人都是犯错之中成长的,不是吗?”

胡寒风苦笑着说道:“我这次犯的错,未免也太沉重了一些。”

“我们首先不管它是不是错误,暂且把这个问题放一边。”余冰道,“就算它是错误,就算它是大错,那又如何?人总是要接受自己的错误的呀,胡教授,您要求自己成为没有缺点、不犯错的圣人,这是不可能的。就算您是研究领域的大牛,您也不能在研究领域完全不犯错。对吗?”

这似乎是很有说服力的观点。

胡寒风轻轻地叹了一口气,道:“对,没错。就算在我最擅长的领域,我何此不会犯错,我每天都会犯错误。我简直就是在错误和挫折中前行的。”

“所以错误并不可怕,而我们总要前进。我们要积极一点。”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事情……”胡寒风这时竟像个没什么主见的年轻人一样,仿佛余冰才是那个有多年生活经验的中年人。

余冰说道:“这一次,刘院长、梁温教授都想入职您的项目组。我希望您能树立住自己的心魂,重新震作精神,不要让这个项目落入他们手中。”

胡寒风有些疑惑地说道:“但是,我做科研,并不是为了这些名利的东西的,我只是为了自己的兴趣……”

果然,还是这样一套说词。

余冰叹了一口气,又道:“胡教授,我想请您试想一下。如果这次你的项目被刘院长或者梁温教授给侵占了,那会有什么后果?”

“能有什么后果,我觉得,学院总还会有新的项目给我做吧,或者就算学院这里不要我了,也会有其它研究机构愿意给我提供一个科研的职位,让我继续工作吧。”

胡寒风的想法还是挺乐观的。

但余冰却摇了摇头,道:“我说的不是对您个人的后果。”

“喔?”胡寒风有些不太明白。

“我是说,对阿谊的后果。”

这一句话倒是胡寒风更没有想到的。

“您想一下,站在阿谊的角度,如果看到自己的亲生父亲,被以如此不公平的方式赶出来,那会对他的人生,他的身心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不等胡寒风接话,余冰继续说道:“他一定会认为,这个社会就是如此不公的。所以,也没有了必须努力的意义了。反正就算自己再认真干,踏踏实实地做出一些成绩,也是没有用的,最后,自己的人生也会一事无成。不对吗?”

“他会丧失干劲。成为一个得过且过的人。如果这就是您希望他所领悟到的人生哲理,如果这就是您希望对他开展的教育。那我没什么话好说了。”

胡寒风没有说话。余冰可以感知得到,此时他不说话,是因为他当然不认可这样的理论。

胡寒风微微地低着头,他再抬起头来的时候,眼框已经有些泛红了。

他带着一丝哽咽的声音,说道:“没错,余先生,谢谢你。这一层面是我之前没考虑到的。”他顿了一下,又道:“单就这一点来说,我就应该做出更有力量的决定。”

余冰看着胡寒风,仿佛换了一个人一样。

然后,当他正准备走回酒桌旁,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去,再多吃一两碗白饭之际……

啪的一声,一个茶杯被重重地砸到了地板上。茶杯当场碎掉,而众人的目光,都被吸引到胡寒风这一边。

胡寒风几乎是以着严厉的语气,说道:“我不管你们调查组要调查什么,会采取什么方式来调查。我想说的是,我不是内鬼。至于内鬼是谁,你们自然自己心中有数。你们要是想打这盐田项目的主意,自己最好更硬气一些。”

他的目光直视着刘院长,又扫视了一下梁温教授。

他进一步说道:“对,刘院长,我说的就是你。我要正式地表明,这里盐田项目区的管理职位,我是不会放手的。”

全场沉默。

没有人敢说话。但是,气氛中竟有一种胜利的雀跃。

胡寒风走出去了。

然后,刘院长才开始破口大骂,他讲了一堆粗话,后面越讲越离谱。余冰觉得他都只是在发泄自己个人的不爽情绪而已,已经离正题越来越远了。看得出来,他是真的生气。

余冰找了一个上厕所的借口,又一次从这饭局中溜了出来。

“真是的,早知道刚刚吃饱了再跟胡教授说那番话就好。我都还没得吃饱呢。”余冰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它颇有一番委屈的意味。

第二日。不,应该是说,当天晚上,胡寒风朝着刘院长发火的消息就传遍了整个项目区。

早上八点钟,胡寒风就打通了余冰的电话。

他说道:“余冰先生,我一会儿九点钟,要召开全项目组的全体职工会议,你要不要来参加?”

余冰当然要来。

虽然他不知道胡寒风具体要做什么,但这样精彩的戏码,他肯定会去现场观看的。

八点五十分,余冰就来到了会场这里。

有趣的是,这次的会议仍是在上次那个调查组进行调查的会议室召开的。也许,这就是项目组里最大的一个会议室了吧。

会议室的正中,在那圆桌最正中的位置,摆着一个台签,上面印着“组长”两个字。其它位置上,都是没有台答的。

会议室里的人还不少。

虽然位置还有空的,但不少人仍是站着。似乎他们对于站着开会,已经是挺习惯的了。

余冰觉得有些好奇,但他仍是走到了胡组长旁边,一看,呀,这几个位置上都已经坐着人了呢。

在胡寒风旁边那个位置的人,是这项目的副组长,他已跟了胡寒风许多年的了。他看到余冰过来,也很惊讶,道:“余先生,您不是调查组的人吗?怎么也会来这里开会?”

他的意思当然很明显。今天能来开会的人,肯定就是以实际行动表示要支持胡寒风的人。现在胡教授的对头就是调查组,按理来说,所有调查组的人都不应该来的。

余冰笑道:“一会儿你就知道了,我跟胡教授的关系可不一般。”他嘿嘿地笑着,很显然,是个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肯定是胡教授邀他来开会的。这位同志,可是自己人呀。

那副职赶紧叫同志们都往两边坐开,在胡寒风所坐的“组长”位置的左侧,让出了一个位置来。

余冰坐下了。

还有五分钟到九点的时候,胡寒风到了这里,然后他坐了下来。他手中拿着不少资料,他递给了一个迎上来的小伙,说道:“小李,这里印有50套资料,你发一下给大家。”

那小李接过资料,虽有一点疑惑,但还是照办了。

今天的会议,出席的人数有点出乎胡寒风的预期。这一百多个人的项目组里,他原本觉得,能来50个人,都已经够感动的了。

但,今天竟不止50个人来到这里。

从发出的资料来看,应该来了60多个人这样。

会议开始之前,那位坐在余冰身旁的副职介绍着说道:“因为我们这里会议室比较紧缺,项目组所在的位置,如果是户外又特别冷。所以我们一般都不召开全体员工会议,就算偶尔一年一次,就在这个会议室,把位置全都摆满,那也只有部分人有位置坐。所以,剩下的员工就站着开会了。我们一般都把会议控制在1个小时以内,在多数时候,半个小时也都搞定了。这是胡教授体恤员工的辛苦,而大家也一直都很支持胡教授。”

所以,刚才才有那么多人站在那里。因为他们担心,如果自己把位置坐了,那可能有些立场不是很坚定的人,就以没位置为理由而离开了。

他们都坚定地支持胡教授。并且希望胡教授能得到更多的支持。

胡寒风当然也明白这一层心意,他开口让站着的兄弟们坐下的时候,自己的声音都已经哽咽了。

但那些职工仍坚持站着。一个两个都说:“没事的,组长,我们平时坐久了,现在多站一会儿,挺好的。”

“我现在还不累,谁需要坐的,可以坐一下呀。”

“啊,对,我也不累。”

兄弟们的心意很明显,如果有会议开到一半再来的人,一定要让他们有位置坐。

现在这个会议,可是要对抗学院里的权威,目标可是学院的一把手刘院长呀。

这种时候,每一份小小的支持,可都是再关键不过的事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