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内鬼的自白

  • 异能佣者
  • 青青侠
  • 5078字
  • 2019-12-09 14:53:26

余冰才刚刚走出这普通职工生活区的门口,忽然听见了“呀”的一声尖叫。

他反应也算快,马上回头过来,只见刚才那个长得漂亮一点的女生,手中那盘水忽然洒了出来。眼看着这大冬天的,这冷水就要洒湿女生的整个裤子。

余冰赶紧凝聚自己的异能,第一时间作出了反应。那一盘水在空中就结成了冰,掉到女生腿上时,虽然也吓了她一跳,但好在并没有弄湿衣服。

“谢……谢谢你……”女生似乎有点不好意思。

“没事,我们也算某种意义上的同事吧。同事之间互相帮助,这是应该的。”余冰大气地说道。

余冰跟阿杜两人被分到了两间单独的房间,住了下来。这个三层的楼房,除了没有电梯之外,其它设施等跟酒店竟一模一样。在这样荒凉的地方,这样的住宿条件让余冰吃惊不已。

一边在前台登记入住的时候,阿杜一边小声说道:“这个酒店呀,还是这两年才建起来的呢。原因是这个项目越来越得到学院的重视,而领导们也常常要过来。你也发现了,到这种地方,一天来回根本就是不可能的,所以领导们一定要住宿。那在这里,用这原本的旧房子进行装修,改造成酒店,就是刘院长的伟大设想了。”

得益于刘院长在官场上所花的心思,余冰当天也住到了其中一间标准间里。

房间跟酒店差不多。只是两张床位,余冰自己只睡了一张,另一张拿来放包,让他似乎觉得有些浪费。同时,房间里是24小时都有免费热水的,一想到刚才那两个女生在井边打水的模样,他就觉得这水异常的珍惜,异常的奢侈。

第二日,余冰仍是按例行时间起床,他来到楼下,松了松自己的筋骨,然后准备开始每天例行的慢跑。

这时,旁边一个男生走了过来。

“余先生,我听说你每天这个点都会跑步,果然不错呢。”

余冰转眼一看,竟是那胡寒风的第三个研究生弟子阿谊。只见他今天穿了一件灰色的运动服,虽然看起来会显得人更老成一些,但对于他这个年纪来说,却也看起来相当的年轻。

“我可以跟您一起慢跑吗?”两人寒暄之后,阿谊提出了要求。

余冰想了想,点头答应了。

两人便沿着这海边的盐田,漫无目的地一阵乱跑。早上的风很大,但经过前面十分钟的跑步之后,两人的身子都暖了起来。

阿谊似乎有什么要说的话一样,一副便秘的表情。

余冰知道,他肯定不止想要找自己跑步而已。对于跑者来说,虽也有些人喜欢一起跑步,但大多数人仍是喜欢独自一人跑步的。自己跑步,不用跟着别人的步伐节奏,会舒服一些。

果然,阿谊开口了。

“昨天,谢谢你帮了小情。”

见余冰有些错愕,他又说道:“就是你帮她把冰水结冰,没弄湿她衣服的那个。”他又说道:“女生的体质比较弱,如果弄湿衣服,说不定就感冒了。”

这些道理余冰当然懂。

所以他的问题是:“她是你的女朋友吗?”

“什么?”阿谊有些愣住了。

“如果她不是你的女朋友,起码也是你所暗恋的人嘛。不然,干嘛要为这些事情来感谢我。”余冰有些近乎无情地说道,“不然的话,这世界上的事情这么多,谁还有时间去管别人的事情呢。”

事实上,在社会上来说,的确是这么一个道理。

这也是很浅显的一个道理。但是对于才二十岁出头的阿谊来说,这些男女之间以及社会关系等方面的问题,他却仍在摸索阶段。他对于余冰能一眼就看出自己跟小情的关系,有些吃惊。

小情的确是阿谊所暗恋的人。作为胡寒风教授的研究生,他今年当然来过几次盐田这边。才第一次下来的时候,他见到了小情,然后就喜欢上了她。

这个女生,多可爱呀。眼睛大大的,皮肤白白的,头发染得有一点点黄,留着长发,一副很温柔很懂人情的样子。更关键的是,她的嘴巴,她的鼻子,耳朵等搭配起来,这颜值有点高啊。

后来阿谊了解到,人家是高干子弟,而且目前有很多富二代追求。

所以,阿谊目前并未敢表露自己的心声。他只是跟小情以朋友的方式相处着。甚至他们连那种久不久会约出来一起玩耍的朋友都不是,只是在盐田这里上下班,或者饭堂吃饭时,碰到了,会打一声招呼,礼貌性地笑一笑,然后就走开的那种。

每次碰到她,都会让他兴奋不已。他的脑袋里储藏着很多关于她的记忆。但是,她的脑海里有没有他的画面,那就是另一个未知的问题了。

总之,就是这样一个女生,余冰昨天帮那女生的时候,让更在包厢里喝酒,喝到想吐赶紧跑到街头来处理的阿谊,看见了。

正是看到了昨天那一幕,所以今天他才来找余冰跑步。

不然的话,这个点,他应该在床上,宿醉中。

这时两个人已经跑到了一口水井这里。这个水井不在居民区那边,只在一个小树林旁。水井旁边还有两三张石椅。但这大冬天的,没什么事的人肯定也不会往那上面坐。

阿谊用嘴对着那出井水的口,按压旁边的打水杆,让水流到嘴里。

人体真是奇怪,明明是冷得要命的天气,只要你给身体一些正常的运动之后,它好像就能快速地热起来。跑步跑到后面,你会热得想脱衣服,想吹凉风,想做夏天里做的那些事,甚至再吃根冰棒都完全没问题。

余冰在一旁,一边慢慢地走着,当放松,一边看着他。

这时阿谊开口了。

他说道:“其实呀,跟你接触以来,我一直觉得,也许你真的是个好人。而看到昨天你对小情做的事情,我才进一步确定了自己的想法。”他顿了一下,又说道:“你别怪我为人多疑,在这学院这种环境里,的确要堤防别人,不然的话,死都不懂得怎么死呢。”

讲到这里,阿谊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不堪回首的往事一样。

刚来到学院的时候,他肯定也是一副单纯的模样吧。是什么改变了他?是现实吧。

余冰当然懂得这种历程。几乎每一个年轻人进到社会里,都能经历这样的历程。只是有些人经历过这些事以后,会有所改变。而有些人则能继续做自己,仅此而已。

阿谊又道:“所以,我有件事,想跟你说一说。”

“嗯,你说吧。”这时两人一边向前散着步,一边聊着。

阿谊说道:“其实你考虑过没有,这个盐田项目,出力最多的就是胡寒风教授。而现在产生的这些争权夺利的事情,简直就是对他所付出的汗水和努力的否定。”

按照公平原则,谁做出来的成果,自然应当由谁来独享。

但是,社会根本不是这个样子的呀。

余冰苦笑着说道:“我虽然在道理上很站在你这边,但是,对于学院里的事情,有些方面我是无能为力的。虽然我也看不惯,但我……”他耸耸肩,道,“却没什么办法。”

阿谊叹了一口气,道:“我当然也知道这些。所以,我只希望,在你自己工作的范围内,能帮胡寒风教授一下。”

“喔?在我的工作范围内,你意思是认定内鬼的时候?”

“嗯。”

这个话题倒是有趣了。

“据目前的线报,现在有人指认那天晚上偷东西的人就是秦文发、小四,还有你。秦文发非常需要钱,那小四也是个缺钱就什么都会干的好吃恶劳的家伙,所以,你认为你们几个人没有嫌疑吗?”

面对余冰的质颖,阿谊似乎不知如何回答才好。

他的嘴唇碰了几下,但似乎都不知作何回答。

余冰决定再逼他一下。

“这样说好了,目前最大的嫌疑,就是你们三个人。而你们都是胡寒风教授的手下,我现在是没拿到确切的线索,所以我还没直接找你们谈话。如果你有什么想说的,你可以现在说,但也可以留到到时谈话的时候。”余冰又道,“只是到谈话时,那就不是在这种空旷的原野了,也许会被关到一间小黑屋里,限制你的人身自由,然后还会有学院的相关领导或工作人员在。到时你要是不方便被他们知道的话,就不方便讲了。”

阿谊惊道:“你的意思,就像是审犯人一样?”

“对的,就像审犯人一样。”余冰耸了耸肩,又道:“他们当然可以拿出一些合法合理的理由出来,当然也可以做得很文明,很规范,但是,实质上,这事情的本质就是这样的。”

阿谊显得有些沮丧的样子。

他说道:“怎么会这样……”

他似乎仍很失落。

而余冰把这些看在眼里,倒是觉得这年轻人是有希望的。

如果他不是心中仍对这个社会有希望的话,那就不会有失望。一个已经绝望的年轻人,肯定是碰到什么事都保住自己就行,他是不会去管那些其它人的死活的。

“所以呀,如果你有什么不好对别人讲的话,最好直接跟我说。现在就说。”

余冰这样说道的同时,阿谊终于开口了。

他说道:“其实,事情并不像你想的那样子。有时候我们看到的表面,并不是事情的真相。”

“比如说?”

“比如说,虽然目击证人证明我们是偷走东西的人,但实际偷走东西的人,并不是胡寒风教授。”

余冰愣了一下,这倒是个挺令人意外的说辞。他最意外的部分,是阿谊竟直接就承认他们三人是当晚偷走东西的人。

这不是已经实锤了吗?

“你好好解释一下吧。”余冰想了一下以后,决定还是先让这个年轻人说说看。因为阿谊看起来,也不像一个被人抓住了把柄的贼的模样。

阿谊说道:“没错,秦文发、小四还有我,那天晚上,就是我们三个人把东西偷走的。但是指使我们做事的,却并不是胡寒风教授。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能不透露这个幕后的主谋。”

余冰看着他的眼睛,让他继续说下去。

“那天晚上,我们当然是去学院里偷东西。但是,我们其实并不是偶然被黄毛那家伙发现的。那家伙整天住在学院的办公室里,谁不知道他住在那里。其实那天晚上,我们是故意被他发现的。”

故意的?

余冰些不能明白。

阿谊又道:“其实当时,我都不太明白这件事情的原因和动机是什么。当时我们收到的指示是,去学院里,把那些资料偷出来,然后故意让黄毛那小子发现,然后我们只要口头上喝止他,不要让他把这事说出去,就行了。”

余冰稍微思索了一下阿谊的话,直接否定般说道:“不,你们当然知道你们在做什么。你们就是在栽脏胡教授,并且要让人发现,再以此留下证据。”

阿谊的口紧紧地抿着,似乎他不想承认这一点。但他也没有否认。

“那现在你为什么跟我说这些事,是因为你现在被我抓住了把柄吗?”

阿谊笑了起来,说道:“我如果是怕你抓住把柄,那自然早点把那幕后之人供出来,会最好。坦白众宽嘛,所以,我当然应该把他的身份讲出来。”

“其实你讲不讲,我都知道,那个指使你们的人就是刘院长。”

余冰风淡云轻地说出了这么一句话,却让阿谊吃惊不已。

其实,在余冰看来,这并不算一个很复杂的问题。刘院长把自己请过来,就发生了这么一件恶劣的事情,这时间也太好了一些。再者,那阿谊不愿也不敢说出幕后的主使是谁,应该也是怕被打击报复吧。

由这两点来推断,余冰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而目前来看,这结论还是准确的。

阿谊叹了一口气,说道:“当时,他找到我们的时候,是通过下面的人找过来的。据说,他觉得我们三个人来了学院以后,就为学院做出了很多贡献。他让人带话给我们,说我们这样的三个人,一直跟在胡寒风手下干的话,是会被他所误导,走上不该走的路,而我们的个人才华,也是会被掩埋掉的。在此理由下,我们三人慢慢地同意了他的游说。”

“我想,除了这些冠冕堂皇的理由,他也给出了不错的价钱吧?”

阿谊一愣。

余冰道:“我觉得,仅就这些理由,还是不能说服你们几个人的。对于秦文发和小四来说,他们都是认钱做爹妈的人。估计是刘院长给的价码到位了,他们两个便也假装同意他的高论,站在他的那个角度去做事和思考问题了。”

阿谊同样没有否认。

“那你呢?你个人的理由是什么?”余冰忽然问道。

阿谊略一犹豫,道:“他给我的价钱,跟给文发和小四两人的价钱是一样的。”

“可是你却不是一个为钱而生的啊。若不然,你再也不会来找我,跟我说这些。”

阿谊几乎要哭出来了,他说道:“但在刘院长的眼里,我的确是为了钱才为他干事的。”

“他当然可以这么认为。这是因为他没有直接接触过你本人,所以对你的性格认识还不深。这是你的万幸。因为像他那样的老江湖,如果能跟你见几次面,吃几次饭的话,可能他就会了解到你的内在,进而这次的内鬼任务,就不会交给你来做了。”

这是一个难得的反间谍的机会。

余冰说道:“如果你不把自己知道的全部事情告诉我,那我没办法帮你。”他很理智又很克制地说道:“我已做过很多佣兵任务。所以我也常常被人坑,现在我学乖了一些,当我看不清事情的全部的时候,我是不会出手的。因为我怕我干错事,甚至伤害到好人。那样的话,我不如什么事都不干。”

“您的意思是……”阿谊的语气里充满了担忧的神情。

余冰苦笑着,说道:“其实这次来盐田这里之前,我已经跟我那位大学的好基友交过底了。我其实对于刘院长也没什么好感,这次来这里我就当是来公费旅游了。所以,这边的行程走完之后,也许我就要溜了。当然,这任务我也不做了。失败就失败吧,谁没有点失败的时候呢。就算让它在我的职业生涯上添上黑色的一笔,我也不在乎了。”

谁的人生里,能没有些黑点呢?

大概,余冰的心里就是这样自暴自弃的观点。

而阿谊则肯切地说道:“不,您可不能这样子不管呀。”

余冰以一副“您干嘛”的神情看着他。

这是我的工作,我当然可以选择成功,也可以选择失败。特别是当这工作还不容易完成的时候。

阿谊说道:“如果您离开了,那刘院长肯定会再找另一名佣兵来。他会很简单地定我们的罪。”

余冰注意到,他用的是“我们”这个词。这说明他已把自己跟胡寒风教授的利益给挂在了一起。

为何呢?他为什么要这样觉得?

一个内鬼,跟一个被陷害者,之间会有什么联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