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唯一加班的梁温教授

  • 异能佣者
  • 青青侠
  • 5124字
  • 2019-11-26 15:09:33

从异能学院里出来的时候,天色都已经有点暗了。

时间,已是六点钟出头。

阿杜跟着余冰,道:“后面的时间,仍是由我继续为你服务哈,余姓佣兵先生。”他贼贼地笑着,一副无事一身轻的样子。

乐天那个家伙,早就由他转交给学院里的其它人员先看守着了。现在他的任务,就是一个全职的地陪。他好像很喜欢这个工作安排,每天吃吃喝喝的,跟着余冰替他做些协助性的事宜,轻松得很。

“你这种态度,根本就不像一个研究异能教授!”余冰指责他的这般态度。

但阿杜却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如果说这次任务中唯一让余冰感到舒心的事情,应该就是这位大学同学的陪伴了吧。

“晚上去哪里吃?”

面对这个问题,余冰今晚选择是去吃一下食堂。

两人沿着热闹的校道前进,这本就不宽的小道路,现下因为是吃饭高峰期,所以更是挤满了人流。学校饭堂吃起饭来不算贵,但就是人多,现在这一缺点好像被无限地放大了。

两人来到了最多人吃的三食堂,阿杜本想邀请余冰上二楼吃小炒。小炒的话,贵是贵了点,但是人会少很多。毕竟价格摆在那儿呢。却没想到,余冰点名要在一楼的大堂吃,阿杜这名地陪便只有全程陪同了。

两人排在人潮之中,好不容易打了饭菜。阿杜因为天天在这里吃,所以倒是没什么食欲,随便打了一个油淋茄子,一个糖醋排骨,还有一碗黑乎乎的不知道什么汤,再一个炒上海青,这便要应付一顿了。余天的胃口倒好像好得很,他打了五六个菜,连饭都打了六两,把整整一个盘子摆得满满的,一边吃,还一边笑嘻嘻地说道:“难得回来吃饭堂,还不要钱,这不吃个够本,那就是傻子。”

阿杜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从他之前了解到的行情来看,余冰这家伙的经济收入,早就达到了财务自由的程度了吧。

两人刚好坐到了几个大学女同学的旁边,所以吃饭时候聊天的内容,倒也变得文雅起来。他们如果把私下聊的事情拿到了这里讲的话,也许会被当成什么猥琐男而赶出去呢。

这酒足饭饱之后,阿杜问余冰有什么计划。余冰先是带着阿杜溜了半个小时的圈,这才说道:“我们再回异能学院去看看好了。”

阿杜看了看手表,这都已经快八点钟了,道:“现在这个点,除了加班的人员,学院里应该已经没什么人了。”

“啊,我就是要看看,在没有提前通知的情况下,会有谁在加班。”余冰说道,“我们这种行当呀,就跟学习是一样的。我们都有一个目标,但是不能只做‘有用’的事情。什么事都调查一下,随着你对这事物的熟悉程度不断加深,也许那些没用的事情也会变得有用的。”

阿杜道:“我觉得你是在放屁……”

余冰对他的鄙视熟视无睹。

两人又回到了这栋有点历史感的小楼。站在楼前的时候,往上一看,几乎所有的办公室灯都是黑的了。而亮着的灯,余冰数了一下,一共也就只有三盏。

“我们上去看看吧。到底是哪些勤劳的小蜜蜂完不成自己的工作任务,只有可怜地在加着班呢。”余冰走在了前面,说道,“而且,如果这人跟名单上的名字有重合的部分,那就更有趣了。”

两人快步上楼后,余冰就要求阿杜来引领。阿杜先带头,确认了其中一盏灯就是二楼的女厕所的灯。而另外两盏灯,照实来说,其实是同一组人在使用的呢。

梁温教授办公室的灯在亮着,她在电脑面前,不停地敲击着键盘,也不知是在做什么具体的工作。而她办公室隔壁,几名实习生在替她进行着工作,他们一边干着活,一边闲聊着,好像话题是最新款将要出的网络游戏。

余冰真不敢想象,由这些喜欢网络游戏的男男女女所作出的异能研究,会不会存在BUG之类的漏洞?余冰不是对他们的敬业态度有疑问,而是对他们的工作能力有所怀疑。因为个人的特殊看法的缘故,余冰实在想不明白,除了游戏行业的职业不说,对其它工作而言,一个疯狂喜欢玩游戏的兴趣,真的是带不来太多的回报的。无论是在个人还是在工作的角度来看这件事。

余冰先是在阿杜的引领下,进到了梁温教授的办公室。

这办公室应该是四位教授所共用的,因为里面的桌椅、电脑一共是四套。梁温坐在了门前的那套那里,一般来说,这表明在这个办公室里,她是比较年轻、比较菜鸟的那位。

她抬起头来,看到了余天和阿杜。因为下午刚开过会的关系,她当然认识这两个人。

她有些意外地说道:“两位……有事吗?”

“没什么特别的大事啦,”余冰有些自来熟地说道,“就是吃饱了饭,在学校里散步,刚好见到楼上有亮光,便想上来看一看。”

他在办公室那套唯一的沙发里坐了下来。这样他就没显得那么高了,也许对于女士来说,这谈话的压迫感也就没这么强了。

阿杜也在余冰旁边坐了下来,他在心里偷着乐:你这家伙阴险得就像一只狼一样。在楼下的时候,你可不是这么说的呢。

梁温也不知说什么好,她仍专注地在处理自己手头上的事情。

“是到了写论文的阶段吗?我看您打字打得蛮快的呢,有一分钟八十个字吗?”余冰好像没怎么观察,但其实他都注意到了细节。

梁温苦笑着说道:“要是写论文能写这么快,那就太有福报了。一分钟可以写80个字的话,一个小时就可以写5000字,那一篇论文也就几个小时就能完成。一天能做完一篇论文的教授,那在这片职场上可是神人呀。这种能力,可以大杀四方的。”

余冰对这吐槽似乎没什么感觉。

他又问道:“那您在处理的是什么工作呢?”

“写报告啊。”梁温说道,“教授这种职位,现在想要好好做研究,可没这么清闲的事情。你要去上课,给那些又蠢又懒的本科生、研究生讲述一年又一年的重复的内容,你还得开会、写报告,把大量的时间花费在这些无用的事情上了。再把剩下的时间随便拿来用一用,做那些所谓的重要的研究。为了少加班呀,大家只有选择降低自己的工作质量。在这样的情况下,研究的成果,也就没啥好期待的了。”

没错,如果是这种职业态度和体制的话,的确会导致很多问题。

但是,把这些不太能说出口的问题,一下子就跟一个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说出来,是不是有点不太合适?

余冰有些疑问地看着阿杜,后者说道:“梁教授讲话,就是比较心直口快。”

这也是她为什么到了快四十岁还单身的原因。

这后面一句阿杜是没敢说出口的。若不然,他跟梁温教授这个梁子可算是彻底结下了呢。

“那梁教授你觉得,这一行真正的发展方向,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呢?”余冰似乎对这个话题很有兴趣一样,诚恳地问着。不懂得发展背景的人,也许还真的以为他对科研的事情有兴趣,甚至以后想要投身于这一行呢。

谁知梁温说道:“对这些大话题,我哪有什么发言权。我只是凭自己的良心做事,在自己能管理的范围内,尽量做好一点。不要搞出太水的研究出来吧。唉。再超过的要求,我也没办法满足了。我们毕竟时间是有限的,就算适当加班,也没法改变很多体制所带来的弊端。但是,能多做一点,是一点吧。对得起自己的这份工资就行。”

她这样说着。余冰一听,倒好像没找得出什么原因。

他找了一个时间,把院长给的那张A4纸的小纸条拿了出来。一看,上面竟然有梁教授的名字。

他大吃了一惊。

他简单地把后面的理由看了一遍。

然后他问道:“旁边那间小房间里,是为您工作的实习生,对吗?他们现在在负责什么工作呢?”

一说到这个,梁温教授却好像挺介意一般,说道:“我是安排他们帮我就着我想研究的问题去找资料啦。要求他们找到什么有用的内容,就列摘要给我。我每天都会把他们的成果瞄一遍,如果觉得有使用价值的东西,我就亲自再去找原著看一看。大概来说,目前我们的工作进度,是处于这样一个程度。”

余冰微微地皱了一下眉。

他有些不解地问道:“如果只是单纯地每日例行找资料的话,在其它教授而言,这应该不属于需要加班去突击完成的事项吧?”

阿杜解释着说道:“梁温教授的要求一向都比别人要高。所以呀,她的工作效率、工作成果也比其它教授要好、要多。”

梁温不以为然地说道:“想把事情做好一点,本就要多花点时间。但你们也别太为那几个实习生在意了。他们加班的很多时间,也是在那里划水罢了。”

这时,一个长得瘦瘦、皮肤有些黑的男生敲了一下门,他走了进来。他应该就是这些实习生之中的一位吧,他进门的时候,显然已经听到了梁温对他们的评语。而梁温本就没怕这些话被这几个实习生当面听到,因为她说话的音量,只要旁边房间很安静地听着,应该也能听到她所讲的是什么内容。

真的是一个光明磊落又嘴巴恶毒的教授呢。

余冰不禁产生了这样的感觉。

他回想起了纸条上的内容。梁温,学院里的工作狂。对工作虽有热情,但却对学院的体制挺不满。有可能因为个人研究无法达到预期,认为是学院在阻碍她的进度,产生报复的心理,进而做内鬼,把研究成果窃取出去,让学院产生损失。

把阿杜介绍,梁温跟刘院长之间是有过冲突的。原因是有一次,刘院长在跟一行人吃饭的时候,在桌上高谈宽论,说学院里有一个老女人,快四十岁了还嫁不出去,原因就是她太耿直、做人做事太绝,也太毒了。“这样的女人呀,哈哈哈哈哈,反正她也长得不好看,再有这倔脾气,能嫁出去才怪。”

正好梁温教授跟一个友女在隔桌吃火锅,她把这些全都听到了耳里。她拍着桌子,气愤地站了起来,她指着刘院长的脸,说道:“你知不知道,你身为院长,就算心里想着这些龌龊的事情,也不该就这样讲出来?”

据说刘院长当时憋得脸色通红,想要回嘴再顶两句,但是看到这女教授面前的那窝红油火锅,嘴巴动了几次,硬是一个字也没说出来。

他应该是怕梁温真的把火锅汤底一下子全泼到他的身上。

以她的性格,还真能做出这样的事来。

听到这故事的时候,余冰还提出过自己的疑问:“你又不在现场,怎么会现场的细节这么清楚?还连刘院长的心理活动都明明白白的?”

阿杜打着马虎眼,道:“唉呀,这种你就不要管啦。”

大概就是这些事情,让眼前这个耿直的梁温教授与刘院长之间,产生了不小的间隙。

类似的事情还有不少,其实嘛,余冰倒是觉得,刘院长所给的这一份名单,与其说是这次泄密事件的内鬼者们的候选者,不如说是刘院长私人觉得跟他有过节的人员名单合集呢。

无缘无故被陷进这些勾心斗角的人事关系之中,余冰倒是觉得有点苦逼。处理这些事情,可不是他的特长。

那个男生进来,是要交一份资料而已。这好像是他们昨天整理好的信息摘要吧。把昨天的活儿交完以后,他又回到旁边那间房间里去了。

“他们要整理到晚上九点半左右,然后才结束工作回家。”

“这是谁定下的时间规矩?”

“我。有问题吗?”梁温一脸的淡定。

余冰不禁为这些同学感到一丝悲哀。这二十多岁的大好时间,全都放到加班上,好像也不太好吧。

“呃……最后还有一个,算是满足我个人好奇心的问题。”余冰说道,“您在写的是什么报告?”

“是给学院里写的。关于一个实习生的报告。那个学生实在无法忍受这样加班的生活,离职之后,还写了一封信到学院那里,把我给告了。我现在在写情况说明材料呢。”梁温无可奈何地说道,“很可笑吧。而且这种事你还得自己写呢,如果让其它实习生代劳,回头学校又要给你盖大帽子,说你不重视这个,不重视那个之类的云云了。唉,这教授还真是难做。”

言语之间,她又在电脑的WORD界面那里打出了挺多字来。余冰觉得,她这篇报告应该是充字数、写点废话,把它的长度拉够就行。应该不需要写得太精细。不然的话,梁温教授起码没有办法一边聊天一边写报告的吧。

“嗯,那我们先不打扰您先了。”余冰站了起来。他这人有个好处,做事从不做作,他就像他的穿着一样,随性而至,要站就站起来,也不装什么儒雅随和,也不装什么文化人。他就是他,一个简单平常的异能佣兵,仅此而已。“我们可以问一下您的实习生们吗?”准备离开这房间的时候,他忽然这样问道。

谁知,梁温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反倒是反问道:“如果我反对的话,你们会停止向他们提问吗?”

余冰一愣。他停顿了一下,然后说:“应该也还是会问的吧。”

梁温耸了耸肩,道:“既然这样的话,那还有什么好征求我意见的。”

余冰忽然笑了起来,“不好意思。”

他倒是被这女教授的幽默给搞笑了。

两人走到旁边的房间,阿杜小声地说道:“你好像是少数能跟梁教授同一频率的怪才呀。”他的用词挺委婉,但余冰能感受到这话峰里调侃的味道。

“其实只要你够真诚,够简单,很多人都能跟你成为朋友的。特别是那些复杂的人。”余冰言有所指地说道。

两人这时所在的这间小房间,其实原本应该也是个办公室。但此时这里已经被改造成了一个实习生的办公室。既然是实习生,那工作条件就没这么好了。四张桌子拼成的一个大桌子,上面放了各式各样的文件和材料,还有一些书籍。桌上还有两台电脑,一台新一点的,一台从那显示器的厚度来看,应该是有点年头的机器了。好像那个时代公家买的东西,都讲究大厂大品牌,质量都挺过得关的。倒是电脑这种玩意儿,它太坚固耐用了,到了现在配置是远远跟不上时代的,反倒成了使用者们天天祈祷想让它坏掉的存在呢。

房间的一角,有一个放着烧水壶的地方,而另一边,有一张沙发,刚好坐三四个人的样子。

余冰走进来的时候,其中一个男生正在手机上滑着什么精彩的内容,他的脸上展现着高兴的神情。但他发现余冰进来以后,赶紧若无其事地把手机放一旁,再次拿起了那本放在旁边的专业书,继续看了起来。

或者说,他继续又假装地看了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