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恶打流氓

  • 异能佣者
  • 青青侠
  • 5080字
  • 2019-11-01 05:01:13

华哥跟申哥两边的人,都像看傻蛋一样地看着这个说话的人。

这人不是余冰,又是谁呢。

“喂,小子,你说什么呢?”

“你莫不是发烧烧坏了?”

“我说我喜欢媚媚。我也想要争取来娶他。”余冰把刚才的话,又重复说了一遍。

他看向媚媚的眼神,明明没有什么爱情的感觉。但此时媚媚却觉得这眼神温暖而让人舒心。

余冰知道,他不能跟媚媚走太近,不然自己离开之后,她还是会受这两个恶霸的招惹。但转念一想,就算自己再怎么处理得好,难不成这两个恶霸会后面就不再骚扰她了吗?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如果想要安宁的话,这老奶奶也只有把房子卖掉,跟着女儿去外地生活了吧。

余冰微微地叹了一口气。这恶霸势力真是让人觉得可恶。这老奶奶跟媚媚肯定对这房子有了感情,你让人家这样卖掉,是人都在情感上很不爽的。

带着这样的情绪,余冰决定狠狠地折腾这两位大兄弟一把。

“你们准备在室内开打,还是去室外?”余冰没有感情地看着申哥和华哥。

那申哥和华哥对看一眼。申哥道:“没想到,竟然跳出了一个第三者来。”他对第三者这个词汇显然是有什么不贴切的理解,所以使用得并不是很规范。

那华哥又道:“不如,我们先把这第三者解决了,然后再联手?”

余冰说道:“好吧。那你们就一起上好了。小啰啰们,今天就让你们尝尝大爷的厉害。这室内实在太憋屈,施展不开,我们去外面打。”

那申哥刚想说外面风沙太大了,环境不好,我们在室内开打就行。那华哥也想说,我们黑帮才不去那么恶劣的环境呢,在室内多好呀,有空调,又没什么风沙。而且,打坏东西我们又不用赔。

但余冰早已打开了旅店的大门,走到了大街上。他单手向着申哥和华哥,比划了一个“快点过来受死”的挑衅手势。

好嘛,这下两个头头想忍下这口气,这面子都没地方放了。两人怒意冲冲地,带着手下面一下子都来到了外面。

“你这个破……啊,呸!”华哥刚想要给对方一个下马威,一道黄沙在黑夜中吹进了他的嘴巴里,让他闭上了嘴。这下,他的脸面尽失,更不能放过这个可恶的小贼了!“上!”他一声令下。从腰间自己就先掏出了一柄刀来。

“兄弟们,我们也上……啊,呸!”那申哥也让手下跟着出手。

但这两帮黑恶势力,可真是滑头。嘴上说着一起上,可心里都知道,一会儿把这小子打退了,自己可得跟对方要拼命的。所以这两群人呀,可都是出工不出力,围着余冰绕来绕去,就算把手上的砍刀砍下来,也是演着,划水着,根本不像是要拼命的样子。

余冰也看出了这里面的门道,心里想道:这夜可深了,我可没那么多时间跟你们打。

他甚至连异能都没使出来,就让这一群人全都放倒在地。余冰在死人谷里虽然很差,但到了人世间,他的体能、异能这些指标可得算顶尖的。毕竟,他多少可也有一个S级异能佣兵的头衔在这里顶着呢。

最后,只剩下申哥跟华哥两个人,他们的手下都被打倒了。

申哥和华哥对看一眼。

申哥道:“小子,你等着。回头我再收拾你。”转身就跑。

华哥也说道:“江湖再见,后会有期。哼!”他也转身跑。

但他们都不约而同,不小心踩到了一块大冰之上,两人都倒在了地上。那华哥心里暗道不妙,可躺在地上的同时,余冰已跳到了他的肩头。余冰连着扇了他好几巴掌,直把他扇得口吐白沫,眼冒金星。

余冰喝道:“以后不要让我再在这个镇子上看到你在这里走跳,听到没有?不然下次,就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事情了。”

余冰又跳到那申哥的身上,又是一顿扇耳光之后,沉声道:“你也是一样。我说过的话你最好记住。不然,我让你下半辈子做不成男人!”

让余冰没想到的是,这两个人根本不像是很硬气的男人一样。两人在余冰手上吃了亏,反正帮派里的弟兄们也没人在附近,便都向余冰承诺,以后一定不再出现在这个镇上了。而且他们还保证,天一亮,不,他们连夜就走!

余冰在心里想道,这两个家伙,怪不得只能做得小首领,一点也不硬气,就算在黑帮里,上升空间估计也不大。

但这两个人也的确守承诺,他们的确连夜就逃走了。甚至那个逃回邻国去的兄弟,还在心里想着:妈呀,这华夏一族境内还是够危险的,以后再也不去他们国家了。妞没泡到,差点搞得命都没了,这可太丢人了……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把这些家伙都解决了以后,余冰回到了室内。在一楼温暖的空调之中,余冰看到媚媚端过来一婉已煮好的绿豆糖水。这绿豆海带糖水刚煮出来,热热的,温温的,喝起来倒很舒服。而且呀,也许是这女生长得还不错的关系,喝着这糖水,心里想着女生贤惠地在厨房忙进忙出的样子,还真的更有味道了呢。

媚媚说道:“刚才,谢谢你了。不然我们还真不懂怎么办才好。”

言语中尽是无尽的温柔。

余冰说道:“没事。小意思而已的。他们两人也太过分了,我实在看不下去。”他又把刚才两人承诺连夜搬走的事情告诉了老奶奶和媚媚,两人这才安心下来。住了几十年的家乡,谁都不想搬走不是。虽然它有千般万般的不好,但自己的童年回忆,很多好朋友,有感情有记忆的地方,都在这里。习惯的吃的东西也都在这里,不到逼不得己的时候,谁会想要离开自己的家乡呢?

余冰把那糖水快喝完的时候,他发觉,那媚媚看自己的眼神,越来越不对劲了。

“你还吃吗?里面还有呢。你要是喜欢吃的话,以后我每天都给你煮,好不好?”

余冰可想说“不好”,但又不好把这般太冷漠的话说出口。想了一下,便说道:“我跟我那位朋友,一起下来吃,可以吗?”

这话说得可够暧昧的了。冯天光如果知道他被这样拿来做挡箭牌,心里肯定不好受。

媚媚白了他一眼,暖声说道:“你跟他,真的是一对吗?”

余冰仿佛很伤心一般,说道:“唉,这些事情,有时是天生的。还真没办法。这又不是我自己可以选择的。”他又讨好般说道,“要不然呀,我一定会选择跟你这样的美女共度一生呀。但……这时生理问题,我实在是没有办法。”

媚媚仿佛错失了什么绝世的宝物一般。她也很惋惜地说道:“唉……那……只有祝你们幸福了。”

余冰顶着自己心里恶心的感觉,走上了楼去。他进到房间的时候,看到冯天光那家伙已关灯睡着了。他洗漱之后,在床的另一侧睡了下来。

这一夜,他睡得离冯天光特别的远。他甚至打开了自己的手机,看到女朋友菊的照片,看了几张美照之后,嗯,确认了自己还是喜欢女生这一事实。这样,他才敢缓缓地睡了下去。

这一日,余冰是睡到自然醒的。对于他来说,自然醒其实也不晚,大概也就是八点多钟的时间。但余冰习惯了规律的生活,所以睡到八点多钟,他已觉得自己睡得很好了。

两人起来之后,又到了一楼自助早餐那里吃了点食物,看了看外面这风沙,仍挺大的。看来,今天仍是不能出门呢。

余冰跟冯天光抱怨道:“这天气有点烦呀。”

冯天光说道:“当然,这天气是不能出门的。除非你连命都不要了。”他想了一下,又道:“不出,我们回房间下棋吧。这么好的时光,在房间里下一天的棋,那是最好的了。”

余冰觉得,这提议简直就是烂透了。下什么棋,无聊得要命。他敷衍般说道:“你自己在手机上,联网跟那些网友下吧。”

“跟网友下可不太好,他们会骂人的。”冯天光似乎很有经验一般,他皱了皱眉头,道,“而且那些家伙,有时快要输棋的时候就强行退出了,这才是最让人恶心的。”

余冰简直快要笑出来了。

冯天光又说道:“还有一个问题,在网上下棋,你看不到对方的表情,无论你赢多少的时候,都看不到对方被虐的那种痛苦的神色。可以说,这失去了相当多的乐趣呀。”

余冰大概可以想象得出那是什么样的光景。

这多出来的一整天时间,要怎么打发呢?关于这个问题,余冰有自己的思索。

呆在房间是不可能的了,看着冯天光那希翼的神情,余冰可不想在房里陪他下棋。在旅馆一楼玩玩嘛,又怕那媚媚过来烦自己。最终,余冰还是决定出门好了。

他准备去本镇子上的异能者酒吧去玩一玩。这地方冯天光来过,所以他很快就告诉了他地址。冯天光又说道:“其实来这镇子上的异能者,主要就是分两类,一类就是帮守护那些商品的异能镖师,而另一类,估计就是跟我们一样,是一来找这凤凰蛋的异能者了。”

“这凤凰蛋还这么多人来找?”余冰有些不解。

“当然呀,我们能取得了蛋壳回去,为什么别人不可以?虽然知道这凤凰蛋的事情的人不多,但凤凰蛋可是很多药的很好的药引。这么好的材料,无论是自用、送人,还是拿去卖,都是不可多得的东西呀。”冯天光解释道,“所以你要是去异能者酒吧,可能会碰到一些竞争者。你最好还是隐藏好自己的身份,别提前暴露了。”

“如果暴露了会有什么后果?”

“暴露的话,也许人家就会直接对你动手了。”

“动手?这么狠?我跟他们可无怨无仇呢。”

“有些事情你是没那个体会而已。凤凰蛋只有一个。多一组人去找,他们也就多一分失败呗。”

“那大家一起去找,各凭本事嘛。有必要这样恶意地竞争吗?”余冰皱起了眉头。他见过的斗来斗去的事虽然已不少,但这样随随便便就越货杀人的事情,他可觉得有些太过了。

“有什么奇怪的。”冯天光提醒着说道,“这里是边境。又是一个黄沙中的小城镇。在这里,人离城市繁华最远,心中的阴暗面也最容易露出来。要知道,不是每个人都是跟你我一样,在衣食无忧、父慈母爱的环境下长大的。有些人生下来的时候,社会和家庭就对他们较少关爱,对于他们来说,从生存里学到的本领,就是尽量挤占一切自己能得到的资源,获得自己想得到的东西,就这么简单而已。他们才不会考虑到别人呢,就算是察觉到了别人的困难,他们也只会觉得,‘我自己还保不了呢,哪还管得了人家呀’,大概就是这样而已的。”

余冰觉得有些哭笑不得。

但是,他还是决定去异能者酒吧逛钱逛。要不然,这多出来的时间,他还真不好消磨掉。

他把外套裹紧,把衣服的后兜帽子再戴上,然后便出了门。他沿着冯天光告诉的路线走,中途在一个加油站问了一个那阿姨,看“晴天酒吧”怎么走。谁知那本地的阿姨操着一口本地方言,霹雳啪啦地讲了起来。余冰大概算是听明白了,她是说,就在前面不远的。而且她还说道,你们这些外地的不三不四的人,怎么都来找那个什么破酒吧。你们不会是传销之类的什么玩意儿吧……

大概是这样的一些言论。

余冰心想,这大妈也许是在加油站工作,实在太无聊了,便也只有见到一个难得看见的路人,就发泄一下自己心中的不满吧。

人生在世,也许谁都不容易的吧。

他沿着小巷子走。进到小巷子以后,因为两边的楼都高高地建了起来,又在门前种有一些树,所以,这个老旧的小巷子,竟然在沙尘暴这样的天气里,算是环境还可以的地方了。

他一边走,一边看。两边的房子门前有不少都贴着“招租”的小纸条,价钱余冰也看了一下,并不算太贵。看来,这是一片租房区呢。至于那些在营业的店面的话,有一间快递公司,还有一间亮着黄色灯柜的地方。余冰定晴一看,正好就是“晴天酒吧”那四个字。

余冰庆幸自己总算找对了地方。

这种鬼天气,真没人想在外面呆太久呢。余冰虽然是控制水元素的异能者,但他很明确地感觉到,在这风沙天气之中,空气里的水那可太少了。

这酒吧门前的牌子,搞得跟个书店差不多。要不是专程来找,也许很多人都不相信在这片偏僻的小巷子里,会有个酒吧呢。

推开门,余冰进室了室内。室内算是暖和了不少。但余冰在靠门后张桌子坐下来之后,马上发现了,这桌里竟没有空调。室内的暖和,纯粹是靠人多而暖起来的。他不禁觉得有些寒酸。

其它城市的异能者酒吧,那可都走的高档和豪华的路线呢。

待者把菜单很快地递了上来。这位待者也没穿什么特别的制服,他穿着的是他的私服。牛仔裤,甚至还穿着一双拖鞋。他不冷么?

“先生,随便喝点什么吧。”这黄头发、梳着大背头的待者,看起来应该有四十多岁的年纪,“我们店的食物可不怎么样,你得有点心理准备。”

余冰看了一眼吧台,那里竟空无一人。

难不成,站在自己面前的人,竟是老板、待者,外加调酒师?

余冰有些慌了。

他看了看菜单上面的价格。嗯,都是普通人看了会转头就走的贵。

“快点哟,先生,我的时间虽然比较多,但我的脾气不是很好。”这位待者加老板又催促道。

“嗯,那这样的话,就来一杯温开水好了。我就按饮料的钱来收取吧,行不行?”

“可以的。”老板痛快地说道,“不过我们店是有最低消费的。”他说出了一个数字,这是他临时定出来的一个价钱。“每个进店的客人,消费都要到达这个数字,不然,我们是不接待的。”

余冰同意了。

这里本就是异能者酒吧,食物只是装饰。他需要的是在这里认识一些人,或者了解到一些咨询。这才是异能者们来这里的目的。如果纯粹去喝酒,那不如去一般的小酒吧。那里没有垄断,你爱怎么喝,都很划算。

老板面无表情地走了。过了好一会儿,甚至余冰都已经感觉他是不是忘记自己了,这老板才又穿着他的拖鞋,走了出来。他走得很快,手中的水都洒了一点到地板上。他来到余冰面前的时候,把这杯水砰的一声放在桌子上。

余冰才刚喝了一口,发觉水很烫!他赶紧把这水放了下来。

这时,老板笑着说道:“我说过了吧,这店里的东西都不太好喝的。”

能把一杯开水都做得这么难喝,你可真是个人才哟。

余冰不禁感叹着想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