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 天蟒迷局
  • 纳兰候人
  • 2054字
  • 2019-11-28 21:13:17

任心见此情景并未惊慌,她依旧冷傲如月光,威风凛凛地坐于马鞍之上。我定定地注视着她,她只是轻蔑一笑。

“我不想大开杀戒,”我说,“让出一条路给我走。”

“哈哈哈,”任心大笑,“你以为你走得掉吗?”任心话音未落,弥漫着黑气的虚空中划过一道白影,我定眼细看,正是青莲和清泉两位祭司。清泉受了射日弓的重创,虽然表现得泰然自若,可是眉宇间透着一丝痛苦。幽冥剑在青莲的手中,没有任何的光泽,但是我知道幽冥剑在他手中比在任何人手中都要危险。这种危险就像未爆发的活火山,让人不寒而栗。

“真要赶尽杀绝吗?”我轻声细语地问。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青莲喃喃道,“就让我执屠刀吧。”说罢,他的身影倏地闪入空中。一个身影变两个,两个变三个,三个变无数个。我自问我能躲过一剑幽冥剑,可是......

一个身影一剑。

剑影在空中如倾盆大雨,避无可避。我把所有的希望全部寄托在彼岸之力上。就在剑雨就要刺入我身躯之时,剑雨顿住了,而后消失。青莲的幻影缓缓归一,我眼前浮现的他唯一的真身。

“你......你的眼睛......”青莲惊恐地看着我。我左手轻轻在眼前化出一面冰镜——左眼清澈如水,右眼明如日光,没有瞳仁。我只觉我的身体充满了力量,像吃了兴奋剂。而更让我感到惊骇的是我正在慢慢变为一只怪物——左手手臂上缓缓生出晶莹剔透的鱼鳞,右手手臂上长出金光灿灿的鱼鳞。

杀戮的欲望在我心中渐渐萌生。射日弓在我手中呜鸣,这呜鸣像警钟,给我一丝清醒。

“哈哈哈,”任心一阵笑,全身抖索着,“还真以为彼岸之力是什么高尚的功法呀。说到底,你只是一只怪物——这就是彼岸之力。哈哈哈......”

“你以为子宓和子文为什么会被困在梦魇之中,还有那以屈阳为首的九条龙,”任心得意地说,“你不笨,好好想想吧。大祭司,放他走。”

我正不知所以然,黑压压的武士倏地让出一条道来。我回头,发现小兰和阿呷不见了踪影,想必是找到机会离开了。

狼族人才济济,我若不知趣怕是自讨苦吃,当下毫不迟疑地离开了幽冥谷。

***

我是一只怪物。

出了幽冥谷,我有些谨慎,狼族主母任心思缜密,老谋深算。我走进一间面馆点了一碗面,这时两个皮肤黝黑的小伙子走了进来。

“老板,”较瘦的唤道,“两碗面。”他的汉语极不标准,带有极重的狼族口音。我正瞅不知该用什么样的方法来对付这俩个小伙子,最好不要闹出动静,正时一个清秀的小姑娘端着一碗面向我走来,她的笑容很灿烂,我知道那是培训了三个月的结果。“先生,你的面好了。”她说。

我挤出一丝笑容,极有礼貌的道谢。正时一个念头映入我脑海,此时我也有了主意。不一会儿,清秀的小姑娘端着两碗面向那两位皮肤黝黑的小伙子走去。我急忙起身信步走了过去挡住她的路,“不好意思,”我紧忙抱歉地说,“卫生间在哪里?”

“那边,”她扭头看了看二楼的楼道,“上了楼梯就能看见。”

“谢谢!”我极有礼貌的道谢。我绕过她的侧身向楼道走去,走到楼道口时回头看了看。小姑娘将那两碗面端到了皮肤黝黑的小伙子跟前,他俩迫不及待地狼吞虎咽起来。

我得意一笑,回忆起刚才的情形——就在小姑娘扭头给我指路时,我以速尔不急掩耳之势在面条里撒下了昏睡粉。这种东西随处可见,而且只会让人昏睡,不会要人性命。

我下楼。付账。离开。

此时可怜的俩个狼族小喽啰已经昏睡了过去。

大街上有风。我掏出手机拨出阿呷的电话。

“屠苏——”

正是她一贯的作风,从不说“喂”,直呼其名。一切正常,我心中不免一阵欣喜。

“你没事吧?”我问。我本想问,“你们在哪里”,连我自己也很震惊,嘴里的话居然不遵从我心。

沉默了片刻,“没事——”她的声音低沉,似在压抑。

“你......还好吗?”她语无伦次。

“我出来了,”我说,“你们在哪里?”

“姑苏客栈,”她说,“羿无兄妹三人也在,你赶快过来吧。”随即电话嘟地一声挂断了。

我打了出租车,半个多小时到达姑苏客栈。

羿羌的胳膊受了箭伤,羿无的脸颊被子弹穿伤,只有羿羽无事。

“《异灵秘传》没被拿走吧?”我问。

“好在阿呷姑娘及时赶到,”羿无感激地说,“不然《异灵秘传》怕是真的不保了。”

“没事就好!”我定定地说。

阿呷与我相识多年,她一眼就看出我脸上的忧色。而小兰也是百伶百俐的姑娘。

“你怎么了?”她俩异口同声道。

“你身怀彼岸之力又有射日弓在手,”阿呷说,“不应该是受了伤呀。”

羿无轻笑,“我想你是发现了彼岸之力的真正面目。”他说的很轻,听在我耳里像闷雷。

“你果真知道!”

“当然,”羿无说,“万物是平衡的,有所得便有所失。再者,肉体凡胎根本承受不起神力,你的肌骨已重塑,你不再是凡人。”

“对极了,”我说,“我就是一只怪物。”

小兰和阿呷不可思议地看着我。

“什么?”

“怪物?”

我轻轻催动彼岸之力,小兰的脸色瞬间黑沉下来,“沈一哥哥,你......你的眼睛......”

阿呷还显得很淡定。

“还有更恐怖的——”

我挽起衣袖,露出臂上的鱼鳞。

小兰沉默了。

阿呷沉默了。

“《异灵秘传》是否记载着我这种现象?”我问。

“有,”羿无没有表情,“有的使徒迷失了,成了不伦不类的怪物;有的使徒凭借于此成了神。”

“我会怎么样?”我再问。

“你的肌骨是被龙珠重塑的,”羿无说,“早在很久以前。传说龙有两颗心,一善一邪。屠苏,你要担心,你身上的鳞片并非鱼鳞,而是龙鳞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