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 天蟒迷局
  • 纳兰候人
  • 2164字
  • 2019-11-27 19:05:58

任心轻蔑一笑,她轻轻在地板上一踏,只听轰地一声,地板裂出一条缝来,任心顺势坠了下去。

“有暗格。”我惊呼。暗格的门就在任心坠落的一瞬间关闭。阿呷记住了方才任心踏过的地方,可是不论我们再怎么踏,那暗格也毫无动静。

“哈哈哈,”任心在外头大笑,“你们一定是在找寻暗格吧,可笑,可笑......”

“群狼听令,”任心命令道,“冲进去,咬死他们。”

刹那间无数匹狼张着血盆大嘴撞破门窗、屋顶,冲进来。小兰和阿呷左右手各持一把左轮枪,一通盲射。这些狼也不知是吃什么长大的,比寻常狼要大得多,而且皮糙肉厚,子弹不能够击穿。

我轻笑,如今射日弓在手,别说是狼哪怕是龙也能够杀得死。射日弓释放出一道强劲的光芒,群狼感受到强大的压迫力,匍匐在地上。我没有放箭,我不拒绝杀戮,但我也从不轻易杀戮。所有向我低头的敌人,我都会留下他们的命,哪怕是穷凶极恶的恶狼。

“滚。”我大吼。群狼四处散去,像被狂风卷起的秋叶。

我向门口走去,阿呷和小兰跟在我身后。射日弓在我手中金光闪闪。门口黑压压一片,狼族的武士像一只庞大的军队。他们骑着黑色的骏马,牵着穷凶极恶的狼,手持弯刀,腰挂匕首,肩挂长弓,背背羽箭,面带狼头面具。

“主母,”我说,“我尊敬你,所以称你一声‘主母’,我有射日弓在手,不管你有多少人马在射日弓面前都会灰飞烟灭。让出一条路给我走......”

“侉屹族小子,”任心坐在黑色骏马上威风凛凛,“我狼族与你不共戴天,势不两立。你有射日弓又如何,我狼族男儿岂会畏惧。”

“大祭司,”任心唤道,“请出恶狼魂。”

只见黑压压的人群让出一条道来,青莲一身白衫走在前头,身后跟着的俩个小喽啰抬着一个木匣子。青莲等人走到任心的跟前,任心大笑,“打开。”俩个小喽啰抬着木匣子,青莲轻轻将木匣子打开。木匣子上弥漫着一股黑色的气焰。

我定眼细看,“幽冥剑。”我大惊。

“清泉祭司。”任心唤道。人群中走出一个与青莲一般打扮的年前小伙子,他仙风道骨,长须飘飘。走在人群中卓尔不凡。他走到任心跟前,“主母,有何吩咐?”他的声音如他的名字一样清脆动人。

“我狼族中要说武艺就数你最强,”任心轻描淡写地说,“今日你用噬了恶狼魂的幽冥剑与闻名天下的射日弓较量一番。听着,是一对一,任何人不许插手,免得外人说我狼族以多欺少。”

“是,主母。”清泉轻笑,缓缓从木匣子中取出幽冥剑。

“狼族武士听令后退一百步。”任心道。

“是。”众武士道。

少年一身白衫立在黑压压的武士前。“屠苏,”清泉注视着我,“久闻你的大名——挫败暗夜、成为彼岸使徒、而今又拥有绝世神兵‘射日弓’,好不风光呐。我虽是无名小卒,但请与你一战。”

我轻笑,“我无心与任何人决战,”我说,“我只想离开。”

“我狼族圣地虽是穷山恶水的不毛之地,”他说,“但也并非是人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今天,你要离开只有一个选择——杀出一条血路。”

我轻声嘱咐阿呷,“看来这场血战是在所难免了,我拖住他们,你俩想办法离开。”

“沈一哥哥......”小兰担忧地看着我。

“小兰,你可知他们为何与我们过不去?”我问。

小兰是个百伶百俐的姑娘,道头知尾。她眼珠子一转,“想必他们是要拖住我们好让昊天和柳垂取得《异灵秘传》。”

“对极了,”我说,“所以你俩找机会脱身,去找羿无兄妹,《异灵秘传》决不可以落入狼族手中。”

小兰点点头,不再言语。

“自己小心!”阿呷没有看着我,轻描淡写的吐出四个字。

“屠苏,”清泉喊道,“难道你们侉屹男儿都是这么婆妈的吗?”

“清泉祭司,”我说,“你也太心急了,鬼门关可不是个好去处呀!”说罢,我纵身一跃,跃到清泉跟前十步的距离。

幽冥剑微微颤抖,乏着黑色的光芒。倏地清泉的脸也渐渐变得紫黑,嘴唇黑得吓人。瞬间狂风骤起,天渐渐沉黑。一股强大的力量充斥着虚空,仿佛千斤压顶。趁着这个空档,清泉展开双手,横空劈出一剑。

这一剑非同寻常——只见一道巨大的剑影横空而下,迅如闪电,猛如龙卷。剑影所过之处,空气被击得粉碎。我大吃一惊,来不及思索,拉玄射出一箭。

一剑。

一箭。

在空中相遇。犹如两块陨石相碰,炸开。发出一道巨大的声波,火光并射。只见四周的树影婆娑,黄沙顿起。黑压压的武士,遇此强大的声波,犹似不动磐石。我暗暗惊呼,“狼族并非等闲!”

“哈哈哈,”清泉狂笑,“这只是小试牛刀,更厉害的还在后头。接招。”说罢,清泉轻轻跃起,在半空中仰天,身姿如弯月,挥出一剑。

这一剑更是了不起。只见剑影在空中幻化成一匹黑色的巨狼,狼眼冒着火光,张着血盆大嘴,獠牙如弯刀,咽喉如隧道。它所过之处空气在燃烧,像一个势不可挡的火球直冲我而来。

我周身一阵燥热,空气中浮现一株彼岸花,花开两瓣。被幽冥剑的剑气弥漫的虚空瞬间透出一股明光。我拉开马步,将射日弓拉满如圆月,射出。

一支箭在空中变为两支——一支燃烧着烈火,一支乏着森寒。顷刻间燃烧着烈火的箭与幽冥剑幻化的黑色巨狼相遇。瞬间,巨狼换为灰烬,与此同时燃烧着的箭也在瞬间粉碎。

清泉大吃一惊,因为另一支箭正直奔自己而去。就在千钧一发之际,他深知已经避无可避,他本能的竖起幽冥剑硬生生扛住冰冷的箭。虽然幽冥剑绝非凡物,可是射日弓可是能将太阳射下来的神弓。清泉被巨大的阻力击飞,与此同时他的周身已被一层寒冰笼罩。我们见到的情形只有一个冰球在地上急速地翻滚。速如流星,只一瞬间已不见了踪影。

就在此时一道白影紧随冰球而去。他很快,我甚至都没有看清他的身影。直到我细细观看人群时从发现,大祭司青莲不见了踪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