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 天蟒迷局
  • 纳兰候人
  • 3111字
  • 2019-11-19 13:51:40

“好,”我说,“我没带那么多现金,请容我先打一个电话。”

“请便。”他啜饮了一口茶,没有看我。

我掏出手机拨通了阿呷的电话,嘟地一声接通了,“屠苏,办妥了吗?”她问。

“一千万,现金,”我说,“你去筹备一下,了了之后直接来见我。”

“好的。”嘟地一声挂断了。

百晓生端着茶杯送到嘴边,斜眼看了我一眼。我轻笑,“钱马上就送来,”我说,“你是否可以说了。”

他一口喝掉了杯中的酒,“我的规矩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童叟无欺。”他接着说,“不过我倒是可以跟你交换一个信息。”

“哦?什么信息?”

“关于狼王之咒,”他将茶杯倒满,“难道你不想知道藏经楼到底有没有关于狼王之咒的解法吗?”

我愣了愣,“好吧,”我说,“交换什么信息?”

“彼岸之力,”他定定地注视着我,“我虽号称‘百晓生’但必非神仙,这世间我所知道的也不过是冰山一角,就说这彼岸之力吧,我就对它一无所知。”

“你想知道什么?我问。”

“彼岸之力。”他放下杯子定定地看着我。

“好,”我说,“那么藏经楼——”

“没错,”他说,“只要你去得藏经楼一定能找到狼王之咒的解法。”

我点点头。我脱掉上衣转过身背对他,他轻轻触摸了一下我的背脊骨处,我知道他此时正在看那一株两朵的彼岸花。就在他的手指触到我背脊骨时我的周身一阵燥热,刹那间一股强劲的力道从我肌骨间流转,只听百晓生哀嚎一声飞出了十丈远。

“先生,”我扶起他,“你没事吧?”他长舒了一口气,擦了擦脸上的汗珠,连忙说,“没事,没事——”

我搀扶他坐到茶桌边上给他倒了一杯茶,他没有喝,从洁白的西装内口袋里掏出烟盒,抽出一支烟点燃。“彼岸之力果真不是凡力,”他的身体微微颤抖,“我只轻轻一碰差点命丧黄泉。”

这时我的手机响了我看了看正是阿呷,我接听,“我到了,”她说,“就在门口。”

“直接进来吧。”

“你的人到了?”他啜饮了一口杯中的茶,神情已经恢复了平静。不一会儿,阿呷提着一个黑色的皮行李箱信步走来。我示意她打开,百晓生紧忙摆手,“我信得过屠苏老弟,”他说,“不用打开了。”

他给阿呷倒了一杯茶,“好,”他看了看我,“接下来就说说《异灵秘传》的事吧。”

我点点头,看着他。

“《异灵秘传》在羿族族长羿无的手中,”百晓生摸了摸长须,“羿族人常年隐居塞外黄沙中,而今他们来到了江南。这是羿无的照片,”他递过来一张照片,“到此我们的交易也算是完成了。”

我看了看照片,这人马脸。大耳朵。没有胡须。一双虎眼。皮肤呈棕黑色,那是常年在沙漠中生活的原因。我将照片放进口袋里,和阿呷告别了百晓生。

***

江南一间小酒吧。

“这百晓生可靠吗?”阿呷点燃一支烟,酒吧的霓虹灯光闪烁在她脸颊,看不出她的神情。

“这百晓生是任心推荐的,”我说,“而这任心是真心想要《异灵秘传》的,所以应该错不了。”

“你倒是越来越长进了,”阿呷端起酒杯抿了一口,“不再是我刚认识的那个毛头小子了。”

我轻笑将杯中的白兰地一饮而尽,“我倒希望我永远是那个不谙世事的毛头小子。”

“人总是要长大的,”她说,“不管我们愿不愿意。”

我仰起脖子一饮而尽,不再言语。

“你喜欢小兰?”阿呷放下酒杯,看着我。

“我只把她当做亲生妹妹看待,”我说,“她纯真善良,有这样的妹妹是我的福气。”

“不错,”阿呷说,“她是一个好姑娘,所以她不能在跟着我们了。”

我有些不解,阿呷看出了我的心思,“你想想,此次无人区之行多凶险呀,想必这羿族也非等闲之辈呀。你我是侉屹族人死而无怨,但是她呢?难道仅仅作为你的结义妹妹就该忍受这般苦吗?”

我一时语噻。仰起脖子又是一杯。

“她等会儿就到,”阿呷接着说,“你好好想想该怎么对她说吧。”

就在这时,小兰走了进来,她站在门口眺目四望,我向她招了招手。“沈一哥哥。”小兰嘟嘟嘴,像猫一样信步走了过来。她走到我身旁坐下,从手提包里拿出一个做工精细的盒子,放到我跟前。他嘟嘟嘴,“沈一哥哥,送给你的,打开看看吧。”

我打开,那是一条金光灿灿的手表,“来,沈一哥哥,我帮你戴上。”她一把夺过,拽起我的左手,给我戴上。之后,我仰起脖子一杯下去了,我真心不忍做出一点让她不自在的事。刚才准备好的一番话,瞬间在我心中烟消云散。

阿呷啜饮了一口白兰地,轻轻将酒杯放下,扬了扬上嘴皮子。“小兰,”阿呷定定地看着她,“你瘦了。跟着我们吃了上一顿不知下一顿的,风餐露宿。这些于我们那是理所应当,无怨无悔的。可你不同,你正值青春年华,而你又有些积蓄,你完全可以过上好日子的。”

小兰虽说是天真无邪,但是她却是个百伶百俐的姑娘,道头知尾。她嘟嘟嘴看了看酒吧里一个个油头粉面的庸脂俗粉,“想做她们我早做了,对于我这样的凡夫俗子来说生命匆匆不过百年。我只想做我自己,像现在这样。”她看了看阿呷,“我明白你的意思,不过你不必再劝我,我和沈一哥哥是结拜的兄妹,我是不会离开他的,除非我死。”说到最后她将头稍稍低了下去。

阿呷已知劝不过她,向酒保要了一瓶白兰地,对于方才的话题再不提及。

***

初见羿无。

“嘟嘟嘟——”我的手机铃响了,我从裤兜里掏出手机一看,原来是小兰。我接听,“沈一哥哥,”小兰很不淡定地说,“我......我看见照片上的那个人了。”

“哪个?”我不解地问。

“羿......羿无。”

“你在哪里?”

“我正盯着他们呢,你赶快过来吧。地点是——竹湘源餐馆。”

“不要轻举妄动,我马上就来。”

我挂断了电话,阿呷定定地注视着我,碗中的面忘了吃。她轻轻将筷子放下,“怎么了?”她问。

“羿无出现了,”我说,“赶紧吃,吃完了去会会射日英雄的后人。”

“吃饱了,”她说,“走吧。”我随意在餐桌上放下了远远多于面钱的钱。离开了面馆。在门口坐上出租车来到竹湘源。

小兰点了一桌子菜,坐在窗边的餐桌上。她时不时扭头看窗外,这一次她的目光没有落空,看见了我和阿呷从出租车上下来。我的眼神极好,看见她眼中顿露欣喜。

我俩直径走进餐厅,穿制服的前台热情地打招呼,“您好,请问有几位?”

阿呷和蔼一笑,“我们有人了。”这时小兰站起身来大喊“沈一哥哥,这边。”生怕别人不知道我是她的沈一哥哥似的。

我坐在小兰身旁的椅子上,因为这个位置正好可以看见羿无等人。他们有三人,俩男一女。虎背熊腰,马脸、大耳朵的是羿无。其余俩人我并不认识——女的,身材健硕,不是弱不禁风的柔弱女子。模样极美,脸上并无半点粉末,成棕黑色,小巧的嘴巴,深黑色双眼,高挺的鼻子。她端起酒杯一喝就是一杯。

另一个男子与羿无有五分相似,长脸,大耳朵,棕黑色的皮肤。只不过没有羿无高大健硕。

他们吃得正欢,有说有笑。他们的言语有别于现今五十六个民族的任何一种。阿呷轻笑,“听不懂了吧,这是很古老的言语了。”

“你听得懂?”我问。阿呷摇摇头。

羿无是后羿的后裔何等的厉害,他见我一直在端详着他们,很快便察觉出了一丝异样。他猛地站起身来转身向我们这边走来,“英雄,”他看着我说,“我看你仪表堂堂,很是不凡,可以和你喝一杯吗?”他的汉语说得极标准。

我紧忙道,“当然可以,”我说,“你那俩位伙伴也一同叫来,岂不是更好。”

他轻笑,用他们的语言叽里咕噜说了几句。随即他的伙伴也来了。

羿无介绍道——我叫羿无,这是我的妹妹羿羌,这是我的兄弟羿羽。

这道让我很是惊讶,他们对自己的姓氏与名讳丝毫不隐瞒。“你们是箭神后羿的后裔?”我问。我定定地注视他们,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小兰倒了三杯白兰地,羿无仰起脖子一饮而尽。“我们正是后羿的后裔。”

阿呷扬了扬上嘴皮子,“难怪各位器宇轩昂,在人群中显得鹤立鸡群,不愧是箭神后羿的后裔呀!小女子不才,”阿呷轻笑“和各位喝一杯。”

羿羌端起酒吧,“阿呷小姐说笑了,”她一饮而尽,“我们哪是什么英雄,只怕辱没了祖先的英名。”

阿呷却愣住了,因为羿羌故意说出了她的名字。这背后可是汪洋大海呀,阿呷怎会不知——羿族常年隐居塞外,此次突然现身在江南,而且还知道阿呷的名字,看似简单,实则耐人寻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