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 天蟒迷局
  • 纳兰候人
  • 3042字
  • 2019-11-11 13:50:59

“看看自己吧。”子宓化出一面冰镜,冰镜映出我的模样——左眼清澈如水,明亮如阳光;右眼赤红如血,闪如日光。

“这就是重塑肌骨后的模样吗?”我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愣愣地看着冰镜中的自己。诡异极了,仿佛我正看着的是别人,而不是自己。

“不,”子文说,“这是苏醒了彼岸之力后的你。”

“恭喜你,”子宓说,“成为新一任的彼岸使徒。”

我轻轻伸出左手,一朵彼岸花在我掌中绽放寒光;我伸出右手,又一朵彼岸花在我掌中燃烧。

“我们的使命已完成,”子文兄妹异口同声道,“永别了。”说着,子宓缓缓破碎成雪花;子文缓缓燃烧成灰烬。风一吹,化为天地茫茫。

我愣在原地,毫无知觉——没有痛苦,也没有悲伤。过了一会儿,九头怪兽嗖地一声从冰雪中破出。蛇身匍匐在地,九张脸唯唯诺诺地看着我,“请使徒放我们出去,”他们异口同声,“我们愿永世奉你为主。”

我左手轻轻一挥,将他们重新封在冰雪中。“很好,很好,”胖男孩的脸高喊,“我屈阳在此立誓,今日之耻来日千倍奉还——”我挥挥手,用冰封住了他们的嘴。

***

我缓缓睁开眼,温泉的热气腾腾上升,我拍了拍自己的脑袋,闭上眼再睁开,眼前还是腾腾上升的热气。这时我才确定自己回到了现实中。

“屠苏——”

阿呷大喊,我转身,她迫不及待地冲下温泉。而昊天一众人站在湖岸愣愣地看着我。阿呷在我跟前一步的距离停了下来,她神情怪异地看着我,“你......你的眼睛——”

“我的眼睛怎么了?”我问。我大惊,我想到刚才在梦境中的情景,紧忙低头,湖面倒映出我的面容,清晰明目,如梦境中一般无二。

阿呷一把抱住我,我听到她的啜泣声。我拍了拍她的肩膀,“没事,没事的。”

“屠苏老弟,”昊天高声呼喊,“还不上来,难道要我下去接你呀!”我没有回话,拉着阿呷的手轻轻走向湖岸。

我走到昊天跟前,他轻轻扬起上嘴皮子,湖岸的小喽啰齐齐拉满长弓。昊天轻轻一摆手,小喽啰们急速把长弓垂下。

“真是可喜可贺,”昊天挤出一丝微笑,“屠苏老弟今日成为彼岸使徒。我相信彼岸使徒都是一言九鼎的真君子、真豪杰,绝不会失信于我们这些可冷的蝼蚁。”

“严重了,”我说,“狼族也是万物中的一员,就算没有承诺于你我也不会袖手旁观的。”

“哈哈哈,”昊天大笑,“好极了,好极。”

步九抄上前,“屠苏兄,”他惊讶地看着我,“你的眼睛——”

“九抄兄,”我说,“不必大惊小怪,我还是我——屠苏。今晚我们痛饮一场。”

“好!”说出这个字,步九抄的豪气增添了几分。

“哈哈哈,”昊天大笑,“弟兄们,回山摆宴。”湖岸的小喽啰们把弓矛举过头顶,,嚯嚯嚯地大叫。

回山之后小喽啰们杀牛宰羊,很是高兴。夭夭把自制的最好的青稞酒拿了出来,“我这酒埋在冰雪中已有数百年,今天请各位英雄品尝品尝。”一张巨石桌上摆满了肉,与我一同的阿呷等六人加上昊天兄妹刚好将石桌围满。

我喝了一口碗中的酒,竖起大拇指,“好酒,”我看了看夭夭,“不愧是冰雪中埋藏了百年的青稞酒。”众人各自品尝,大大赞美了一番。

昊天一言不发,一连喝了三碗酒。他顿了顿,一口闷了第四碗酒,将酒碗轻轻放下,“明天,”他擦了擦嘴角的酒渍,“明天是个黄道吉日。如今万事俱备,东风也有了。”

我端起酒碗抿了一口,“很好,早完事,早得闲。”

柳垂点燃一支烟,“条件已经很清楚了,对不对,”他吞云吐雾着,“事了之后,幽冥剑我拿走。当然,我会请大祭司给出狼王之咒的解法。”

“那是当然,当然——”昊天抿了一口酒,少顷,狡黠一笑,不再言语。

昊天心怀鬼胎是一定的了,他在打着一副如意算盘。我们都心知肚明。不,事实上我们所有人都各怀鬼胎。我轻笑,仰起脖子,咕嘟一声一碗酒下去了。

清晨,有风,有雪。

小喽啰们将祭祀场围得水泄不通,他们都弃长矛弓箭不用了,换上了现代热兵器——左轮枪。山顶上的巨猴石雕手中的幽冥剑,在风雪中闪烁着漆黑的光芒。而最诡异的事,石猴雕的眼中放射两道金光于祭祀场中央的火塘之上。

“起——”

昊天破嗓嘶吼。幽冥剑乏出的黑光更甚了,整座山轻微的颤了颤。昊天的嘶吼还没有终止,音波越来越强,这时幽冥剑嗖地一声直冲云霄,从天际划出一道剑影,幽冥剑落入昊天的手中。大雪纷纷狂下,石猴雕眼中的金光更甚先前,少顷,金光笼罩石猴雕周身,慢慢的它周身的石块脱落,露出金光灿灿的金猴毛。不一会儿,石猴雕变作了真猴,从山顶上一跃而下。

阿呷等我们不明所以的六人目瞪口呆地看着。石猴跪在昊天脚下,“主人——”它轻轻吐出两个字。

昊天摸了摸它的头,“辛苦了,”他看了看身旁的小喽啰,“给它大餐。”几个小喽啰抬着一筐生肉扔到地上,石猴迫不及待地撕咬,吃得满嘴血淋淋,恶心至极。(且不说这是什么肉)。

幽冥剑在昊天手中微微抖动着,它的中央有一道血痕,蠕动着,像心脏的律动。它的样子像背脊骨,一节连接着一节。剑柄口状似狼口,口中吐出剑身。剑尖往下一寸处是一双眼睛,血红的眼睛。没有瞳仁,却也逼真得很。血痕连接着血眼。

柳垂见到幽冥剑顿时按捺不住自己狂躁的心。他瞪大眼珠子,身体抖得厉害。他紧忙上前了两步,幽冥剑似是感应到了他,狂震不止,昊天使劲压制,汗如雨下也没能将它压制住。柳垂再向前走了一步,石猴一声吼,把柳垂甩出三丈远。昊天冷冷地看着幽冥剑,伸出左手在幽冥剑剑锋上划了一道口子,倏地昊天的血液源源不断地流向幽冥剑中央的血痕中。少顷,幽冥剑安静了。

我大惊,这幽冥剑果然嗜血。

步九抄把柳垂扶起来,石猴怒气冲冲地盯着柳垂,欲要发起第二次进攻。“金毛,”昊天唤道,“安静点。”一听主人呵斥,它乖乖趴下,继续吃肉。

“为何幽冥剑嗜血至此,”柳垂诧异地注视着昊天“我明白了,你制不住它,所以让它一直饮血。你这样做只会增强它的魔性,日久天长会它完全魔化,到时就没有人能控制它。”

“我没猜错的话这是上古灵猴吧。”我看着昊天说。

“没错,”他没有看我,“这是仅存的一只灵猴。要是没有我的话它也早死了。”

“亏你想得出用它来克制幽冥剑的魔性,”我说,“好好的灵兽都变成了魔鬼。”

“嘿嘿,我救了它的命,让它为我做点事情不应该吗?”

“巧言令色。”步九抄愣愣地说。昊天轻轻地擦拭着幽冥剑,对步九抄的话置若罔闻。

过了半晌,他缓缓抬起头来,“好了,现在开始吧。屠苏,开始你的表演,我拭目以待。”

我不再言语,闭上眼睛凝神气定,一株彼岸花在空中浮现,空气瞬间凝固,雪花顿在半空中。昊天狡黠一笑,“柳垂,”他大叫,“还愣着干什么。”柳垂一步跨到昊天的身旁,他与昊天一道握住幽冥剑剑柄。幽冥剑倏地乏出黑色的光芒。

昊天狡黠一笑,倒转剑锋。阿呷惊呼,“屠苏,闪开——”

我正凝神气定发动彼岸之力,对身后人的动作毫无察觉。听到阿呷的惊呼,我顿觉不妙,可是晚了,我虽看见了幽冥剑向我刺过来,可是我已经躲不开它了。

幽冥剑从我背脊骨处刺入,我听到一声清脆的脊骨断裂声。“哈哈哈,”昊天大笑,“你真以为我请你来就是为了要帮我们隐盾的吗?不,你错了,要不是你身上的彼岸之力,我当你是条狗。”

阿呷急速冲过来,在离昊天一步的位置上被一股力弹出百丈远,紧接着是步九抄,他与阿呷同一般情形。

这时我感到我身上的力量一点点流失,不,准确的说是被吸走。原来幽冥剑除了吸血外,还能吸力量。可是即便如此,我并没有感到痛苦,我闭上双眼,眼前浮现一条巨蟒,一条赤红的巨蟒,我在梦境中见过它,它就盘旋在彼岸花上。

“怎么可能——”

昊天惊呼。

“他在吸食幽冥剑的力量——”

柳垂惊呼。

“快......快把剑拔出来。”昊天嘶吼,语无伦次。

赤红巨蟒一点点在我眼前消失,我猛地睁开眼,一股怒意涌上我心头,我把身后的昊天、柳垂震开。我舒了舒肌骨,左手冒着寒气,右手燃着烈火。背脊骨处的伤口发出吱吱地复合声。

“你......居然没事。”

昊天惊呼。

“伤......伤口愈合了。”

柳垂惊呼。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