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 天蟒迷局
  • 纳兰候人
  • 2038字
  • 2019-11-10 19:25:18

子宓和子文闪现在雪山颠。他俩定定地注视着我,毫无表情。

“这是一个非常痛苦的过程,”子宓洁白的披风在风中嗖嗖作响,“假使你的意志不够坚定,你就会碎成冰渣子。”

“这虽然是在梦境中,”子文双手叉腰,神情凝重,“但是如果你在这里死去的话,在现实中你也不会再醒来。”

“费什么话,”声音从我干燥的喉咙里发出,我头痛欲裂,“要做什么就快点,别拖拖拉拉的。来吧,痛快点。”

“好倔强的人类小子,”子宓轻笑,“接着吧。”她轻轻扬了扬手,一阵雪花从空中散下来。瞬间冰雪比原先冷了十倍。这雪花在空中落下来的时候很缓慢,像蒲公英。我抬头的一瞬间一片雪花落在我脸颊,它刺彻心骨的冰凉。从脸颊到脚跟,我瞬间成了冰人。

我的身躯不能动弹,可是我的意识却非常的清晰。

“屠苏——”

我听得清晰,这声音似从我心底发出,杂乱无章,很熟悉。还没等我回忆出声音的主人。九头怪兽从雪山的虚空中横空闪现。我使劲的睁大眼睛细看,子文兄妹不见了踪影。

一张病恹恹的女孩的脸慢慢伸出来,她苍白的脸上大如鸡蛋的眼,拼命睁着,我有一种错觉,只要她轻轻抖动,这双眼就会崩出来。但事实上并没有。她轻轻张开小巧的嘴,“救我,救我——”她轻呼。

“怎么救?”我被自己的声音吓了一跳。我被冰封着,以为不能说话,但是无需我动嘴,我只需想一想要说的话,声音就会从虚空中飘出,清晰无比。

“你是彼岸使徒,把你的力量给我,我就得救了。”她时不时扭头,眼珠子却像钉在那里,不管头任何的摆动,她的眼珠子始终不动分毫。

“可是彼岸之力并不是人人都可以拥有的,”我说,“我很想帮你,但是——”

“撒谎,虚伪,”她的眼珠子瞬间布满了条条血丝,“你分明就是不舍得力量,你......分明就是想看着我死。”

“你要真想给我的话,”她说,“我倒是有一个办法把你的力量给我。”

“哦?”我饶有兴趣地看着她,“说说看。”

“只要你愿意,我可以自己拿走。”

“好吧,那你来拿吧。希望你不只是我的梦。”

我是真愿意的,至少在这一刻。我很疲倦,真真假假的游戏,我厌倦了。

我闭上眼睛,只觉有人悄悄触摸了一下我的头颅。紧接着是一个粗狂的男声,“哈哈哈,龙生九子,九子各不同。”

我睁开眼,一张粗糙的脸正愣愣地盯着我,旁边病恹恹的女孩正愤愤地盯着他。

“就算他把彼岸之力给了你,你也接不住。”中年男子的脸轻蔑地看着病恹恹的女孩。

“有趣,有趣,”我看着剑拔弩张的这两张脸,“龙生九子,九子各不同。”

“她快死了,得了这力量也没什么用了,不如把它给我。”

“好啊,”我说,“你两打一架,谁赢了,我就给谁。”

“好极了,”中年男子的脸大叫,“看我撕碎了她。”这时另外的八张脸倏地伸出来怒视中年男子的脸。一张胖嘟嘟的男孩脸开腔了,“三弟,放肆。”他虽有男孩脸,声音却像中年大叔一样成熟。

“大哥,”中年男子的脸轻声说,“这力量我也有份。”

“呵呵呵,”胖男孩的脸看着中年男子的脸,“别忘了,我们为什么会被囚禁在一个身躯中。自由,自由,要想重获自由,都听我的。”

另外的八张脸,唯唯诺诺地把头缩了回去,不过他们并没有沉睡,而是长睁大眼珠子看着胖男孩的脸。

“梦魇,”他像在自言自语,“世人只知梦魇却不知九龙。”

“龙,”我狂笑,“别告诉我,你们都是龙。”

“别太猖狂了,人类小子,”他说,“就算你是彼岸使徒,在我眼中也只是个屁。我驰骋三界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儿呢!”

“你他妈也别吓唬我,”我说,“就你这个样子连一只虫都不如。”

“放肆。”他大吼,露出一颗巨大的龙头。我瞬间感到一股威慑力,压迫着我喘不过气来。

“要不是看在你是彼岸使徒的份上,我走把你给吞了。”

“你不是梦魇?”我问。

“梦魇算个屁,”龙头慢慢变为胖男孩的脸,“我们九兄弟被困梦魇中已经百万年。人类小子,跟你做一笔交易,如何?”

“什么交易?”

“你放我们出去,”他说,“我给你无上的力量,比彼岸之力强一万倍的力量。”

我摇了摇头,“光靠一张嘴谁不会说,”我说,“这无论如何也不能说服我。”

“龙族,”他骄傲地说,“当凭这两个字还不够吗?”

“龙族,”我轻轻吐出这两个字,“你可知世人任何看待你们?”

他冷冷地看着我,如果他的眼神是刀子的话,那么此刻我已经千疮百孔了。“说——世人任何看待我们龙族。”

“邪恶无比的凶兽,”我说,“所以龙族两字根本没有任何信誉。”

九张脸倏地变为龙头,蛇身在雪山上慢慢膨胀,狂风骤起,冰山崩塌。龙吟声声回响天际。少顷,子宓和子文划破虚空立于山头,九头怪兽瞬间安静了下来。

“屈阳,放肆——”

子文双手叉腰,轻轻说道。也不知道他用了什么功法,声音回响天地,经久不衰。

“又是你们两个混蛋,”屈阳大吼,“今天彼岸之力我是要定了,谁也阻挡不了。”

子宓轻轻一挥手,将九头怪兽冰封在雪山间。

转眼间子文兄妹来到我跟前,子宓握住我左手,子文握住我右手。我的左手间传来一股透彻心骨的冰凉;我的右手间传来一股灼人心魂的巨热。可我不再感到痛苦,而是舒心愉悦。这两股力量在我体内交汇,慢慢融合,像热水和冷水相交汇达到温和。我感到我的身体充满了力量,像枯枝发了芽,像花蕾绽了放。这两股力量渐渐汇集成江河,绵绵无尽,涛涛无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