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 天蟒迷局
  • 纳兰候人
  • 3087字
  • 2019-08-03 16:48:40

五天以后,是周一,我出院了。

李成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我说:“大难不死,也只剩半条命了。”

医院到学校只有二十分钟的距离,很快我俩就到了学校。这几天接二连三的发生怪事,许多同学都已经请假回家了,甚至有些同学已经强行被父母退学。也难怪,可怜天下父母心嘛!

我们班主任张老师,面相毫无血色,嘴唇都快干裂了。也难怪,在她的班上死了俩个学生,来自学校的压力和学生家长的压力,再加上身为老师没有保护好自己的学生等各方面的心里压力。她在一夜之间消瘦如柴,与之前判若两人。

七号楼门口的台阶上正坐着一个熟悉的身影,李成的视力极好,“那不是高亮的妹妹高明吗?”他瞧着台阶上坐着的少女说道。我远远地看见她时,感觉很熟悉,经李成这么一说,我才猛然惊觉。

“高明......”李成表现得很温柔也很积极。很久以后我才知道原来他们是一个班的。

她坐在台阶上睡着了,一个不小心差点摔倒,幸亏李成动作灵敏。她见我回来了,瞬间精神一震道:“我知道你今天出院,在这里等了你很久。”高明一双大大的双眼直勾勾盯着我。她今天一身运动服,配上寸长的短发,十足像个男孩子。

“有些事情想问你,希望你能如实回答我。”

“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她是高亮的妹妹,也等同于是我的妹妹,妹妹对哥哥有所要求,做哥哥的定然万死不辞。

“找个地方吃点东西,慢慢聊吧!”李成嬉皮笑脸地说道。——这小子不会是看上她了吧,以前没见他这样呀。高明恶狠狠地瞟了他一眼,他正才默不作声。

“去湖边,我要知道,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高明的要求不容推辞。“好!”我清晰的听见我的喉结颤动着发出声音,却机械得仿佛在演一出情非得已的话剧。死亡是什么?是消失了?不见了?还是......

我站在湖边,仿佛湖水慢慢在沸腾,沸腾的中央慢慢浮现出一只黑色的猫,只露出一个黑色的头颅。

“这地方很神秘。”高明对着湖面说道。今天阳光明媚,湖岸上的芦苇随风摇荡,芦苇中还有许多麻雀在嬉闹。湖水上还有几条死鱼正翻着白肚子,漂浮着。

我不解地看着她,“神秘”一词似有所指。“下雨的第一天,雨下的很大,我们在主教上课,我坐在窗边,突然连着三道雷电劈在这湖水上,我们班很多同学都看见了。但奇怪的是只有雷电却没有雷声。”

“我也听他们说了,还以为是在吹牛呢!怎么会只有雷电而没有雷声呢?”李成木木地道。

“同学,干什么呢?”我们的身后不知何时既站着俩人,身穿保安服,却也显得精神。

“同学,这里危险,还是赶快离开吧。”其中年纪较大略显肥胖的保安说道。看来学校已经对这里进行了保护措施,以免其他同学再遇害。

而在湖的对面,不知何时既已站着三个人,西装革履,端详着着片湖面。“小王去看一下。”胖保安对身边的伙伴说道。略瘦的保安对胖保安的话像是受到了命令一样去执行。

“您好先生,这里危险不能靠近。”还是这一套说辞。

那三人,站在最前面的是个中年男子,那一根毛都没有的头顶在阳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似一块凹凸不平的铜镜,个子在165—170公分之间,很壮实——不是肥胖,而是经过后天的锻炼而凸出的明显肌肉。胸前的黑衬衫微微隆起,似女人的丰乳,但他是个男人,这一点证明了我方才的描述。身后的俩个青年,个子均在185—190公分之间,留着平头,与跟前的中年人一样地壮实,却对他毕恭毕敬。

保安在他们左侧招呼,可是这中年男子既连看都没有看一眼。身后的其中一个青年走向保安,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个小本子,保安见状紧忙低头弯腰,像老鼠见了猫一样,慌忙转生走向胖保安,在他耳边窃窃私语。听罢,胖保安与他同样的神情,看来这三人来头可不小。

也不知这三人是什么来头,到此又有何目的,不过从中年男子的气质倒蛮像司徒风的。我脑中闪过一个念头,或许他们跟司徒风一样也是侉屹族人。

俩个保安向我们走来,“惹不起大人物,惹我们还是绰绰有余的,还是早走为妙。”李成道。我们三人匆匆离开了湖边。

......

湖水之谜

这湖水必有猫腻。或许司徒风知道其中的原委。司徒风是高明与李成的语文老师,他的联系方式恰好高明有,现下她就打了一通对话。

“喂,司徒老师,我是高明......”

“......”

“我现在找你有点事情,不知方不方便。”

“......”

“好的,谢谢老师!”

“......”

“拜拜!”

“咚”地一声通话结束。“他说了什么?”李成迫不及待地问道,这也是我想知道的。“他说中午12:00在主教天台见。”我心中哼了一声,果然是司徒风的风格。我从裤兜里拿出手机看了看,手机屏幕上显示这才10:13,“还有两个小时,我们先去找点东西吃吧。”李成点了点头,高明却默不作声,心事重重的样子。也难怪,毕竟死的是她的亲生哥哥。

她很坚强,是我见过的最坚强的女孩子。我走过去拍了拍她的肩膀,“接下来还有许多事情要做,我们必须要保持体力与精神。”她转过身点了点头,热泪盈眶,却强忍着不让它流出。——好倔强的女孩子呀!我不忍再看。

校门口穿过马路就有一家汉堡店,店面很小,却有很多人吃,放学之后经常都是人满为患。排成常常的队,像一条蛇。今天虽是周一,我才刚出院,李成请了假来接我出院,而高明则在哥哥高亮去世之后就再也没有回去上过课。

此刻才发现,学习是件多么微不足道的事情呀!

汉堡店老板是一对老夫妇。我和李成已经是这里的常客了,老板见我们仨走过来招呼道:“小沈...小李,好久没来见你们呀。”

“这两天学习任务重,不怎么出校门。”

“听说你们学校出了人命......”我紧忙给他使了个眼色,他这才尴尬地问我要什么。

“六个汉堡,三杯牛奶。”

高明没啥胃口,只吃一个汉堡,倒是便宜了李成这小子,一口气吃掉三个汉堡,我估计他还能再吃得下三个,也不知上辈子是不是猪八戒。

吃饱喝足后也才11:00,高明实在没有心思吃喝玩乐,我建议道:“不如我们先去主教天台等候吧!反正在哪里都是闲着。”

李成欲言又顿,话到嘴边被高明恶狠狠地瞟了一眼,硬生生地咽了回去。

今天是难得的好晴天。湿透了的泥土正冒着热气,树上的花儿显得更加的艳美,校园树林中充满了鸟儿的鸣啼声。

当时间一秒一秒地接近12:00时,司徒风出现了。师生见面,空气有一瞬间的停滞。

熟悉与陌生。

陌生与熟悉。

看似相同却又大相径庭。

“你哥哥的死我很难过。”司徒风说道。高明却很沉默,只有一双大大的眼睛漂浮不定。

“我们只想要知道真相。”我定定地看着司徒风,希望能从他的双眼中看出一点答案来。

“你们可知,我们学校所处的位置,曾经是什么地方?”司徒风问道。我们一脸茫然。

“这曾经是侉屹族的祭祀场和墓地。”此言一出,我大吃一惊,万万想不到这里就是侉屹族的祭祀场和墓地。

“也就是狼群复活之地?”我问道。

“一点儿没错。”

“那只猫又怎么回事?”我继续问道,我想到那只猫可能跟侉屹族有关。

“的确那只猫被复活了,但我还不知道是谁将它复活的。”

“真的有死而复生,长生不死之说吗?”李成一本正经地问道。

“在中庸之地是有的。”司徒风回答得自然,但李成却听得一头雾水。

“世界向两个极端延伸永不交汇,比如说‘生’与‘死’;比如说‘黑暗’与‘光明’,而这两极端的中央被称为中庸之地。”我学着司徒风的样子,依葫芦画瓢。高明和李成不可置信地看着我,我心下骇然指了指司徒风,他俩这才面露和色。

“所以...这里就是中庸之地?”高明说出了见到司徒风后的第一句话。

“没错,这里就是中庸之地。”

“也就是说在中庸之地上能将生物死而复生?”高明继续道。

“不尽然!曾经狼群复生,是因为自然灾害使中庸之地受到影响,失去了平衡,机缘巧合之下才将死去的狼群死而复生。”

“那这跟侉屹族有何关系?”李成道。

“这里曾经是不毛之地,侉屹族为了躲避战乱来到了这里,在狼族之后。但是贪婪是人的本性,更何况是长生不死呢!当他们发现狼族长生不死的秘密之后,人性最丑陋的一面立马显现出来。”司徒风望着天空,仿佛回到了那遥远的过去,似天上云朵,来自远方,又飘向远方,却不知归途在哪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