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 天蟒迷局
  • 纳兰候人
  • 1976字
  • 2019-10-23 15:09:58

“哈哈哈——”

巨石背后出现一个人影,我大吃一惊,紧忙掏出枪来。他全身布满淤泥,衣衫褴褛,但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狐狸。他右手垂在大腿上,手中握紧握着一把左轮枪。

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位步履蹒跚的人,此人正是司马山。他一瘸一拐的,显然是受了极重的伤。

“因果循环,报应啊,屠牛。”狐狸恰如其分地嘲讽。

屠牛凶光毕露,咽喉发出“嗷嗷嗷”的狼吼,他的眼睛很蓝,他的脸在扭曲着,露出一对狼一般的獠牙。

“父亲——”

他听到我的叫唤,慢慢转过脸来,獠牙慢慢退去。

“屠牛,我会让你的儿子以及所有侉屹族人都变成狼人。”他举起枪打开保险射出一颗子弹,直指我的脑门。与此同时阿呷也射出了一颗子弹。

屠牛一跃而起突兀地挡在了我眼前,子弹穿过他的左肺从我耳旁急飞而过;阿呷那一枪打断了狐狸右手的食指,他手中的枪顺势坠落。

屠牛夺过我手中的枪,刚才那一枪对他毫无影响。他扭了扭脖子,露出獠牙,将枪口直指狐狸的心脏。

狐狸大吃一惊,“杀了我,你就真的变成狼人了。这世间唯一懂得解狼王诅咒的人就是我。你他妈有种就杀了我。”

“父亲,不要冲动。”我说。

“是啊,屠牛,等解了你身上的咒,再杀他不迟。”阿呷说。

“狼王之咒是无解的,我最清楚。”屠牛目光凛然,只一秒六发子弹全射在了狐狸的右胸口,我知道那是狐狸心脏的所在。自此,狐狸完蛋了。人世界最后一个活死人真正的死了。

“砰——”

“嗖——”

屠牛的眉心慢慢渗出血来。

司马山的咽喉突兀地插着一把柳叶飞刀。

暗夜之主司马山死了。

阿呷把脉说:“屠牛还有微弱的脉搏。”

***

一个月以后。

市人民医院,413号病房。

一位年轻的护士正在给屠牛换药水,屠牛从昏睡中慢慢醒来。“先生,你终于醒了。”护士激动的说。

屠牛掀开雪白的被子缓缓坐起身来,“我好渴,你能帮帮我吗?”

护士不明所以,以为屠牛想要喝水。她毫不犹豫地说:“当然可以啊,你想要喝什么?”

“把头凑过来,”屠牛舔了舔舌头,“我告诉你。”

护士顿觉十分的不自在,但她还是照做了,因为这是她照顾了一个多月的病人。屠牛凑到护士耳旁,露出突兀的獠牙,“我想要喝你的血。”

护士预感到了什么,可是已经晚了。屠牛捂住她的嘴,咬住了她的脖子,吸干了她的血。

就在这时,屠牛的主治医生进来了。她愣在门口,吓得魂飞魄散,双脚像生根在地板里,挪不动分毫。嘴巴像被封住的,叫不出声。屠牛扔掉手中早已气绝身亡的护士,四肢撑地,一跃而起。将他的主治医师扑到,咬断了她的脖子,吸干了她的血。

之后他脱掉病服穿上主治医师的白袍大褂,大摇大摆地离开了医院。

这期间我在医院对面的一间小餐馆里吃饭。守候病人是件很累的事情,这顿饭我吃得很慢。一碗牛肉拉面,我足足吃了一个小时。

当我回到医院时,知道事情已经不妙了。我掏出手机拨通了族长的电话:

“屠牛跑了,还吸干了他的护士和主治医生的血。”

“屠苏,马上赶回来。事情有些不妙。”

“我不明白。”

“狼王之咒是对侉屹族人下的,还不明白。”

咚地一声,电话被挂断了。

我正要转身,院长拦住我,“你是病属家人,你不能离开。警察马上就到,这摊子事我扛不起,希望你理解。”

“我不得不走,”我说,“也希望你理解。”

瞬间护士站、办公室、病房冲出一帮人,将过道围了个水泄不通。假使他们都是男人,或者他们都是些恶棍,我或许还能想点办法。

一位身材魁梧的男医生将我带到一间无人的病房里,他指了指洁白的病床,“这床看起来舒服极了,我想你会喜欢的。”

“谢谢——”我仰面朝天躺在病床上。不一会儿我听到锁门的声音,早在意料之中,我会心一笑。

病房外都装着空调,每一间都有一个,突兀地露在外头。我打开窗户取下窗网,轻轻跳上空调,一个接一个往下。

我跳到地上时手机响了,是族长。

“你在哪儿?”

“我在路上。”

“屠牛在XX学校出现了,快点赶过来,除了你怕是没人能制服他了。”

“好,我马上就到。”

***

主教天台。

“父亲——”

他的獠牙没有落到阿佳的脖子上。他的身子颤了颤,慢慢转过身来看着我。他脸上的毛慢慢褪去,獠牙慢慢消失。他放开胯下的阿佳。抱住自己的头哀嚎。他在忍耐,痛苦极了,像一个瘾君子极力在忍耐毒瘾。

“屠苏,”他大吼,“杀了我。求你了,杀了我。”

我错愕,要我杀了我的亲生父亲,我万万不能。我从背上的挎包里掏出一根铁锁,“会有办法的,”我说,“只是我不得不这么做。”

他向我伸出手,眼看铁锁就要落到他手上时,他的爪子倏地生出来,他的眼睛变蓝了,紧接着獠牙露出。“屠苏......危险......走开......”

我听见阿呷的声音隐隐飘荡在我耳旁。

屠牛又一次失去了理智。尖锐的爪子深入我的血肉里。如果到了不得不杀死自己亲生父亲时,我会选择和他一起死。

我一跃而起使出全身的劲,缠住他的脖子与他一起跌下教学楼。四层的主教落地只需要四秒,甚至都不到。

让我的罪孽一次洗净。让屠苏从我的身躯里死去。让我做回沈一,纯洁无瑕的沈一。

***

我没有死,侉屹族人是不会死的。

屠牛没有死,他成了狼人。族长在祭祀场的东部草原为屠牛量身打造了囚牢。

自此暗夜结束了,狼族开始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