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 天蟒迷局
  • 纳兰候人
  • 2134字
  • 2019-10-01 15:37:22

她看我舒舒服服地靠在椅子上,没有要走的意思,“你是来找事情的吧?”她说,“我很乐意为你做点事情。”说完,她拿起用粉红色塑料壳包装的手机飞速的打着字,很显然她给某个人发了一条信息。

她讥讽地冲我笑了笑,手再一次放回了抽屉里,虽然她装出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可是她脸颊上乏出的红晕和鼻尖上沁出的汗珠出卖了她。我静静等候着他们的到来,不一会儿我听到了脚步声,在图书馆幽深而安静的走廊里。任何地方都有势力,即便是在一个小小的图书馆里,这点我毋庸置疑。

很快五个条粗壮的汉子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一位女子,这女子在所有女人里面算是高大的,可是在这五条壮汉身后却显得很娇小。我见过她,在屠牛给的照片上,她是阿二,一个身材丰腴的三十岁的女人,身高173公分,脸微胖,像婴儿肥;鼻子高挺,我甚至怀疑她有俄罗斯人的血统。

那五条壮汉像恶犬一样围在我身旁,他们身穿便衣脸上却写着两个大字“保镖”,我从未见过他们,但是很显然他们一直都在这栋楼的某个小房间里,像卑鄙的野狼一样,躲在暗处偷窥着。我很了解这样的人,用“野狼”来形容他们有些名不副实,准确的说他们就像恶狗,天下的恶狗都一个样,用铁链拴着其凶无比,一旦解开了铁链立即就跟软虫没什么两样了。

“怎么地?”阿二用深黑的双眼注视着,我从未见过这么黑的眼睛,黑得像一个无底洞。

“我这两天皮痒难耐,”我翘起二郎腿,左手的食指轻轻在刚借的那本小说上敲击着,“听闻这里恶犬多,过来瞧瞧。”我说。

一条壮汉转身轻轻将门关上,图书馆本就是清静之地,此时安静得有点诡异。可我也不是吃素的,我练过几年正规的综合格斗,虽然荒废了许久,但有些学过的东西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就像骑自行车一样,再加上我一直在学校的篮球场里摸爬打滚,身体早已练得如钢似铁,面对这五条壮汉,不会吃太大的亏。

一条壮汉走过来拎我的脖子,我一个擒拿手,几乎扭断了他的胳膊,他痛苦的尖叫,我站起身来一脚踹在他的小腹,他倒地嗷嚎,爬不起来了。瞬间我眼冒金星,铁锤一般的一拳已经打在我后脑,我转身一拳过去,打断了他的鼻梁骨。我右侧的肋骨间受了一脚,瞬间失去了重心踉跄着倒在了桌子上,这一脚可不轻。我忍受着剧痛,背靠墙壁站起来,这样我就能避免腹背受敌。

两位女士退到门口以免观看这场激烈的混战时受不必要的伤,不过她俩之所以站在门口显然还有另一层用意。

我打倒了两条,剩余的三条气势已经摇摇欲坠,特别是见到我是如何打断他们朋友的鼻梁骨之后,那家伙血流了一身,像是整个下巴都掉了似的。

刚才踢我肋骨的家伙飞速地冲过来,我看穿了他的意图,他是想将我撞死在墙壁上呀。我做好了准备将身旁的一把椅子摩擦着地板推了过去,他看见了那把椅子可是来不及,他冲得太快,双脚与椅子相撞,他摔了个狗吃屎,跌到我跟前。我没有趁机下手,虽然我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可也鄙视这种乘人之危的行径。

剩下的俩人对我目露凶光,可是他们的四肢却像生根在了空气中一样,不能在挪动分毫。

“下回,”我说,“除非带着枪,否则别对我指手画脚。”

我从地上捡起我的书,穿过一动不动却仍未受丝毫损伤的那两条壮汉中间,巧得很,他俩就像两根门柱,刚好够我穿过。两位女士见我走来,战战兢兢地退到一旁,我拉开门回头说了一句——“再见”。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表面上我大获全胜,其实不然。我后脑勺那拳和肋骨那一脚可都是实实在在的,货真价实的。我想当务之急我有必要去一趟小型的诊所了。

小诊所多的是。出了校园东门第一条街上就有好几家。我走进了最近的一家,一间狭小的房间里柜台就占据了三分之一的位置,里头只有两个人,一男一女,很有可能是一对夫妻。没有一个看病的人。

“开药还是看病?”男的问。

“受了点伤,”我说,我不认为我这种情况属于一种病,“想找点跌打药。”

“受了伤,”他用一种医生该有的眼神看着我,毫无情感的那种,“哪儿受伤了?”

他至多四十岁,可是白发已经多得数不清,有一张圆脸,中等身材,说话的时候露出一颗镶嵌着的银牙。

“后脑勺挨了一拳,”我说,“右侧肋骨间挨了一脚。”

他没有表情,我想他是个很称职的医生,对众生一视同仁,只管治病救人,对于病人身后的事,不在乎也不感兴趣。很好,我很喜欢。

女医生坐在电脑前,敲敲打打,从我进来到现在她始终从未抬头过。她的年龄与男医生相仿,戴着小巧的近视眼镜。

里头还有一间小房间,很小,只能容纳四五个人,在站着的情况下。在中央有一张桌子和两把椅子。男医生让我进来,我俩各坐桌子的一边。

“头晕吗?”他摸了摸我的后脑勺。

“不晕。”我说,我没有说实话。

“脱掉衣服,”他说,“我看看肋骨有没有断。”我照做了。

他摸着我的肋骨,“只是有点淤青。没断。”

末了,他给我开了满满一塑料袋子药。

“多少钱?”

“五百。”

我愣了愣,“能刷卡吗?”

“能。”

我拿出屠牛给的信用卡给他。

走出诊所的时候我有些后悔了,这堆药要是换成香烟的话,我会很开心。

我抽出一支烟点燃,仔细回想图书馆的事。我笑了笑,虽然吃了些皮肉之苦,但是值得——图书馆已经被司马山把持。屠牛的假设得到了验证。

我来到屠牛的公寓,屠牛不在家。我有他家的钥匙,在很久以前他给我的,这是我第一次用这把钥匙打开他家的门。

房间里冷清清的,很沉闷。我打开了所有的窗户,一阵清风灌进来,我坐在茶几边的沙发上抽着烟,茶几上有一瓶白兰地,我倒了一杯,慢慢喝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