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暗夜10

  • 天蟒迷局
  • 纳兰候人
  • 2445字
  • 2019-09-22 16:51:25

史家大院像一个屠宰场,而进入的人像牛羊牲畜,任人宰割,统统下了地狱。在此不再一一列举他所犯的那些血腥的案子,我要说的是“暗夜”与侉屹族祭祀场的交际。

***

司马山鸠占鹊巢,五年后,也就是二零零八年,他成了史家大院真正的主人。他用史家的资产建了一座城堡,司马山称其为——暗夜城堡。城堡建在史家大院的地基上,用巨石建造,黑漆漆地,远远看去像一个漆黑的巨骷髅头,让人不寒而栗。凉山镇上的人们心生恐惧,对它避而远之。

司马山、阿大、阿二、阿三......阿七成为最早的“暗夜”成员。他们抢夺富人,收留无家可归的可怜人成为“暗夜”的成员。

***

二零零五年的三月四日,杨树、王兵、王凯、马明、明天等人在一夜之间全部消失不见。

后来牧羊人在雪谷莫叔的坟旁发现了五具骸骨,其中一具骸骨被确认是杨树的,因为他们认得杨树的獠牙吊坠。

***

二零一二年的一天。

司马山坐在城堡里一把巨石椅子上,左手中指和食指间夹着一根纸烟,没有吸,懒洋洋的身子瘫在椅子上,空洞的眼神直视前方,不过他什么都没有看见。

幽暗的楼梯里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司马山许是听到了脚步声,微微抬起头来,不一会儿脚步声到了门口,黑暗中一个人影站在门口一动不动。

司马山扔掉了手中的烟,“进来,狐狸。”司马山微微坐直了身子。

狐狸缓缓走了进去,站在司马山跟前十步的距离,“主人,”狐狸微微佝偻着背,“如今你已是富可敌国,过上了皇帝般的日子,”狐狸顿了顿,双眼直视司马山,“可我觉得你还差一样。”狐狸仔细端详着司马山的脸色。

司马山站直了身子,饶有兴趣地盯着狐狸,“噢哦?说说看。”

“生命,”狐狸眼中放出光彩,“长生不死的生命。”

司马山猛地站起来,像一只猛虎见到了羚羊,“长生不死?”他走向椅子下了两个巨石台阶,“怎么,你有注意?”

“主人可曾听说过侉屹族?”狐狸上前走了两步问道,他确定司马山已经有了兴趣,而且是浓郁的兴趣。

“哦?难道跟侉屹族有关?”司马山抽出一支烟递给狐狸,自己点燃一支。

“没错,”狐狸点燃烟,“据说侉屹族祭祀场能将死者复生,而且能够长生不死。”

“可信吗?”司马山眼中的神采瞬间黯淡,“多少帝王将相穷尽一生心力也不曾实现长生不死的愿望呢!若真有这样的地方早被他们找到了。”

狐狸笑了笑,“如今主人已是富可敌国,去试一试又何妨。”

司马山吐出浓烟,大笑起来。“也对,是真是假一去便知。”

“历史中记载侉屹族早已灭绝。”狐狸苍白的脸颊在昏暗的灯光下像石膏雕塑。

“侉屹族灭绝了,那祭祀场总该还在吧?”慢悠悠地左右走动。

狐狸一动不动站着活像一棵树,“不,事实上并非如此,侉屹族不仅没有灭绝,还世代守护着他们的祭祀场。”

“那岂不更好,也省了我们很多功夫。”司马山扬了扬嘴皮子。

“正好相反,他们都是些能人异士。”狐狸毫无表情,正定定地看着司马山。

司马山停下脚步,饶有兴趣地注视着狐狸,“你怎么会知道这些?”

狐狸笑了笑,“我听一个朋友说的,”他顿了顿,“他叫九爷,是一个可信的朋友。”

司马山笑了笑,“无稽之谈,”他睁大双眼注视着狐狸,“他在哪里?”

狐狸愣了愣,“他就在凉山镇上。”

司马山沉默了片刻,“带他来见我,”他的一只手搭在狐狸的肩膀上,直视狐狸的双眼,“就今天,没问题吧?”

狐狸的身躯像一座石雕般一样一动不动,“没问题。”

司马山拿开狐狸肩膀上的手,“好,去吧。”

狐狸愣了愣转身走出了大门。

司马山按了按石椅上的按钮,很快楼道里传来了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不一会儿一位女子已站在了门口。

“阿大,进来。”司马山坐在石椅上抽着烟。

“主人。”阿大站在离司马山十步的距离上,一动不动地看着石椅上的司马山。

“阿大,你去跟踪狐狸。”司马山说得很轻却不容推辞。

“是,主人。”阿大说完,紧忙离开了房间。

一个小时后,凉山镇,小酒吧。

“九爷,侉屹族的事,你确定不是胡扯的?”狐狸摇晃着手中的酒杯,定定地看着九爷。

九爷笑了笑,“怎么?你信不过我?”九爷将杯中的啤酒一饮而尽,“这啤酒真他妈的好喝。”他看向吧台大吼道:“再来一杯。”

“不是信不过你,”狐狸抿了一口杯中的啤酒,“我还是喜欢烧断肠的烧刀子。”他像九爷一样看向吧台吼道:“来杯烧刀子。”

“我需要可定的答案。”狐狸将眼前的啤酒移开。

一个穿着制服的人将一杯啤酒放在九爷的跟前,之后毕恭毕敬地对狐狸说道:“先生真是不好意思,我们这里没有烧刀子。”

狐狸饶有兴趣地看着将制服穿得像小丑的服务员,“那你们有什么?”

“白兰地,葡萄酒......”他一下子举出了十几种。

“来杯葡萄酒尝尝,”他全神贯注地看着服务员,“要快,明白吗?再将这该死的啤酒拿走。”

“我们刚才说到哪里了?”

“侉屹族。”

“哦!对,为了你的性命着想,我必须问清楚。”狐狸抽出跟前的烟点燃。

“我的性命?什么意思?”九爷饶有兴趣地注视着狐狸。

“我对主人说了侉屹族祭祀场之事。”狐狸眨了眨双眼。

“还提了我名字?”九爷将手中的酒杯扔在桌子上,冒出啤酒泡沫滋滋作响。

“先生,你的葡萄酒。”服务员将葡萄酒放在狐狸的跟前。

狐狸喝一口,“真他妈好喝,”他看向九爷,“你要不要来一杯?”

“我还不想死啊,”他拾起酒杯,“别害我。”

“主人要见你,”狐狸放下酒杯,“就当帮帮我。”

邻桌边正坐着一位身材火辣的女郎,正啜饮着一杯葡萄酒,正是阿大。一位年轻俊朗的小伙子上前去搭讪,“小姐,”他定定看着阿大丰腴的双乳,“能请你喝一杯吗?”

“好啊,”她笑眯眯的看着眼前的小伙子,“不过,你成年了吗?”她啜饮了一口杯中的酒,慢慢抬起头来,“我不喜欢小男孩。”

“小姐,我——”

“滚。老娘的话说得还不够清楚吗?”小伙子定定地愣在了原地。

狐狸笑得人仰马翻,“我敢打赌,他一辈子都会有阴影的。”

“你去,”九爷说道,“这身材不是你梦寐以求的吗?”

“不不,”狐狸镇定下来,“身材倒是这个身材,心嘛就不是这个心咯。”

“哎呀,”九爷往前凑了凑,“有意思,说说看?”

“太泼辣了,少了一丝柔情,”他看了看狐狸,“你知道吗?任何女人只要缺少了柔情跟男人也就没什么两样了。”

九爷笑了笑,“我不同意。”

“哦?说说看?”狐狸饶有兴趣地看着九爷。

九爷单手撑着下巴想了想,“总之我不同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