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 天蟒迷局
  • 纳兰候人
  • 3174字
  • 2019-09-03 15:56:40

“这是命令,照我说的去做,”马警官装出很生气的样子看着属下,听到“命令”一词属下们瞬间转过头去默不作声了。

“我跟你去吧,”我说。马警官抬头注视着我,他属下们面面相觑,像是认准了我会害他们,“你不怕吗?”他的一双鹰眼闪过一丝怀疑。

我笑了笑,“或许我还能救你一命呢!”我从口袋里拿出烟盒,这雪下得这他妈大,我的手都快冻僵了,打火机打了三下才点燃,我吞云吐雾着,瞬间手暖和多了。

“你们是在怀疑吗?你们看看这些死尸都是什么人——军人啊,而且是全副武装的军人。”我显得有些激动,马警官严肃地瞥了一眼属下,而后看向我,“我们没有怀疑你,也知道这绝非是人所能做到——至少一个人是做不到的,”马警官点燃一支烟,“还要和我一起进山吗?”他的烟叼在嘴里,话有些模糊,不过我还是听得清清楚楚。

“说出来或许你不信,不过只有你一个人进去必死无疑,”我仔细观察着他们的表情,马警官波澜不惊,属下们则用一种怪异的眼神看着我。

“那么,跟你一起进去就平安无事了?”一个三十出头啤酒肚鼓像妇女快要临盆了一样的警察,眼睛睁到最大还像闭着一样看着我。

“可以这么说吧!”我看着他的肚子和眼睛就想笑,他的脸也好不到哪里去,肿得像被马蜂蛰了一样,我甚至怀疑他是个白痴,很费解这样的人怎么会当上警察的!

马警官随手将烟蒂扔进雪堆里,“走吧,”他向前走了两步,“雪越下越大了,我可不想冻死在这里。”

我穿过他的属下们,直径走到他的跟前,“路我比你熟,你跟着我。”上山的羊肠小道已经被积雪覆盖,我轻车熟路地走在前头,马警官在我身后紧紧跟着。

隧道口不似先前那般冷了,不过还有一股刺骨的寒风从里头袭来,“你带手机了吗?”我问道,“干嘛?”马警官一时不解。

“这隧道这么黑,你看得见啊?”

“早说嘛,”他摸了摸厚重的外套,“我带了这个。”掏出一把装电池的电筒给我,我愣了愣,“拿着,”他说,“我还有。”我接过手电筒看着他,果然他又从相同的位置拿出一把黑色的小电筒,很小,只有一寸长。

“你真是未卜先知啊。”我饶有兴趣的说,“我们警察工作也没个固定的时间,这都是工作需要,经验使然。”他将小电筒打开,黑暗的隧道瞬间被这不属于它的光芒照亮。我错愕,这光芒与这黑暗格格不入,就像一个女子穿上婚纱去参加朋友的葬礼。

隧道很潮湿,在冷风的作用下湿土变得坚硬,一股锈味混杂着潮湿的泥土味刺激着鼻子,不过这不是最糟的,越往里头,一股浓郁的血腥味传来,在冷风中变得如烈酒般辛辣。

在快接近天蟒居住的洞穴时,我的心都皱了一团,我祈祷着它不要出现,不要出现。也许是我的祈祷被它听见了,它果然没有出现,而且洞穴中的亮光也不见了。

马警官正在检察地上的尸体,而我全部的心思都在天蟒上,我甚至各种猜测——它会不会是受了伤?它会不会离开了这里?它会不会还在里头?无数个可能性涌入我心头。

“沈一,”我看见马警官的嘴唇在动却听不清他在说什么,“沈一,你怎么了?”他站起身来看着我,我瞬间回过神来,“没事,没事——”

“足足三十具尸体,没一具完整的,”他看着地上惨不忍睹的尸体,“现在我相信杀死他们的不是人了。”

“我建议我俩还是快点走吧,”我走过去拉了拉他的胳膊,“被它发现就走不了。”

他用不可思议的眼神打量着我,“你知道杀死他们的是什么?”不过,他丝毫没有离开的打算。

“蛇,”我定定地吐出一个字,“一条巨蛇,”他愣愣地看着我,“我劝你不要打它的注意,只要你不惹它,我保证你们都会没事。”

“我们最好现在就走,当它出现在你面前时,不被它吃了也会被它吓死。”这马警官真是胆大包天,我说得神乎其神,玄之又玄,他不但没被吓退反而对这巨蛇的兴趣更浓了。

马警官笑了笑,向洞穴里头探去,我顿时有些慌了,“巨蛇就在里头,”我不知该怎么表达,“马警官,再往前,这些人,”我指了指地上的尸体,“就是你的下场。”

电筒的光不太强,看不清马警官脸上的神情,不过他停住了,我想不是巨蛇吓住了他,而是这些尸体的死状吓住了他,这马警官是我所认识的人中最沉着冷静的一个,他做事慢条斯理,而又沉默寡言,永远猜不透他的心里在想什么。

他向洞穴探去,我紧随其后,两道手电筒的光直射在石壁上,角落里时不时传来水滴声,黄金、龙珠、天蟒此时都不知去向了,我惊讶不已,仿佛之前所经历的一切都是在做梦。

马警官半蹲着身,不知在看什么,突然他饶有兴趣的拾起一小块棕色的东西,放在电筒光下仔细的揣摩,“什么东西?”我走过去随着手电筒的光看去,这一看心里“咯噔”了一下,因为马警官手中拿着的正是一小块脱落的蛇皮,且与天蟒的肤色一模一样。

马警官将蛇皮放进一个塑料袋里,放进了口袋,向滴水声的方向走去,那是洞穴的角落里,石壁上渗出水来,滴到下面石间的积水上发出清脆的声音。马警官将洞穴仔仔细细观察了一遍,除了一块蛇皮一无所获。

不过有件事情却引起了马警官的注意,“沈一,你觉不觉得这里的温度比外面的高,”他看了看我,“我甚至有一种感觉,”他手中的电筒光随着他手腕的轻轻转动在石壁上扫射,“我们就在它的怀抱之中。”

我骇然,不是没有这种可能,这温度不是别的,正是蛇体的温度,明白了这一点,我紧忙走到马警官的身边。

“该察的你已经察了,”我看了看毫无表情的马警官,“该走了!”

马警官冲我挤出一丝笑容,“你好像很想我快点离开呀,”他点燃一支烟,“我想你多少知道点内情,说说吧,沈一。”

就在此时,地震了震,一道牛吟般的声音从我俩的头顶上立体传来,黑暗中一双巨大的蓝眼似两个灯笼挂在在马警官的眼前,马警官被这突如其来的景象吓瘫在了地上。

“不自量力的人类,”天蟒的声音很粗狂带着不屑和藐视,一双蓝眼睛转向我,“沈一,他可是你的朋友?”不知是何故手电筒灭了,在它出现的一刹那间。我走进那双似灯笼的蓝眼,“是,他是我朋友。”

我看不见马警官,可他的烟火在黑暗中此起彼伏地明灭,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烈的烟味,我心下暗暗赞叹——果然是条好汉。

过了好一会儿,黑暗中的蓝眼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道敞亮的明光,洞穴恢复到了最初的我所认识的模样。石柱上一颗龙珠发出太阳一般的光芒,一堆黄金折射着龙珠的光芒将洞穴照耀得金灿灿,而天蟒匍匐在黄金堆里。

马警官一只手撑地,身子微微向后倾斜,嘴里叼着一支烟,正愣愣地注视着巨蟒,虽然他的表面波澜不惊,不过,从垂吊在唇间久久未吸一口的烟上可以看出,他的内心已经是风起云涌了。

只见天蟒的身躯蠕动了一下,它的头已经到了马警官的跟前,“你没有那种气味,我可以不杀你,”它吐了吐身体,马警官被这眼前的庞然大物吓坏了,嘴唇间的烟掉了下去,在冰冷的天气里,他脸上的汗珠似雨滴般滚落,“不过,你要跟我签订‘生死状’,”它慢慢退回黄金堆里,“想想吧,人类小子。”

我从地上扶起马警官,他撑在地上的手正抖得厉害,他的嘴唇动了动久久吐不出一个字来。我从兜里拿出烟盒,抽出一支给他点上,我自己也点上一支,半支烟过后,“‘生死状’是什么?”马警官说着猛吸了一口,似在镇定。

“我要你此生不再踏足格萨拉山半步,并且让你的人也绝不再踏足,不然,”天蟒瞬间漂移到马警官跟前,它口中的热气扑在马警官的脸上,“我让你们连同你们的家人朋友全部都死光。”

“可——”马警官只吐出一个字,他的头顶上掉下来一册竹简,“那是你自己的事,这个‘生死状’你签还是不签?”

马警官咽了咽口水,拿起地上的竹简,“没有笔?”

天蟒怒了,“生死状当然要用自己的血来写,来到我这里还想要活命自然得留下点什么,胆敢违背生死状——”后面的话天蟒没说,不过此时地晃得厉害,这言外之意已经不言而喻。

马警官咬破右手食指在竹简上龙飞凤舞起来,很快马警官写完了,“按你的意思写好了,我必当遵从永不再踏入此山半步——”

天蟒连看都没有一眼,“把门口的垃圾清理掉,你就可以走了。”它懒洋洋地匍匐在黄金堆里。

马警官的鹰眼暗淡如死灰,我敢打包票,这是此生他最挫败的一次,他蹒跚着腿走向洞口,像一根随风飘荡在空中的羽毛,任由随波逐流,主宰不了方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