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 天蟒迷局
  • 纳兰候人
  • 2069字
  • 2019-08-29 16:17:30

“你所说的女神就是格萨拉女神?”我看着久久不言语的巨蛇,“神真的存在吗?”我所学的唯物主义观念在这短短几个月里粉碎殆尽。

“神是存在的,没错,”巨蛇缓缓来到我跟前,“永远不要怀疑神的存在——”巨蛇有些愤怒了,“斯斯”地吐着舌头。

它紧接着说道:“不要忘记,你的命也是神赐的,我们原本都是已死之人,是神再次给予了我们生命——”

我一脸茫然,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昨晚在空中飞舞的就是你?我想应该就是你没错,不过——”

“嗯哈哈哈——”笑声像从地狱里传来,让人不寒而栗,“没错,若不是有龙珠护身,我早灰飞烟灭了。”

“我之前进来的时候你在睡觉,你是受伤了吗?”

“没错,没错……天外横来的雷电纵使有龙珠护身也难避呀!我足足想了几千年也想不出怎么避开雷电。”巨蛇无奈地说。

“你有名字吗?我总不能一直叫‘你’吧,再者说有你这样厉害的朋友却不知道你的名字,将来我怎么好传颂你的传奇呀!”

“嗯哈哈哈——”巨蛇一阵笑,“我叫‘天蟒’——”

“天蟒——”我缓缓出口,巨蟒似在啜泣,“自女神之后再也没有人唤过这个名字了。”

“喔!对了,”我看了看天蟒,“女神后来怎么样了?”

天蟒从黄金上缓缓蠕动到龙珠后面的角落里,那里有一张冰床,天蟒的头轻轻倚靠在冰床上,“她被远古巨鹰束缚在这里,过了几万年或者是几十万年,时间太久了,都记不清了。有一天来了一位游侠——”天蟒的眼角有一滴泪坠落,砸在冰床上粉碎。

“后来呢?”我问道。

“他是我所见过的人类中最神勇的一位,他的弓重八百斤,能穿山凿穴,他与巨鹰恶斗了七天七夜终于将巨鹰射死了——”天蟒眼中嫉妒与崇拜相交叠,还有一种看不透的情怀在其中。

“你们人类的传说中有他的名字,或许你也并不陌生。”天蟒的额头在冰床上来来回回抚摸着,仿佛这冰床就是女神一样。

我迫不及待地问道:“他是谁?”

“后羿——”它说得慢极了,听在我心坎,我瞬间热血沸腾,他是众人公认的大英雄,他的事迹凝聚在传说中,犹如太阳般经久不衰,我一直以为他只是传说中的一个人物,没想到却是真真存在的。

“那么后羿射日是真的吗?”我的声音在颤抖,多么期待那传说中的射日是真有其事呀。

“后羿射日确有其事,不过——”许是它太寂寞了,居然对我这些无聊透顶的问题心平气和地一一解答。

它愣了愣,似乎在回忆万年前那些早已逝去的传说,“不过不像人类书籍所记载的那样。”

“喔?难道后羿不是因为人间受不了十个太阳的毒害而射日的吗?”我饶有兴趣地看着天蟒,当真实的故事与传说有了出入时,我的兴趣来得更浓了。

“错了,错了,错得离谱——”天蟒有些激动,“真实的后羿不似那冷冰冰的神话——”

“那么事实究竟是什么样的呢?”我期待知道真相,可天蟒总带着自己的情绪,慢条斯理,迟迟不进入正题。

“那时是神族的时代,她原本只是人世间的一个散仙,见证了梁山伯与祝英台的忠贞爱情,”这说着,龙珠微微闪了闪,我知道这是它情绪波动的缘故,“天命不可违,她知道的,可是她忘记了自己虽只是一个散仙,却也是神族中的一员——”

“这么说,梁山伯与祝英台——”我正说着,它打断道:“人间传说,‘梁祝死后化蝶双飞’,只是世人不知这是女神感于梁祝忠贞不悔的爱情,而施法让他们双宿双飞呀。”

“如此说来这格萨拉女神真是可敬可佩呀!”我感叹道。

“这原本是天命,你也知道天命不可违背呀。”

“所以天之神派下巨鹰将女神束缚在这座山里?”我将它前后的话连串起来猜出了七八分。

天蟒苦笑,“对极了,”之后它又是一阵沉默,“直到几千年后后羿的到来,女神终于重见天日,可是女神并不能重见天日,在世人眼中她所做的事虽是微不足道的,可是在天之神眼中那关乎到天威等等一切狗屁——

“可是女神实在太寂寞了,她知道她并不能跟他走,天之神不会放过她,也不会放过他,可是她已经爱上了他。她怀着侥幸的心理自私地赌了一把,天真的以为能够躲过天之神的追踪。

“可是她错了,天之神不仅找到了他们还派遣他的十个儿子前来捉拿——”

“如传说中一样,天之神的十个儿子就是十个太阳。”我听得入神,不经意间插了一句,“十个太阳同时出现对于人间来说也是场浩劫呀。”

“最可恨的是,他们居然活活烧死了女神,后羿神勇无敌一口气射死了九个太阳力竭身亡,而我——”

听到这里我大吃一惊,“你……你也在?”我不可思议地看着它。

“原本为了躲避天之神,女神和后羿在北冥深海寻到了一颗龙珠,而在最后的关头女神将龙珠给了我,一条微不足道的小蛇却害他们丢了性命。哇啊啊——”说到最后,天蟒咆哮起来,龙珠的光辉时隐时现。

“这不怪你,不是你的错,你无需自责——”

许是我的话起到了作用,不过这显然是不可能,该是别的什么原因,它沉默了许久。

“而今神族已经落败,龙族和狼族几乎灭绝——”它的眼神中闪烁着光芒,似乎在期待着什么。

我想到它要飞天成神,而它绝不是贪图虚荣之辈,唯一的可能就是复仇,心想至此,不免大吃一惊。俗语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倘若它所言非虚,这无异于鸡蛋碰石头呀。

“你要复仇?”我壮着胆子问。

果然,我触碰了龙之逆鳞,它用近乎燃烧着的怒目注视着我,我心下骇然,冷汗直冒,“你教我任何不复此仇,”它慢慢逼近我,仿佛我就是天之神,“我要让他们从此消失殆尽——”它咆哮着,我感觉到山体在颤动,我腿脚发软,踉跄着倒了下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