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 天蟒迷局
  • 纳兰候人
  • 3217字
  • 2019-08-28 16:27:34

“沈一小哥,里面什么情况?”

我示意博士小声说话,我被吓得心狂跳不止,背上冷汗直冒。任何人见了如此巨蛇都会腿脚发软的,以血肉之躯与它对抗根本不可能,被它吞掉恐怕连骨头都不会吐出来呀!

我看着一脸茫然的四人,说:“里头有一条巨蛇正匍匐在一堆黄金里头——”不是亲眼所见很难描绘出那样的场景。

“沈一小哥,别紧张慢慢说......你是说里头有一条巨蛇,还有黄金,对吗?”博士已经将声音压得很低了。

马俊神情恍惚,“博士,这一定就是昨晚我们见到的那条巨蛇,你想想雷电都没能将它劈死,若是被它发现了——”马俊的声音在颤抖,不,他整个身体都在直抖索。

“马俊,我知道你害怕,我也害怕,不过先把情况搞清楚再说。”博士心平气和,不知是装的还是真的一点儿都不害怕,我就不得而知了。

之后博士看向我,说:“沈一小哥,那个光源是?”博士耸了耸肩膀看着我。

之前由于太害怕我居然忘了那颗珠子,此刻博士的提醒才让我猛然惊觉,“博士,那是一颗珠子,与足球一般大,发出金光——”我努力地回忆,想要描述更多,很羞愧,我当时太害怕了。

“对不起,博士,我当时太害怕了,那条巨蛇面对着我,好在它睡着了。”我向博士道歉道。

“你已经做得很好了,我只是在想——”博士面朝上,不停得眨着眼睛,极力在思考着什么,突然笑了笑,“沈一小哥,有没有一种可能,巨蛇被雷电击中之后受了很重的伤——”他对自己的分析得意极了,“一定是这样的,按说蛇的灵敏度是极高的,我们在此这么久它都不出现,只有这种解释了。”

博士的话也不无道理,一直在旁的小兰突然说道:“有没有可能巨蛇已经被雷电劈死了——”她的推测立马被我驳回了,“我清楚的看见它的身躯在蠕动着。”我看了看小兰,她期待的眼神瞬间黯淡了下去。

博士眼睛闪动着光芒,“沈一小哥,我推测应该没错的,它必然是受了重伤的,你愿意再陪我走一趟吗?”

我愣了愣,正在犹豫着,博士说道:“沈一小哥,你胆识过人我很需要你呀!”接着他看了看马俊一脸苍白的样子,“马俊把你的枪给小哥,”马俊愣了愣极不情愿地从腰间抽出一把左轮枪递给我。

我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居然接过来马俊手中的枪,博士见状笑了笑,而后嘱咐马可道:“马可,保护好你哥和小兰。”

马可点了点头从腰间抽出一把左轮枪,从外形上看与我手中这把一模一样。

小兰在后边小声道:“博士,沈一小心啊!”我俩同时回头看了看,不再言语。

我走在前面,博士在我身后跟着,很快到了光源的所在地,博士瞪大了眼睛看着巨蛇巨大的身躯,我明白想象与现实总是存在偏差的,突然巨蛇的身躯稍稍蠕动了一下,我紧忙趴在地上,我斜眼瞧了瞧一眼博士,发现他也与我一般趴在地上。

黄金从它的身躯上滚落“叮当”作响,我俩趴着不敢轻举妄动,过了好久,博士确定蛇还在睡眠当中,于是壮着胆子爬起来,蹑手蹑脚地靠近那颗闪闪发光的珠子,珠子在高出周围时不时发出一层肉眼可见的气流,博士终于靠近了那颗珠子,但是他也感觉到了那层气流,不敢轻举妄动。我静静地看着巨蛇,祈祷着它千万别睁眼,博士真是胆大包天,他居然脱下了外套,用它慢慢靠近那层气流,我屏住呼吸,感觉时间从未如此缓慢。

就在博士的衣角触碰气流的瞬间,像是电流短路了一般,火光四射而后珠子暗淡了下去,博士急忙抽回衣服,珠子的光芒恢复了正常,而此时我俩都遗忘了最大的威胁——巨蛇。珠子才刚恢复正常,我听到了清脆的黄金碰撞声显然博士也感觉到了,他机械地转身,巨蛇就在他头顶俯视着他。

博士忘记了一切动作,瞬间瘫痪在地。找不到世间任何词来形容我此时的恐惧,它缓缓蠕动着身躯仅是眼珠子就有我的头颅一般大。见此情景我没想过还能活着走出去,既然已经山穷水尽,不如拼一拼,左轮枪一直在我手中,我知道其中有六发子弹,绝境逼出来我的潜能,它此时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博士身上,我瞄准它的眼睛打出了五发子弹。

顷刻间,我绝望了,左轮枪未伤及其皮毛,它发出一声似牛吟的怪吼,地震了震,黄金“叮当”作响,只觉它的身躯动了动,电光火石间已经到了我的跟前,速度之快无以笑容,它张大嘴巴,露出獠牙。

我所有的希望破灭,假如这世间真有上帝存在,那么以此种情况,怕是上帝也会摇头,表示无能为力。

我不想被它吞进肚子时还活着,被它胃中那肮脏恶心的胃酸所活活腐蚀。对极了,最后一颗子弹是属于我的。

正当我要扣动扳机时,我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似在梦里我无数次听过,“屠苏,屠苏——”我睁开眼的瞬间,见到巨蛇正以一种和蔼可亲的目光看着我,完全没了之前的凶狠。

“屠苏,屠苏——”我又一次听见了这个声音,真真切切绝不是在梦里。我有一种错觉,是巨蛇发出了这个声音,“是你在叫我吗?”我重拾了勇气,一个人如果连死都不怕,那么他将无所畏惧。

“没错,是我,你不记得我了吗?”巨蛇吐了吐舌头,我感到亲切无比,这声音熟悉极了。

“啪啪——”

随着枪声巨蛇的身躯颤了颤,说时迟那时快巨蛇已将博士甩出了五丈远,我顿感不妙,“别伤害他,别伤害他——”说来也怪,这巨蛇听了我的话居然停止了攻击。

博士的胳膊已经脱臼了,额头正慢慢渗出血来,他微微抬头颤抖着,想要说话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屠苏,他们必定是为了龙珠而来,此等贪婪之辈死不足惜——”巨蛇的上半身左右摇晃着对博士充满了敌意,从它的话语中可以猜出它已经知道了隐身在外头的三人。

“你认识我,对吗?你的声音好熟悉,我似乎在梦中听过——”我极力回忆着,我看到它的眼神对我完全没有敌意,反而是说不出的亲切。

“你陪伴了我八百年,对对......你原本已经死了,是龙珠保住了你的命,我以为你活不成了,但是神奇的龙珠居然让你复生了——”巨蛇慢慢从博士身边离开来到我跟前,无视博士的存在。

“那你怎么知道我叫屠苏?”我不解地问道。

巨蛇吐了吐舌头,“虽然你陪伴了我八百多年,但你这是第一次见我,因为你一直昏睡。八百年前带你来的人,一直唤你‘屠苏’,我想‘屠苏’便是你的名字了。”

博士痛苦呻吟着,卷缩成一团,“他是我的朋友,求您放他走吧——”我注视着巨蛇哀求道,在它面前除了示弱一切都徒劳,我很清楚。

“屠苏,你是我八百年的老友,我不要你向我低头,更不要你向我哀求,此等蝼蚁杀或不杀,我根本不放在眼里。既是你的意思那就随他去吧——”巨蛇瞟里一眼博士,似在看一只被踩死的蟑螂,厌恶与同情混杂在它眼眸。

我把博士从地上扶起来,他紧忙往后缩,脸色因害怕而变得苍白。从额头上流出的血已经遮蔽了他的左眼,脸庞浮肿变得恐怖。他怕极了我,“你是谁?”博士几乎是吼出来的,他崩溃,已经丧失了理智。

“博士,博士冷静点,快离开这里,你会死的——”为了使他冷静我拎着他胸口的衣襟注视着他,此时他稍稍恢复了神志,从我手中挣脱,踉踉跄跄地原路返回,他手中的枪和外套已经顾不上了。堂堂博士在死亡面前也会气节尽失,我不经暗自发笑。

巨蛇对我没有敌意,我必将事情弄个水落石出。

博士走了之后,巨蛇的身躯在黄金上滚动,黄金“叮当”作响,“入世二十载,对这些黄金作何感想?”它匍匐在地,没有看向我。

“财富纵然诱惑人,不过我不奢求拥有这么多,只要能够我和母亲衣食无忧便心满意足了。”我说得坦坦荡荡,因为这就是我心中所想。

“我能闻到人们的欲望,你确实比绝大部分人强,或许是龙珠的缘故。”转眼间巨蛇已站在龙珠的跟前。

“这样的珠子在地球上总共有七颗,天之神每过七千年向人间洒下七颗龙珠,选中七条蛇飞天成龙。”巨蛇看着龙珠仿佛能看到龙珠背后的另一个世界。

“你就是被选中的其中之一,对吗?”我问道。

巨蛇似乎被我问住了,久久不语。“蛇族万万之众都有机会,”它顿了顿,“我拥有龙珠也有一千年,尝试了上百次——”它垂下头,沮丧极了。

“那格萨拉女神的传说?”我问道。

“那是万年前的事了,太久了我都快要忘记了。她来自另一个时空,被一只巨鹰束缚在这座山上,那时候这里廖无人烟。日复一日,时间久了女神也感到一丝孤独。那时我只是芸芸众生中的一条小蛇,年不过十载,整座山上只有我与她日夜陪伴。转眼十年过去了,我终于走到了生命的尽头,女神不甘独自忍受孤单寂寞,唤出山底水灵珠续了我的命——”巨蛇语重心长,那尘封了万年的记忆,此刻像断了线的珍珠,一泻而下,无以阻挡。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