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 天蟒迷局
  • 纳兰候人
  • 3002字
  • 2019-08-26 16:30:52

“博士,先喝口水吧。”

小兰递给博士一瓶矿泉水,博士的额头上布满了汗珠,“咕噜咕噜”一口喝掉了半瓶水,“这天真热,渴死我了。”博士笑了笑。

小兰见博士的脸上有了笑容,眼珠子一亮,“博士,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呀?”她那天真无邪的双眼闪动着期待,像一个女儿在给父亲撒娇。

博士笑了笑,说:“这块碑文不全——”博士擦了擦汗珠,又喝了口水。

“啊?”小兰嘟了嘟嘴,“那我们岂不是白费力气了——”小兰一脸失望的样子看着博士。

“呵呵呵——”博士笑了笑,“那也不尽然,碑文指出了线索。”博士得意的说。

成熟稳重的马可听出了博士的弦外之音,“博士,你是说这碑文不全,但它指出了余下部分的所在,对吧?”马可分析的有理有据,博士满意地一笑。

“看看,你俩看看马可,多动点脑筋,多思考——”博士又是一番谆谆教诲,直到三人都像犯错的孩子低下了头,才可罢休。

我坐在对面的岩石上暗笑,心想:“这几个人也真够奇葩的!”不过我听他们的对话,接下来他们是要去寻找碑文缺失的部分了,瞬间也来了兴致,说不定这跟我重生之谜有所关联呢?

我将水袋送到嘴边,喝了一口水,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博士,接下来去哪里?”我想博士一定会去找余下碑文的秘密,我使了个心眼,猜猜碑文大致的方向。

博士就是博士,他笑了笑,“小哥,天色将晚,今晚就此休息吧。”他似乎猜出了我的心机,笑声中别有韵味。

小兰饶有兴趣地看着我说:“小哥,你可真是让我长见识了——”说着“扑簌”一声笑了出来。

这丫头准时疯了,“你笑什么?”此时换我饶有兴趣地看着她。

“哈哈哈......这就是传说中的笑得比哭还难看吗?”她笑得人仰马翻,合不拢嘴。

博士厉声呵斥道:“小兰,放肆,跟小哥道歉——”

小兰瞬间顿住了,“我——”支支吾吾地看着博士。

天真无邪的小姑娘,我也不想为难她,“博士,严重了,我看小兰姑娘天真烂漫的,我开心还来不及呢?”

我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缠,“既然今晚再次露营,我去拾些柴火。”他们一个个文绉绉的,说起话来一板一眼,着实被书文毒得不轻,看着实在让人难受。

不一会儿小兰也跟着过来了,“小哥,我来帮你。”她至多十八岁,乳臭未干,稚气未脱,看得出她涉世未深,想法极单纯,说话又不经大脑,但也是这份简单纯朴,使我对她亲近了几分。

“你一个小姑娘,行吗?”我打趣道。

“什么小姑娘,别看不起人——”她脸一横装出生气的样子。

“你家在这里?......嗯,这地方可真漂亮。”她看了看远方的连绵群山,倒像是在自言自语。

“你可真是小孩子心性!”我坐了下来,看了看她。她的脸略显胖,小巧的鼻子还算精巧,不是绝色的美人,但也不丑,和绝大部分女子一样,是凡尘芸芸众生中的一枚。

“小孩子心性,那我倒想听听你这个大人的高见了。”她走到我身旁饶有兴趣地打量着我。

“这里远离城市,没有财富,没有交通,没有教育,什么都没有。唯有这天生的自然是我们唯有的福泽——”不知怎地我既对一个陌生人说出这样的话。

“没想过要离开吗?”不知什么时候她已经没有之前嬉闹的神情,用另一种异样的眼光注视着我。

“先辈们世世代代居住在这里,我们都将这里当做圣地,不愿另选福祗,再说放弃故土是需要莫大的勇气的。”我把玩着一颗石子,扔向了格萨拉河里。

小兰微微动容,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我顿感气氛有些不妙,紧忙起身,“那边有干木。”我指着枯死的树枝说道。

“小兰,你俩怎么还在这里呀?博士都等急了。”马俊那张满脸横肉的脸映入我眼帘,我不愿多看,紧忙去拾柴火了。

马俊的声音隐隐飘荡到我耳边,“小兰,你可真行,叫你拾柴火你倒好,跟人家聊上了——”

我冷笑!

......

到了晚上,看样子他们四人都睡着了,我久久不能入眠,马俊的呼噜声吵得我心烦意乱。

我起身坐上一块巨石,仰面躺着看天上的星星,看着看着,那无数个不知名的星辰,我仿佛置身其中,河流的咆哮声仿佛在为我鸣奏,像古战场,随着战鼓厮杀、撤退。在这独属于我的时刻,突然有一个不和谐的声音打破了这一切,一张熟悉而陌生的脸挡住了我眼中的星辰。

“你挡住了我的视线。”我心中有一丝不悦,冷冷地对小兰说。

“这么好的雅兴,看星星呢?”她挪了挪位置,星辰再一次映入我眼中。

我沉默不语。

突然她躺在我的身旁,同我一道看星星,她的呼吸声此起彼伏,过了很久,她指着天上一组像勺子的星星,说:“你知道那组星星叫什么吗?”

“不知道,我对星星没有研究。”我静静地看着她指的星星。

“那是北斗七星,它们七个永远在一起,也永远挂在地球的北方。迷路的人随着它的指引就能找到回家的路。”过了很久,“我爸爸是个考古学家,有一次他们考古队在沙漠中迷失了方向,全靠北斗七星才能活着走出来,不过——”她说着说着声音有些沙哑,到最后既变成了啜泣。

我沉默不语,我不懂得安慰人,更不懂得安慰女孩子。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问我,说:“你为什么喜欢星星?”

我愣了愣,“小时候每当我心情不好,白天我会爬上高高的树,看远方的山河;夜里我会躺在高高的岩石上,看天上的星星。那远方的山峦和天上的星辰遥远而深邃,有那么一刻我甚至觉得我身处其中,是它们的一份子——”

她沉默不语。我懂这沉默不语,这是不能言说的孤独,没有人能抚慰这孤独的灵魂。沉默已然是最大的安慰!

突然她激动地指着北斗七星,“快看快看——”

我看到了,北斗七星发出七道光芒,这七道光芒相交汇似一道彩虹,从遥远的星河射出,越来越近,最后到达格萨拉山。我紧忙起身,看着眼前的景象,惊讶不已。小兰叫醒了她的同伴,所有人包括博士,正愣愣地看着从星河里发出的这道彩虹,惊讶不已。

忽然狂风骤起,地震了震,马可惊呼:“蛇!蛇!”我也看到了,所有人都看到了,有一条巨大无比的蛇从格萨拉山上随着彩虹往上升,博士慌乱着叫道:“相机......快拿相机......拍下来,拍下来......”

狂风越来越大,天空渐渐凝聚云朵,落下几颗细小的雨滴,顷刻间星辰寂灭,彩虹直入云霄,将大地照得一片通红,巨蛇徐徐上升,像一条巨龙,突然一道闪电击在了巨蛇的头顶,巨蛇顿了顿,几秒之后再一次徐徐上升;紧接着就是连着三道雷电,巨蛇受了重击坠路,落入格萨拉山体里,地又一次震了震。

狂风猛吹,暴雨狂下,格萨拉河瞬间暴涨,河流咆哮声,如雷如电。此时博士一众人都愣住了,“博士,博士——”博士几秒之后才反应过来,“我看有点不对劲,我们先离开这个洼地再说。”

博士手足无措,愣愣地看着格萨拉山,倒是小兰最先恢复过来,说:“博士,这里是个洼地说不准会有滑坡,泥石流——”

小兰扶着博士,我跟马家兄弟收拾东西,好在他们的东西都是事先收拾好的,直接往背上扔就能走。

我们往上坡上走,我知道在山顶有一家牧羊人的屋子,当晚我们就在那里休息。

当一切尘埃落定之后,我们五人围在一顿火塘边,博士的神情怪异,像是在自言自语,“难道传说是真的?”随行三人面面相觑,小兰胆子比较大,博士也最喜她这个学生,“博士,你发现了什么呀?”

博士身子在发抖,不知是因为寒冷还是害怕,“太神奇了,简直不可思议——”这时马口将一件大衣披在博士的身上。博士冲马可笑了笑,继续说:“如此看来,碑文里已经不缺任何东西了,是完整的。”之后博士看了看一脸茫然的我们,“小兰把我都烟拿来。”

博士点燃一支烟,说:“我一直觉得碑文里的蛇是在暗指某样东西,而且也知道这东西在格萨拉山体里,现在我明白了,蛇就是蛇,它不是什么东西,而且它也确实在山体里。”

博士继续道:“这条蛇应该是吃了某个东西,这东西极有可能就是传说中的龙珠,使它的身体发生巨变,甚至使它蜕变得接近于龙。经过千年的岁月它不再满足只做地上的芸芸众生之一,它要飞天成神,甘愿冒险一试,哪怕粉身碎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