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 天蟒迷局
  • 纳兰候人
  • 3042字
  • 2019-08-25 16:41:40

我回烂泥村的第十二天,村里来了四个陌生人。

一个白发老头佝偻着背,拐着拐杖,其余两男一女唤他“博士”,对他态度谦和;博士叫高个子青年“马可”,矮胖青年“马俊”,女青年“小兰”。

他们原本是坐一辆奥迪车过来的,由于烂泥村的路不好走,车没能开进烂泥村。看样子博士的年龄有七十多了,可身子骨还算硬朗,一路上有说有笑,不比二十岁的青年差。

当天村里人知道有四个陌生人进了村,都纷纷跑出去看,博士热情地打招呼,可笑的是,村里人常年居于山间,特别是烂泥村人,渐渐地在语言上与外界有了差异。语言上的差异弄得博士十分尴尬,村里人不懂博士在说什么,博士也不懂村里人在说什么,到最后只能对着彼此笑。

不过,很快阿布就来找我了。我早已知道村里来了陌生人,阿布来找我倒让我很意外。听阿布一说我才明白,原来是刘老爷让我在中间做个翻译。这几年我和母亲多受刘老爷的帮助,但凡他有所要求,我义不容辞。当下二话没说就跟着阿布一同去了。

刘老爷见我来了,和蔼可亲,说:“沈一,来了几个外人,你也知道村里人没文化,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你念过大学,你给翻译翻译——”

他们四人正定定地看着刘老爷和我对话,我看向站在前面的白发老头,老头面露慈祥,对我一笑,出于礼貌我挤出一个生硬的笑容。

“我是马博士,来这里做研究的,打扰之处,还请见谅。”马博士彬彬有礼地说,我向刘老爷解释了马博士的意思,刘老爷说:“问他们来干什么。”

三个青年站在马博士后边像小鸡躲在母鸡的翅膀下。

我扫了一眼他们,转达了刘老爷的意思:“你们是来做什么的?”

马博士笑了笑,说:“听说格萨拉山是一座神山,我想着或许它真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故此不远千里来到这里。”

之后刘老爷将格萨拉山大大吹嘘了一番,引得一众人发笑。当晚博士和随行三人在山坡上露营,刘老爷邀请他们去做客,被他们拒绝了。他们很小心,对人处处设防,连喝的水都是自备的矿泉水。刘老爷知道老头是个博士之后给他们送了很多吃的,他们欣然接纳,但是未动分毫,此等小心谨慎让我不得不怀疑他们的动机不纯。

第二天,我受刘老爷之命给他们做向导。

博士见我过来,和蔼可亲地说:“辛苦你了,沈一小哥。”我点了点头欣然接受,马俊抬头恶狠狠地看了我一眼,一脸的厌恶。我冷笑道:“这位小哥你的眼睛有问题吗?”话音未落,博士严厉呵斥道:“马俊,越来越没规矩了。”马俊听罢一脸委屈地埋头整理行李去了,小兰和马可见状各自暗笑。

马博士的行李收拾完毕,一个大双肩旅行包装得满满的,又见其他三人拿的东西要比他还要多得多,已经腾不出来帮他了,我见他双鬓斑白不免心生怜悯,“博士,东西我背吧,上山的路不好走。”

博士微微动容,“已经够麻烦你了,这点小事还是我自己来吧——”博士客套道。其他三人见状劝说道:“博士,你就让小哥帮你背吧,上山的路不好走,安全第一呐——”

博士不好意思地看着我,说:“那就辛苦小哥了。”

我微微一笑。带着他们走进了格萨拉山——

......

“现如今,该如何是好呀?”族长语重心长,定定地看着屠牛说。

“近日来‘暗夜’的活动更加频繁了,我想要不了多久,他们就会出手了。”屠牛坐在族长的对面,没有表情。

“可有什么眉目啊?”族长皱了皱眉。

“我隐隐有一种感觉——”屠牛顿了顿,“敌人就隐藏在我的眼皮子底下,甚至就在我的身边。”

族长一惊,瞳孔睁大,“千真万确?”

屠牛点燃一支烟,猛吸了一口,“千真万确!”

族长神情微微变了变,“你怀疑谁?”族长声音极小,生怕被第三人听到。

屠牛吐出烟雾,看了看族长,说:“在没有确凿证据之前,我不想妄下结论。”

“小心是对的,可这关系重大,宁可错杀一万,不可放过一个呀。”族长在自己的脖颈边做了一个杀的动作。

屠牛耸了耸肩,“我作为侉屹族守护者,自会誓死守护祭祀场,可是拿无辜的人当菜砍,我做不到。”说着,屠牛又猛吸了一口。

族长苍老的额头上皱纹渐渐皱起来,“糊涂啊,守护者当殚精竭虑,死而后已,怎可感情用事。你一再心慈手软,会误大事的——”族长显得很激动,下巴抖得厉害。

“可族长——”屠牛的烟已燃尽,却还攥在手里,话到嘴边看见族长愤愤的脸一时顿住了。

“我明白.....难为你了。”族长情绪稍稍缓和,他顿了顿,说:“说说你的怀疑。”族长全神贯注盯着屠牛的眼神。

“你也知道,百年来我们就只聚过一次,可是有一个人却没来——”屠牛扔掉手中早已灭了的烟蒂,重新抽出一支叼在嘴边。

“阿佳,你怀疑阿佳?”族长不可置信地看着屠牛。

“不,我不是怀疑她——”屠牛点燃了嘴边的烟。

族长饶有兴趣地笑了笑,“那我就不明白了,你到底在说什么呀?”

“我怀疑的是她的男朋友,一个叫司马山的男人。”屠牛吞云吐雾,看了看天空,不过会快就收回了目光看着族长。

“你查过他了?”族长问。

“是的,他利用一个叫柳垂的可怜人来打祭祀场的注意,我查到了他,不过他背后是否还有人,有待考证。”屠牛说。

“那阿佳知道这些吗?”族长露出担心的神情。

“别担心,阿佳是个聪明人,我想她早就发现了,只是出于某种原因,所以还没有揭穿罢了。”屠牛将抽了半截的烟扔掉。

族长看了看,“少抽点烟,现在是非常时期,你可不能出事啊!”

屠牛神情微微变了变,不过只在一瞬间,“我会注意的。”屠牛说着将烟盒揣进了衣兜里。

......

当司马山走了之后,张黎看了看照片上的杯子,微微一笑。

“出来吧——”

不一会儿,厨房里走出一只黑猫,挪动着身子,狐媚动人,“你的男人可真有趣呀!”黑猫跳到桌子上坐下。不错,就是这黑猫在说话。

张黎喝了一口咖啡,狡黠地一笑,“他有他的张良计,我有我的过桥梯——”

黑猫微微抬头,“你对他动了真情,对吗?”猫语像静夜下的溪水声,优美动人。

张黎将杯中的咖啡一饮而尽,“咖啡就是咖啡,再怎么喝也变不成牛奶。”张黎毫无表情,不过一股忧伤的气息却从她身上散发了出来。

“姐姐说的有趣极力,却让小妹听得云深雾绕啊!”如若真声音是从一位女子的嘴里发出的,定会迷倒世间无数男人,可惜,可惜!

张黎自顾一笑,“那马博士去了烂泥村,不知——”张黎还未说完黑猫断道:“姐姐不必担心,屠苏绝非凡人,定能从容应对。”黑猫的双眼像黑暗中的星星,正定定地注视着张黎。

......

司马山走出张黎的公寓之后,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像一张面具突然撕了下来。

一个小时以后,他敲响了一道门,不一会儿门开了,一个瘦高的男子映入他眼帘,他神色匆匆向四周看了看,走进了屋里。

“我是该叫你罗刚呢还是狐狸呢?”司马山自顾坐到沙发上,翘起二郎腿,点燃一根雪茄抽起来。

瘦子的表情瞬间木然,“你是在说笑吧,我怎么听不懂呢?”瘦子笑了笑。

司马山往后靠了靠,“啧啧......你可真会享受啊,了不起,了不起啊——”

瘦子笑了笑,说:“不敢跟你比呐,高床软枕,桃运滚滚的——”

司马山嬉笑的脸瞬间垮了下来,“欠债总是要还的,该是你还债的时候了。”司马山的一双眼睁得斗大,像野兽般闪动着危险的光芒。

瘦子微微一笑,说:“还债,呵呵......我不欠任何人的,包括你——”

司马山站起身来,“了不起,了不起呐,我给你三天的时间回忆,三天之后此时我再来找你。”司马山的言语间充满了不屑,信步走了出去。

瘦子的拳头握得“吱吱吱”响,“走着瞧,”声音像从地狱里传出。

......

马博士一行三人研究格萨拉石碑,研究了整整一天。

“‘蛇’到底是什么呢?”马博士一直重复着这句话。随行的三人也是一头雾水,只能在博士旁边打打下手,起不到关键的作用。

而我则想起之前的张黎,又见到现在的博士,他们关注的都是同一件事,心下莫名生出一股寒意。

二十年前格萨拉河突然干涸了,而几天前河水又突然恢复了,再加上博士和张黎的出现,凡此种种,似乎是一个预示,一个灾难的预示,而这石碑上的秘密将会是这场灾难的导火索!

我自顾想着,不经心下骇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