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 天蟒迷局
  • 纳兰候人
  • 2032字
  • 2019-08-17 13:56:32

三年前。

黑暗的房间中,隐隐有个模糊的轮廓,寂静无声的夜,两个呼吸声此起彼伏。突然“啪”地一声,打火机的火光照映出黑暗中消瘦的脸颊,弯弯的鹰钩鼻像平原上凸起的一块岩石,烟点着了,打火机熄灭了,只剩下黑暗中时不时亮起的星光。

另一个呼吸声是谁的呢?

这呼吸声来自一个女人,她安详的睡在男人身后的一张大床上。不过她的生命就要走到了尽头,医院方面已经下了死亡通知单,先天性心脏病已经到了最后的时刻,就算有合适的心脏也无力回天。

“啪”的一声,火光再一次点燃,照映出不太宽敞的房间洁白一片,洁白如雪的被褥里熟睡着一个女人,看不出轮廓。很快火光灭了,只剩下黑暗中时不时亮起的星光。

他是一个老师,在XX大学教职,勤勤恳恳地工作,虽说每月工资加奖金不到一万,但是也足够两口子过活了,妻子是个不温不火的作家,偶尔也能赚来千百块。

日子在平凡中一天天度过,直到有一天——

有一天他照常下班回到家里,他像往常一样敲了敲门,屋里一反往常的安静,按理说他敲门的时候她会兴高采烈的迎接他才对。“许是她在睡觉吧。”他心想,不过有一股莫名担忧油然而生,他紧忙掏出钥匙将门打开,映入他眼帘的情景使他愣了三秒——妻子倒在地板上,一动不动。对于突如其来的事情他毫无准备,他惊呆了,她就那样躺着,与多年前吃药死掉的姐姐一模一样,他的一双腿抖得厉害,他怕,怕冰冷而坚硬的身体。她的样子与记忆中的姐姐慢慢相辉映,相交叠。

他的表情坚硬了,钩钩的鼻尖上布满了汗珠,他的腿似与他的身体分离,抽搐着一步一步机械地往前走,他壮着胆子摸了摸她的脖子,热乎乎的,他坚硬的表情瞬间松弛下来,继而转为担忧,他抱着她还有呼吸的身体,往外走。

夕阳西下,城市依旧车水马龙。

他焦急的等在急救室门口,三个小时后医生出来了,“病属的家人?”

他紧忙跑过去连连说:“我是,我是——”

“你是病属的什么人?”

“我是她丈夫。”

“你得做好心理准备。”医生很专业的说。

他抖了抖,预感到有不好的事情发生,“说吧——”他的声音在抖。

“先天性心脏病,如果不做移植手术的话,她将活不过三十岁。”医生在洁白的褂子下宛若天使,说到一个人的死,依旧温和亲切。

医生的话字字如焦雷在他耳边炸开,“手术费多少?”他多么不想问这个问题,但是他不得不问;他多么想马上给妻子做手术,但是......

“初步估计三百万,但具体还要根据病人的状况而论。”白衣天使的脸颊微微搐了搐,他们虽然见惯了生离死别,但是却不能将生死看穿。

医生刚才的话如果说是焦雷的话,那么现在就是无数把刀子在生生刮着他的心脏,他的脸瞬间黑了,身体像木头一样的立着,一动不能动。

“我先给你们开一些药,到底要不要做这个手术,你们回去好好商量一下。”医生说。

三百万——像毒品一样日日夜夜腐蚀着他,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他会无端从睡梦中醒来,他抽了一根又一根的烟,白发越来越多,胡子越长越密。

至多三十岁,还有两年,不,只有两年了。

时光飞逝,转眼一年已经过去,三百万还遥遥无期。乡下的土地房产卖了三十万,五年的教职生涯,攒下了三十万,那都是省吃俭用攒下来准备买车的。厚着脸皮跟亲戚朋友借了三十万,他曾经是村里的骄傲,很多亲戚朋友早对他恨之入骨,“天之骄子又怎么样!”冷嘲热讽此起彼伏。如今他就像过街老鼠,人人躲避,人们将他说得一文不名。

医院是堵铜墙铁壁,像他这等凡夫俗子凿不开。

一个寂静无声的夜,他坐在黑暗里房间里一根接一根的猛抽烟,突然他的手机响了,是一个陌生来电。

“喂!”

“马良老师,三百万不好找吧?”

马良正是他的名字。

“你是谁?”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能帮你。”

马良一听顿时来了兴致,“怎么帮我?”

“我给你三百万,你替我做件事。”

“只要有三百万,我愿意做任何事。”

“你就不问问是什么事吗?”

“不管是什么事我都愿意。”

“好,痛快,我把钱打进你的账户里。救好了你的女人我再来找你。”

“咚”地一声,对话挂断了。马良像做梦一样,可是过了三分钟,手机短息提示账户存入了三百万人民币。

三百万,那可是三百万,只三分钟就到手了,他激动地难以入眠,静静地等待着妻子醒来,然后去医院将她的治好。只要她好了,至于他自己没什么所谓的。

......

医院方面已经下了死亡通知单,病情已经到了最后的时刻,就算有合适的心脏也已经无力回天了。

“医生,求你想想办法,多少钱我都愿意出。”马良几乎是哭着说的。

“马先生,这不是钱的问题——”医生无奈的说道。

“咚咚咚咚——”突然,马良的手机响了。

“喂。”

“办完了你的事该办我的事了吧!”对话那头平静的说道。

马良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眼中闪过一丝亮光,“帮帮我,求你再帮帮我,不论什么样的事我都帮你。”

“当真?”

“当真!”

“你们学校有个司徒风老师,对吗?”

马良极力的想了想,突然眼睛一亮道:“对,对,有的。”

“很好,他掌握了死而复生之秘,明白我的意思吗?”

马良愣了愣,“你的意思是——”

“没错,祝你好运。”

......

湖边,海鸥一阵阵扑向湖里,风衣男子,不,准确的说是马良他打开左轮枪的保险,定定的看着我,“两个选择——一带我去侉屹族祭祀场,二我杀掉你俩,再将XX学校炸掉,自己再慢慢找。”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