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 天蟒迷局
  • 纳兰候人
  • 3534字
  • 2019-11-04 16:53:37

沈一的身世之谜。

沈一就是我,但我的身世是一个谜。

1994年,云南丽江发生了7级大地震,将一座叫格萨拉的山震垮了,当地人感到很奇怪,地震之后的屋舍都比这格萨拉山要好一些,这山又不是纸糊的,怎么说塌就塌呢?

这格萨拉山势陡峭,树木丛生,终年有豺狼虎豹栖息,山下有一条格萨拉河,终年湍急。

这一年,世人只知格萨拉山倒塌,却不知从山体中崩出一副棺材掉进格萨拉河里。

也不知是因为地震的缘故还是因为格萨拉山垮了,自那之后格萨拉河也干涸了。

格萨拉山下有个小村庄叫烂泥村,这一天村里有人看见,格萨拉河上飘着一副棺材,到了烂泥村被树枝给勾住了。

村子较小,哪一家死了只鸡,丢了根针,分分钟村里人全知道。更何况是河里飘来了一副棺材这种大事情呢!很快河岸围满了人,不详啊!刚地震就飘来棺材。里面会不会是僵尸呢?我知道了,一定是格萨拉女神的诅咒!大家七嘴八舌的议论着,像一群蜜蜂聚集在河岸,“喔喔”个不停。

村里有个七叔公,高龄九十八,能吃能言能走,活像六十,自镶满了一口假牙,倍感精神。他是烂泥村的定海神针,没有他说不平的纷争,在方圆十里,他要是点头,没有人敢说一个“不”字。也多亏了他,烂泥村几十年来也算是和和睦睦。

七叔公来啦!七叔公来啦!人群中央顿时撒开一条道来,一位拐着拐杖,身材瘦小的老人从人群中央撒开的小道蹒跚着走来,旁边有两个中年妇女扶着。在哪里啊?在哪里啊?他的视力不能与年轻时同日而语了。在那里!在那里!众人纷纷用手指指出棺材的位置。七叔公笑了笑,看见了!,看见了!老了!老了!

怎么样?七叔公。众人稍稍安静,他们在等着七叔公的决定。七叔公说:这一定是从格萨拉山里被震出来的,放回格萨拉山吧。七斤,阿布,你俩身强力壮,胆大如虎,辛苦一下,把棺材从河里运出来。

话音刚落人群中走出俩个二十出头,高大结实的青年小伙子。这格萨拉河真是壮观,七斤,阿布在河里只露出两个脑袋,为了以防万一好几个年轻人已经在他们下方袒胸露背等着了。不过七斤,阿布水性极好,很快便把棺材运出了河,那几个袒胸露背的青年纷纷上前帮忙,把棺材抬出了河岸。

要不,打开看看吧,说不定里面有什么宝贝。七叔公听见了骂道:放肆,死人的东西你也敢要,你也不怕沾了晦气。此言一出众人再也不敢提开棺之事。

接着,七叔公又吩咐道:沈家出竹竿,柳家出绳索,其余人家每出一个壮汉,轮番扛着棺材上山。接着又想到了什么似的看向人群中一直沉默不语的中年男子,说:子贡,你心细,你跟着去,我不太放心他们。子贡紧忙点头说是。

七叔公果然头头是道,众人无一不服,很快坚实的的竹竿和结实的绳索已准备就绪,七叔公坐在一旁,烟杆里冒着星火,嘴里吐出浓烟,这是他唯一的爱好,一刻不离手。许多人猜测这就是他长寿的秘诀,曾经一度村里村外的人纷纷效仿,可是也没几个长寿,不过直到现在还有许多人依旧认为那就是他长寿的秘诀,因为除此之外他与别人也没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鬼啊!鬼啊!七斤,阿布丢掉正要绑棺材的绳索,紧忙跑开,众人纷纷向棺材那边看去。七叔公站起身来,看着棺材,又看了看受了惊吓的七斤,阿布说:别疑神疑鬼的,大白天的哪里有鬼。

阿布脸上汗滴如水,喘着粗气,这倒不是被吓的,棺材确实结实够分量,他抬着让七斤捆,刚才他确实听见了棺材里的一丝动静,再加上七斤的反应,着实把他也吓了一跳。

七斤说:棺材里有动静,好像是个小孩的声音。

七斤,阿布,你俩平时不是挺能的吗?豺狼虎豹也没怕过,去年冬季,不是三更半夜的上格萨拉山将三百斤的狗熊给熏死了吗,今日朗朗烈日,众目睽睽之下,怎就不淡定了呢?众人七嘴八舌,冷嘲热讽起来。在村里七斤,阿布是出了名的胆大,猎过狗熊,打过山猪。

够了!

七叔公怒了,道:看看你们冷嘲热讽的嘴脸像什么样,一个锅里吃着饭,咋就不能和和睦睦,团团结结呢?

七斤,阿布怎么回事?七斤道:七叔公,棺材里有动静。七叔公也不说话,蹒跚着向前,将棺材从上到下仔细揣摩了半天,神情凝重起来,众人见状,不明所以,问道:七叔公,咋地了?

七叔公道:这棺材是用龙杉木做成的,龙杉木古书里有记载,就是这个花纹和味道,不过这种树木消失了已经有几百年了,再者说就算这世间还有龙杉木,也该在北方海拔较高,气候较冷的地方才对呀!真是奇哉怪哉。

人群中也不知是谁说道:要不开馆看看吧,也让我们长长见识。

七叔公哼了一声道:你们的心思我懂,可是死者为大呀,再者说,灵异之事也不可全否,要是开出什么不干净的东西,遭殃的还不都是自个儿吗!

众人面面相觑,一时无语。

七叔公接着道:七斤,阿布,继续自己的事。阿布胆子比较大,再加上刚才的动静自己确实没太听清,听了七叔公的话,抱住棺材的一角向七斤使了个眼神,七斤不再犹豫,拿起绳索就往棺材上捆。

“啊哇哇”棺材里传出真真切切的孩童哭声,七斤紧忙跑开,只有阿布抱着棺材的一角愣着,阿布的母亲唤道:阿布,阿布——还不回来,找死啊!

这孩童的哭声,虽说只有一声,可众人已是听得真真切切。

开馆吧!开馆吧!——

借着是白昼,胆子都大,再者图一个凑热闹,开馆的声音一浪高过一浪,许是七叔公寡不敌众,许是他也好奇这棺中到底为何,沉默了良久之后终于同意开馆。

不过七斤确实是被吓到了,不管别人再如何的冷嘲热讽也不愿再开馆,这时一直沉默不语的子贡站了出来,他和阿布各拿一把铁锹七上八下将棺材开了棺,这时棺材里射出一道强烈的光芒,这道光芒直冲云霄,就像一把比太阳光更强的电筒直射苍穹一样,不过这光芒只短短维持了数秒。

等这道光芒消失殆尽,棺材内传出孩子的哭声,众人心下骇然,不过强烈的好奇心驱使着他们要一探究竟。棺材内有一个婴儿用丝绸布包裹着,众人纷纷议论,一定是鬼,一定是僵尸......总之没有一个人说他是人。

出了这等匪夷所思的事,烂泥村人,人心惶惶。

他们决定开一次村里大会,不管男女老少都要参加,这是他们村史无前例的大事。这件事情确实太重大了,超出了他们的认知范围,就算是博览群书,见多识广的七叔公也闻所未闻,无能为力,只好开会来商讨这件大事。

沈家有个寡妇,六年前丈夫沈天上山打猎被狗熊吃了,他走的时候留下了一子,不过还没有满岁就夭折了。寡妇受不了打击疯掉了,刚开始的几年她到处找儿子,见人就问:有没有见过我的儿子,他白白胖胖的,很可爱的,一没有见过......沈家怕她再出事,把她锁了一年多,见她有所好转,才把她放了出来。今天的全村大会,她就在其中。

七叔公抽着旱烟说:都说说吧,这件事该怎么处理。

刘氏家主刘老爷说:我看那孩子就不是人,说不定他已经给我们村带来了灾难呢。我的意思是将他祭天。

柳老爷道:祭天怕不妥,我们还没有弄明白,那棺材里的到底是什么呢。

马家念过大学的儿子道:孙悟空出世的时候双眼冒出两道激光直射云霄,说不定他是个神仙。

......

你一言我一言,太阳渐渐下山了,七叔公总结了一下,其中祭天的占70%,留下这个孩子的占0%。

七叔公发布结果,说:明日午时三刻——祭天。

此时虽然寡妇参加了开会,但她整天呆在家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众人说好,她就说好;众人鼓掌,她就鼓掌。她不知道他们正在讨论一个孩子的生死,并且讨论的结果是将这孩子祭天。

当阳光渐渐退去,当星辰也渐渐泯灭,一晚很快就过去了。没有人在乎躺在棺材里的孩子是否在哭泣,也没有人在乎他是不是饿了,冷了。他们只希望明天快点到来,好让这不知由来的孩子祭天,不给自己到来灾难。

他们早早的就在河边准备了,一切按照七叔公的指示,出钱的出钱,出力的出力,没过三个小时,河边已堆上了两丈高,两丈宽的柴火,棺材放在柴堆之上,犹如平地上凸起的一座小山。

湖边还拴着一头三岁的黄牛,和七只三岁的公山羊,这是烂泥村最高仪式的祭天,这种祭天仪式除了七叔公外其他人还没有见过。

点火和杀畜的小伙子们掐准了午时三刻时辰的时辰,放火,杀畜。

火慢慢燃起来了,牲畜被杀进了河里,清澈的水慢慢被血染红,就像鲜红的火焰燃烧着木柴一样。

突然棺材里传出了孩子的哭声,他像知道要被烧掉了一样,歇斯底里。随着孩子的哭声,人群中跌跌撞撞冲出一个人,声声喊着:我的孩子,我的孩子......众人一看,是沈家的寡妇。七叔公见状说:拉住她,别让她破坏了祭天。几个妇女上前都被她抓破了脸;几个小伙子上前也被她抓破了脸;周围的人全部上前都被抓破了脸。

母爱是伟大的,她以为棺材里的是她的孩子,她不管不顾只想要救那孩子,她的衣服被撕烂了,棍子打在她脸上流出了血,她浑身是泥已看不出轮廓,她的爪子很锋利,见谁抓谁。

她接近了火堆,双手紧紧握在燃着熊熊烈火的木柴,头发被烧尽了,衣服被烧尽了,脸被烧毁了,她终于爬到了木柴顶:孩子不怕哦,妈妈在这里,孩子不哭了。

她抱着孩子跑了,众人目瞪口呆,但是没有人敢追她。

她离开了沈家,住在山顶的一个破屋里,给孩子取了一个名字叫沈一,那是她之前夭折了的孩子的名字。

村里的人给她送衣送食,发现她不疯了。

我是沈一,我的身世是一个谜!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