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
  • 天蟒迷局
  • 纳兰候人
  • 2211字
  • 2020-01-02 16:52:11

任心。

“狼族与侉屹族有很深的渊源,”任心佝偻着背看着窗外,“你知道的也不少,不过不是全部。”

“我寻找狼族很多年,原本只是单纯的为我父亲寻得解咒之法,而今自己深入泥潭,解咒更是遥遥无期了。”我点燃一支烟,没有看她。

“而你一直也有一个夙愿,”任心回过头来看着我,“希望有朝一日为我狼族立下大功,好让你去藏经楼找到解咒之法。”

我轻轻吐出一口浓烟,“你了解我的一切,不是吗?我希望在我死之前就找到狼王之咒的解法。”

“这世间绝不像你想象的那么简单,”任心在木椅上坐下,“我甚至可以说你的出生是一个契机。”

“我的出生?别扯了,简直天方夜谭。”我遇到的怪诞事够多的了,此时我是有几分相信的。

“或许天蟒只是一个传说,它不存在。”一缕阳光从窗外透进来洒在任心的白发上。

“哼哼......”我觉得好笑,“我见过天蟒,它不止是一个传说,它......它是真真存在的。”我感觉任心老太婆疯了。

“我也是最近才察觉的,”任心不气也不急,“天蟒的名头传得沸沸扬扬的,可是屠苏,除了你谁也没见过天蟒。”

“你怀疑我?”我有些不悦。

“我怀疑你就不会跟你说这些了,”她顿了顿,“我说过了这世界绝不像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就像你经历过的梦魇,你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一个很恐怖的念头从我心头掠过——难道天蟒真的不存在吗?

“不可能,我亲身经历怎么会错呢,而且见过的人也不止我一个。”我点燃一支新的烟,猛吸了两口。

“那么见过天蟒的人,除了你还有谁活着?”

我如遭闷雷,“死了,全死了......”

“你想说什么?”我看着任心。

“我也是最近才想到,”任心说,“人人都在说天蟒,可是谁也没见过天蟒。于是我就有了一个大胆的假设——天蟒根本不存在。”

“那么谁会费尽心思设下这样一个局呢?”

“我不知道,最怕的是幕后之人不止一个。”任心说。

“我需要一点时间好好思考。”我说。

“怎么了,害怕了?”任心没有看我。

“我亲身经历过的事你现在告诉我那不是真的——我的脑子很乱,真的需要一点时间。”

“你别忘了,你是经历过梦魇的,那情景不够真实吗?屠苏到了现在你还这么幼稚,你最好记住了没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

“好,就算你的假设成立,那么谁是这幕后的黑手呢?”

“还不清楚,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他(她)就在我们的身边。”任心坚定不移的说。

我心下骇然——一张熟悉的面孔对着你笑,然后给你一个拥抱,与此同时一把锋利无比的利刃刺穿了你的胸膛;或者他(她)与你把酒言欢,趁你不注意的当儿在你杯中下了药,微笑着与你碰杯,看你倒下,嘴里说着,“你醉了,好好睡一觉。”之后若无其事的离开。

“你跟我说这些是信任我呢,还是在试探我呢?”我狐疑地看着她。

“当然是信任你了,”她狡黠一笑,“别多心,我信任你甚至超过我的亲生儿子。”

这话听在我耳里,像一把枪在指着我的脑门。她的戏演过头了吧!

“我要说的话就这么多了,自己小心点。”

她起身离开。我看着她的背影从未觉得如此恐怕。她一直都是一匹诡计多端、老谋深算的老狼。

***

白发龙女。

“你的身上有一股迷人的气质,”牧歌嗅了嗅,“味道像天上的星星。”

“可不要因为这个而爱上我哦。”我嘻戏地说。

“少臭美了,你长得那么丑......”

“这地方闷得慌,让我透不过起来。”她感伤起来。

“你觉得天蟒存在吗?”我看着她。

她愣了愣,显然从未思考过这个问题,“天蟒不存在吗?”她反问。

“不知道,”我说,“只是觉得它好像真真存在,却又显得虚无缥缈,不是吗?”

“如果它不存在,那么我们都在干什么呢?一群被戏耍的老猴子吗?”

“说得真他妈有道理。”我说。

“其实提出这个问题的人你不是第一个。”她的白发温顺的躺在她的肩上,她若有所思的看着我,“你是什么时候有这种感觉的?”

我不能跟她说实情,话锋一转,“你还听谁说过?”我没有看她。

“姬水仙,”她说,“用她的话说这是女人的第六感。”

好诡异呀,女人的第六感。我沉默了。

“别瞧不起女人,”她有些不悦,“男人做得到的女人一定做得到,女人做到的男人未必做得到。”

我不想深究这个话题,“不管有没有天蟒,在这场风波中我怕我们都不能独善其身。”

“你怕死?”

“我怕,但是如果非死不可的话,我想我不会拒绝。”我说。

“死有什么可怕的。”她说得很轻巧。

“当真不怕死?”我半信半疑的问。

“我们龙族到哪里都受排挤,就因为我们拥有强横的能力,所有物种都惧怕我们。我们只能偏安一隅躲在茫茫深海中。那里没有死亡,没有罪恶,甚至没有生命,有的只是日复一日的无趣和寂寥......除了龙没有谁能体会那种痛苦。”

“比起这善恶不明的,尔虞我诈的地方,那里岂不是天堂。”我说。

“那是你的看法。这里充满了危险,每个人都心怀鬼胎,可这也是它的美丽之处,这里充满了人性的韵味,贪婪、自私多美呀。最重要的是没有人不爱惜自己,甚至为了自己不择手段。”

“这也值得传颂吗?”我饶有兴趣的看着她。

“在那不知岁月的茫茫深海中,每年都有几条龙自杀身亡。龙族长寿,可是再长的生命如果终其一生见到的只有一成不变的深海,也会感到厌倦的。那里何尝不是一座囚牢,比地狱更可怖。”

“在深海上,既然如此痛苦,为什么不离开呢?”我不解地问。

“离开,”牧歌浅笑,“说得轻巧,除了深海谁容得下我们。”

“龙族蛮力,还怕找不到栖息地。”

“你可知屈阳为何会被囚禁在梦魇中,永不见天日?”风卷起她的白发,她斜眼瞧了瞧我。

我看着她没有说话。

“屈阳受不了海上的孤独,带着他的八位兄弟离开了龙族,他们受到了惩罚。”

“受谁的惩罚?”

“不知道,父亲不肯告诉我,”她顿了顿,“我只知道龙族一旦无缘无故的离开了深海就会受到沉重的惩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