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

  • 天蟒迷局
  • 纳兰候人
  • 3082字
  • 2019-12-31 15:45:22

神道归来。

“你没死就证明你投靠了天蟒,”任心看着神道,“既然投靠了天蟒还回来做什么呢?”

“神道贪生怕死、苟且偷生,”神道说,“不指望主母能够原谅我,但是今天我不得不回来。”

“你也算是我半个儿子,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你的余生就在魔窟里过吧。”

神道愣了愣。

“我听说佳人泪的解药制成了。”

“所以你就像一条狗一样溜了进来。”

神道又愣了愣。

“主母对我有大恩,我背叛了您万死不足惜,就让我为你再做最后一件事吧。”

主母狐疑地看着神道,她不知道他还值不值得信任。

“说来听听。”主母看着他。

“天蟒的傀儡一旦得到了解药就自由了,到时他们自会散去。”

“你是要我把解药给你?”

“我也中了佳人泪的毒,只要他们见我好了,自会相信我。”

任心瞅了瞅盘庸。盘庸轻笑,“办法是可行的,只不过......”

“盘庸先生有什么说什么,不用顾忌。”任心说。

“天蟒的傀儡我不知道该不该值得信任。”

“我信他。”龙王说。

盘庸不可思议的盯着龙王瞧,“你信他,凭什么?”

“别忘了我是龙,我能看穿人心。”

盘庸挤出一丝笑,这个理由确实也太牵强了。

“神道,先前的事我就不再追究了,但是你给我听着,办好了这件事我准许你重返狼族;可要是办不好,我狼族即便还剩一人,天涯海角势必杀你。你可明白了?”任心看着神道,毫无表情。

神道猛地跪下,磕了三个响头。

“盘庸先生,解药就交给他吧,一切后果我担着。”任心说。

盘庸蹙了蹙眉,缓缓从怀里掏出一个乌黑的瓶子。他随意扔给神道,神道慌忙接住。神道拿着乌黑的盒子,一脸茫然。

盘庸轻蔑一笑,“打开它,闻一闻,毒便解了。”

神道半信半疑,折磨了他那么久的毒,打开盒子,闻一闻就好了吗?他打开黑盒,一阵恶臭飘溢而出。神道强忍着恶心感,脸色黝黑,眼睛变蓝。此时他再也忍耐不住了,弯腰呕吐起来。他吐出一堆黑色的秽物,秽物中蠕动着无数只小虫子,发出的恶臭让人难以忍受。

神道踉跄着从地上爬起来,他的脸色极难看。

“这瓶药足够你应付的了,”盘庸说,“希望你不要让我们失望。”

神道再次跪下,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而后缓缓站起身意味深长的盯着任心瞧了半晌,最后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去。

“屠苏、鬼祖,盯着他。”任心说。她没有抬头看我俩。

“主母......”鬼祖微微低头,他的眼神游离不定。

任心轻笑,“鬼祖,你那江湖气还是收敛一点吧,如今的我们只要稍微一个不小心就会万劫不复,这一点你应该很清楚。别再说了,去吧。”

“是。”神道轻声说。

***

幽冥谷外。

我和鬼祖躲在黑暗的树丛里用单筒望远镜观看着神道的一举一动。

幽冥谷外搭着无数个黑黑点点的帐篷,这些帐篷清一色,大小一致,排列有序。唯独最中央的与别不同——它比其他的帐篷略大,纯白色。

神道信步走了进去。我催动彼岸之力,里头的情形倏地清晰起来,恍若无阻物。

帐篷里摆放着一张长桌,长桌边摆着六七个马扎,马扎上坐着三个黑衣人,没有戴面具。坐在最上方的黑衣人四十出头,胡子刮得干干净净的,眼角有很深的鱼尾纹。

他左边的黑衣人相对较年轻,很瘦,眼窝深陷,颧骨凸出,像被病魔折磨了大半辈子的将死之人。

他右边的黑衣人看不出年纪,他很胖,满脸肥肉,以至于眼睛都快消失了,他的肚子像一个鼓鼓的气球,给人一种错觉,一不小心就会爆裂。

他们三人看见神道走了进来倏地警觉起来。“你来干什么,出去。”瘦子最先出声。

坐在最上面的黑衣人摆了摆手,示意瘦子不要出声。“你......有事吗?”他说。

“蟒蛇,”神道看着坐在上面的黑衣人,“我找到了佳人泪的解药。”

“解药——”

三人倏地起身狐疑地看着眼前残了半张脸的男人。

“没错,就是佳人泪的解药。”

“拿来。”胖子一脚将马扎踢开,面对神道,左手握刀右手伸出,他镶嵌在横肉里的小眼轻轻抽搐了两下。

“我知道胖子,你是黑蛇,你的刀不快,可你袖口中的暗器伤不了我。”神道抿起一丝轻蔑的笑。

“黑蛇,放肆。”蟒蛇怒斥道。

黑蛇像泄了气的皮球,不再言语。

“你当真有佳人泪的解药?”蟒蛇狐疑地盯着神道。

“对。”神道说。

“你怎么证明?”瘦子问。

神道冷哼一声,“我想你就是眼镜蛇了。”

“竟然认识我们定是有备而来,”眼镜蛇说,“你应该很清楚我们的手段,留下解药,我不杀你。”

“杀我,”神道浅笑,“你们还不够资格。”

眼镜蛇从腰间熟练的掏出左轮枪,他的速度很快,不是一般的小瘪三所能比的。

“啧啧啧,这么快就动气了,我还以为眼镜蛇是何等样人物,看来真是人如其名,不过是一只可怜虫罢了。”

眼镜蛇挤出一丝很勉强的笑,他打开左轮枪的保险,眼露杀意。

“若想一辈子做天蟒的傀儡,一生都要做一只可怜虫的话,那就开枪吧,我若皱一下眉头,我就不是男人。”说着,神道闭上了双眼。

眼镜蛇愣住了,他的枪还在他手中,他只需稍微用力扣动扳机,神道的脑袋就会开花。但此刻这扳机像有千斤之力,横在他眼前,让他无能为力。

“眼镜蛇,”蟒蛇握住枪头,“别冲动。”

眼镜蛇擦了擦额上的几滴汗珠,收起枪,不再言语。

“敢为你......是谁?”蟒蛇的倏地谦卑起来,像一条狗一样摇着尾巴讨好神道。

“跟你们一样都是可冷人,在这里人人都叫我‘黑曼巴’。”神道不紧不慢的说。

听到“黑曼巴”三个字,蟒蛇等三人吓得脸都绿了,全身的傲气刹那间荡然无存。

“你是‘天蟒使者’,我们都是你找来的,没错吧?”蟒蛇问。

“没错。”神道毫无表情。

蟒蛇等人惊恐地看着眼前残了半张脸的神道,这个人到哪里就会把死亡带到哪里,像他那张残缺的脸。

可能很多人都忘了他还有半张完好无缺的脸,他这次带来了希望。

“跟你们做个交易,”神道说,“我给你们解药,前提是永远不得再为天蟒做事,即便再次成为他的傀儡也不许。”他扫视三人的脸,“考虑考虑吧,我明天再来,那时候给我一个准确的答复。”说完,他转身向门口走去。

“等等......”

神道转身,只见三人都跪在地上看着他。

“不用等到明天,我们现在就能回复你,”蟒蛇说,“你提出的条件我们答应了。”

神道轻笑,“话虽如此说,但是空口无凭呐。”

跪在地上的三人面面相觑,“那你说,怎么办吧。”眼镜蛇有些不悦。蟒蛇瞥了他一眼,示意他不要放肆。

“唉,罢了,都不重要了,希望你们能够言而有信。”神道轻叹,若有所思。

神道走到他们三人跟前,从怀里掏出一个乌黑的瓶子,打开盖子,给他们三人闻了闻。这三人像吃到了粪便,趴在地上狂呕。过了很久,他们有气无力的站起来,看着地上的一堆秽物,还有那一条条蠕动着的肮脏的小虫子,简直不忍直视。

“你们的毒解了。”神道说。

三人面面相觑,“大恩不言谢,来日必报,我们走了。”说完,三人跨着大步向门口走去。

“站住,”神道定定地说,“你们欠了我的人情,用不着来日,现在就能报。”

“小子,你他妈真当自己是救世主啊,”黑蛇怒道,“先前受了佳人泪的控制,为了求生老子他妈活的就像一条狗,现在老子自由了,别他妈再想对我吆五喝六。”

“哈哈哈,”神道大笑,“人果然都自私。这么说这个恩情你们是不打算还了。”

“小子,先看清形势再说吧,”眼镜蛇往地上吐了一口口痰,“以一敌三,你觉得你的胜算是多少?”

“唉,”神道闭上眼轻叹,“我造的孽够多的了,我就少杀你们三人,快滚吧。”

黑蛇对神道的傲慢极其不满,他抽搐着小眼,腰间的刀拔出了一寸长。蟒蛇定定的瞧着他,啪的一巴掌打在他的脸上。“混蛋,走了,你还想怎么样?”蟒蛇甩手走出帐外,黑蛇紧随其后,眼镜蛇愣了几秒,这才反应过来,屁颠屁颠的跟了上去。

我深吸一口气,停止了彼岸之力的运转。鬼祖轻轻放下手中的透视望远镜,看了看我。

“他还是我所认识的神道,”鬼祖看了看手中的望远镜,“我像一只偷窥的老鼠一样躲在树丛中,我......”

我明白他的感受,他一直都是一个体面的人,他自认他是神道唯一的知己,而他居然怀疑神道,像一只偷窥的老鼠一样躲藏在黑暗的树丛中偷窥——这或许也是一种背叛吧,至少鬼祖是这样觉得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