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 天蟒迷局
  • 纳兰候人
  • 2027字
  • 2019-12-22 13:39:32

冰奴缓缓睁开紧闭的双眼,洁白的额上凝聚着两三滴汗珠,她定眼瞧了瞧我,发现自己躺在我怀里,紧忙挣脱了出去。紧接着她摸遍了自己的全身,发现没有被犀牛撞伤的部位,顿时眉开颜笑起来。

毒虫的家园,人类的禁地。看来不是吹出来的,刚才的蜜蜂要比寻常的蜜蜂要大四五倍,犀牛更甚,再往上走指不定还有什么怪物呢?心想至此我不禁心下骇然。

我卸下背上的绿色背包,掏出一瓶水递给冰奴,自己打开一瓶咕嘟畅饮起来。

“此地不宜久留,”她一口喝掉瓶里的水,“走吧。”她随意扔掉空瓶子。

我擦了擦嘴边的水渍,紧随她往山坡上走。这里像发生过火灾,没有一棵像样的树木,没有一块坚硬的泥土。

“这寸草不生,鸟不拉屎的地方,”我说,“真有三色花吗?”

“别乌鸦嘴,”她继续走着,“如果老天眷顾,一定会让我俩找到三色花的。”

“你这么卖力是为了天下苍生还是为了巫族?”我打趣地说。

她顿了顿没有回头,“我师姐雁秋,”她的声音极小,“她是我小时候的玩伴,也是我唯一的朋友,不管她认不认,她永远是我姐姐。”

“可是她带着阿狗离开了,”我小心的说,“她可能离开了天蟒,那样的话......”

“雁秋聪明着呢,”她说,“她懂得如何让自己开心,更懂得怎么活下去。”

“或许她不再是以前的她,”我说,“经过了阿狗的事之后。”

“不会的,我了解她。”

临近火口,听到滋滋的火光爆裂声,即便我有彼岸之力护体也抵挡不住火口发出的炽热。我汗如雨下,衣服早已被浸湿了。她比我好得多,我不禁暗暗赞叹冰蚕丝,天下间还有这等厉害的宝物。

“三色花,”冰奴手舞足蹈,“在那边。”

我随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一朵三色花正开在火口的边缘——花瓣天然闪着光芒,红的赤红,绿的碧绿,黑的乌黑。花径上长满锯齿般的刺,像忠心耿耿的卫士。

“果然是三色花,”我激动的说,“太好了......”我一时得意忘形一把抱住冰奴,欢呼雀跃。

“干什么,”她瞪眼瞧着我,“把手拿开。”她不生气,反而有些笑意。

我轻轻拿开手,她洁白的脸颊倏地乏起一抹红晕,“我去摘花。”说罢,她没头没脑的向火口走去。

“喂,小心点——”

临近火口她变得小心翼翼起来,火光轰轰作响。她轻轻蹲下伸手去摘花。

“等等——”我大吼。

她大惊,紧忙回过头来看着我,一脸错愕。

“三色花径上的刺有剧毒,”我说,“不能徒手摘花。”

她倏地反应过来,转了转眼珠子,“有办法了。”说着,她从冰蚕丝斗篷上撕下一小块包住自己的手。随后她小心翼翼的把三色花连根拔起。

我松了一口气。她得意一笑,举着三色花看着我。

“快点走过来。”我说。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噢噢——”

一声嘶吼响彻天际。随着声响,火坑窜出一条三头蛇。三个头三个颜色,像三色花。

冰奴顿时愣住了,她的腿像生了根挪不开分毫。三头蛇蠕动着冒火的身躯向冰奴冲去。

射日弓吱吱作响,箭带着嗖嗖的风声射穿赤红的脑袋,它发出一声怪吼,痛苦难当。我见一箭命中,顿时信心倍增。我气定神闲射出两箭,我射穿它仅有的两个脑袋。它痛苦难当,挣扎着跃入火坑里,消失无踪影。

还没等我回过神来,霎时间地晃了晃。只听脚下发出砰砰的断裂声,倏地地裂出清晰明目的裂痕。

“不好——”

“快跑——”

我来不及思考,拽着冰奴的手,使出吃奶的力气拼命往山下跑。背后发出隆隆的爆炸声,身旁时不时有火球滚过。我死死拽着冰奴连跑带滚,我超越了火球的速度,飞翔也不过如此,我有些兴奋,更加不过一起。

当我用十五秒的时间跑出烈焰山之后,我虚脱了。我的腿麻木了,似乎不是我的。我冷汗直流,像泉眼一般不肯停歇。我的皮肤红得像红苹果。

远远的听见烈焰山发出巨大爆裂声,时不时夹杂着猛兽的哀嚎。烈焰山像一个魔窟,鬼哭狼嚎,一时间变得异常的骇然。

冰奴瘫坐在我身旁,她像一只小病猫,昏昏欲睡。她的脸不再雪白,布满了碳灰。她的白裙脏兮兮的。她也是个普通的女孩子,一直都是。心想至此,我不禁笑了。

“你笑什么?”她有气无力的问。

“我是开心。”我说。

“这就开心了,你真没用。”

“对对,我没用......我先睡会儿,你保护三色花。”

“你是不是男人?”

“我是废物嘛!”

“起开,别靠我身上。”

“靠一下嘛,我累死了。”

“......”

***

幽冥谷,大殿。

“三色花——”

“果然是三瓣不同颜色的花。”

“要不是亲眼所见,还真是让人难以相信啊......”

众人看着盘庸手中的三色花,瞪大了眼珠子。

“牧歌怎么没和你们一起回来?”盘庸狐疑地看着我俩。

“她受了点伤,”我灵机一动,“所以我俩先赶回来了。”

盘庸咧嘴轻笑,“是这样啊,”他的眼珠在转着圈,“辛苦你们了,等这场战争胜利了,你们的名字都会被记录在英雄榜上。”

任心紧绷的神经稍稍舒缓,她感激似的看了我一眼。

冰奴浅笑,“我们冒着生命的危险取来三色花不是来受你侮辱的,”冰奴说,“什么光荣榜,在我眼中是个屁,我唯一的奢望就是你千万不要辜负我们的一番心血。”

“冰奴,不得对先生无礼,”伽罗厉色道,“你们寻来三色花自然是有功的,其他的事先生自会办妥。不用你这黄毛丫头多嘴。”

盘庸摆摆手,“冰奴姑娘性情直爽、淡泊名利这是好事,”盘庸挤出一抹笑容,“我喜欢得很呐。放心,佳人泪的解药明天就能出来,我在此保证绝不会让大家失望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