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 天蟒迷局
  • 纳兰候人
  • 3297字
  • 2019-12-21 15:18:02

烈焰山。

“没错,三色花生在火山上,”盘庸说,“而且有三色花的火山上充满了毒烟、毒虫。”

“同时三色花的本身也是巨毒无比的,”羿无说,“它的身上长满了细小的刺,被刺到三秒之内化为一滩血,尸骨无存。”

任心挤出一丝笑,“那么据二位推测三色花最有可能生长在哪里呢?”任心一本正经的问。

“烈焰山。”羿无和盘庸异口同声的回答。

没有人不知道烈焰山,就像没有人不知道太阳一样。烈焰山终日燃烧着熊熊烈火,方圆百里弥漫着浓烟。烈焰山是毒虫的家园,人类的禁地。

众人一阵唏嘘,好不容易燃起的希望之火霎时熄了七分。龙族天生傲气,他们四人此刻轻蔑地瞧着众人。任心敏锐,瞬间捕捉到了牧歌四人对烈焰山的不屑一顾。他们确实也有不屑一顾的资本,烈焰山的毒烟对龙族毫无影响。而烈焰山的毒虫又怎可跟龙相提并论呢!

“烈焰山危险至极,”任心瞥了一眼牧歌,“得找几个身怀绝技又有大无畏精神的英雄少年,去完成这项巨大的使命。”任心故意环视四周,“谁自愿请命?”

牧歌看着面面相觑的、窃窃私语的众人,轻蔑一笑。“算我一个,”牧歌向前走了一步,“龙族牧歌,自愿请命。”她拱手拜了拜任心。

任心欣喜若狂,“好,好,”她高声说,“还有谁自愿请命?”

“我——”

无涯、赤足、姬水仙异口同声道。

“好,好,非常好,”任心打量着一众人,“难道除了龙族就没有英雄好汉了吗?”

我向前走了一步,“我屠苏,自愿请命。”我拱手拜了拜。

“我羿无,自愿请命。”

“我昊天,自愿请命。”

......“我冰奴,自愿请命。”

霎时间三十多人自愿请命。任心一本正经的看着一众少年英雄。“眼下天蟒在门前虎视眈眈,我不能冒险让你们全都出去找三色花。”任心顿了顿,“我思量再三,决定由牧歌、屠苏、冰奴赶往烈焰山。我会解释原因的——牧歌是龙,试问天地间有什么毒能侵害龙之躯;屠苏拥有彼岸之力,早已百毒不侵;冰奴是新一任的巫族圣女,区区烈焰山自然不在话下。这个理由你们可服气。”

“服——”

众人齐声高喊。

“如今我狼族也是人才凋敝呀,”任心感叹道,“神道不知死活,舍罔打入了魔窟,清泉已死。如今到了生死存亡之际,我们要众志成城才有一线生机呀。盘庸先生深谙兵法,实战经验最为丰富,我把狼族十万武士交由你,让你统一领导。众人可有异议?”

任心眯着凤眼,仔细打量着众人。众人面面相觑。

“主母真是深明大义,我伽罗佩服,”巫皇拱手,“眼下这是最实际也是最有效的。盘庸先生经历了上一次的神魔大战,要论资历谁比他深,在那样的大战中能够存活下来的,都是可歌可泣的英雄,两厢想必天蟒有算得了什么呢?”

众人窃窃私语,纷纷点头。

“多谢众人的抬爱,我盘庸就却之不恭了。”盘庸昂首挺胸一副指点江山的模样,“十万武士整装待发。鬼祖、羿无、姬水仙以及剩余的三大轮流日夜不停的监视天蟒傀儡的一举一动。我要着手研制佳人泪的解药。其余人听候调遣。”

“是。”众人齐声高呼。

“牧歌、冰奴、屠苏,我会秘送你们出幽冥谷,”任心说,“能不能避免这场战争就看你们了。”

“请主母放心,”牧歌说,“我们誓死取来三色花。”

***

三更。狼族一间密室。

“这间密室直通外面,”任心打开一个暗门,“这是我狼族的秘密通道,会很安全,连就盘庸也不知道。”任心说。

一股寒风袭来,带着刺鼻的腐烂味和湿土的气息。

任心抓住牧歌的手,“我要你去办一件事,”任心严肃的看着牧歌,“我要确保即便你们找不到三色花也要保住上古奇书。”

“你说,主母。”牧歌没有表现出龙族高高在上的傲气。

“出了幽冥谷,屠苏和冰奴去找三色花,”任心顿了顿,“我要你去见龙王。”任心从角落里拿起一个吉他盒子,放在地上缓缓打开,借着灰暗的灯光,里头当然不是吉他,而是一把剑。

这把剑我再熟悉不过了,闪闪发亮的血痕和血眼,像是活的,剑因它而有生命。

“幽冥剑是狼王傲天的背脊骨铸成的,”任心语重心长,“傲天与石鼓有过命的生死情谊,”任心把剑交给牧歌,“把剑交给龙王,务必让他前来相助幽冥谷。”

牧歌木讷地经过幽冥剑,幽冥剑倏地震动起来,发出呜呜声,与此同时血痕像滚烫的开水一样躁动不止。不知出于什么样的原因,牧歌居然放手了,还连退了两步,看她的样子是被吓到了,而且还被吓得不轻。

任心捡起幽冥剑把它放进吉他盒里,“不用怕,”任心说,“事在人为,人定胜天。”

我和冰奴愣愣地看着,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任心将吉他盒递给牧歌,“孩子们,”她看了看我们,“祝你们好运。”

地道的风很冷,有一股生涩的腐烂味,这里似乎从未有人踏足。

“刚才你怎么了?”我问。

“我在接过幽冥剑时......”她顿了顿,“我眼前出现了幻觉,真实似在眼前。”

“那你看到了什么?”冰奴问。

“天蟒......四大奇书......遍地的死人......”牧歌的声音有些抖,“这是一个预示,预示着将要发生的事。”

“也就是说你看到了未来,”冰奴不可思议的看着她,“天蟒会杀光我们,对吗?”

“四大奇书合起来足以改天换地,我听我父亲说过的,”牧歌坚定看着我,“到那时不论是神族、魔族或是人族都将不复存在。”

“除了天蟒、奇书、遍地的死人你还看见了什么?”我问。

“狂笑不止的盘庸,”牧歌怪异地盯着我,“还有死去的你。”

“我?”我指了指自己。

“一道剑影从天而降,击碎你的射日弓......”她不再说下去。我已明白她的意思——我会死去。

“我们巫族呢?”冰奴期待的看着她。

牧歌摇了摇头,“不知道,我只看到一些支离破碎的残影。”

很快我们走出了隧道,幽冥谷在身后已经很远了,这里除了乱石、杂草和寒风一无所有。

“我要去找我的父亲,”牧歌说,“三色花就拜托你们了。”

“一路平安。”

“一路平安。”

她的身影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之中。

***

烈焰山。

远远的看,烈焰山就像一座巨型的火坑。火坑上冒出腾腾的烟雾,带着赤红的火光。方圆百里的河流和树木都干枯了。烈焰山像一座火炉,视众生为鱼肉。

冰奴有一件法宝——冰蚕丝斗篷。临行前巫皇伽罗赠给她的。冰奴穿上它,更显洁白无瑕。炽热的烈焰山居然也伤不了她分毫。

我俩一前一后走在烈焰山脚下。空气里漂浮着烧焦的气味,让人作呕。“往上爬,”冰奴说,“三色花应该就在火口附近。”

我点燃一支烟,“这里到处都是灰烬,”我说,“而且土质这么松软一不小心就会死无葬身之地。”我吞云吐雾着。

“你还有心情抽烟,”她看着我轻笑,“小心引火烧身。”

突然一阵喔喔声传来。像蜂声,不过比蜂声响亮得多。“哦啊,好大的蜂,”冰奴指了指灰蒙蒙的天空,“好诡异啊,你看。”

只见一只麻雀一样大的蜜蜂,下半身闪着明亮的光,向我俩这边飞来。紧接着是第二只、第三只、第四只......最后灰蒙蒙的天像星空一样闪亮一片。

“好家伙,”我感叹,“让你们瞧瞧射日弓的厉害。”说着,我仰天拉开射日弓准备给它们有点颜色瞧瞧。冰奴拍了拍了我的胳膊,“区区蜜蜂就动用射日弓怕是有些大材小用了,”她镇定自若的转了转手里的冰笛,“看我的。”

我收起射日弓,退到一旁看她表演。

冰笛呜呜咽咽,重复一个调子,如铁器相撞般刺耳。我全神贯注的定眼瞧着眼前的蜜蜂,不会儿它们有了反应。先是顿在空中一个劲的振翅,发出喔喔地嘶鸣,紧接着像无头苍蝇一样乱飞乱撞,其间有许多蜜蜂撞死在地上,最后它们像麻雀一样逃亡了,一溜烟不见了踪影。估计它们这一辈子都不会再忘记这刺耳的笛声。

就在我俩正得意之际,远处传来一阵轰轰地震动声,紧接着是一声牛吟。“我的妈呀,”我感叹,“什么样的牛如此之大?”

冰奴全神贯注听着动静,完全没有听见我的话。随着一层灰土乏起,一头巨大的犀牛怒气冲冲的向我俩奔来。我心想,“肯定是笛声惊扰了它的美梦,所以它才如此恼怒。”

这犀牛绝对不简单,它的眼睛燃烧着烈火,比寻常犀牛大五倍。它额上的独角像一把巨刀,似有劈山之能。我一时间束手无策。

“屠苏,还等什么,”冰奴大吼,“快取射日弓。”

我猛然觉醒,此时犀牛离我俩只有十步之遥,它一跃而起,欲将我定死在陡坡上。说时迟那时快,我一箭射出——犀牛与箭在空中相遇,箭支穿透它的独角,从它身躯里穿插而过。它冲得太猛,因惯性的作响,依旧向我袭来,势不可挡。就在它快接近我之时,一股猛烈的力将我撞飞。

当我从灰烬里抬起头来之时,冰奴紧抱着我,闭着眼睛,躺在我怀里。是她救了我一命。没错,是她冒着生命的危险救了我。

犀牛撞在陡坡上,头完全插进了泥土里。若我还在那里,我的胸膛早已被刺穿。在烈焰山下,我背脊骨居然沁出了冷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