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 天蟒迷局
  • 纳兰候人
  • 3078字
  • 2019-12-12 14:44:08

龙族领域。

“雀鹰——”

鬼祖顿足凝望,他得意地笑了笑。

“没错,”阿呷抬头凝望,“雀鹰。”

“随着它走,”鬼祖得意一笑,“它会带我们找到它的主人。”

“好聪明的雀鹰,”我看着回旋在树丛上的雀鹰,“它是在等我们呀。”

雀鹰嘶鸣一声,飞向“鲨鱼号”,它停落在船帆顶,时不时展开翅膀,似乎立马就能飞走。它张大嘴巴嘶鸣,似乎很着急,又似乎在怪我们动作太慢。

我们鱼贯而入鲨鱼号,雀鹰展翅飞起,它飞得不高,也飞得不快。好家伙,它是在给我们带路。

“大鬼船长,”鬼祖得意一笑,“随着雀鹰走。”

大鬼船长顿了顿,可他还是照做了。此刻的船速不免也快了起来。

大约行驶了六个小时,船进入了迷雾中,又有一阵阵怪风袭来。船摇晃得厉害,大鬼船长面不改色,撸起袖子掌舵。他全神贯注,在惊涛骇浪中显得威风凛凛。

突然一声长啸震荡四野,海水猛地狂躁起来,风倏地变得犀利。

“那是什么声音?”我问。

“龙吟——”

神道缓缓吐出这两个字。

雀鹰不敢在往前飞了,它停坐在船帆上,不再有任何的动作。

“看来我们是来到了龙族的领域,”冰奴很期待的样子,“我还从未见过真龙呢!”

“如果能不见,”鬼祖冷哼一声,“还是不要见的好。”

“嗷噢噢噢——”

又是一声龙吟。

“不愧是龙,”神道说,“它的声音充满了威慑力,像雷电,震彻众生。”

“我们该怎么办,”阿呷的声音有些抖,“盲目硬闯怕是连盘庸的面都还没有见着,我们就都死了。”

“我倒有个主意,”我说,“我们以神器主人和奇书主人的身份去拜见龙王,绝口不提救人之事。到时再伺机而动、随机应变。”

“可是龙王凭什么接见我们,”冰奴说,“他难道就不会以入侵者之名杀我们灭口吗?”

“不会,”阿呷说,“还记得主母任心的话吗——龙王不会对奇书的主人怎么样的。”

“那他为什么会囚禁盘庸呢?”冰奴不解。

一阵缄默。因为除了龙王没有人能回答她这个问题。

龙族的领域是一座孤岛,迷雾笼罩着,人只能看到离自己十步以内的范围。我们上岸,看见一道用巨石建造的围墙,高十丈,巍峨壮观。有一道巨石门镶嵌在围墙中央,门上写着四个大字“擅闯者死”,透着阴森诡谲的气息。门外十步的距离上挂着一个黑色巨鼓。

“若要光明正大的进去,”我说,“非敲此鼓不可。”

“等等,”冰奴说,“果真要这么做吗?连一点余地也不留。”

“有道是置之死地而后生,”鬼祖看着冰奴轻蔑一笑,“冰奴姑娘若是怕了可以打道回府啊!”

“怕,笑话,”冰奴冷哼一声,“我只是在想或许还有更好的办法。”

“哦?”鬼祖展开铁扇摇了摇,“你倒是说说呀!”

冰奴的脸倏地垮下来,更显雪白。她手中的冰笛抖了抖,我顿觉不妙。

“冰奴姑娘,”我拍了拍她的肩膀,“大敌当前,窝里反不是明智之举。”

她转过身去,不再言语。

“既无异议,那就敲鼓吧。”

“咚咚咚......咚咚咚......”

鼓声震荡四野。

倏地整座岛上响起了一阵骚动——有人的高呼声、有龙吟、还有铁器声、巨石滚落声、还有沉重的脚步声。这架势似有千军万马向我们奔来。

最先飞跃围墙的是一个女子。她轻轻矗立在巨石围墙上,身着一声黑纱长裙。她的脸很长,像马脸,不过不丑,还很好看。她手持一把巨剑,一把赤黑的巨剑,乏着嗜血的气息。她的身上并无半点装饰。她的身上最奇特的还数她的长发——她的头发全白,绝无掺杂其它颜色的,就连系发的绳也是纯白的。

她饶有兴趣地注视着我们,身后是一阵不安分的躁动。她回头瞥了一眼,顿时安静了。很显然,她在龙族的地位很高。

围墙很高,我们只能看见她。

“你们是什么人,”她的汉语极怪,像背诵“为何敲响龙门鼓?”她手中的赤黑巨剑抖了抖。

我上前一步摆出一副谦卑的模样,“我们是人,”我拱手施礼,“我们有很重要的事要见龙王。”

“龙王,哈哈哈,”她一阵狂笑,“龙王也是你们想见就见的吗?”她摆出一副不容置疑的模样。

我知道龙族傲慢,他们瞧不起卑躬屈膝的懦夫,却尊敬顶天立地的好汉。

“哼哼,”我鼻子出气,扔出射日弓,“龙王见了它自会见我们。”我摆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

白发龙女定眼瞧了瞧,“射日弓,”她一阵激动,“果真是射日弓。”她高傲的姿势顿时消逝了三分。她微微扭身把射日弓扔了下去,“去见龙王。”话音未毕,只听一声龙吟伴随着树叶沙沙声,向远处去了。

“你是箭神后羿的后人?”她注视着我,全神贯注似要把我赤裸裸地看穿。

“不,”我说,“我只是一个无名小卒。”

“无名小卒,”她饶有兴趣地看着我,“早听闻人类道貌岸然、虚伪至极,果然一点没错。”

“你们见龙王,”她顿了顿,“什么事?”

“这件事关系重大,”我说,“只能对龙王说。”

她有些不悦,“也罢!”她高傲的说,似不屑一顾。

“姑娘有沉鱼落雁之姿,倾国倾城之貌,”鬼祖展开铁扇向前走了两步,“不知是否有荣幸知道姑娘的芳名?”

她愣了愣,“虽然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她说,“但我想你一定是在赞美我。”她神情有些不自然,“我......我叫牧歌。”

突然一声龙吟打破了此刻微妙的气氛。白发龙女倏地恢复了冷傲。她越下墙内,很快巨石门缓缓开启,白发龙女的身影映入眼帘。她身后站着二十几个身披盔甲、手持巨型三叉戟的武士,一动不动像雕塑一样矗立。

“龙王有请——”

白发龙女牧歌面带微笑,引领我们走上迷雾中的天桥。天桥直升天上,不,准确的说是岛上最高峰峰顶。天桥由树藤编织、搭建,人走在上面摇晃得厉害。迷雾很浓,可是当过了天桥的一半,这时迷雾已经不能在迷住人们的眼睛了,因为我们已经站在了迷雾的上空。

迷雾像海水一样浮在九座高耸峰山腰上,九座高峰以树藤相连,在空中形成一片独立的天地。龙王在九座高峰的最高峰,这座高峰位于九峰的最中央。代表了龙王的权威。

高峰顶是一座石头宫殿,透着古朴的气息,殿前有一处天泉,也不知他们是怎么将水引到这儿的。穿过天泉,道路两边立着高大的石雕,栩栩如生。石雕像的尽头就是大殿。

大殿并不豪奢。龙王坐在石椅上,端详着手中的射日弓。大殿两侧的木椅一字排开。上面坐满了人,看样子他们都还很年轻,龙族长寿,看不出年龄。

白发龙女上前注视着龙王,也不行礼。“父亲,人我带来了。”她喃喃地说。

龙王缓缓抬起头来,“没想到,”他像在自言自语,“沉静了上千年的射日弓觉醒了。有意思,有意思——”

龙王轻轻将射日弓放下,从石椅上一跃而起,一把掐住我的脖颈。“或许别人都当你是救世主,”他睁大黄色的双眼看着我的眼睛,“可我却知道你是个不详之人。”他猛地把我扔到地上,环视着羿无等人。

“箭神有你这样的后人,真是不幸,”他瞥了一眼羿无,“我要是他定会从地狱里爬出来掐死你。”“掐死你”三个字他说得极小声,不过从羿无的表情上看效果还不错。

龙王是个矮个子。很难想象堂堂的龙王化成人形后只有一百六十公分的身高。他胖嘟嘟的身材。脸上长满了红色的胡子,有两寸长。

他在冰奴的身上使劲的乱嗅,像一只苍蝇见到了一坨屎。冰奴连退两步,用不可思议的目光打量着龙王。

“巫女,”龙王得意一笑,“不可否认巫女的味道是最特别的。”他似在回忆,眼中闪动着渴望的光芒。

龙王在见到神道的瞬间停住了嬉闹。他若有所思的盯着神道的面具,他伸手快要碰到面具的瞬间被神道挡开。龙王倏地回过神来。而后他跺着脚陷入苦思。大殿上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龙王身上,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

“父亲——”

白发龙女牧歌唤了一声。

龙王如梦初醒。“这两天睡眠不好,”他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总有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进入我脑里。”他故意抖了抖身子,像一条落水狗抖掉身上的水。

他慢慢往回走,坐上自己的椅子,轻轻抚摸着射日弓。“你们漂洋过海来找我不会是专程为我送来射日弓吧?”他没有抬头。

我们几人面面相觑。

神道轻笑,“龙族深居深海有所不知,人世间又出了一位惊天地泣鬼神的英雄。”他瞥了一眼龙王,“它从肉体凡胎一步步攀升,如今已位列仙班。”

“哦?”龙王轻轻抬头,“这且不很好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