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 天蟒迷局
  • 纳兰候人
  • 2102字
  • 2019-12-08 17:48:39

“这已经是这间客栈里最好的酒了,”我说,“在荒芜人烟的荒漠中能有一口水喝不也很好吗?”

他饶有兴趣地看着我,眼中闪过一丝异样的光芒。“你很特别。”他说。他端起酒碗一饮而尽。

在大漠,天黑得比别的地方要快,太阳一下山,紧接着就是黑夜。冰奴点上油灯。灰暗的客厅随即被火光充满。络腮胡男人咧咧嘴,从破烂的外套里掏出烟盒,抽出一支点燃,自顾抽起来。

“实不相瞒,”阿呷双手合十托住下巴,“我们等了你一天了。”

络腮胡男子先是一愣,随即咧嘴轻笑,“想必你们是认错人了,”他吐出浓烟,“我家在很远的地方,第一次到这里来。我们不可能相熟。”

“也并非见过的才算相熟吧,有道是白发如新、倾盖如故,”冰奴俊美的脸颊在灯光下棱角分明,如同古希腊雕塑,“对吗?盘庸先生。”她说。

络腮胡男子深吸了一口烟,“看来你们是有备而来呀,”他脸上的柔和之色倏地褪去,“既然脸皮撕开了那就别藏着掖着了。”他说得很缓慢,但是有一股抑制不住的怒意。

“误会了,”羿无紧忙说,“我们没有恶意。你是盘古的后裔,是我们的神,我们没有对你不敬的意思。哦,我是箭神后羿的后裔羿无——”他挨个把我们介绍了一番。

“后羿,”他狐疑地看着羿无,“你的射日弓呢?”

羿无羞愧难当,“后生不才让先人蒙羞,而今我羿族人中无人能拉开神弓。”他低下高傲的头颅。

“可是我明明感觉到了一股来自神族的气息,”盘庸半闭着眼感受,“不,准确的说是神器的气息。这种感觉不会错。”

我拿出射日弓放在酒桌上,只听吱嘎一声桌子断了一条腿,射日弓顺势滑落。说时迟,那时快,盘庸一把抓住了射日弓。此时他的双眼更加深邃、有神,他用衣袖轻轻擦拭着射日弓,像母亲第一眼见到初生的婴儿,惊喜、惊慌、无措。很快他就不满足于只是用肉眼观赏它。他要用力量来感受它。他拉开马步,仰天拉玄。可是射日弓像是在拒绝他似的,不,它就是在拒绝他,像一位贞洁烈女。

他不服气,像愤怒的小孩。他动了真格,全身肌肉鼓起,脖子上的石头吊坠发出诡异的蓝光,他一声嘶吼,墙壁像受到了惊吓的兔子般躁动起来。可是射日弓依旧纹丝不动。

“不愧是射日弓,”他筋疲力尽,“不是力量的原因,它是认主的。”

我接过他手中的射日弓,将它收了起来。

“或许这就是天意,”盘庸显得高深莫测,“彼岸之力虽然诡谲强横,可这力量终非正道,我想你已经感觉到了你身体的变化。可它却没有在你天内肆意滋生反而逐渐消退了,这是为什么呢?”

“莫非是因为射日弓?”我顿悟,只有这种解释了。

“射日弓纯真无邪,是神物,它印制了彼岸之力的副作用。射日弓与你心意相通,而彼岸之力又寄生在你体内。如此,你的命运便注定了。”

“什么意思?”我问。

“彼岸释徒的使命你甩得开?射日弓自后羿而下哪一次现世不都是用于救世。我唯一想不到的只是射日弓居然舍弃羿族人,认了他人为主。”

“好了,闲话就到此为止吧,”冰奴有些不悦,“盘古一族神秘失踪多年,而今又破天荒的现身,想来跟那天蟒有关。”

盘庸眉宇间显露一丝阴霾。“这里曾经是我的家园,我在这里度过了美好的童年时光。那时这里是一片草原,草原的中央有一条河流。我的父亲,盘古的第十代子孙盘龙,我对他的印象很模糊,因为他每年只在家里呆三天。后来他再也没有回来过了。等我长大了,我才知道,原来我的父亲是个顶天立地的英雄,像我的祖先盘古一样伟大。他的一生都在寻找神碑,事实上我所有的先辈都在寻找神碑。神碑凝聚了盘古祖先的精神力,足以毁天灭地。我们怀着一个信念——不能让神碑落入心怀叵测的人手中。而我终于也踏上了父亲的道路。并且完成了代代祖先尚未完成的事业。”

他顿了顿,接着说,“找到了神碑,可如何保全神碑是个难题。于是我设了一个巧妙的局。我想你们都看到了宫殿里的壁画。那只是个障眼法,那时我找到了神碑,故意画出一幅盘古一族人代代寻找神碑无果的画。如今看来确实也是迷惑了不少凡夫俗子,诸如此类的迷障还有很多......”

“可天蟒还是发现了你们的踪影,对吗?”我试探道。

“就凭它还不能,”盘庸轻蔑地说,“不过它如今已飞天成神。我不能冒这个险。”

“你怕它找到你并且灭了你们盘古一族!”冰奴冷嘲热讽。

“也许吧,”他不否认,“我更担心的是,它真能聚齐四大奇书。那时它便可以轻而易举的摧毁一切先圣文明,自己重新在缔造一个。”

“为什么会这么说?”我问。

“对于天蟒,我略知一二。它原本只是格萨拉女神养的一条小虫。”盘庸不屑地说,“为了骗得屠苏的信任,它曾与屠苏相处过一段时间。而愚蠢的你,”他看着我,“居然真上了它的当。它肯定跟你讲起过自己与格萨拉女神的故事,我不知道它杜撰了多少,但它一定是大刀阔斧、添油加醋了一大堆。”

“的确,”我说,“它确实讲了很多,不知其真伪。你且说说你知道,我俩比对一下。”

他点点头。“那时的格萨拉山廖无人迹,只有一位尊贵的女神和一条可怜虫相伴度日。可想而知,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女神对一条可怜虫是不会另眼相待的,在女神心中那只是一条可有可无的宠物。但是可怜虫渐渐对女神暗生情愫,却又不敢透露分毫。细想,原因其实也很简单,一方面是它自卑,觉得配不上女神,要是逾越雷池弄不好还会被赶走甚至是杀死;另一方面它觉得其实这样也不错,格萨拉山上只有他俩,就这样陪伴着女神得度一生的茫茫岁月也未尝不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