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 天蟒迷局
  • 纳兰候人
  • 2071字
  • 2019-12-06 17:56:05

“除此之外你们还知道什么?”我问。

“天蟒是一条巨蟒的名字同时也是一个组织的名称,”雁秋毫无表情,“这个组织的成员都是像我一样被天蟒控住的傀儡。”

“这个组织在哪儿?”我一阵激动,话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

“无处不在,”她说,“而且没有人能看穿他们的面目。”

“这些年你和阿狗替他们做了些什么事?”

“看守地宫里的丘人王,”她有些不耐烦了,“除此之外,就是把所有路径荒漠客栈的人送到这里。好了,我有些乏了,剩下的残局你们自己收拾吧。如今阿狗死了,巫族也回不去了,我已经一无所有了,没什么再好怕的了。”她缓缓站起来,向阿狗的尸身走去。她俯下身轻轻触碰阿狗的脸颊。随即把他抱起来,蹒跚着向洞口走去。

我抽出一支烟,点燃。整个地宫只剩我孤零零一个人。

***

荒漠客栈。马博士的故事。

“见过这个吗?”我掏出雁秋给的金牌。羿无接过仔细端详,他摇摇头,把金牌递给阿呷。不一会儿,金牌已经在每个人的手中流传了一圈,最后落到丘人王手中。他注视着金牌,若有所思。

“丘博士,”我看着他,“你看出什么了吗?”

丘博士叹了口气从裤兜里拿出一块一模一样的金牌。“父亲,”小兰不可思议地看着丘博士,“这......这是哪儿来的?”

“就是囚禁我的那个神秘人给的,”他有些恍惚,“他穿着斗篷,带着面具,我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子。”

“如果没猜错的话,他还给你吃了一种叫佳人泪的毒药。”我定定地注视着他,生怕错过了他脸上的一丝丝表情。

他颤了颤,显得局促不安。他脱下金丝边眼镜揉了揉眼睛,再把眼镜戴上。“你......你是怎么知道的?”他的声音有些抖。

“别管我是怎么知道的,”我说,“把你知道的和这些年能干过的事都说出来。这很重要,它关系到很多人、很多民族的生死存亡。”

“沈一哥哥,你......你不要逼他,他受的苦已经够多了。你就让他先好好休息一下吧。”小兰脸一横,泪水夺眶而出。

“小兰,”丘博士拍了拍她的肩膀,“没事,他说得对,这确实很重要。”

小兰抹了一把眼泪,不再言语。

“知道天蟒为何囚禁我吗?”他问的是在场所有的人,但是他一双干巴巴的眼睛却只注视着我。

“不知。”我摇摇头,“你要是愿意的话就从头开始说起吧,也让你的女儿知道,这些年你都经历了什么。你就当讲个故事吧!”

丘博士摸了摸女儿的头,“很久了,有些事情都已经模糊了,”他语重心长,“那时我还很年轻,对考古充满了热情和干劲。有一年我随考古队去了大漠,这次可以说毫无收获,我们除了挖出一块石碑外,再也没有别的东西了。不久,我们带着唯一的战利品回去了。那时我初出茅庐,在考古界还是个菜鸟。没有名声更没有地位,像这种毫无啃头的石碑就落到了我们这些菜鸟的手里。”

丘博士正说得起劲,小兰端来的一杯茶,暂时的打断了丘博士。他喝了一口茶,润了润嗓子。

“任谁也没想到我会凭借这块石碑在考古界声名鹊起,”他略显得意,“我发现了一个惊天秘密,而这个秘密足以震惊世界。”

“长生不死。”阿呷喃喃地说。

“对极了,就是长生不死,”丘博士喝了一口茶,“石碑讲述一条蛇的进化过程。我收集了众多资料来佐证‘长生不死’之说。但是即便有再多的数据也是枉然,人们要的自始至终是事实,哪怕只有一件也好。最终我想到那条进化了的蛇,如果它真突破了生死的局限,那么它极有可能还活着。”

他顿了顿,一口气喝掉了杯中的茶,“真是不得不服老啊,说话都累得慌。”

“父亲,要不休息一会儿吧。反正我们还有时间。”小兰劝道。

丘博士摆摆手,把茶杯递了过去。小兰嘟嘟嘴,接过茶杯。续满。

“刚才说到哪儿了?”丘博士问。

“那条蛇可能还活着——”

“对,”丘博士拍了拍自己的脑袋,“瞧我这记性。”

“这个突如其来的想法让我震惊,同时也让我兴奋难当。即便有这样的想法可在当时来说也都是一场梦。时间隔阂自然也是一大原因,可最大的障碍还是资料不全。这就好比无头苍蝇,白费力气。有时世间就是有如此巧妙之事,连科学也无法解释。就在我一筹莫展之际我的老友马博士居然发现了另一块石碑。对于我,这无异于雪中送炭。通过这块石碑,我获悉了巨蟒的名字——天蟒。石碑上还说天蟒的出生地是南方一座叫格萨拉的山。经过这条线索,我开始寻找格萨拉山。”

丘博士瞅了我一眼,“听小兰说格萨拉是你的故乡。”

我点燃一支烟,点点头。

“那么格萨拉山脚的那块石碑想必你早见过了?”丘博士似乎话中有话。

“的确如此,”我说,“后来马博士、小兰、马家兄弟一行四人到访格萨拉山,现在看来他们不是搞什么考古,实则是在找寻你的下落。我曾以为马博士是个急功近利不管别人生死的自私小人。现在看来倒是我错了。”

“他是我活在世上唯一的知己,”丘博士蹙了蹙眉头,“也是我最敬重的人。”

丘博士沉默了半晌。本不抽烟的他居然点燃了一支烟。接着他开始叙述刚才的故事。

“‘格萨拉’是西南彝族语,而且格萨拉山又是一个极小的地方,找它确实费了我不少精力。皇天不负苦心人,三年后我终于找到了它。然而格萨拉山别说是天蟒连一条小蛇也没有。就在我以为已经到了山穷水尽之时,却收获了一丝意外的惊喜。”

“这时你们发现了格萨拉脚下的石碑?”

“没错。”丘博士仿佛回到了当年,说到得意之处,倏地精神抖擞。“可是现在回想那石碑倒像是一个陷阱,而且是特意为我设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