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 天蟒迷局
  • 纳兰候人
  • 2056字
  • 2019-12-04 19:02:39

“冰奴妹妹,”雁秋挤出一丝笑容,“好久不见。”

冰奴眉宇间闪过一丝惧色,她的脸更显洁白。“自你叛出巫族后就销声匿迹了,原来是像老鼠一样躲在这暗无天日的黄沙中呀。”

“多年不见,”雁秋轻笑,“妹妹还是那么伶牙俐齿。”她的独眼在四周环顾一圈后定在了羿无的身上。这时她变得高深莫测起来——她的眼中有些许忧伤也有些许欣喜。随即一股莫名的怒意完全冲掉了这两种情怀。她一把摁住小兰的咽喉,冲我大吼,“杀了羿无,不然我就掐死她。”

这种转变是我始料不及的。我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好了,好了——”阿狗上前一步,凑到雁秋的身旁,他挤出一丝难为情的笑,轻轻拿下雁秋的手。我舒了一口气,身体已经冒出了冷汗。

羿无有气无力地看着雁秋,他很虚弱,脸色煞白。

“我手中有两条人命,”阿狗双手叉腰,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想跟各位换两样东西。”

“两条人命?”我不解。

所有人都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他手中明明只有小兰一个人。

阿狗咯咯咯地笑,“明白我在说什么吗?”他环视我们每一个人的脸。

没有人回答他的话。他又一阵咯咯咯地笑,“丘博士,哦,或许你们更熟悉他的名字——丘人王。”

空气倏然间凝固。我的心跳比平时快了三倍。“他在哪儿?”我问。

阿狗放下插在腰间的手,他的目光集聚在我们身后的墙壁。他用手指了指,那堵巍峨的墙。“丘人王就在那里。”他说。不像在开玩笑。小兰抽搐着,咿咿呀呀着。她被绑得很结实,她的情绪很激动。

雁秋打了个响指,瘫痪在地上的一个中年男子倏地站起身来。很显然他再一次被雁秋的傀儡术控制了。他变得很灵活,很精神。他走过我身旁在墙壁上敲敲打打,顷刻间,整堵墙缓缓挪向了一侧。所有人再一次惊呆了。里头是一间宽敞、明亮、整洁的房间。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带着金丝边眼镜站在文案边愣愣地看着我们。

我见过他,在照片里。他就是丘人王。

此时小兰像一条疯狗一样狂跳起来,阿狗死死地按着她。我不知道她是否还认得她的父亲。我也不知道丘人王是否还认得他的女儿。丘人王很快把注意力集中在了人群中反应最大的小兰身上。他缓缓放下手中的放大镜和钢笔。急急忙忙向前走了几步。他的嘴巴抽搐着,竟说不出一个字来。

雁秋又打了个响指,傀儡收了命令,疾步上前控制住手无缚鸡之力的老者。这样做其实已是多于,很显然,这位老者已经摇摇欲坠,只剩下一把老骨头了。

“那么我刚才说的两条命换两样东西,现在看来是成立的。你们也是有目共睹的了。”阿狗得意地说。

“你想要什么?”我问。

“既然找上你们,当然是你们有的,”雁秋整了整红色连衣裙,“《异灵秘传》和射日弓。”她说得很快,他的眼睛定定地看着羿无。

羿无轻笑,“《异灵秘传》不在我身上。”他也说得极快。

射日弓确实是在我身上的,但是它现在也成了一道护身符。在还没能全身而退之前,我是不能把射日交出的。

“哈哈哈,”我放声大笑,“谁给你们的胆,居然敢打射日弓的注意。平庸之辈,你们谁能拉开神弓。”我故弄玄虚,这也是无可奈何所致。

“总有一些你们惹不起的,”阿狗语重心长,“即便拥有射日弓、彼岸之力也是枉然。”

“哦?能简单的跟我说说吗?”

“事到如今你们还猜不出吗?”阿狗眼中流露出惊恐。

“天蟒——”

我轻轻说出这两个字。阿狗颤了颤,他如遭闷雷。显然这个名字已在他心中生根发芽,成了他的梦魇。

“它在哪里?”冰奴问。

他没有回答。“交出来,”阿狗咆哮,不知是害怕还是愤怒,他的脸呈紫黑,“交出射日弓和《异灵秘传》,这对大家都好。没有人想死,对不对?”

羿无蹒跚着从地上站起来,他从外套中掏出一根雪茄,打了三下打火机,将烟点燃。他吞云吐雾,定定地看着阿狗。“几年不见,你为何会变成如今这副模样?”羿无吐出浓烟,将脸转向别处。

“还不是你害的,”阿狗大吼,唾沫四溅,“你是高高在上的箭神后裔,我是什么?啊?一条肮脏的毒蝎子,人见人厌。你拍拍屁股走人,继续做你的人上人吗?”

羿无沉默了半晌。“我当初的行为如果给你造成了伤害我很抱歉。可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你好。”

“为我好,”阿狗苦笑,“为我好就把我最爱的女人从我身边夺走,玩厌了再扔还给我吗?我受够了你一副大义凛然,高高在上的样子。”

“住嘴——”

话音未落,雁秋一巴掌扇在阿狗的脸上,突兀地留下了红色巴掌印。“什么,你说什么,跟你好了这么久,我何时对不起你。他,”雁秋指着羿无,“没错,他是我最爱的男人。可是——”

“够了,”阿狗怒吼,“够了,你好不要脸......”阿狗面目狰狞,眼珠子几乎要暴了出来。

“我也受够了,你这肮脏卑贱的男人。”

“嘿嘿,终于说出了你的心里话了。去,去呀。去找他。你不是一直想投怀送抱吧,如今他就在眼前了。还装什么矜持,你个肮脏的荡妇。”

“够了——”

雁秋扑了过去,紧紧抱着阿狗。阿狗抽搐着,轻轻将雁秋推开。只见阿狗的胸膛插着一把匕首,只有一寸长的匕柄露在外头。没有流血。阿狗踉跄着后退了两步,倒在地上,断气了。

“阿狗——”

雁秋扑了上去,使劲摇晃着,早已毫无知觉的阿狗。

“阿狗——”

羿无慌忙冲了上去。雁秋将他推开,“你滚,你滚——”她歇斯底里,她慌张无措。她像一个孤苦无依的小女孩。

在这形势完全出人意料的骤转间,我紧忙解开小兰身上的绳索。而冰奴也制服了傀儡,解救了丘人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