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 天蟒迷局
  • 纳兰候人
  • 3084字
  • 2019-12-04 16:20:35

一只真正的毒蝎子突兀地站在我身后,它的身躯比我高出了三倍,它灰色的眼珠子有我的头一般大,满身坚硬而细小的灰毛,它坚硬而锋利的钳子直指我的心窝,但是它并不紧着下手。因为它还没有收到主人的命令。

与此同时我看见阿狗正站在一旁轻蔑地笑。我心下一凛,意想不到的事正在我脑中重叠——一个号称毒蝎子的人有一只真正的毒蝎子,藏在废弃的地宫,干着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阿狗咯咯咯地笑,极度夸张,像马戏团里取悦观众的小丑,他因笑而抽搐着,眼角挤出了浑浊的泪。

“你笑什么?”我饶有兴趣地看着他。

倏地他的笑声戛然而止。一副得意而愉悦的面孔。他舔了舔了嘴唇,裂开嘴。他的嘴很大,比我见过的任何人都大,像化妆微笑的小丑。

“出来吧,”他拍拍手掌,“来见见你们的新伙伴。”说罢,四周走出十几个满身淤泥,衣衫褴褛的男女。他们萎靡不振,只有躯壳在机械的行走。

羿无在其中,他失去了意识。

阿狗得意地瞧着这些傀儡。不一会儿他的脸变了,咬牙切齿,愤恨不已,如同发现自己的老婆偷了汉子正被他逮个正着。“少了一个,”他大吼,“她在哪儿?”

没有人回答他。

少了的当然是阿呷。刚才我瞧见了她,而此刻她没有出现。“乖乖,”他朝蝎子说,“去把她找出来。”乖乖是蝎子的名字。听到主人的命令它扭动着支脚转向地宫的另一端。

我欲要拉开射日弓,将它射出无数个孔。但是此刻我已经提不起任何的力气了。我顿觉浑身无力,射日弓顺势掉到了地上。阿狗又一阵咯咯咯地笑。

“吃了我的药,”他凑过来注视着我的眼睛,“神仙也得听我的。”

此时,地宫的另一边传来一阵吱吱嘎嘎的打斗声。接着是一道凄厉的女子的哀嚎。随着这一声哀嚎,打斗声戛然而止。很快蝎子回来了,它战战兢兢地伏在阿狗的身旁。

“人呢?”阿狗用一种近乎于命令的口吻说。

蝎子抖了抖身子,将阿呷从嘴里吐了出来。她周身糊着一层绿色的粘液,发出屎一般的恶臭。我顾不得这许多,将她从地上扶起来。我擦掉她脸上的粘液,“阿呷,阿呷——”许是她听到了我的声音,缓缓醒过来。

我脱下外套披在阿呷的身上。昨晚的酒他下了药,但是毒对我有什么用呢。我有彼岸之力护体,百毒不侵。我站起身来,没有看他。我点燃一支烟,慢慢抬起头来,我已狠下了心肠。

“你中了我的毒,应该浑身无力才对呀!”他开始有些慌了。他身旁伏在地上的蝎子察觉到了主人的变换。它心甘为主人挡下一切敌人。它全身的毛竖起来,灰色的眼睛充满了敌意。

“毒药,”我不屑一顾,“别说你一个区区的凡人,即便是神也未必杀得了我。”我咄咄逼人的气势,刹那间惹怒了蝎子。它张开血盆大嘴,咽喉里射出一道绿色粘液。它确信自己瞄准了目标。现在它愣住了,因为射出的粘液落了空。

我飞出三把柳叶飞刀。咣当一声弹了回来。它的身躯是一道铁壁。它纵身一跃,想将我剪成两段。我不避也不闪。它比我大三倍,本该轻而易举的将我杀死的。但是一道金光迷住了所有人的眼睛,包括我和蝎子。等所有人再一次将眼睛睁开时,蝎子碎成了碎片,七零八落,就算是世界上最好的裁缝也不可能再将它缝得完整。

此时,我得意不起来。因为,阿狗不见了踪影。

我顾不得许多,将阿呷从地上抱起来,放到一处干净的地方。羿无等人则目光呆滞,一动不动地站着。我一时竟不知所措。而此时我想到了一件更为糟糕的事情——小兰和冰奴还在荒漠客栈里。冰奴一身的本领自保有余,可是小兰......

阿呷很虚弱,她的嘴唇已经干裂。我解下水囊从她的咽喉里灌了进去。我知道侉屹族人只要还有一口气,他们很快便会恢复。侉屹族的再生能力我是亲眼目睹过的。

我仔细揣摩着这十几个傀儡,心想:“莫非是傀儡术?”

过了一会儿,阿呷的脸色好了许多。

“这是怎么回事?”我问。

“傀儡术。”

虽然我早已想到,但是从阿呷的嘴里说出来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颤了颤。

“有什么办法能弄醒他们?”

“只有两个办法——傀儡师解除;傀儡凭借自己超强的意念摆脱操控。”阿呷将水囊凑到嘴里抿了一口。她正在慢慢恢复。

“你们是怎么被带到这里来的?”我问。

“神道打伤了我和羿无兄,救走了柳垂,之后有寻多狼族武士紧追不舍。我俩无奈之下逃进了大漠深处。没有水,没有食物。很快我俩都虚脱了,躺在黄沙上准备等死。这时天异常的蓝,方才还狂躁不止的风沙瞬间平息了。不一会儿,羿无兄激动得跳起来,他注视着半空中一个红色的蠕动着的点——”

我点点头,“荒漠客栈面前的那面红旗。”

阿呷点点头,接着说,“羿无兄告诉我那里正有一个客栈。我欣喜若狂,觉得冥冥之中有神灵在眷顾。见到了希望,我俩振奋起来。一口气赶到了荒漠客栈。”

“客栈老板和羿无兄是否相熟?”我问。

“相熟,”阿呷说,“他俩似乎有一段恩怨......你别打断我,我从头至尾说一遍。”

“好。”我轻声说。

“我俩到了荒漠客栈,老板坐在一张象牙制椅子上。见到我俩,他倏地站起身来,狐疑地注视着羿无兄。羿无兄轻笑,‘荒漠客栈的规矩是你定的,你不会忘了吧?’老板慢慢缓下脸来,说,‘你还记得这里的规矩,’他将羿无兄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这里的酒肉可不便宜呀!’”

“然后呢?”我问。

“我俩搜遍了全身也搜不出一个子来。他双手叉腰看戏似地看着我俩。半晌,他确定我俩再也掏出一个子来后,冷酷无情的下了逐客令。这时一个妖艳动人的女子从楼上下来,羿无兄正愣愣地看着她。从他的眼中可以看出,她与他相熟,关系还不一般。”

“她是谁?”我忍不住问出了口。

“雁秋,荒漠客栈的老板娘。她很美,穿一身鲜红的连衣裙,乌黑的长发,修长的身材。她的身上只有一个缺陷,这个缺陷同样也是致命的,她的左眼早已瞎了。用一颗晶莹剔透的玻璃珠子来代替眼珠。给人一种滑稽可笑的感觉。”

“之后呢?”

“雁秋狐媚一笑,‘老朋友了,’她说,‘我们也不能太过绝情。吃饱喝足再走吧。’生死当头我俩不再虚伪客套,酒足饭饱之后,雁秋又说了,‘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今晚就在此歇息吧。’我俩也不客气,在此歇息了。”

“之后呢?”

“之后就到这里了。”

“那么你是怎么看待这件事情的?”我问。

“绝对跟荒漠客栈老板夫妇脱不了干系,”阿呷说,“还有巫族。我怀疑那个叫雁秋的女子极有可能是巫族人。”

“还有这个地宫,”我看了看四周,指了指巨蛇雕塑,“这雕塑几乎与天蟒一模一样。”

“我早就发现了,”阿呷说,“真是讽刺,到了鸟不拉屎的黄沙中还是摆不脱天蟒。”

突然,轰地一声从地宫的另一边传来。我倏地拉开射日弓,正襟危坐。

“屠苏,屠苏——”

只听是冰奴的声音。我正才打消了疑虑,但还是不敢掉以轻心。因为此时我不敢确认她是否可信。

“冰奴,”我大喊,“这儿——”

听到回应,一阵轻快的脚步声向这边奔来。不一会儿,冰奴洁白的影子出现在了视线中。显然,她绝没想到见到的会是这种情形。她愣了几秒钟,而后才迈开步子向我和阿呷这边走来。

“怎么回事?”她不可思议地问。

“傀儡术,”我看了看羿无等人,“你来得正好,快想想办法吧。”

冰奴信步走到他们跟前,仔细观摩了片刻。她轻蔑一笑,“雕虫小技。”说罢,吹起了重复一个调子的笛声。顷刻间,羿无等人哎呀了一声,瘫了下去。

我从地上扶起羿无坐到阿呷的身旁。他如梦初醒,不知所措。不仅是他,瘫在地上呻吟的几个人也表现得迷茫无措。

“你怎么找来的?”我看着冰奴,“小兰呢?”

“我看了你留下的信,而后寻着你的脚印就找到你咯。至于小兰,她还在客栈里。”

“糟了,”我说,“小兰有危险。”

“危险?”冰奴不可思议地看着我,“什么危险?”

“你回来的路上没有看见阿狗吗?”我显得有些激动。

“他不是和你一起——”此时她才顿悟,瞪大了眼睛看着我。

“事不宜迟,我们赶快离开这里。”

“哈哈哈,迟了。”

阿狗和雁秋在地宫的另一头出现,前边是一个五花大绑的小姑娘。她是小兰,嘴里塞着一块肮脏的布,说不出话来。

雁秋一身红衣,玻璃珠子镶嵌着的左眼略显狰狞——她极美,也极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