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 天蟒迷局
  • 纳兰候人
  • 3220字
  • 2019-11-30 15:45:00

“龙有两颗心,”我说,“我会成为双面人。”

“未必,”羿无双手托腮看着我,“你的身体有了变化,但是你没有迷失心智,这是为什么呢?”

“一定是有原因的,”他一双乌黑的眼注视着我,一动不动,“难道你一点点都没有察觉吗?”

“难道,”我想到射日弓给我的那丝清醒,“射日弓——”

“什么?”羿羽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所有关于射日弓的事情,他都表现出极度的夸张,而这种夸张绝对不是装出来的。

“没错就是射日弓,”我说,“当时我的脑子里只有杀戮,这时射日弓递出一丝清凉,使我瞬间清醒。”

“射日弓是至纯的神器,”羿羌说,“看来它的出世也必非偶然。”

“龙有两颗心这跟沈一哥哥又有什么关系呢?”这次小兰是真的糊涂了。

“对于我,这些事情已是陈词滥调了,”我说,“不过为了使你明白我简单的阐述一下吧。”

“你的沈一哥哥原名叫屠苏,这你已经知道。你不知道的是,我的复生像是一场蓄谋已久的阴谋。首先是龙杉木,我的父亲屠牛在天蟒的指引下找到了最后一棵龙杉木,而龙杉木是承载龙珠的容器。不明所以的屠牛用龙杉木做了一口棺材,把已死的我装了进去,为的就是保持我的肉身不腐。而这龙杉木中当然有龙珠,龙珠蕴含着万物中某种未知的力量——毁灭、重生只是九牛中的一毛用途。没错,我重生,不再是肉体凡胎。”

“不再是肉体凡胎?”小兰不解地看着我。其实她知道,只是不愿承认罢了。

“对,我正在成为一只非人非龙的怪物。”

“不,不会的,”小兰安慰说,“你不也说了吗——射日弓。对,就是射日弓......”

这个问题太沉重,我不想在此过多纠缠。“昊天和柳垂铩羽而归,”我说,“狼族肯定不会就此作罢的,他们一定会还有行动。”

“我只见到柳垂,”阿呷说,“并未见到昊天。”

“什么?”我顿感不妙。

“放心,”羿羌轻笑,“他们找不到这里的。”话音未毕,门外响起了一阵窸窸窣窣的脚步声。

“不好。”羿无大吃一惊。

我轻轻走到门口,从门眼里向外望,只见过道里站着十几个人。他们手持搭箭的长弓,全神贯注,像随时扑起的狮子。这些小喽啰身后站着一个威风凛凛的汉子,此人正是昊天。

我轻轻将门打开,“昊天,”我高声道,“别来无恙啊!”

昊天大笑,“了不起,了不起啊,居然能从清泉的手中走掉。”

“怎么,”我饶有兴趣地看着他,“你也想尝尝射日弓的味道?”

“不敢,”他说,“不过拿不到《异灵秘传》我回去没法向主母交代呀。”

“那你还是想尝尝射日弓的味道了?”

“不是我,”他轻笑,“想必你听说过傀儡术。”

“傀儡术,”我大吃一惊,“传说中巫族的傀儡术?”

他的身后缓缓走来一位一身雪白的年轻姑娘——雪白的轻纱,一尘不染。雪白的齐耳短发,像从冰雪中萃取出一样纯洁。雪白的肌肤白得摄人,像天上的仙女,可远观而不可亵渎。她的手指纤细如葱。一双眸子剔透得像寒冰。

我倏地感到一股阴冷扑面而来。

她微微一笑,“久闻屠苏的大名,”她的声音很温柔,像雪花般轻盈,“小女子今日得见真是三生有幸呐!”

“你是?”见她如此不凡,我的言语也不免轻了一些。

“我是个傀儡师,”她说,“我的名字叫冰奴。”

“傀儡师,”我饶有兴趣地看着她,“你是巫族人?”

她点点头,“很奇怪吗?”

“世人以为巫族只是个传说,”昊天轻笑,“真是愚蠢之极。”他在指桑骂槐。

冰奴捂嘴咯咯地笑,“你身怀彼岸之力,又兼有射日弓,”她将手从嘴边拿开,“我正需要像你这样身怀绝技的傀儡,不知你愿意否?”她说话的时候似在唱戏。

即便她很美,可是她的轻视惹怒了我,像绝大部分的男人。“你应该听说过天上的九个太阳是怎样毁灭的吧?”我的语气有点冲。

她又是一阵咯咯地笑,“这个世间只有一个后羿,”他说,“射日弓在任何人手中都是一种对后羿的侮辱。”

“我赞同,”我说,“非常的赞同。”我收起射日弓,“为了对你有个公平,我决定不用射日弓。”

她又一阵咯咯地笑,“好可爱的小男孩呀!有趣,有趣——”

我被激怒了,从腰间抽出一把柳叶飞刀,“你的话太多了,出招吧。”我说。

昊天打了个响指,过道里小喽啰们倏地退到昊天的身后。

冰奴脸一冷,她的手中凭空出现一支似冰一般晶莹剔透的短笛,或者说那短笛根本就是用冰雕的。我不敢小觑。我也不敢妄动,对于未知的情形,最好以静制动。

冰笛重复一个调子,并不优雅,反而很刺耳。空气在笛声中行走,肉眼可见,不一会儿空气在空中回旋成一道漩涡,笛声犀利起来漩涡渐渐成为深渊。再一会儿,深渊中闪过一道闪电,紧接着一只小猫随着闪电落到过道里。小猫在地上慢慢变大,最后竟变为一丈多高的豹子。

“这是她的傀儡,小心。”

阿呷惊呼。

豹子张着血盆大嘴,向我扑来。它很快,像闪电。我来不及飞出柳叶飞刀。我一闪,我身后的墙被它撞出了一个窟窿。小兰惊叫,我一冷。阿呷像一座山一样横在小兰的跟前。好在豹子的目标始终很明确,它心无旁骛,只想将我撕碎。

我从二楼跃下,豹子紧随其后。它的速度在我之上,无奈我只好再跃上天台。如我所想,它在空中的速度变慢了。我趁机发出三把柳叶飞刀。它的皮很硬,咣当一声,三把飞刀齐落到地上。

我大吃一惊。“好厉害。”

柳叶飞刀虽然没能伤到它,但是它也因此掉了下去。此时只听见冰奴的笛声吱吱呀呀,节奏比刚才更快了。只见豹子在地上消失,倏地来到了我跟前。它俯身一跃直冲我的咽喉。我轻笑,轻轻一挥手,将它冰封在半空中。

随即笛声戛然而止。冰奴拍拍手掌,“厉害,真厉害,”她扬了扬上嘴皮子,没有丝毫的惧色,“不愧是彼岸之力。”

“不过,”她一冷,先前的笑意瞬间消失殆尽,“我还没出力呢?”说完她欲要吹笛。我从天台一跃而下,只留下被冰封的豹子。

“等等——”

我摆手制止道。

“怎么,”她轻蔑一笑,“害怕了?”

“姑娘何故与我们过不去呢?”

“哈哈哈,”她大笑,“本姑娘高兴,你也管得着!”

“呵呵,这么说你是非和我分出个胜负不可咯!”

“不是胜负,而是生死。”

“用傀儡术吗?”

“用傀儡术!”

“假使你再没有别的招数,那么你已经输了。”

“什么?”

“看看你的脚下。”

她大吃一惊。一层寒冰从她的脚底慢慢往上游,直至将她完全冰封。昊天等人见大势已去,落荒而逃。

***

冰奴。

“为何不杀我?”冰奴问。

“为何要杀你?”我反问。

“因为我想要杀你。”

“你为什么想要杀我呢?”我问。

“你应该知道幽冥谷有藏经楼。藏经楼珍藏着三千道藏,十万典籍。”

“我知道。”

“上千年前,世间曾出过一位惊世骇俗的傀儡师叫石头——巫族人称圣尊。他在短短的三年里学会了以往所有先人的傀儡术。之后他闭关修炼,希望能参悟出更为精奥的傀儡术。皇天不负苦心人,在此后的四十年间他参悟出了超凡入圣的傀儡术,这至圣傀儡术可谓是冠绝古今。在他垂暮之年,他不忍自己毕生的绝学就此沉沦,于是自书成本,在他羽化登仙之际交给了一个心地善良的牧羊人。这牧羊人的名字叫三江。”

“继续。”这个故事勾起了我极大的兴趣。

“牧羊人遵照石头的遗命每天练习,可是他资质平庸,直到他百年归老也只是小成。他在临死前将本子传给了他的儿子,儿子再传给儿子,这样代代相传。直到很多年以后,三江的后人中出现了一位资质不凡的傀儡师,虽然比不上石头,可比起自家的族人算是天赋异禀了。她的名字叫云魄。”

“云魄,她是女儿身?”

“不错,”冰奴得意地说,“是她开创了巫族部落。”

“这么说,你是她的后人。”

“没错。”

“继续。”

“巫族凭借着圣尊石头留下的本子迅速强大起来,成为上古最强大的部落之一。可惜,后人不济,加之,傀儡术重天分,适合练习的人万中无一。渐渐巫族衰落了。而更可悲的是,圣尊遗留的本子居然被盗了。”

“盗了?谁盗的?”

冰奴苦笑,不言语。

“没留备份?”我问。

“留了,”她将拳头握得吱吱作响,“我族人的东西决不能落入外人手中,宁可毁掉也不要。”

“我大概明白你的意思了,”我说,“圣尊遗留的本子就在藏经楼,对吗?”

她轻笑,“这秘密恐怕连狼族人也不知道。”

“哦?”我不解。

“因为盗书的不是狼族人,”她说,“或许你不知,藏经楼早在狼族之前就已存在,连同那些藏书。”

“那么是谁修建了藏经楼,又是谁将三千道藏和十万典籍放了进去?”我问。

“古往今来只有一个人能做到,”她看了看我,“你想不到吗?”

我点点头,“鬼盗万火。”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