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艰难配音
  • 传奇华娱
  • 山海ss
  • 2356字
  • 2019-08-02 17:00:13

在陆旭沉浸于得到《最好的时光》试镜机会时,《余罪》剧组也来了电话,问他需不需要张猛使用后期配音,还是他自己来配,身为一名敬业且有着大把时间的演员,当然得自己配,算了算试镜还得过一段时间,这中间的时间可以去配音了。

奇异果视频显然不会给《余罪》大价钱去营销,怎么看《余罪》都不是值得重点关照的剧,因为《余罪》的题材才华国市场一直以来都不太吃香。

导演,演员也没有自带流量的,所以只能靠质量取胜了,走口碑发酵路线。

现如今国产剧大量的使用配音,每天看来看去就是那几个人的声音在谈恋爱,观众表示每天都是同样的人在谈恋爱,早就听腻了,这些演员的声音又不是很难听,怎么自己不来配。

后来一个综艺节目让更多人了解了著名的数字小姐,说台词时就喊1234,台词后期让配音演员来配,怪不得那么多演员用配音,原来是实力不行,没有点真材实料,靠脸混饭来了。

很多流量演员,往往通告不断,为了赚更多钱,拍完戏就跑到下一个通告了,哪有时间来配音,如果让他们再参与漫长的后期配音工作,本就不菲的演员片酬还不得再提升一个档次?配音的钱哪有跑通告获得的收益大。

导致现在用原声的演员都被称为敬业,全组用原音的剧组观众都会来一句剧组用心了,用原声也是赢得好口碑的重要因素了。

剧组的男主也是个对自己有要求的演员坚持自己配音,声音和他那张脸相符,尤其后面的剧情中有一段令人遐想万分的声音,这一段视频强势冲上热搜,让很多本来不想看的人也生出几分兴趣。

其实陆旭拍摄的时候,现场是有收音话筒的,但是很多镜头,收音话筒是录不到声音的,比如拍摄时周围的杂音很大声,又或者拍摄远景,起码,跑步时,收音是很困难的,会让后期听不到演员说的什么。

更别说使用领夹型麦克风,不但收音效果不好,还会有眼尖的观众放进哔站著名穿帮盘点类视频,要知道很多人喜欢蹲在哔站看盘点视频的。

所以也不是所有的演员台词不好才用配音,有些由于演员来自不同的地方,有些演员有口音,比如著名的品如,洪世贤,艾莉,演戏时居然用了三种语言,韩语,粤语,国语交织,不用配音谁听得懂。

有些虽然能记住台词,也能演出感情,普通话就是不标准,观众一听就会忍不住出戏,他们自身也是比较敬业的,需要自己配音的时候他们也非常愿意献出自己的声音,从而更好地展现自己对角色的塑造,让粉丝吹吹,但是问题就出在这个“更好的”上,不是演员自己不想配,而是很多时候他们也配不出专业的配音演员更好的效果来。

陆旭根据制片发的地址,来到了录音室,旁边也有个专业的录音师,陆旭以前从来没到录音室录过音,没有经验,但他识相的主动把手机关机了。

录音室除了电脑他认识,每一个见过的器械,幸好有录音师在这里,不然真是抓瞎。

“老师,我以前没配过音,老师能不能指导一下,讲一些注意事项,免得等下出错。”陆旭什么都不懂,万一等下出了错,多丢脸,所以他先说明自己是萌新,出了错误也是情有可原,就像刚考到驾照的,都会在车上贴个实习,就不是让老司机体谅体谅吗。

“那好吧,配音之前,我先说几个注意事项,你是一个专业的演员,既然没有要求用配音演员,肯定是有几分台词功底的,台词怎么说你肯定是知道的。”配音师遇到的萌新多了,很喜欢陆旭这样态度好的萌新,不像有些萌新,出了错才说自己是第一次,你一开始就说不久没那么多事了吗,于是他很耐心说一堆注意事项。

“你进去先将麦克置于与脸平面成30度角以内的位置或者鼻子之上,感情比较激烈的戏份时,嘴则应该要比平时距麦克的距离稍远一些,这样可以防止喷麦破音什么的。”

“还有录的时候,不要一味把嘴靠近麦,5~10CM会比较好,不然嘴唇和舌头活动的声音也会被录进去。”

“说的时候,尽量还原当时你演的时候的感情,音色别刻意追求响亮清甜,任何夸张与做作在录音室的话筒面前都会失真,声音状态应依照生活自然。”

“就这些了,你先找找感觉,可以开始了叫我。”录音师说了这么多都有些口干了,喝口水后就坐那等着陆旭。

陆旭回想了一下当时演张猛时的感受,心境,就向录音师示意可以开始了。

“余儿,我怎么感觉这钱怎么烫手呢......”

“停,这一段口型没对上,你说的没问题,但你不能只顾着自己说,你还得看着画面,你的声音要和嘴型对上啊,那边嘴巴都还没张开,你话都说完了,音画不同步本来是后期的问题,结果你前期从根上就出问题,再来一次,注意看画面。”录音室皱着眉头,没有配音经验就是麻烦,首先这对口型就困难。

于是第二次,陆旭死盯着画面,自己一旦要张嘴,他就立马开口,这种感觉好奇怪,看自己即将开口才能说话,他第二次尽量和原先演的时候气口同步,抓住节奏。

“第二次还行,不仔细看你还是同步了,但是在我看来还是快了一秒,在开口的那个瞬间,虽然我可以在电脑上把你的声音往后移,但还是再来一次吧,你也想尽善尽美是吧,后面还这么多呢,我不可能一直给你后移。”录音师说道。

“余儿,我怎么感觉这钱怎么这么烫手呢......”

“不好意思,我不是打气筒,我是出气筒,您有什么不开心的,就可以打我出气。”

......

第三次就达到了录音师的标准,陆旭加紧时间录后面的,录了一整天,才录完一半,得亏是他台词少,不然是真累。

陆旭来之前还想着录音有什么难得,不就是把自己的台词再说一遍吗,怎么说以前都想好了,看着剧本就记起来了,但自己录了才知道。

一个人坐在录音棚里,周围都是录音器材,对着屏幕念台词,还得有感情,本来录音棚封闭的感觉就很难受了,还不能开空调,因为开了空调会有杂音,录音室的话筒尤其敏感,很容易就把杂音录进去了。

八月底的天气可想而知,简直要热疯了,待在里面就像是在微波炉样的,热的走进半生,出来全熟,身上还挂着椒盐。

最难过的就是对准口型,死盯着自己什么时候开口,还好现在是数字化时代,哪句说的不好,还可以随时删掉重来。

艰难的录制了一天,明天还得来录剩下的一半,这一看时间过得好快距离杀青一个多月又过去了,《余罪》都开始进行后期制作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