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痛苦
  • 传奇华娱
  • 山海ss
  • 2624字
  • 2019-07-31 11:14:00

“卡!这场戏过了,准备下一场吧。”张导演干脆利落的喊了句。

何立新松了口气,克服了心中的紧张后,他表现的好多了,虽然不说每次都能一次过,演的也没有张易山那么好,但也不明显的拖后腿了,多亏了陆旭的帮助,否则他需要更多时间来克服。

以前在班上学习表演,表演给老师看,老师看着大致不错就过了,但现在出来营业了,导演为了效果根本不可能让你随便过,一点小动作不合他意,就得重拍。

剧本上只有甲:……,乙……,写的特别简单,但是细节语气,动作都要自己去揣摩,在这基础上还想演出彩,让观众多多看到自己,然后导演觉得你这设计的不对,还会喊停,你自己可能觉得这就是这么表现的,但他们都是无名小卒,哪来的勇气和导演争论。

而且很多时候都不是按顺序拍的,可能上午还是欢天喜地的,下午就一场哭戏嘤嘤嘤,还有周围一堆人看着你的表演,那种压力可想而知。

何况他还只是小配角,真不好意思一直耽误人家的时间,剧组一天的消耗就很大,看着工作人员陪着他一直耗,心里都有些羞愧。

张易山拍了多少年戏,何况他找对了这个角色的感觉,只要照着这个感觉演,小的方向由导演抠一抠,就可以过了。

他不期待自己短时间内达到张易山的水平,只希望像陆旭那样ng少一些,所以他回宾馆就学着陆旭白天教他的努力做功课,希望勤能补拙,在厕所的镜子面前练习着第二天要拍的戏。

现在陆旭就像他们两个的老师一样,别的人没那么大耐心会给他们讲这么多,他们刚刚入行时也是自己慢慢摸索,被导演骂多了的。

幸好陆旭是他的同学,否则真不好意思厚着脸皮天天请教。

现在剧组已经拍到了余罪一伙人参加第二次集训,任务是没有身份,不名一文,在羊城生存四十天,羊城特训第一天,余罪“逮捕”了一个小偷,拿了他的钱和衣服,”学渣“们则用各种手段来赚钱,陆旭饰演的张猛在这里更尴尬。

陆旭需要脱掉衣服,挂着牌子站在大街上,扮演出气筒,在大街上脱光衣服,必须要丢掉羞耻心。

何立新和张桥松现在边上观摩陆旭的表现,他们现在就是要学习很多学校不教的东西,关于走位,关于角度。

陆旭也不阻拦他们,《余罪》是他的第一部戏,他教他们除了他们是他的同学,还希望他们可以表现更好,让《余罪》更好。

《余罪》的剧本因为他,第二季不再是败笔,而是更胜一筹,他有预感,《余罪》一定会比前世更火。

虽然剧本很重要,但是演员的表演也同等重要,毕竟演员的在镜头前演的东西,是观众最能直观看到的,演员让人出戏,再好的剧本也白费。

所以他就不辞辛苦做他们的老师,希望何立新张桥松进步可以快些,不给剧组拖后腿。

想完这些,陆旭呼了口气,开始他第一个独角戏。

“action!”

张猛也有了自己的赚钱想法,他特别能抗打,想着他就脱掉衣服,找了块牌子挂在身上,上面写着“出气筒,20元”,在大街上左顾右盼,等待着顾客到来,希望有人能来光顾光顾自己。

一个大哥扶着自行车停在他面前,指着自行车有些瘪的轮胎说道:“诶,你这有打气哦?”

“不好意思,我不是打气筒,我是出气筒,您有什么不开心的,就可以打我出气。”

“神经!”大哥骂咧了一句,骑着自行车就走了,这大白天的,哪个精神病院跑出来的。

这大哥是不识字吗,这么大的字看不见吗,哪里有打气筒,真的是。

张猛无语的看着大哥走远,忽然一阵幽香传来:“我可以试一下吗?”

一个美女站在他身旁,张猛高兴的不得了,连忙答了句“可以,可以”,终于有客人来了,还是个美女。

张猛舒展了一下身体,准备让他打,只见这美女把头发扎了起来,很干练的样子,但没过多久,忽然面部狰狞,满脸都是气愤,一拳打在张猛的胸口:“让你出轨,让你骗我,啊!”

美女不断的击打他的胸口,周围人其实都是大街上找的群演很敬业,看这边发生这样的事,很快就聚了一堆人来看热闹,还装作鄙夷的样子。

张猛一脸尴尬,这么多人在这看着,肯定是都把他当成负心汉了,他这大好名声啊,还是啥都没经历过的大小伙子呢。

美女打的他胸口都泛起红痕,虽然力气不大,但是频率够快啊,时不时还动用涂了一层指甲油的九阴白骨爪,这种刺痛的张猛直叫。

打了许久,美女还是气不过,还不够解恨,突然一脚踹向他双腿间,张猛感觉到剧痛从下身传来,我靠,这美女是要我张猛断子绝孙吗,张猛痛苦的蹲下,脸上痛的青筋暴起,美女这一下真是要人命。

张猛满脸通红,十分痛苦道:“姑娘,我卖身不卖命啊!”

在他蹲下捂住下身的时候,美女掏出一张红通通的百元大钞放在他面前,很大气的说道:“不用找了!”

“好,卡,这场过了,陆旭表现的真好,你演的我都感觉你痛苦极了,演的好像真的被踢了下面样的。”张导演对陆旭很是满意,不但没有新人的麻烦,还帮他教导新人,选了陆旭真是物超所值。

陆旭脸上的红润还没有褪去,他刚刚真的被踢到了,他现在都是忍着痛在和他们说话,刚才那个美女是找来的群演,说是有点类似经历,演起来有点本色出演的意思,但她毕竟不是专业演员,踢他的时候没有控制好角度和力度。

“陆旭,你刚才那个痛苦的表情演的真好,简直是演技爆发啊,我都快当真了,兄弟牛逼!”张易山一副老大哥的模样,拍着陆旭的肩膀说道,这些天里,陆旭向他学习了不少东西,张易山也很乐于助人,这一来二去就熟了很多。

大哥,我是真痛苦啊!

距离被踢过了一段时间了,已经没有刚开始那么痛苦了,比开始好多了,但动起来还是有点抽痛,虽然身体痛苦,但陆旭的表情还是云淡风轻,他不想让人知道,不然肯定会被笑死,这种事太尴尬了。

“陆旭哥,你刚刚演的真好,我们有一个问题想问你,就是……”何立新和张桥松这时凑了过来,想要请教陆旭一些问题。

这两人怎么这么多问题,这懂得太不多了吧,好想坐着啊。

何立新问完了问题,看见陆旭还是面色有些红,按理说这是演的又不是真的,怎么都过去挺久了,还没正常。

“陆旭哥,我看你脸色怎么还是有些不正常,不会真的被踢中了吧,这你得赶紧去医院看看,不然会影响以后的幸福的!”何立新担心道。

他这么一搞,张导演和张易山都看向陆旭,尴尬死了,陆旭掩饰道:“没有,怎么会,可能是这天气太热了吧,正常的。”

这兄弟太不会说话了,不说话会死吗?

“真的吗,你不要骗我们,我告诉你,这地方要是出了问题,你真的会不幸福的,你要是真的有事就说,我们不会笑你的!”何立新还不闭嘴道。

陆旭真想拿胶布给他把嘴封上,会说话就少讲一点好吗,看到张导演和张易山他们都有些笑意,他强颜欢笑道:“真的没事,我就是感觉太热了而已,你不用再提了。”

何立新看他真的没事,又怕他觉得热万一中暑了,就放弃了问问题。

陆旭松了口气,他赶紧借着上厕所的借口,在厕所检查了一下,顿时漂浮不定的心放下了,真能扛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