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第一场戏

  • 传奇华娱
  • 山海ss
  • 3233字
  • 2019-09-09 19:07:05

“《余罪》,第一场,action!”

导演的一声令下,摄像头,收音设备都开动了。

第一场戏是余罪的个人独白,开拍之后,只见张易山就像变了个人一样,举手投足间带点痞气,挑着眉毛:“我叫余罪,外号:贱人余!”

“理想呢,就是毕业后,去我们那片做个小片警,有面子,而且实惠。”

陆旭在一旁感叹,看见张易山的表演,他就感觉好像想象中的余罪就是这个样子的,怪不得前世张易山能靠这个角色翻身,确实有他的理由。

他以前在横店多年,没碰到过张易山,没想这一世见到,实力还是挺强的,他也是学过表演的,分辨的出来什么是好什么是坏,再说当了多年的观众,以他来看,张易山的演技虽然比不过那些老戏骨,但绝对超过前世那些流量演员许多。

起码他自认为比起张易山差很多,毕竟张易山演过多少戏,从小就是整部剧的挑担人物,他还得向张易山学习。

张导演满意的看着监视器:“好,这条过了!”

不愧是他排除万难力邀的张易山,他果然没看走眼,这实力,真不是盖的,许多演员刚刚开始拍一部剧,往往第一条一般都过不了,因为需要时间进入状态,当然那些实力很强的演员另说。

张易山可能是和余罪这个角色契合度非常高,所以才能这么快找到感觉。

可惜当时投资商认为张易山太糊了,不太想让张易山来担当主角,剧里要是有知名度高的演员,能省下很多的花销在宣传上,这就是为什么知名度高的演员片酬更高,人家自带宣传啊。

为了说服投资商,张导演举行了一场主角的试镜会,张易山的表演说服了所有投资商,在试镜中,他选择了那段羞耻叫的片段,让所有演员演了一遍,其他人都碍于羞耻心,演戏的时候放不开,只有张易山最放的开,不看视频,光听声音,仿佛是真的在看小视频一样,光凭这台词功底就得选他。

知名度固然重要,角色契合也重要,他们这种网剧,就得靠质量取胜,何况张易山也有一个营销点,那就是刘星。

余罪这种痞气的角色,演员要是放不开会让你觉得很尴尬,放不开去演戏,那么演的痕迹就会很重,《余罪》这部剧全得靠男主扛,男主的戏份比其他角色多的多,所以男主的选择至关重要。

现在张易山第一条一次就过了,如此良好的表现,证明了他的选择果然是对的。

“好,张易山给我们开了个好头,后面的也不要掉链子啊,早拍完早杀青!”张导演对着陆旭他们说道。

听到张导演这么说,陆旭没什么感觉,第一场戏挺简单的,何立新则感到压力山大,他等会要是演砸了怎么办,这可是他的第一场戏,万一砸了,会不会影响导演对他的印象。

余罪的个人独白拍完了,接下就轮到他们上场了,只不过陆旭他们没什么台词,就是作为男主的背景存在。

第二场戏,就是余罪在一场篮球比赛中引起女神安嘉璐的注意,带领着鼠标、张猛、骆家龙、汪慎修一众学渣们,用了一些手段赢了安嘉璐的现任男友解冰。

在这场戏中,陆旭和何立新,张桥松没什么台词,但是演解冰的张羽剑因为前期和男主不对付,所以台词多一些,镜头也多一些。

陆旭没敢想太多,跟着剧组就转场到了一个大学的篮球馆,准备拍摄他们打篮球的戏,这里的群演都准备好了,场里坐的全是不要钱的大学生,拍这场戏还真是省钱,他们在学校拍戏早就取得学校领导的同意,免费的宣传广告啊,在和学生会的人说一下,多的是学生对跑龙套感兴趣。

虽然现在已经放假了,但本地学生也挺多的,听到可以拍戏见明星,放假都愿意跑学校。

那边剧务还在调节学生的气氛,看篮球比赛,观众肯定都很兴奋,学生的情绪都不用怎么调动,看到难得一见的剧组拍戏,一个个都兴奋的要死,拿出手机就拍视频和照片。

剧组并不反对他们拍照,这些人要是发到朋友圈,可都是免费的宣传,而且他们这部戏用到群演的地方不多,根本不怕他们剧透。

“快看,那不是刘星吗,我小时候最爱看他演的《家有儿女》了,真没想到,我居然见到了活着的刘星!”

“真的诶,我靠,等会一定要去拿签名,难得见一个明星啊。”

虽然张易山多年没演过什么有名的剧,还被人吐槽长残了,但还是有很多人认识他,《家有儿女》那时候实在是太火,后面央视还不断重播,只要看到张易山那张脸,就会想到刘星。

所以很多人都兴奋的向张易山打招呼,还不断对着张易山拍照,现实中一个活生生的明星可难得一见,张易山也笑着回应,虽然他心里并不高兴别人一看见他就刘星刘星的叫,他也是有自己的名字的,大家却都以为他就叫刘星。

刘星这个角色是他事业的起点,让他一夜爆红,但长大后却成为了事业的掣肘,真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

因为没人认识陆旭他们,所以他们无人问津,反倒是那个张羽剑,有人认出他熟悉的脸,好像看过他演的什么角色,但一下子就是想不起来,但不管这么多,好歹也是明星,也有人想要他的签名,对于普通人来说,好像演过戏的都是明星,不管认不认识。

所有的准备之后,张导演开始了第二场戏的拍摄,天色不早了,这场篮球比赛的戏得赶紧拍完。

打篮球,陆旭手到擒来,他高中的时候可是校队的,然而这是要演打篮球,表演和玩是有区别的,必须要把握好分寸。

“拍摄第一天,第二场,action!”

激烈的篮球比赛开始了,何立新和张桥松要把抢过来的篮球传给陆旭,在真实的镜头面前,何立新心跳不断加速,十分的紧张,打篮球的动作都有些僵硬,他之前上表演课的时,可没有面对过镜头,现在面对镜头,而且还有这么多人盯着看,内心特别的紧张,生怕出一点错,耽误别人的工作,让别人看笑话。

陆旭和张羽剑都有过影视经验,所以表现得都十分自然,可这样就显得何立新和张桥松的僵硬十分突出,一眼就能看出差别。

“卡,何立新和张桥松你怎么回事,怎么这么僵硬?自然一点,之前试镜的时候不是表现得不错吗,再来一次!”张导演皱着眉头,盯着他两道。

第二次拍摄,何立新和张桥松努力的想表现自然些,倒是比第一次好些,但在监视器里还是看的挺清楚,心里还是紧张。

“卡!”张导演皱了皱眉头,第二次喊卡:“大家先休息一下吧,你两可能是太紧张了,快去喝口水,缓解一下,赶紧克服掉。”

张导演无奈的叹口气,何立新和张桥松毕竟是白纸一样的新人,便宜的代价就是这样。

连续两次被喊卡,何立新和张桥松的心里别提有多难受,在这么多人面前演戏,他总是觉得紧张,万一演不好怎么办。

“怎么回事,你们是第一次演戏吗,不是科班出来的吗,这么不自然?”张导演平和的问道。

何立新和张桥松低着头,像被老师训斥的小学生,说不出话来。

“张导,他两毕竟是第一次拍戏,我小时候第一次拍也没有好到哪里去,体谅一下吧。”一旁的张易山忍不住开口道。

何立新和张桥松都是陆旭的同学,他要是不帮他们都感觉良心上有些过不去,于是他把这两人拉到一边去,传授他自己的经验。

“告诉你们,我第一次拍戏也是这样,比你还紧张呢,拍了好多次都没过,被导演骂的狗血淋头,我那时候可是个龙套,他可没时间让我缓解一下,直接就把我换下去让别人上了,我难受了好久呢,我就想我必须要克服,否则以后怎么演。”

“你们已经比很多人都幸运了,得珍惜啊,我可以教授你们我当初克服的方法,我第二次演戏之前,先深呼吸,试着放空,当做周围人都是空气,实在不行,你就当周围人都是萝卜,只不过是五颜六色的,你还可以想想以前上表演课时的天***,那个时候都克服了,现在差不多的情景,这么一想是不是更好过了些,而且这么多工作人员还等着呢,要是克服不了,所有人都得陪你一起耗,多难堪啊。”陆旭不藏私的将自己的经验传授给他们,他可是阅历满满啊。

听完陆旭的话,何立新和张桥松就像是他的学生,满目崇拜的看着陆旭,没想到陆旭现如今的熟练,当初也经历过这些。

何立新心中对陆旭还有些羞愧,陆旭之前在班上一点也不显眼,天天还在戏剧理论课上睡觉,他原先心中还有些看不起陆旭,天天这么混日子,看你以后能有什么出息,结果陆旭背后做了这么多努力,现在的表现可比他好多了,果然是他太肤浅了,陆旭肯定是当时学习太努力了,才会在最没用的戏剧理论课上补觉。

以前不了解前那叫睡觉,现在了解了就叫做补觉。

陆旭要是知道何立新给他脑补了一个背后努力的形象,他得笑死,他这可都是重生带来的,他上学时可不如何立新。

经过陆旭一开导,第三次拍摄,何立新和张桥松的不自然感全然消失,和张易山他们配合的不错,这场戏就顺利的通过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