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龙族

  • 万界皆尊
  • LL10
  • 4580字
  • 2019-12-04 17:09:38

四大族群之间所积累的矛盾不知有多少,眼下四大族群齐聚,自然是要闹出些风波来。

不知是谁先带的头,四大族群之中的一个个族人都找上了与自己有着过节的人,就这样在帝坟之前打成了一团。

而四大族群的带队长老似乎也乐得看他们的小辈出手,都在冷眼旁观他们之间的战斗,毕竟他们神兽的血脉之中就流淌着好战的血液,若是见到自己的仇人还能够压抑着自己的话,就没有脸称自己是神兽了!

四大族群来到此处的族人足足有着上万人,其中实力从蕴神境到圣者境的都有!因此在帝坟之前一阵又一阵的能量风暴在肆意着,辛亏这是在虚空之中,不然的话周围的空间早就承受不住,破碎开来了,而在与仇人生死交战的过程之中,不少人都是现出了自己的本相来,世人平日里难得一见的神兽在今日出现了数千头来,有浑身燃烧着赤焰,在上空盘旋着的凤凰。有身形庞大,背负甲壳的玄武。有身长千丈,浑身覆盖着白鳞的天蛇,还有浑身斑斓,身形魁梧,吼声如雷的猛虎巨兽。

本以为这一场混战会持续很久,那些来自各方小世界的人都急忙远遁千里,可这一场混战仅仅持续了不到一个时辰,便被外力所打破,天蛇族的带头长老一手撕开能量风暴,接连出了数掌,将数名天凤族的族人斩杀。

原本火热的战场顿时变得一片死寂,哪怕还有些圣者境的人也是噤若寒蝉,丝毫不敢出声,毕竟在王者境强者的面前,除却一些极特殊的圣者境强者以外,都与大人和小孩的区别没什么两样。

这名天蛇族的长老浑身气机雄浑,哪怕是处于人形,可浑身上下除却脸部以外,一身精壮的肌肉依然被白色的鳞片所覆盖。

“邙啸!”一名身着紫金袍服的清瘦男人对着那名天蛇族的长老暴喝道,无尽的赤焰在他身上燃起,体内气机暴涌而出,一对赤金色的瞳孔流露出杀意。

那名叫做邙啸的天蛇族长老在身穿紫金袍服男人充满杀意的目光下丝毫没有畏惧,反而是阴阴一笑道:“嘿嘿,凰天,别人怕你,我可不怕,先前你天凤族的那几名族人分明是想下杀手,我为了不让我族中人身死,出手救下他们又何错之有?至于你的那些族人的死,只能说是我力度没掌握好罢了。”

邙啸的这一番话彻底激怒了名为凰天的男人,先前他的族人出了杀手是不错,可那又如何?若是天蛇族的族人要斩杀他天凤族的人的话,只怕邙啸不仅不会觉得不对,反而会是恨不得拍手叫好。

赤焰冲天而起,凰天脚踏虚空,身形闪掠而出,一道凤凰的虚影浮现于凰天的身后,一片滔天的火海自虚无之中涌动而出,浩浩荡荡地拍向邙啸以及他身后的天蛇族族人。

邙啸见凰天真的暴怒出手,自知不敌的他脸色一变,手中法诀掐动,连忙带着身后的族人暴退千里。

只是凰天怎么可能就如此放过他?那片火海不依不饶地拍向他们,火海所经过之处,一切东西都被焚烧殆尽,若不是在虚空之中的话,这片火海足以轻易毁灭一方小世界!

邙啸脸色阴沉,身形一晃,一条足有万丈之长的巨蛇出现在虚空之中,这条巨蛇自然便是邙啸的本体,只见巨蛇的巨嘴一张,一道毒液吐出,直射向天凤族的族人们,随后身形盘绕,形成防御之势,将天蛇族的族人们包裹着。

这道毒液乃是邙啸的本命剧毒,若是被吐了个正着,即使是王者境的强者只怕都要陨落,哪怕是凰天也不禁面色凝重,原本拍向邙啸与天蛇族人的火海调转了方向,与邙啸喷出的那道本命剧毒碰撞在一起。

顷刻之间,那片规模庞大,足以焚烧一切的火海在剧毒之下被侵蚀成了墨黑色,凰天长啸一声,现出了本体,一头散发着神圣光芒的凤凰瞬间出现在虚空之中。

只见凤凰双翅挥动,速度之快,留下了一道道残影,属于天凤一族的本命真火瞬间覆盖在它的身上,与被侵蚀的火海碰撞在了一起,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凰天担心这片被侵蚀的火海若是四溢而来的话,会波及许多天凤族的族人,因此它只能以自身硬抗下这片火海,用自身的本命真火将其毒性炼化。

墨黑色的火海在凰天的身上炸开,尽管大部分的毒性在还未侵入凰天身上的时候就被它的本命真火所炼化,可还是有不少已经被剧毒侵蚀化为黑色的赤焰透过了凰天的护体真火,在它的身上绽放出一道道黑色的火光。

凰天发出了一声尖锐的悲鸣,就连本体都无法维持,只得变为人形,原本神采奕奕的脸庞在此时已是苍白无比,眉间隐隐带有一丝黑色。

“嘿嘿,我本命剧毒的滋味还不错吧。”同样重新化作人形的邙啸朝着凰天阴阴一笑,若是硬碰硬的话,邙啸虽不是凰天的对手,可若是论杀伤力的话,他那无孔不入的本命剧毒可是要比凰天的本命真火强得多,即使凰天身为王者境中期,比他要高上一个小境界,可硬抗他本命剧毒的滋味绝不会好受。

凰天脸色苍白,还未开口,一口鲜血便吐了出来,血呈现黑色,一道道剧毒的气息从其中散发出来,此时邙啸本命剧毒的毒性已经进入了凰天的体内,若是不及时回族救治,只怕凰天会有可能陨落在此!可若是凰天在此时回族的话,那些天凤族的族人只怕就要错过这次进入帝坟的机会了。

可他若是强行压制体内伤势留在此处的话,在进入帝坟之后,恐怕也要被虎视眈眈的天蛇族人偷袭,毕竟他作为如今天凤族族长的亲弟弟,身份之高,天赋之强,早已被在神兽天域作福作威的天蛇族视为了眼中钉。

在凰天犹豫之时,邙啸朝着投来了一道阴冷的目光,邙啸阴阴一笑道:“凰天长老是否在考虑是否要回族医治?若是你要留下来的话倒也无妨,只是到时候进入帝坟之后,待你体内的剧毒不受你的压制彻底爆发,只怕你的这条命就得留在里面了。”

凰天闻言,当下暴怒,浑身的赤焰再度燃起,就要与邙啸不死不休。

邙啸见状倒也不慌,带着天蛇族人再度暴退了数千里之后,冷笑着说道:“若你先前不管你天凤族人的死伤,不硬接我的本命剧毒的话,只怕我还畏你三分,可如今你伤势在身,我可是毫发无损,若你想出手的话就来吧,此消彼长之下,你必死!”

而天凤族人之中,一名实力在圣者境的族人面露担忧之色的站了出来,低声对着凰天道:“凰天长老切莫如此,您的安危才是最重要的,哪怕我们这些人无法得到这份机遇也无妨,还是先退去吧。”

许多天凤族人也开口劝道,希望凰天带着他们回族去,毕竟他们带队的长老都伤势不轻了,就算进入帝坟之中得到什么机遇,可若是凰天陨落的话,只怕他们天凤一族的实力还反而要下降许多。

凰天深吸了一口气,杀意凝重地说道:“天蛇族,果然手段卑鄙!”凰天恨自己为什么不事先像邙啸那样将族人保护起来,这样的话只怕如今该要退去的就是天蛇族了,只是事已至此,凰天只得作罢,要带着族人们回去了。

邙啸阴阴一笑道:“嘿,识时务者为俊杰,凰天长老还是退去吧,至于帝坟中的宝物,我们就代天凤族收下了,只怕再过百年,神兽天域之中就将彻底无人能与我天蛇一族争锋了!”说罢,邙啸的目光分别投向了在远处紧紧守着本族弟子的虎煞族与玄冥族的长老,而后冷冷地开口道:“你们两族的实力即使联手,在帝坟之中也未必能与我天蛇一族争锋,还是就此退去吧。”

邙啸倒不是在吹嘘什么,因为这本就是事实,玄冥族与虎煞族的带队长老虽与邙啸一般都是王者境初期,可面对邙啸那无孔不入又毒性猛烈的本命剧毒,他们还是十分头疼的,而且他们自认,若是一对一的话,只怕他们中的任意一人还真不是邙啸的对手,即使联手,邙啸的本命剧毒也足以拖着其中一人与他一同陨落,而且另一人还是要身负重伤的,帝坟之中不单单要小心这些一同前来争夺宝物的人,更要小心帝坟之中本就带着的凶险,若是一个身负重伤的人进入其中,只怕陨落的风险也是极其高的,若是长老陨落在帝坟之中,那些族人可没办法横渡虚空回到族中去的。

原本玄冥与虎煞两族的想法是让天凤族来牵制天蛇族,毕竟如今在神兽天域之中除却龙族以外,天凤族是唯一有着与天蛇族抗衡的实力了。可没想到凰天身负伤势,要退回族中医治了,一时间,虎煞族与玄冥族的长老都是面露难色,进退两难。

就在邙啸心生欢喜的时候,一道洪亮的龙吟之声响彻虚空,只见一条充斥着浩瀚龙威的五爪金龙刺穿虚无,盘旋于众人头顶。

随着这片虚空破碎,数百道金色流光划过,只见数百名龙族族人出现于此,身为神兽天域之中最强大的种族,就连出现在此的方式都如此的霸气!其他族群出现在此都是由长老带头,用自己的领域包裹着族人,率族人横渡虚空。而龙族则是直接炸开空间,破碎虚无来到此处,此举虽然比他们横渡虚空快上许多倍,可能破开虚无的实力岂是人人都有的?

那条五爪金龙身上流光一闪,随后化作一个高大的中年男人,这个中年男人赤裸着上半身,身材无比壮硕,浑身流淌着赤金色的光芒,头发如钢针般根根竖起。

“我好像听到有条虫子说要称霸神兽天域?”中年男人神情轻蔑地说道,接着他的目光投向邙啸,指着邙啸道:“喂,那边那条虫子给老子看过来!”

邙啸身为天蛇族的长老,地位是无比之高,谁见到他不是恭恭敬敬的?就算是其他三族的人对他也是十分忌惮,可在被这个中年男子指着鼻子喝骂的时候,却是丝毫不敢出声,脸上是青一阵白一阵,只是在心中暗骂道:“该死,龙离这个煞星怎么来了!”

名为龙离的中年男人见邙啸不回应他,并没有就此罢休,而是嘴中骂骂咧咧道:“要不是族里的那些老家伙再三交代我不要乱来的话,老子早就扒了你的皮。”

说罢,龙离似乎还不解气,大手一张,远在千里之外的邙啸就和小鸡仔一般,被龙离抓了过来。

龙离的眼中透露出暴戾之色,甚至下一秒就杀了邙啸也不是不可能的,那些天蛇族的族人一个个面面相觑,冷汗直流。

只是龙离盯着邙啸看了一眼,便随意将他丢在地上,不屑地说道:“一个王者境初期的虫子,也敢扬言要称霸神兽天域?这种话就是你们族里的那些老虫子也不够格说!”龙离的话语之间,尽是嘲讽之意,这番话换做神兽天域之中的任何一个种族只怕都不敢在明面上说出来,毕竟身为神兽的他们最好面子,可龙离丝毫没有这种顾忌,依然是十分霸气地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了出来。

邙啸连忙点头,丝毫不敢反驳龙离,毕竟这家伙可是出了名的疯子,要是真把他惹急了,只怕不仅仅是他,连带着天蛇族的族人都要被他屠杀。

龙离轻蔑一笑,随后看向凰天,身形一动,便出现在了凰天的身旁,他大力地拍着凰天的肩膀,豪迈地笑着说道:“凰天老弟,没什么大事吧?”

凰天乃是当今天凤族族长的亲弟弟,辈分何其之高,而龙离却是当今龙族族长的儿子,乍一看,似乎要比凰天低上一辈,可实际上他们龙族的寿命之悠久,哪怕龙离是龙族族长的儿子,可实际年龄依然是远远大于凰天,足可以与他的父亲称同辈!

凰天苦笑着说道:“龙离老哥莫要调侃于我了,若不是老哥你来得及时,恐怕我就得带着这些族人灰溜溜的回去了。”

龙离大笑一声,说道:“既然族里的那些老家伙交代我要多关照一下你们,我自然不会袖手旁观。”说罢,一阵阵霸道的真龙之力从龙离的掌中涌入凰天体内,邙啸那剧毒无比的本命剧毒就这样被逼了出来,化作了一道道墨黑色的气体,离开了凰天的身体。

其他的族群听到这番话都是心中一惊,天凤族竟然与龙族有着不错的关系,看来从今往后对天凤族的真正实力又要重新判断了。

而邙啸此时是一脸阴毒,心里燃起了无尽的怒火,可碍于龙离的实力,他丝毫不敢做出什么事来。

“该死,这次回族之后要告知族中,天凤族竟与龙族有着关系,而且龙离这个该死的煞星竟然已经有着半步真神的实力了!”邙啸心中暗道。

龙离拍了拍手,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而后龙离大声说道:“帝坟如今还未开启,希望大家都别做什么消耗自身实力的内斗,要斗就等进入帝坟之后斗个痛快!”说道这里,龙离的眼中爆出一丝寒芒,冷冷地说道:“丑话说在前头,要是有人影响到我龙族,就别怪老子宰了他!”

有了龙离这一番充满了威慑性的话语,来到此处的族群或是宗门都收起了各种心思,静静地处于各自的区域,等待着帝坟的开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