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又一次机会

  • 万界皆尊
  • LL10
  • 2861字
  • 2022-02-19 20:03:48

“杀!!”冥帝口中长啸,毕竟冥帝是一尊巨头,曾经也是主宰着数个时代的存在,无论在什么情况下,他也不会束手待毙。

生命之舟那浩瀚无垠的生命力与冥帝爆发出的惊天杀招碰撞在一起。

“轰、轰、轰”一阵阵轰鸣之声不绝于耳,在这样的碰撞之下,时间、空间都在这一刻崩碎,一切都被碾的灰飞烟灭。

在这样的碰撞之下,真神也绝不可能有抵抗的能力,唯有至尊,才有插手的能力。

“咔嚓、咔嚓、咔嚓”一声声骨裂之声响起,不光是冥帝,就连蓝玉也是一样鲜血淋漓,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地方是完好的。

在生命之舟那浩瀚无边的生命之力下,蓝玉那原本破碎不堪的身躯又重新以肉眼看见的速度愈合了起来,反观冥帝,浑身上下鲜血淋漓,只怕已是奄奄一息。

“不复当年之勇了,若是当年,即使是生命之舟,亦难伤我。”即使冥帝浑身遍布了触目惊心的恐怖伤痕,依然是笔直的站立在那。

蓝玉摇了摇头,一矛掷出,“铛”的一声响起,弑帝血矛瞬间长鸣不止,在这一刻,天地之间一股浩荡帝威瞬间席卷而来,在浩瀚帝威出现时,天地之间隐隐响起了金戈铁马般的声音,整片天地仿佛沦为了帝者的战场一般。

长矛破空,一击绝杀,哪怕长矛还未钉杀至冥帝身上的时候,冥帝的结局也已然注定了,这才是弑帝血矛的真正威能!即使是帝者,也弑杀之!

而当弑帝血矛刺入冥帝体内之时,“噗”的一声,冥帝再度鲜血狂喷,浑身上下骨头尽数断裂,整个身躯都弯折了起来,仿佛要折断了一般,鲜血顷刻间染红了地面,哪怕是一生无敌,纵横一个又一个时代,甚至能从黑暗大劫难之中存活下来的冥帝,也终究是走入了末路了。

在弑帝血矛那惊世的战意以及杀意的全面爆发下,哪怕冥帝浑身的死气疯狂涌动,却丝毫无法修复自己那破碎的身躯。

“实话而言,我并不想杀你,毕竟你与我的目的一样,只是道不同罢了。”蓝玉有些叹息的说道。

冥帝此刻面目狰狞,鲜血止不住的喷涌而出。

蓝玉摇了摇头道:“当年我镇压你,只是因为你血祭万界,如今我却能很明确的告诉你,哪怕你真的血祭了万界,你也依然无法犁平黑暗!”

“为什么不可能!你凭什么说不可能!你有什么资格说不可能!”冥帝暴怒道。

“若我都没资格,只怕这世间也无人有资格说出此话了。”蓝玉徐徐说道:“我曾战到黑暗的最深处,我斩杀的无上存在每一尊都远比你强大!我的兄弟、朋友、学生都死在了大战之中!没有人比我更清楚黑暗有多强大!你说,我有没有资格说话!”

冥帝浑身无力,哪怕先前被弑帝血矛所钉穿,他依然是霸气无双,但在蓝玉这一句句话语之下,冥帝的信念,他的一切,仿佛都崩塌了一般,他本以为只要血祭万界,助自己再进一步,便能够彻底灭杀黑暗,但在蓝玉那一句句的话语中,他感受到一阵阵无力。

而蓝玉再度开口,句句诛心:“哪怕你真的突破,成就无上帝者,可你这种行为,与黑暗有何区别?只怕那时候,你想的就不是一战到底了,而是成为他们的一份子。”

冥帝的道心在此刻终于出现了些许动摇,他不禁自问到,自己真的做错了吗?

“咔嚓”一声轻微的响声从冥帝体内响起,冥帝不仅意识到自己曾经血祭万界的所作所为是多么的错误,更意识到哪怕自己真的血祭万界,也依然无法彻底犁平黑暗,种种打击之下,冥帝终于崩溃了,既然无法复仇,那便以一死来解脱吧。

冥帝的真命以及他的天命都渐渐破碎,一代无敌强者也终于在这一刻步入了死亡,冥帝的眼前一阵朦胧,曾经的爱人、兄弟、仇人..如同走马灯一般在他的面前闪过,冥帝笑了笑,伸出手轻轻抓向他们,只是抓住的只是一片虚无。

“想一死了之?哪有那么轻松的事情。”蓝玉冷哼一声,生命之舟再度自吞日圣体之中浮现出来,无穷无尽的生命之力涌进了冥帝的体内,原本破碎的身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修复起来,就连那已经开始破碎的真命乃至天命也渐渐恢复起来!

要知道,自碎真命那是无法恢复的伤势!更别说连带着他的天命都被他一起燃烧了!冥帝已经是打算以死解脱了,无论如何也没有挽回的余地了,只是蓝玉手中有着生命之舟,哪怕是自碎真命,燃烧了天命,蓝玉依然能将他救回来!

眼见冥帝的伤势逐渐愈合,蓝玉走了上前,将钉杀冥帝的弑帝血矛拔了出来,而他的吞日圣体也大开门户,将弑帝血矛吞了进去。

数日之后,冥帝才悠然转醒,若是有人在此,恐怕下巴都要被惊到地上去了,这等伤势,居然只过了数日便恢复了!

虽说伤势好的差不多了,可精神上还是十分的虚弱,冥帝坐在地上,沉声问到蓝玉:“为何救我。”

蓝玉笑了笑道:“你这种屠杀万界的大魔头,若让你一死了之,那对芸芸众生该如何交代,所以我再给你一个机会。”

冥帝冷哼一声道:“像你这种存在,只怕屠杀过的人不会比我少!甚至远远超过我!”

蓝玉笑了笑道:“可我与你不同,我只杀该杀之人,哪怕黑暗来临,我也会冲在最前面,宁可战死,也绝不同他们一般!”说罢,蓝玉递给了冥帝一物道:“见到这个,你可愿在将来助我一臂之力?”

蓝玉递给冥帝的乃是一件破碎的兵器,形似一柄镰刀,哪怕已经破碎了千万载,依然能够让人感受到这柄镰刀的凶威,就是冥帝在见到这柄镰刀之时,也是面色一凝。这柄镰刀仿佛斩落过无尽大世界,屠杀过一位位主宰般的存在。

“这..这是..”冥帝有些疑惑,这柄镰刀他曾经似乎见过,却怎么也想不起来,要知道如此凶兵即使是他也没有能力掌握,若是真的见过这柄兵器,怎会忘记。

蓝玉只是一笑,手中大道演化,无穷无尽的法则降落在这柄破碎的凶器之下,大道与法则在凶器之上追溯无比遥远的时光之后,这柄凶器也逐渐露出本来的样貌。

这是一柄通体漆黑的镰刀,上面没有任何花纹图案装饰。在这柄镰刀面前,就连至尊也不禁要皱起眉头,这柄镰刀所用的材质即使是至尊都不足以拥有,哪怕这柄镰刀早已破碎不堪,可从镰刀之上依然能感受到这柄镰刀的主人在当年有多么的恐怖,只怕是至尊也不值得一提!

而当这柄镰刀被蓝玉演化出真正的面目之时,冥帝双拳猛的握紧,浑身上下青筋暴起,一对眼眸也变得通红,一股肃杀之意流露了出来。

“熟悉吧。”蓝玉说道。

这柄镰刀冥帝自然认识!就是它的主人降临在他所在的那一方世界,他的世界被彻底毁灭,连带着他的亲人好友兄弟伙伴甚至于仇敌都被一同毁灭!就连他自己也被重创,拼尽自己一大半的修为才逃脱而出!

“这柄镰刀的主人呢?”

“被我斩了。”

哪怕冥帝心中有了准备,可在听见蓝玉亲口说出这话的时候心中还是掀起了惊涛骇浪。

当年发起黑暗大劫难的存在是何等恐怖,哪怕他身为帝者中的巨头,甚至在天魔兽三族遁世的情况下可以主宰一个纪元的存在,都无法与之为敌,可这等存在却被蓝玉所斩。

冥帝不禁又多看了蓝玉两眼,蓝玉打趣道:“我又不是什么美人,看我作甚。”

冥帝这才冷哼一声道:“我要怎么做。”

蓝玉笑了笑,徐徐说道:“你什么也不用做,安心在这里恢复实力,等到有需要的时候我会通知你的。”

接着蓝玉手一甩,一件圆形的物体掷出,冥帝手一抬接住了。

冥帝看了看手上的那个圆形物体,此物约莫一个拳头大小,上面法则环绕,大道垂落,可别小看这小小的一件东西,若是它的力量完全爆发出来,一瞬间便可以摧毁一个世界!

“一处已经灭亡世界的核心,留给你修复你的领域吧,希望下次见面,你能重回巅峰。”蓝玉笑了笑,手指在虚空之中轻点几下,道门再度出现,蓝玉也不多作停留,转身离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