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第一百〇一章 门没锁

  • 山泉客栈有点仙
  • 李佩云
  • 2005字
  • 2019-10-20 12:00:00

“这位看起来可仙,完全不食人间烟火。”

张贵摊摊手。

“那可不是,比西方那帮还佛系。”

吕洞宾撇撇嘴,这可是真的万年宅,天翻地覆都不出门那种,也不晓得这回怎么就突然跑凡间来了。

“那位大佬……你不说焦不离孟孟不离焦?咋没见人?”

张贵狐疑地看向吕洞宾。

“哦,那位大佬不喜欢早上出没。你看到葵花仙子身后的一道影子没有?那就是他的化身,不信你调戏一下葵花仙子试试,保准立刻出现。”

吕洞宾坏笑着怂恿张贵。

“你咋不去试试?”

张贵翻个白眼。

“嘿嘿,要不是干不过,我还真想试试。”

吕洞宾摊摊手。

“瞎掰扯,对了,掌柜的,我看到个新店,咱们点个外卖试试?”

申公豹一把推开吕洞宾,跟张贵亮了亮手机。

“我瞅瞅,哦豁,渝菜啊,这个过瘾,我点一下。”

张贵也对中午吃啥感兴趣一些。

说着话,就把外卖点了。

嗯,反正全部点几遍不会错。

钱多多没多久就带着王富贵和姜宏晨蹭饭……哦不,送餐来了。

张贵张罗着把菜肴摆上。

犹豫了一下,出于职业道德,还是去葵花仙子的房门敲了敲。

“仙子,一起吃饭不?”

“不,谢。”

“呃,那以后吃饭要喊仙子不?”

“不。”

既然仙子不赏脸,张贵也不客气了,招呼几位入座,大家开吃。

“Pia!”张贵后脑勺挨了一巴掌,差点一脑袋栽进面前的水煮鱼里。

“吃饭都不等老夫,作死啊?”

神农爷一把扯开张贵,大马金刀地占了他位置,拿了一次性碗筷就开吃。

张贵:“……”

行行行,你是圣人,你吊,劳资忍了。

灰溜溜溜达到一边拿了个凳子。

胡主任一脚踹开了旁边申公豹的椅子,差点没把申公豹踹个屁股向后。

“来来来,坐这,这有空位!”

申公豹幽怨的眼神下,张贵施施然把凳子放好。

“这个夫妻肺片不错哦,来尝尝!”

胡乃贞殷切地给张贵夹着菜。

“吃你的,有手有脚我不会夹啊?”

张贵瞪了胡乃贞一眼,筷子叉住她又递过来的水煮牛肉。

“好的好的。”

胡乃贞乖乖地收回筷子。

“哦豁,吃着呐?”

温西西踢踏着拖鞋,拿着罐冰阔落晃悠过来。

“卧槽,你个糟老头子还敢出现!”

吕洞宾一拍筷子,对温西西怒目而视。

“切,你还敢揍我不成?”

温西西撇撇嘴。

吕洞宾:“……”

卧槽,这老头说得好有道理,该怎么反驳?

“吃饭吃饭,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人皇爷这边坐哈。”

张贵忙打着圆场,招呼温西西坐下吃饭。

吕洞宾琢磨着,不得劲啊,忍一时越想越气,退一步越想越亏!

可是神仙下克上可不好玩,分分钟被教做神。

想想和圣人的差距,算了,气就气,亏就亏。

化郁闷为食量,吕洞宾倒是战斗力大增。

吃完饭,收拾收拾,张贵就窝在泳池边的躺椅里喝啤酒嗑瓜子。

女娃正在玩水,胡主任正侧躺在旁边的躺椅上,用小扇子给张贵扇着风。

饭气攻心,张大爷眯着眼就睡着了。

噫,一觉睡醒,太阳都偏西了。

女娃童鞋早就不知跑哪去玩儿了,胡乃贞还在尽职地给张贵扇着风。

“行了,别扇了,又不热。”

张贵感觉有点不得劲,不耐烦地把胡乃贞扇风的手按了下去。

“可是……有蚊子啊。”

胡主任小声哔哔。

大佬,你在这里方圆十丈哪有什么蛇虫鼠蚁敢出没!这借口也太次了!

张贵脸色看着很凶,手上却轻轻的在胡乃贞手背上拍了拍。

“那个……歇着就好,瞎折腾啥!”

“嘻嘻嘻!”

胡乃贞抿着嘴偷笑。

“净会傻笑!我回去了!你在这里呆着吗?”

张贵瞪着眼,手上却拉住了胡乃贞的小手。

“啊嘞,我们一起回去啊!”

胡乃贞灵巧地一反手握住张贵的大手,一跃而起顺带把张贵也拉了起来。

“咋咋呼呼的!稳重点啊!多大个神了!”

被拽了个趔趄的张贵呵斥着,手上却不由地握紧了胡乃贞的小手。

“好啦好啦,当家的说的都对!走啦走啦!”

胡乃贞笑嘻嘻地拉着张贵。

“不是,我说你一个神仙,还是干部,平时就这么不稳重吗?这可不行,怎么的也是个领导干部不是,要讲究的还是该讲究,我说……”

张贵絮絮叨叨地跟胡乃贞扯淡着领导艺术。

胡乃贞就笑嘻嘻不说话,牵着张贵的手晃啊晃。

夕阳把西照,牵着手的影子拉得特别长。

当太阳最后一丝亮光消失在群山之中,客栈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

进来的人,仿佛笼罩在黑夜之中,看不清面容。

身形显得很挺拔,但是一身阴沉的黑,让人倍感压抑。

“是……凌大神吗?”

张贵迟疑着招呼了一下这位气场十足的来客。

“我是。”

虽然看起来有点让人生畏,声音听起来,却意外的很温柔。

“掌柜的,有茶吗?”

这位大能沉默了一会儿,走向大厅的餐桌,坐下。

“呃,有的有的,客官喝啥?”

张贵愣了愣神,不过还是很快把泡茶的茶盘拿了出来。

虽然说没什么大神喝茶,可能不太看得上凡间的俗品,不过怎么说都是一家古风客栈,该备还是得备啊。

大红袍、普洱、单枞、乌龙、铁观音……该有的品种张贵都买了,不过就都是X宝货,便宜品质也次。

“随意,我不挑。”

虽然大神这么说,不过张贵还是挑了最贵的……嗯,相对其他便宜货稍微贵一点点的龙井。

稍微贵一点是有贵一点的道理的,一泡上,茶香就散发出来了。

凌晨缓缓地举起杯抿了一口。

“嗑嗑嗑”,楼梯道传来脚步声。

“门没锁。”

张贵回头一看,嘶,是那位仙子。

凌大神拿着茶杯的手顿了一顿。

“锁上吧。”

“嗑嗑嗑”,脚步声远去,“碰”,门关上了,声音有点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