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这回血亏啊
  • 山泉客栈有点仙
  • 李佩云
  • 2002字
  • 2019-12-03 15:00:36

咳,胡主任啊,还好还在冷却时间,不用担心出岔子,话说这什么鬼“天庭技术部后勤研究分局战术转移科荣誉出品——暴走的疾行胶囊v7.547版本”胶囊,副作用有时候还挺好用啊。

“阿狸……天亮了!”

“嗯……让人家再睡会儿嘛。”

胡主任打着呵欠爬起来,幽怨地盯着张贵。

“这啥眼神啊,不就把你叫起来嘛,太阳都晒屁股了好吗?”

张贵被盯得头皮发麻。

“人家……第一次和你搂着困觉呢!”

胡主任表情转为娇羞,然后瞟了张贵一眼。

“呃……”

好像,还真是哈。

甩甩脑袋把情绪甩开,张贵犹豫了一下,还是牵起胡乃贞的手,往客栈走。

胡乃贞在后面笑得像偷吃到鸡的狐狸一样。

嗯,好像本来就是狐狸。

后山树林里的司晨耸了耸毛,咋感觉有点凉啊?

虽然说,关二爷回去办事儿了,不过已经习惯了早起练武的张贵还是没有偷懒,在小校场把大刀舞得虎虎生风。

刀在手,杀陈……不对,关刀在手,气随意走,张贵感觉对刀道的理解直线攀升。

或者有胡乃贞和女娃两个大小美女在一边打气叫好的缘故?

反正,张贵感觉刀道的进展已经媲美第一世了,一道刀罡从刀锋划破天际。

嗯,然后张贵就躺了,虽然境界到了,修为可还差点。

一刀挥出,人就脱力了。

这就是境界高于修为的扑街之处,高境界的一个正常招式,可能修为低的时候用出来就直接抽干了。

完全脱力的张贵就只能被胡主任公主抱了回客栈。

拿玉兔妹纸送的“洗手间套装”回气,张贵倒是很快恢复过来了。

洗漱一番,到客厅就被胡主任拦住了嘘寒问暖。

“唉,对了,我那大刀呢?”

张贵才想起来第一世的师傅给他传的大刀。

“啊,那个大家伙啊,我把它藏起来了。”

胡主任挠挠头。

“哦,那行吧。”

张贵也懒得问藏哪了,最近到处跑,都不太想动了,回头静极思动再说。

瘫在沙发上喝阔落,一边刷着票圈,人生如此美好。

“哇噻,厉害了,那个东边小日……子过得不错的居住在岛上的人群所形成的共同体形式可是遭大灾了。”

张贵刷着票圈大笑道。

“瞅瞅瞅瞅。”

申公豹凑过来看。

“哦豁,地震、洪水、火山喷发、超强台风,这是重演地水火风嘛?还加个核泄漏?这小日……子还真是太难了。”

申公豹哈哈笑道。

一边的神农爷手抖了抖,核泄漏可不是老夫的锅啊。

“对咯,最近少买点进口鱼类,又特么核泄漏了,唉,海鱼都有点不敢吃了。”

像啥深海傻鱼包啥的,还是不吃算逑了。

“昂!女娃喜欢恰鱼鱼啊!”

女娃童鞋不依地嘟起嘴。

“呃,那,咱们买国产的吧。”

河鱼也挺鲜的嘛,张贵摊摊手。

“行吧,反正有鱼就行!”

女娃皱着小眉头想了想,感觉问题不大。

“哦对了,神农爷,交任务啦。”

张贵一拍脑袋,看到神农爷才想起来,任务还没交呢。

从纳戒里掏出大湿……封印球。

“喏,海眼在里头了。”

给神农爷递过封印球。

“好,我看一下……”

神农爷随手一抽,从张贵脑壳里抽出一道华光。

“哦了,我看了系统日志,好像传说出错了,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神农爷装模作样地拨弄了一下化成一道光的破BETA系统,随即装作漫不经心地问道。

“哎嘿嘿,也算我运气好,获得了一大票功德,氪功德回来的。”

张贵傻笑着挠挠头。

“功德可不好得啊,用在这上面忒浪费了,算了,用都用了,我去把测试产品先交回去给技术部看看出了什么问题。”

说着神农爷就遁了,刚想起来还是这个龟孙儿指着他骂的大爷,还是骂了白骂那种,再不走就要原地爆炸了。

“哦了,这任务这么急啊,我看神农爷一直不问我,我还以为不太急呢。”

张贵挠挠头。

“啊呀,大哥哥得了好多功德呐?怎么得的啊?”

“咦,女娃想知道怎么得功德?”

“不啊,女娃就想知道大哥哥都做什么了呀。”

“哦,你是想听大哥哥冒险的故事是不是?”

“是呀是呀!”

“想听吗?”

“想呀想呀!”

“嘿嘿,我就不给你讲!”

“啊!大哥哥好坏啊!”

……

神农爷一个闪现就到了天庭技术部。

“喏,你这实验品弄回来了。”

随手把封印着破BETA版系统的封印球扔给老钱,神农爷随手拉了张椅子靠坐下来。

心好累,好想歇歇。

“烤了!神农爷,这回血亏啊!”

老钱拿着实验品检查了一下,一拍大腿道。

神农爷:“???”

“核心能量消耗八成有多,抵俩圣人的常态能量总和都够了,这都经历了什么啊?”

老钱懵逼地查着系统日志,看看六千一百七十二万二千二百八十五次传送记录有点愣神。

这到底经历了什么?

“卧槽,哪个龟孙儿把氪金系统弄上去的?还设了封顶扣费?”

噫,封顶好像还是老夫让改的?好像当时正在和女娃玩游戏,觉得不能封顶氪金太黑了?

“咳,老钱老钱,我们不要纠结这些小问题,回头改掉就好了,实测数据才是重点,我们要完善项目不是?”

神农爷赶忙上前安抚这位技术部大佬。

“咳,其实我主要担心那位参加实验的同志会不会有什么问题,毕竟每进入一个世界,世界天道总会给他留下点什么,就怕他身体受不住啊。”

老钱忧心忡忡,毕竟这关乎一位勇士的性命啊。

“没事没事,他现在壮得很,打死牛没问题!”

神农爷毫不犹豫表示完全不用担心。

那个臭小子精神得很,听说今天连刀罡都飙出来了。

“啊,那就好,不能让勇士流血又流泪啊。”

老钱点点头,继续干活去了。

神农爷感觉心塞塞,老夫感觉是我流血又流泪啊!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