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你明天开始女装吧
  • 山泉客栈有点仙
  • 李佩云
  • 2003字
  • 2019-10-18 15:21:44

“对了,小张,我,回去几天,大哥找我,有事。”、关二爷也过来说道。

“啊?二爷你也要走啊?还回来不?”

张贵愕然,今天什么日子啊,咋都要回家呢?

“就回去,办点事,还来。”

关二爷淡定地捋捋胡子。

“坚持练武,我回来,加大训练。”

张贵:“!!!”

“二爷,您别急着回来,回去总得走走朋友、亲戚啥的是吧?要带点土特产吗?俺给您备点?”

关二爷;“……”

“歪,老吕啊,你在哪呢?小林说要回去地府了,晚上送行宴你来不来呀?”

看看织女正在煲剧,申公豹正在刷票圈,就吕洞宾不在,张贵就给他拨了个电话。

“呼哧……老子……正忙……回头……再聊……”

张贵拿着被挂断的电话,抬头看看天,日头还没收呢,这么着急的吗?

唉,没救了。

不管吕洞宾了,反正不怕东西吃不完,神仙都是大胃王。

大约入黑的时候,蹭饭三神组果然组团来了。

唉,邪恶的蹭饭团,没有饭局必蹭无误。

等等,钱总,你为毛在卡车后面还装了俩电瓶车?

看见钱多多笑呵呵地带着翻着白眼的王富贵,推着电瓶车进客栈里充电,张贵心里戚戚,当家好难啊,财神爷都不要面子了。

算了,不想,开饭。

吆喝着把东西摆好,一起吃顿饭,今晚客栈就得少俩神仙,唉,话不多说,都在酒里了。

“先生您好,需要资金服务吗?我们可以提供快速低息贷款,无需担保,无需抵押,快速放贷哦!”

张贵正跟林相希碰着啤酒罐子,就发现电话响了,接起来就是一把温柔的嗓子。

张贵:“???”

“老子不缺钱。”

“不,先生,你缺。”

“不,我不缺。”

“不,你缺。”

张贵:“???”

挂电话,遇上神经病了。

刚挂了,电话又想了。

“先生,您不缺钱,能帮我完成一下业务任务吗?我这个月就差一个单子了。”

温柔的声音听着惹人怜爱。

“关我屁事!”

张贵直接按断,咦?这个电话,好像以前打过过来?

看看通话记录显示了三次来电记录,张贵有点懵。

算了,可能也是什么推销电话。

张贵没记起来,索性扔下不管继续和林相希喝啤酒。

“世尊,没骗到啊。”

这时候一个长得很温柔的,分不清楚男女的年轻人苦着脸跟一个青年说道。

“琉璃啊,我们下一顿可能就要吃西北风了。”

青年把最后一口方便面吸到口里吃掉。

“咕嘟。世尊,我这一顿就已经吃西北风了。”

叫琉璃的年轻人看着方便面汤咽着口水。

“咕嘟咕嘟……哈,舒服了。”

青年把面汤全干掉了,舒服地呼了口气。

“世尊……可是……我好饿啊。”

琉璃眼巴巴地看着干干净净的方便面纸碗。

“唉,所以你要努力工作啊,你看,我这面,也是我辛苦工作得来的啊。”

青年摊摊手。

琉璃瞄了瞄在对面巷口,正拿着本批发八毛的《如来神掌》哼哼哈嘿的小胖子,叹了口气。

还是世尊厉害,八毛可以换个泡面还附赠棒棒糖。

“世尊!这个,你就给我吧!”

看着青年在拆棒棒糖包装,琉璃一下就扑上去。

“那……你明天开始女装吧。”

琉璃:“???”

……

送走了林相希和关二爷,张贵独自靠在泳池边的躺椅上,有些感慨。

天下无不散之筵席,原来神仙也一样。

不过,问题不大。

客栈本来就该迎来送往,客如轮转,才是正常操作,个个都长住,那成居民楼了。

把烟头掐灭,呼出个烟圈,张贵一挺腰跃起。

然后被拦腰抱住了。

“阿狸,把老子放下来,成何体统啊!”

被公主抱的张贵又羞又怒。

“好的嘛!”

胡主任听话地把张贵放在地上。

“哪哪都有你啊?很闲吗?”

张贵整了整脸色,板着脸道。

“是的呀!”

张贵:“……”

算逑,不和小女子一般见识,老子撤了。

“矮牙,陪人家坐会儿嘛。”

手一紧,又被搂住了。

嗯,反正冷却时间,坐会儿就坐会儿。

“我们,去后山走走,行不行?”

张贵答应下来,胡主任反而就规矩了,有点怯怯。

“行吧,走走。”

张贵犹豫了一下,当头走了出去。

胡乃贞愣了愣,赶忙跟上。

张贵看着身边的人,带点怯,想靠近,眼神里有着期盼,有着犹豫。

突然感到一阵心酸袭来,张贵手一动,牵住了胡乃贞的小手。

惊喜,难以置信,幸福,满足,害怕,窃喜,担忧,患得患失……张贵从来不知道一个眼神可以蕴藏这么多情绪,现在真是长见识了。

“我们……去看星星吧……呃!”

刚说完,抬头看看满天乌云的天空,张贵陡然语塞。

胡乃贞一抬头,恼怒地一挥手。

“好了,相公,我们去看星星吧。”

然后满脸堆欢地挽住张贵的手臂。

张贵无语地看了看瞬间晴空万里的天空,星星还挺亮堂。

牵着手在草坪上席地而坐,张贵仰头看着星星。

而胡乃贞,仿佛打开了话匣子,絮絮叨叨地诉说着他不知道的故事。

“喂,你知不知道啊,你第一次挂掉的时候,我还哭了呢!你知不知道呀,我长这么大都没有哭过啊,我都不知道哭是什么啊……你叫我走远点,我都不知道往哪走……还有啊,你知不知道呐,你那刀又丑,就你拿着当宝贝,我又不敢扔掉……”

张贵双手枕在脑后,在草坪上躺了下来。

胡乃贞也侧躺着,在张贵耳边继续嘚吧嘚吧说着。

“你知不知道呢,就是那时候你娶我了呀,我就得叫你相公对不对,你都不叫我娘子,为什么呀?我看戏文都是叫娘子的啊,为什么还是叫我阿狸嘛……”

张贵听着听着就迷糊了,瞌睡虫就来了,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嘴角却轻轻翘起。

一觉醒来,张贵觉得身上被软软地压着什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