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只有那长脸还有点温度

  • 山泉客栈有点仙
  • 李佩云
  • 1953字
  • 2019-10-24 18:35:16

女娃歪着脑瓜儿想想也对,父皇也不是那么容易伤到的,可能真的突然犯抽了呢,最近好像都不是第一次犯抽了。

“啪嚓”,神农爷又捏爆了一棵仙界何首乌。

“啊嘞,不要管父皇了,大哥哥我们玩‘斗地主’好不好嘛?”

“好呀,等我登录一下。”、

正在掰药材的神农爷有点坐不住,手里一颗能量球色彩斑斓,带着仿佛猛烈的爆炸性,地水火风不断重演一样。

一把推开窗,大吼一声把能量球丢飞了出去,嗯,心情好多了,郁闷多了果然还是需要发泄发泄。

唉?丢哪去了?好像往东头?算了不管了,反正肯定飞出种花国境了。

……

玩了一阵游戏,女娃大人要看动画片,张贵就开了电视陪她看。

嗯还是低龄向的。

“唉唉!相公你回来啦!”

一个软绵绵的东西忽然就窜到张贵怀里。

下意识搂住。

张贵:“?!”

“喵?”

“我去!你丫是狐狸不是猫呀!”

赶紧把怀里的胡主任丢到一旁的沙发上,玛德,这诱惑力太大了,都快……嗯?还在CD时间啊。

张贵定了定神,哦豁,还在冷却时间呢,不慌不慌。

“哎呀,好坏坏,干嘛丢开人家嘛!”

胡主任嗲嗲地凑上来搂住张贵胳膊。

“哪学来的骚话?给老子坐好了!”

张贵沉声一吼,胡主任立马下意识地正襟危坐。

哦豁,看来劳资的一家之主威严还在。

等等,我这是想啥呢?

胡乃贞眼珠子乱转了一会儿,悄然又靠住张贵。

张贵思绪有点乱,也没在意。

女娃大人正在看电视,听到动静瞅了瞅,想了想,然后就靠到张贵怀里继续看电视,嗯嗯,果然好舒服。

张贵下意识就搂住了怀里的小女娃。

女娃:昂,这样真的好舒服呢!

吕洞宾刚刚春风得意地进门,瞬间就感觉被打击到了。

瞅瞅人家,左手御姐右手萝莉,都是顶级大能,劳资就只配去找小公主哈皮一下?

这客栈没法待了,劳资要静静。

“歪,静静吗,今晚我去看你可好?”

吕洞宾心情抑郁地转身出了门,然后满脸堆欢地打起电话。

“唉,小吕啊,你这夜夜笙歌的,要点补药吗?不要九万八,不要九千八,九九八带回家!”

温西西喝着冰阔落从一边闪出来,掏出个小瓶子就对吕洞宾说。

“噫……人皇爷,您这……该不会想让我试药吧?”

吕洞宾警醒地看着温西西。

“哦豁,你这把我当什么人?”

温西西板起脸来。

“我是那种坑朋友的人吗?大家这么熟了,我还会拿你试药吗?”

温西西背手教训道。

“哎哟别介,人皇爷是我错了……这个,效果可还行?”

吕洞宾连忙作揖讨饶,然后眼珠子滴溜溜就转到人皇爷背着的手上。

“嗯,没问题。”

温西西鄙视地瞄了吕洞宾一眼。

“咳,人皇爷您这是小看我了……”

“别跟圣人扯谎。”

“……呃,好吧确实不行,行吧,威鑫还是X某宝?”

吕洞宾想了想,还是掏出手机,这想想就很棒棒哦。

“来,X某宝扫码,别用椛呗哦。”

“成嘞,货给我。”

“拿好,用完记得给我说说效果。”

吕洞宾:“???”

“唉,这每个人都有不同的体质不是?药效会有小幅度偏差,问题不大问题不大,你给我反馈我才能更完善药效不是?”

“呃,好像可行,我就是感觉哪里不对……”

“没有不对!早去早回哈。”

温西西搂住吕洞宾就把他推到小跑上。

“一路顺风啊!”

挥手送走了开着车去赴约的吕洞宾,温西西才回过头小声哔哔。

“第一,你不是老子朋友,是晚辈;第二,我们也不太熟。”

然后……哎呀,有新目标!

一把拉住路过的林相希。

“小牛牛,我这有上好的配种牧草哦,来一把?”

林相希面露惊恐的表情,甩开温西西就跑路了。

“哎哎哎,现在年轻人真不懂得敬老唉,老头子这老胳膊老腿的,那么大劲儿干啥子哟!”

温西西抱怨地甩甩手臂。

林相希一脸慌乱地跑进客栈,猝不及防就啃了一嘴狗粮。

只见掌柜的正皱着眉头左拥右抱的看着电视。

嗯,这狗粮还是双份的。

玛德,劳资是牛啊!凭啥喂俺狗粮啊!

单身牛林相希感觉受到了虐待。

“掌柜的,俺要退房!”

张贵:“???”

没头没脑的,小林干啥子哟?

张贵松开小女娃,嗯?啥玩意儿坠着老子左手?艾玛,好软。

抽了一下抽不动,回头一看,嗯,还好老子冷却时间。

“松松,干正事儿呢!”

张贵抽抽胳膊。

“嗷,好的嘛。”

胡主任嘟着嘴松开手。

“咋滴啦,小林,来抽根烟,我们慢慢说。”

张贵掏了掏裤兜,没得,换裤子了,只得从纳戒里淘烟,给林相希派了一支。

“那个啥,掌柜的啊,这出来也有段时间了,俺感觉有点想家了。”

林相希欷歔地抽了口烟。

主要是这凡间的狗粮实在是口味太重,冷冷的狗粮胡乱地往脸上拍,还是回去看看马脸那长脸,还有点温度,唉。

“那行吧,啥时候回去?咱吃顿饭,我再给你办退房手续,可行?”

张贵看看林相希顶着个非主流的牛角发型却一脸忧郁,虽然莫名有些喜感,还是以为他真的想家了。

“择日不如撞日,就今晚吧,吃完饭俺就撤。”

林相希吸着烟,烟头忽明忽暗,照耀着牛角发型仿佛带点绿光。

嗯,是不是最近去的小世界有毒?最近老子看啥都有点绿。

张贵揉揉眼镜,赶紧掏个小镜子照照自个儿头顶,还好,乌黑浓密,可以拍广告不用Duang了。

“咳,行吧,既然你已经决定了,我这就去点外卖。”

拍了拍林相希的肩膀,张贵拿起手机点外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