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偶尔探个险也不错啊

  • 山泉客栈有点仙
  • 李佩云
  • 2001字
  • 2019-10-18 15:17:22

“武师兄,别犹豫了,这是天赐良机啊!”

武仁兴旁边一个颇为儒雅的小胡子中年说道。

“宗师弟,我为本门掌门,此次虽为机缘,却也凶险万分,我等一旦有个差池,就怕窦师弟独木难支啊!”

“掌门师兄多虑了,副掌门法力高深,即便有个万一,定当保得传承无虞,此次机缘,机不可失啊!”

“是啊武师叔,我们掌派师兄晋升元婴也有段日子了,必然能保得我等周全,可是这仙墓须得六人才能打开,我派已是精英尽出了,此次必然万无一失啊!”

滇海派的矮胖师弟帮腔道。

“武师叔,你害怕我们坑你呢这是?”

绿上脸……咳,吕尚莲也娇嗔道。

“唉,小莲,怎么和师叔说话呢,师叔可是先父的结义兄长。”

绿青年……哦不,那个,戴姓青年轻声责怪。

张贵差点没忍住对他投以同情的眼神了。

这人性果然是没得了。

算了,懒得管这些破事儿,倒是象腿仙墓,有点印象啊。

象腿天仙是上一任管理员,跟天道对着干,把自己作死了。

不过仙墓里好像还有不少好东西,确实是需要六个金丹期以上修士开启。

不过……象腿天仙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仙墓就是她生前的洞府,可是贼吉尔多坑的。

这六位,能活一半……不,能活一个都是侥天之大幸了。

不过蹭一下车不错啊,反正去回收海眼也不急在一时,天仙洞府里面可是有不少好东西啊。

张贵打定主意,把桌面的饭菜扫个精光之后,直接上房睡觉。

哦豁,这个上房还真宽敞,比自家客栈宽敞多了,回去是不是想想怎么改造一下?

不过,现在还是好好睡一觉实在,累死爹了!

张贵舒舒服服睡大觉的时候,下边六个憨批还在认真的讨论探险计划。

一觉睡到大天光,张贵伸着懒腰洗漱一番,下楼吃早饭。

咬了口包子,发现结界还在,六个憨批还在认真地商量着啥。

张贵也懒得关注了,吃完包子喝口豆浆润润喉。

“小二,我马备好没?”

张贵迈着六亲不认的大爷步,招呼着店小二。

“哎哎,大爷您稍等,马上给您弄好!”

店小二殷勤地把张贵引到门外,一头顶上有一坨白毛的棕马正被牵过来。

马倒也算是好马,起码膘肥体壮,至于千里马啥的就不用指望了,别说小破地方没有,有也不是一小块金锭拿得下来的。

张贵翻身上马,贴了一张“驯兽符”,信马由缰就走。

“驯兽符”还是吕洞宾给的,也挺好用,可以轻易操控一些实力低下的兽类。

张贵给棕马下着指令,往黑雾山就走。

黑雾山离这小镇也不远,象腿仙的洞府就在黑雾山深处。

到了黑雾山脚下,张贵直接把马赶走了,徒步进山。

符箓足够,行进速度很快,论起装备,有诸多大佬打赏的张贵也算是土豪了。

没多久就到了象腿仙洞府门前,张贵贴了个“敛息符”,找个草丛坐着。

这种“敛息符”可是天庭出品,专门给侦查类任务人员派发的制式装备,原理是降低存在感,天仙以下,站在面前都不能发现。

不过大大咧咧站着,张贵还是不太习惯这么高调,还是蹲草丛猥琐发育比较合适。

在躺椅上靠着,喝着肥宅快乐水,带上蓝牙看电影,顺便等六个憨批来开门,这才是正确选择啊。

刷了三部电影之后,六个憨批终于御剑来了。

张贵收好手机,看着他们落在象腿天仙洞府门前。

绿油油青年……哦不,戴姓青年抛出一个玉牌。

只见玉牌发出一道绿光……嗯,好应景啊。

好吧,绿光照射在地面上,一个中间有根石柱的阵法从地面浮现。

阵法有六个阵位,每个人站一个阵位,输入法力,就可以开启洞府了。

擎狮门和滇海派两派精英尽出,只为此次机缘,一时间,六人神色凝重。

张贵拿了包麻辣牛肉干啃着,嘶,真辣,唉,磨蹭啥呢,赶紧开门呀。

六人缓步走向阵位,各自站好,相熟的互相对视一眼……嗯,啥夫啥妇眼神不太对啊。

咳,好了,终于六人输出法力,一道亮光从地面上出现,渐渐显露一道门户。

“是时候了,大家快进!”

绿……戴姓青年大喝一声,收手往门户内一跃。

众人也是纷纷飞跃进门户。

“敛息符”还有大把时间的张贵就站在门边,看着“咻咻”地像飞镖一样往门里窜的几位,等都窜完了,才晃悠悠地走进去。

哦豁,这里面挺亮堂啊。

张贵进了门就在门边拿个小马扎蹲着。

六位人均金丹的高手正在表情严肃地打量着环境。

“吱呀……轰!”这时候进来的大门关上了。

六人均是一惊,赶忙回去尝试了一下把门打开。

不过仙人洞府的大门,可不是最高不过元婴期的蝼蚁可以弄开的。

话说,元婴期都是蝼蚁,劳资是什么?这么一想,张贵突然好心塞。

六人显得忧心忡忡,后路被断,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张贵淡定地坐着小马扎,看着六人在那各种没吉尔用地扯淡。

“反正路只有一条,先按之前说好的计划,宗师叔在前,武师叔殿后,我们走。”

绿……算了,绿青年直接拍板,在场就他修为最高,大家也没啥异议,就开路向前。

张贵等着他们小心翼翼地走了一段距离,才收起小马扎缓步跟上。

嗯,牛肉干的包装袋还是放回纳戒,老大个公园……呃,老大个洞府连个垃圾桶都没有,小世界真麻烦。

六人亦步亦趋地走着,眼前一阵红光浮现,却是一个血红色的过道,看起来就不是什么吉利玩意儿。

姓宗的儒雅小胡子中年有点慌,不过还是一边祭出护体法宝,一边硬着头皮往前走。

“修行之事,逆天抑或顺天?”

就在小胡子走进通道中央的时候,一道分不清楚男女的声音响起。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