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百因必有果,你的报应就是我!

  • 山泉客栈有点仙
  • 李佩云
  • 2011字
  • 2019-12-03 14:34:14

感受着脑残粉这辈子的狂热情感。

张贵都有些迷了,难道不带荷尔蒙的那才是真爱?

好吧,第九辈子。

这是最后一波了。

真·倒了八辈子的霉!

张贵觉得心累,终于要熬完了。

几百万头草泥马都在心里跑累了,“咩”了一声就懒得动了。

这是……嗯,这好像是个知识分子的家庭啊。

钱不多,但是这个便宜老爹,经常写些什么东西,用的是墨水笔。

而且,对鸡战争貌似还没结束,屎黄色军服看得张贵怒火中烧。

但是张贵也没啥法子,这都是纪录片,啥也干不了。

小小年纪的,就跟着老爹东躲XZ。

中途,老娘没了。

老爹红着眼,带着还是屁事不懂的张报国一路颠簸。

经过南洋,到了鹰酱。

张贵这辈子的名字挺有时代特色的,张贵倒是挺喜欢。

而且,重要的是,这辈子。吉尔应该就安全了吧。

漂洋过海到了鹰酱,老爹进了一家研究机构干活。

他老爹天赋好,人又勤快,似乎在这个地方混得很好,除了开头那段苦一点,日子是越来越好过了。

住的是大别墅,有小汽车,家里还有工人,专门照顾张报国生活。

就这样,张报国一家,在鹰酱过了几年和平日子。

张报国还小,啥都不懂,就以为日子都是这么过的。

直到那一天。

“同胞们,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在今天成立了!”

听着广播的父亲,眼泪“唰”地一下就下来了。

张报国从来没见过他爹流眼泪,再苦再累都没有。

张贵也记得,张报国他娘没了的时候,老张也只是红了眼。

张报国九岁那年,老爹收到了一封信。第二天,就带着他,出门了。

“爹,我们去哪里啊?”

“回家。”

在张报国的记忆中,老爹一直很忙很忙。

也没有时间搭理他。

回家之后,生活感觉差远了,住的房子也小,倒是有人专门照顾张报国。

日子过得没有在鹰酱舒服,加上叛逆期也到了。

张报国这段时间就放飞自我了,每天瞎玩瞎混。

一直到了十六岁的一天。

他很兴奋地在报纸上看到种花家第一个蘑菇成功种植了。

然后,他收到了老爹的骨灰盒,还有一枚奖章。

张报国才恍然发现,他很久没有见过老爹了,很久很久。

张报国读书没有太大的天赋,可是,他不想辜负老爹给他取的名字。

所以,他选择了参军。

三十一岁那年。

张贵叹了口气,苟日的,吉尔都不知道用一下。

这十五年,他都泡在军营里了,别人放假他操练,别人休息他看书。

一心报国的张报国军衔倒是提升得挺快,已经是中校营长了。

在猴国,他终于看到了心动的人。

是一个女医务兵。

张贵愣了神,哟,胡主任这打扮挺清纯的呀。

就是军服都绷不住了。

张报国突然招呼了一下女医务兵。

“小丫头有对象没?”

“没有,咋滴?”

“你看我咋样?”

“还行吧。”

“嘿嘿嘿。”

“瞅你那傻样,裤子脱了。”

“啊?”

“换药啊!”

咳,这是张营长很丢脸地被打黑枪打到屁股了。

“那啥,等打完了猴子,咱扯证成不?”

“成!”

“嘿嘿嘿。”

“少抽点烟,不健康!”

“好嘞!”

张报国在猴国的低凹。

从胸前掏出珍藏的卷烟,颤抖的手用火柴点燃了。

“糙!湿了,不香!”

努力地吸了一口被血染湿的卷烟。

援军已经到了。

或者说,终于到了。

“张营长!您……医务兵!医务兵!”

“别叫了,没救了,你让我安静点再抽口烟。”

“您……您的一营……”

“全员四百九十七人,全在这了。”

张报国淡然的环顾四周。

“呼……都是好儿郎……咳……”

没有一个,背敌而亡,一个都没有。

“爹啊,儿子……没丢人啊……”

“张营长!张营长!”

“报国!”

“媳妇啊……咳……我就抽了这口……”

半根卷烟从张报国手上滑落。

屮艸屮艸屮!

张贵黑着脸回来了!

心情就是上面这样的。

“歪!太乙老道!跟我说谁特么安排投胎的!劳资吉尔怎么他了!劳资要投诉!投诉!”

张贵怒火中烧地打通了太乙真人的语音。

最让他愤怒的,是最后一辈子特么都不让消停,临死还被打了一枪肾,还有一枪,咳。

“哈哈哈,你看完了?哎呀,笑死我了!”

太乙真人显然没啥同情心。

“笑个屁啊!好笑吗?”

张贵怒意磅礴。

“好笑啊,又不是我的,为啥不好笑?哈哈哈!”

太乙真人毫无同理心,反正受罪的不是自己。

“卧槽!我不管!我要投诉!谁特么管投胎的!”

张贵觉得脑袋都要冒烟了。

“哦,就是我啊,你去呀,投诉呀。”

太乙真人嘚瑟地说道。

“卧槽!wdnmd!为毛这么玩我!”

张贵猛地发现怒火有攻击方向了。

“呃,随便,我没妈。而且,这还真不是故意的啊,这是既定程序,我都几百年没动过程序了。”

太乙真人摊摊手。

“啥程序啊?”

张贵挠挠头。

“这是地书根据一个人的功过,自动生成下辈子的际遇的,天道都不会插手。”

太乙真人解释道。

“合着我这吉尔真受罪,还是自己造成的?”

张贵怒道。

“没毛病,性格决定命运,没听说过?”

太乙真人继续解释。

“每一个选择都是你自己做的,从而影响到你之后会产生的功德或者业力,继而再影响下辈子的际遇。”

张贵:“……”

那就是,我的吉尔都是代我受过咯?

怪我咯?

一时间感觉无言以对。

“行吧,你自己玩会儿,我还开会呢,回聊哈。”

太乙真人挂断了语音。

点了根烟,默然地出门。

噫,天都黑了啊。

到客栈外,关二爷没在,估计回房看小说了。

在泳池边的躺椅上躺下,看着星星抽着烟,整理着思绪。

突然头上一软,然后脑袋被抱住了。

“百因必有果,你的报应就是我!嘻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