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被踢爆还能反杀
  • 山泉客栈有点仙
  • 李佩云
  • 2004字
  • 2019-12-03 14:25:24

李狗蛋爹娘去找个说法,结果就没回来了。

这种情况下,别说狗蛋这莽汉子,张贵都是冲冠之怒了。

所以狗蛋提着锄头就把洋大人干掉了。

干掉洋鬼子可不是小事,狗蛋再傻也知道跑路,听说红头巾也是弄大毛子的,就去投奔了。

张贵叹了口气。

不得不说,红头巾们的行为愚昧得甚至愚蠢,但是他们抗击侵略者,保存了种花家的文化和文明,促进了种花家群众的民族意识觉醒,功绩不可抹杀。

看看李狗蛋凶巴巴地把几个留洋学生踹翻在地,却装作看守不严让他们跑掉。

不得不说,李狗蛋真是个面懵心精的家伙。

经历了大变之后,看事情越发透彻。

反正刀枪不入什么的鬼话,他是不信的。

他知道,洋鬼子那么拽,是因为洋鬼子比朝廷能打,比咱们种花家人能打。

也不是能打,而是洋鬼子的鸟枪厉害,咱们造不出来。

所以,不能真的一味地不要洋鬼子的东西,咱们应该要学,学得比洋鬼子更多更厉害,然后就可以反过来干翻洋鬼子。

但是红头巾不明白,或者说,不能够明白。

因为即便是这样,有些事情,需要有些人去做。

李狗蛋的头领是个女头领。

好吧,胡主任,你又来了。

张贵有点稀罕这个英姿飒爽还提着他的生锈大刀的胡主任。

阿狸同学好像上辈子抱上瘾了,依然很喜欢抱抱这辈子的李狗蛋。

李狗蛋倒是挺正常的,不过小初哥相当不好意思,果然还是一抱就面红耳赤,噫,鼻血都流出来了。

“把大毛子赶走了,俺娶你成不?”

李狗蛋一次面红耳赤地挣扎着说。

“好啊!”

阿狸同学很高兴。

张贵算了算时间,叹了口气,唉,果然立flag是没有前途的。

果然,李狗蛋身先士卒,然后就挨火枪了。

没来得及赶上了的阿狸暴怒了,锈刀狂舞,杀得对面溃不成军。

是日大捷。

不过这跟张贵没啥干系了,倒是幸亏挂得早,后面红头巾干得太蠢了。

如果没挂,参与了后面的蠢事,业力肯定不小,下辈子保准讨不了好。

等等,这辈子吉尔倒是有用,可是没用吉尔啊!

啊!我要这铁棒何用?

握草了,来不及吐槽了,又来了!

第五辈子了呀。

噫,看环境,大青亡了呀。

先赶紧检查一下!

张贵都养成条件反射了,上辈子挂的时候可是挨了不少枪子儿,有一枪还把他给爆了。

还好还好,吉尔完好。

嗯,貌似上辈子混了个好评呀,这家庭环境不错啊。

随着第五辈子的眼睛,张贵打量着周围。

哦哟,还不错。

不过,这年代,烽烟四起的,城头变幻大王旗。

这些大王也不是好应付的,都喜欢征点乱七八糟的税收点乱七八糟的礼。

这大王旗没变几次,张百岁家里就变成贫下中农了。

没错,这辈子张贵又姓张了,名字还挺吉利。

不过据说名字都特么是反着起的,看起来这辈子活不长了。

他爹张大户受不了打击,家道中落,没到十岁的张百岁就爹死娘改嫁了。

剩下个老奶娘把他拉扯着长大。

咳,这不是他奶娘,是他死鬼老爹的奶娘。

老奶娘祖上是赤脚医生,倒也认识点字和药理,靠着这个在村里倒能混点日子。

张百岁十五岁上,老奶娘也挂了。

没依没靠没田地,只会点半吊子医术的张百岁只能离乡背井到十里洋场讨生活。

张百岁带了把柴刀上路,路过一处小树林却看到一只黄毛狐狸追打撕咬一只白毛狐狸。

想也没想,张百岁一柴刀就把黄毛狐狸送了上路。

看看白毛狐狸身上腿上都有伤,张百岁也没啥法子,只能就地找点能治伤的草药,嚼烂了给狐狸敷上。

也不知道是不是张百岁救了狐狸,小狐狸就粘着张百岁不走了。

张贵:不,老子知道,确认过眼神,这货就是胡主任。

“你不走啊?那行,跟着我吧,有我一口吃的保准饿你不着!”

“嘤嘤嘤!”

小狐狸往张百岁怀里蹭蹭。

“哦,那我当你同意了!”

张百岁高兴地抱住小狐狸。

“我叫你……阿狸好不好?”

“嘤嘤嘤!”

张百岁其实还是很渴望有朋友的,不过村里的小孩本来都是张大户的佃户,张家没落之后,也跟他玩不来,导致小张这十五年人生连个说话的都没得。

现在有个小狐狸,倒像是找到知己的感觉。

十里洋场风光好,可惜都属于大佬。

一人一狐在十里洋场混得不太如意,只能打点散工,小张连买个黄包车牌照的钱都没得。

果然是有一口吃的就饿不着,问题是一口吃的都没得。

几天找不到散工,俩货饿得眼神发青。

恰好遇到了黄老板广收门徒,才勉强混上口饭吃。

饿怕了的张百岁敢打敢拼,倒是很得赏识。

一把柴刀砍遍十八条街的“拼命张大郎”也算是小有名气。

嗯,不过还没太出名,就在一次火拼中被伤了,嗯嗯。

张贵叹了口气,丫的,特么在这等着呢。

不过“被踢爆还能反杀”的狠劲传扬开来,小张子倒是更让人害怕了。

张贵带着淡淡的忧伤,踢爆比一刀切真是疼多了。

还不如给个痛快?

不管了,回去必须投诉!必须投诉!投诉!

小张子凭着狠劲混成了个小头目,却越来越喜欢读书,特别是读史和一些舶来读物。

到了二十岁,小张子看起来不像小大佬,反倒像个留洋学生。

但是威名却越来越重,黄大佬都对他表示重视。

因为小张子下手够狠。

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这是小张子读书明的理。

手下有人马有场子,小张子已经不是一人一狐吃饱,全家不饿的时候了。

不过他还是很喜欢带着小狐狸。

肩膀上蹲着头白色的小狐狸,是小张子的个性标签了。

要害被伤过,小张子又没娶妻没混舞厅,在混子堆里真是有些独。

而混子堆里,最怕就是独。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