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少年人不节制的后果

  • 山泉客栈有点仙
  • 李佩云
  • 2001字
  • 2019-09-30 18:15:58

苟大户小日子过得舒坦,什么梳栊花魁娘子一掷千金……是不存在的,一个天阉要那玩意干嘛?

连使唤人都是挑便宜的买,一屋子歪瓜裂枣。

反正又没得用,要好看的干嘛,性价比不行啊。

这么一整,反倒是阿狸看起来最好看了。

一屋丑鬼的苟大户在京城也算小有名气。

一大家子人,没个主母也不成,虽说苟大户没啥用,不过总是得遮掩遮掩啊。

相亲啥的不靠谱,多找个人来花钱,又没有吉尔用,太亏了,苟大户一合计,行了,矮子里面挑高个,阿狸俺娶你。

阿狸觉得还行,苟大户就凑合着随便摆了两桌,反正亲戚全没了,随便请点场面人搓一顿意思意思就完事儿了。

婚后没啥区别,就是总觉得听着阿狸叫“相公”特别舒坦。

不过,舒坦日子没过多久,苟大户发现不对了。

猫鸡联军打到地津了。

地津跟京城那可太吉尔近了。

缺乏安全感的苟大户正准备跑路,却被告知戒严了,不许跑。

不过幸好,担惊受怕了一年,朝廷在小沽口把猫和鸡揍了,苟大户琢磨了一下,这猫鸡联军也就这样,不太能打呀。

于是也就没太在意,继续过小日子。

张贵叹了口气,这辈子警惕还是不够啊。

果然,一年没过,猫鸡又打过来了,这回真是揍弟弟一样把咸鱼皇帝揍得哭爹喊娘,直接被揍跑了。

苟大户就惨了,跟着跑没资格,只能躲在地窖瑟瑟发抖。

猫鸡的黄毛棕毛们也不是好东西,烧杀抢掠强抢民女啥的完全是家常便饭。

还好苟大户平时安全感不足,地窖造得足够隐蔽,里面食物酒水也备得足足的,才苟了过来。

上辈子张狗剩挺能活的,这辈子苟松却有点时运不济。

猫鸡联军大部队都撤了,带着阿狸从地窖里出来的苟松偏偏遇到个还在搜刮财物的贪心黄毛。

黄毛举枪的时候,苟松下意识就挡在阿狸身前,嗯,然后“砰”的一声,苟大户就躺下了。

弥留之际,却看到阿狸扭头就走。

然后把头放在他面前。

“相公,你又要死了啊,不怕,我给你报仇了哈。不过为啥挡在我前面啊,你又挡不住。”

阿狸表示有点伤心。

“咳,毕竟,我还是个男人啊……等等,为什么是又?”

苟松并没有得到答案,心脏被火枪打中的他挂得比较快。

张贵有点无语,这辈子不太长,倒是文章和不要脸学到了不少。

作为半个读书人和半个商人的苟松,无疑都是比较成功的。

不过张贵挺迷糊的是,胡主任这会儿看着挺正常的啊,怎么现在这么骚了?

没等想明白,眼前一花,呱呱坠地。

玛德,又来了。

第三辈子进入进程。

噫,这辈子还行啊。

起码真是个官宦之家啊,而且是正二品的总兵,大官啊。

等等,好像哪里不对?

张贵瞄了下打扮,估计跟自己上辈子挂的时候也差不离。

等见的人多了,张贵就知道哪里不对了。

特么都老妖婆当权了,那个短命鬼统治的时候。

俺大青都要亡了,当官有个屁的好处?

等等,这个奶娘好面熟。

卧槽,阿狸你哪来的?

不对,阿狸你胎记没了?

张贵懵逼地看着抱着自己,咳,抱着自己第三辈子的奶娘。

该……该喂奶了是吧?

感觉自己无知无识的第三辈子正在哇哇大哭,张贵瞬间有点小期待。

然鹅,哇哇大哭的还在哇哇大哭,周边的人却愣神了一瞬。

然后这辈子的便宜老爹就说话了。

“好,不愧为将门虎子,一个奶娘都喂不饱,再找个奶娘来!”

张贵:“!!!”

卧槽,阿狸你居然用幻术假装喂奶?

阿狸笑嘻嘻地逗弄着张贵。

喂喂喂!弄坏要你赔啊!

卧槽!还扯!

呼,还好玩腻了,喂喂,别抱那么紧行不行?

卧槽,太闷了啊!带球(防屏蔽)闷(防屏蔽)人啊!教练,她犯规啊!

张贵唯一欣慰的地方,是做了一辈子太监,一辈子天阉之后,这辈子终于正常了。

真是太好了。

不过,张贵很快就意识到,玛德,他真是太甜了。

长到十三岁,好巧统治皇帝挂掉了。

哦,张贵这辈子的名字叫方德丕,唉真是方得一批。

好吧,现在张贵知道自己真是太甜了!

有,是没有错,但是有,不一定就有用啊!

太快了!

一刺激就完事!

第一次就是被阿狸(防屏蔽)抱了一下。

脸红耳赤(防屏蔽),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一瞬间,世间一切(防屏蔽)索然无味。

阿狸倒是乐此不疲,一抱就面红耳赤的小相公太阔耐了!

这第三辈子……是早呸啊!

而且……还早得过份!

看见就要抱抱!

然后……没有然后了,早呸的第三辈子居然就这么英年早逝了,死因还是……纵欲过度?

最后的最后,阿狸还一脸忧伤的来抱抱。

“相公啊,你这次怎么死得这么快啊?”

卧槽,大姐我不要啊!一阵哆嗦之后。

“少爷血崩啦!救命啊!”

卧槽,张贵好想捂脸。

这辈子好特么丢人啊!

好吧,眼前又一花,第四辈子了。

“……我这辈子该不举了。”

张贵琢磨一下,已经不抱期望了。

同时下定决心,特么的回去必须投诉!不管谁管的投胎!

呃,等一哈,这辈子又是苦孩子?

看看脏兮兮破破烂烂的土房,这辈子又是苦逼家庭啊。

该不会又送去阉了?

张贵觉得(手动屏蔽)一阵拔凉拔凉的。

第一辈子切了一次,已经太特么刺激了,劳资可不想再剁一次!

提心吊胆的张贵终于有点安慰,没被拖出去切了。

不过,这辈子也有够惨。

活到十八岁,张贵是很惊喜这辈子完好,而且叫李狗蛋的这辈子,虽然家穷,身体还挺壮实。

结果,狗蛋好不容易说了一房媳妇,还没娶过门,就被来传教的洋大人带去“给神奉献”了,不堪受辱的未过门媳妇就上吊了。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