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看一下会不会毁三观?

  • 山泉客栈有点仙
  • 李佩云
  • 1999字
  • 2019-10-19 12:55:39

——如果,有上辈子。

——那么,我的上辈子是什么样的?

这估计是很多人都会偶然产生这样的想法。

而现在,自己的上辈子……不,上九辈子都摆在张贵的面前。

张贵搓搓手,看着面前的手机有点犹豫。

这上面就有自己上九辈子的记录。

但是,真到了要了解的时候,张贵又有点退缩。

鬼特么知道自己上九辈子都是啥情况?

是人是鬼是畜生都不知道呢。

这特么看了,会不会毁三观?

张贵觉得自己三观还是很正的,万一就这么毁了,是不是挺可惜的?

要不,下次再看?

张贵有点怂。

对未知的事物抱有足够的好奇心,那是好莱坞大片坑世界的女主的特质,不是张贵的。

但是,想想外面的大麻烦,嗯,确实大。

张贵踌躇良久,还是把手机拿了起来。

前因后果总得了解一下吧?

打开屏锁,点进去和太二真人的聊天。

手指在太二真人发过来的文件上,上上下下浮动了足足十分钟。

玛德!不就一个TXT文本嘛!

看了又不会掉块肉!

再说了,有啥不对,随时可以不往下看不是?

点了!

等等!神特么TXT文档几十个T那么大?

张贵一点下去才发现不太对,这TXT文档有点大啊,太二真人出品的手机网速太快了,啥都是秒传,之前就没发现。

但是手指已经点下去了,张贵来不及再干点啥的,就发现眼前一花。

这特么什么情况?

张贵感觉自己被一大段信息直接灌输进脑海。

这是第一辈子。

张贵感觉自己完完全全经历了自己这一辈子。

这辈子,张贵有点惨。

凭借记忆中难看得一批的老鼠尾巴发型,张贵大致确认了朝代。

出生在一个穷得叮当响的农户家庭。

这会儿张贵才明白,“要想富,少生孩子多养猪”是怎么一句至理名言。

这户人家就是典型的“越穷越生,越生越穷”。

张贵这辈子叫张狗剩,贱名字好养活,毕竟他之前有七个哥哥八个姐姐,夭折了十个。

到了他五岁那年,又添了两个弟弟一个妹妹,娃实在太多了,根本养不活。

他爹一狠心,拿个柴刀把张狗剩......剁了,连夜就把还发着烧的张狗剩扔到皇宫侧门。

也算是张狗剩命大,遇到个好心的老宫人,把他捡了回去,破柴刀造成的伤口感染居然也没要了他命。

张贵就像是被牢牢禁锢在这具躯体里,所有一切的经历他都感同身受,却偏偏啥也干不了,纯粹是个高级版的VR电影。

当然,蹲着尿尿还是让他相当不适。

老宫人是个好人,教他识字,教他礼仪,教他很多东西。

不过老宫人没几年就挂掉了,张狗剩也长大了点,宫里开始使唤他干活。

张贵也确认了,这是吃糠拉稀他儿子的时候。

张狗剩到了十五岁,不识字的皇帝也挂了。

那个小学僧最喜欢的诗人登基了,毕竟人家四万多首诗没有一首要背的。

张狗剩认识的很多小太监都提拔了,而有些老人则不知所踪。

反倒是无权无势的老太监们,都安安稳稳的该干嘛干嘛。

这是张狗剩第一次认识到,权力斗争的冷酷性。

在皇宫里,没有野心的人永远没有出头的机会。

张狗剩在这里足足呆了五十年,才混了个带俩小太监的基层干部。

张狗剩一直勤勉,又不争功,上头其实都挺喜欢这样的老实人。

所以他五十五岁的时候,看着他年纪也大了,便派了个丑宫女和他对食,实际上也有安排个人照顾他起居的意思。

这个丑宫女,说实话也不是很丑,就是脸上一道斜跨大半张脸的胎记相当瘆人,上面还长着毛,跟野兽皮毛似的。

大半辈子都是孤家寡人的张狗剩却异常欢喜,对这个不说话的哑巴丑宫女相当照顾。

过了二十多年,他快八十了,对这个没有说过一句话的丑宫女还是一如既往地疼爱。

爱写诗的老家伙显然没他能活。

他儿子是个孝顺儿子,老爹走了没多久,就把老爹最喜欢的大臣送去陪老爹了。

年纪大了有年纪大的好处,渐渐没啥活干,别人看他一把年纪了也不好让他干活,张狗剩清闲下来了。

张狗剩显然活出了自己的人生哲学,能糊涂就糊涂,毕竟年纪大了。

虽然说品级是低点,可是优哉游哉生活却也毫无问题。

孝顺皇帝挂的时候,老张狗剩一百岁了。

老胳膊老腿的,不过,耳聪目明,在活个十年八载问题不大。

丑宫女也怪,四十多年了,身段还是没变化,也没有在他面前掩饰,只是出去的时候穿上宽松的衣服,佝偻着腰。

新皇登记总是有些趁火打劫的,这不,几个新朝提拔的小太监就来了,硬污丑宫女偷了宫里的东西。

“啊丑你呆在这别走,老头子打发了他们。”

张狗剩柔声安抚了一下丑宫女,整了整衣服出去。

“嘿呀,几位,又不是不认识老朽,咱家向来就靠着宫里照料,哪有什么身家?几位行行好,放老朽一码呗?”

张狗剩陪着笑弯着腰,拿了几个银锭往几个小太监手里塞。

“张老公,别说小爷们不给您面子,但是上面交代了,今天这人你交出来,咱家保你平安!”

领头的小太监掂掂手里的银锭,往怀里一塞,对这个老东西没啥好语气。

“不不不,老朽这些年都靠阿丑照料,这是一刻离不得啊,您要有啥别的要求,老朽肯定不二话。”

张狗剩觍着老脸,把身上的银票都掏了出来。

“老不死的,别给脸不要脸!今天这人,你交也得交,不交你就躺这!”

小太监一把扯过银票,顺道一脚踹在张狗剩身上。

张狗剩顺着小太监的力道就坐地上了。

“哎哟,哎哟,您要不,就揍老头子解解气?就回人跑了就好了呀,这这,玉佩也给您?”

张狗剩赖在地上不起来,把身上最值钱的玉佩也给小太监递了过去。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