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要生存还是要尊严

  • 山泉客栈有点仙
  • 李佩云
  • 2091字
  • 2020-09-19 11:02:15

太二真人:牛批了,九世姻缘!噫,你也太惨了,九世处男。

太二真人:哈哈哈笑出屏幕.gif

张贵:……真有九世姻缘?

太二真人:有啊有啊,不过说起来太麻烦了,我传给你。

太二真人:《九世孽缘》.chm

张贵:……不是九世姻缘吗?九世孽缘什么鬼?

张贵:不不不,这不是重点!

张贵:重点是,她是贞洁神啊,要是劳资把持不住,岂不是玩儿球了?

太二真人:骚年,别担心。以你现在的修为,她就是硬(手动屏蔽),你也进不去。

张贵:!!!

张贵;唉,我说你这就侮辱人了啊!牛郎当年不也是凡人吗?

太二真人:哦豁,你还真以为牛郎真就是凡人啊?你还以为杨天佑和刘彦昌也是凡人对吧?

张贵:背书包感叹号.jpg

太二真人:少年你真是太甜了。

太二真人:而且,胡主任的修为比她们强多了。

张贵:哈?不会吧?我看织女都能欺负她啊。

太二真人:那是闹着玩的,胡主任年纪小,把织女当大姐姐。

太二真人:算了,这些你也别瞎琢磨了,你只要知道,凭你现在的肉身和修为,换着一百零八种姿势你都只能(手动屏蔽)就行了。

张贵:握草.jpg

太二真人:开会了开会了,不跟你扯淡了。

张贵:凸—_—凸

看看太二真人没回复,张贵也就揣起手机。

张贵这一时半会儿也分不清楚太二真人这算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

好消息的部分是,劳资的小命安全了,不用担心被天打雷劈了。

坏消息的部分是,张贵感觉自己身为男人的尊严被践踏了,扔到地上,被十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又呼啸回来循环个百八十遍那种。

门都进不去!

卧槽,对于一个正常男人,没啥比这更耻辱的了!

不过,现在该是发粪涂墙努力修炼获取进门资格,还是该咸鱼保命?

呃,生存与尊严的考验啊。

我太难了。

张贵停了车,在马路牙子上蹲着,萧瑟地抽着烟。

不行!

张贵愤然丢了烟头,狠狠地碾了碾。

老子可以不上,但是决不能够没得上!

张贵正发着狠要努力修炼。

“呦,掌柜的你在这干嘛呢?”

张贵抬头一看,吕洞宾正把小跑停在他面前。

“没啥,正准备去镇上买点东西。”

张贵摆摆手。

“哎呀,希哥哥,这是谁呀,邋邋遢遢的。”

车上传来嗲嗲的声音。

“呃?”

张贵刚才被老吕的大脸吸引了视线,这才看到吕洞宾小跑上还载着两个小姐姐。

“男人说话,女人插什么嘴?”

吕洞宾霸气地挥手让两个小姐姐闭嘴,然后潇洒地从敞篷小跑上一跃而下。

“喂喂,我这回可没用你的名字哈,我用的是牛头的。”

吕洞宾一把搂住张贵的肩膀,紧走几步小声哔哔。

“我……不,你等等,你这个方向说往客栈走啊,你该不会想着带两个小姐姐回客栈吧?”

张贵晃了晃神之后迅速捉住主要问题。

卧槽,这俩浓妆艳抹衣着朴素的小姐姐,一看就是司晨近亲啊,能带回去吗?

噫,不过吕洞宾眼光还是很毒的啊。

“有啥问题啊,我们回客栈就关上门聊聊人生,下下飞行棋,又不会影响别人。”

吕洞宾摊摊手,这现成的古风特色山景房多好啊,又有情调又干净,还不怕有摄像头。

“没问题你个鬼啊!劳资是正规客栈!”

虽然说,知道赚阿爷钱没份的时候,张贵也考虑过是不是改成(手动屏蔽)房算逑,不过想想客栈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能有人过来开(手动屏蔽)才是有鬼了,也就搁置了。

不过现在劳资的客栈可是堂堂天庭旅游局人间界什么什么什么办公室,艾玛,太长了,记不起来,反正就是天庭旅游局属下的特约商家,怎么能允许吕洞宾搞(手动屏蔽)这么捞的事情?

而且还是两个!

张贵绝对不会说他是羡慕了,咱也是见过(手动屏蔽)面的人物,以前陪客户应酬的时候什么(手动屏蔽)面没见过?劳资会羡慕?

“阿勒,虽然看你阳(防盒鞋)气外(防盒鞋)泄,不过元(防盒鞋)阳未(防盒鞋)漏,要不咱们(手动屏蔽)?哥哥带你开个(手动屏蔽)?”

吕洞宾哥俩好地搂住张贵,到外面开房多不实在啊,这边的都是些小破旅馆,没情调又脏。

到市里也不现实,难道带着俩小姐姐驾云过去吗?

张贵:“!!!”

这货怎么老是要和劳资做同道中人?

还没来得及说话,就是一阵恶风袭来。

啊,不对,挺香的,应该是香风,不过太快了。

“咻,碰!”这样的。

吕洞宾已经打着旋飞了出去,然后被一道白影凌空往下抽,“轰”地一下把土地咋出个大字型的洞。

“老吕你这皮有多痒啊?老娘的相公你都想带坏?”

一身白色运动服的胡乃贞双手前抱,神色阴沉地盯着坑里爬起来的吕洞宾。

“嘶,咋忘了这个大姐,惹不起惹不起!”

吕洞宾也不哔哔,开车带着俩惊呆的小姐姐掉头就往镇上走。

哇,你双(手动屏蔽)这么一挤,好突(防盒鞋)出的!

张贵怕流鼻血,赶紧抬头看天。

“怎么澡都不洗就跑出来了?看把你脏的。”

胡乃贞掏出手帕给张贵擦脸。

这辈子第一次被女孩纸这般温柔以待的张贵已经呆了,咳,做服务的不算。

此刻从胡乃贞带点心疼的眼波里,张贵感觉自己要沉沦了。

等等,她心疼的不是劳资!是劳资上辈子或者上上辈子或者上上上辈子,哦不,或者上十辈子!

那么问题来了,我上辈子是不是我?

张贵猛地退开几步,不对,这不是考虑这么深奥的问题的时候。

“那啥,你是来找我的?”

张贵,有点尴尬地起个话头。

“不是啊,我晨练呀!”

胡乃贞,背着手,展示一下自己的运动服。

喂!别背手啊!更突(防盒鞋)出了有没有!你这是犯(防盒鞋)规啊!

张贵赶紧视线往上移!太犯(防盒鞋)规了!

哎呀太阳好(防盒鞋)白,白云……噫,万里无云啊。蓝天好大,没毛病。

“嘻嘻!”

胡乃贞掩嘴偷笑,这个坏人,十辈子都没变!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