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你这个逻辑毫无漏洞
  • 山泉客栈有点仙
  • 李佩云
  • 2019字
  • 2019-10-18 13:14:09

姓名:女娃

手机号:138*****105

张贵有点懵,女娃不是变了鸟吗?也是神仙?

张贵拿起手机给太二真人发了个语音通话。

“喂,真人,我有个新订单,显示是女娃,这算哪路神仙啊?”

“行了,我也看到推送了,女娃可是圣二代知道不,好好招呼,不然圣人怪罪咱可兜不住。”太乙真人表示这是个大人物。

“啥圣?圣人不是就那六位吗?”张贵更懵逼,女娃这是认了干亲吗?

“啊呀,你们这些人间界的真没见识,那六位是天道圣人,还有三皇二圣五位人道圣人,地位与天道圣人相当,回头我给你发个《三界常识三亿问》,别老问些没常识的问题好伐?”太乙真人说着就给张贵传了个200多G的Chm文件。

卧槽,咱们用的微信绝逼不是一个版本吧?啥时候能传这么大的文件了?关键特么一秒就传完了!

张贵惊讶天庭技术牛逼的时候,太二真人就把通话结束了。

张贵点开看了看《三界常识三亿问》,大标题分了《天界篇》、《人间界篇》、《冥界篇》和《混沌篇》。

随手点开《天界篇》,就看到诸如:天界是怎样形成的?天界到底是什么样子?天界会毁灭吗?……密密麻麻的文字都快看得张贵密集恐惧症了。

麻蛋怎么不给个玉简?这玩意儿有人能看完才是有鬼了!

张贵暂时放弃了进一步了解所谓的“三界常识”。继而看看时间,也不早了,睡吧睡吧,咱是凡人咱要睡觉。

次日一早,张贵神清气爽地推开客栈门,就看到戴着泳帽穿着泳裤的吕洞宾正在旁边的裤衩型游泳池里潇洒地游着自由式。

才想起来这个太二改造的新泳池自己还没下过水啊,赶忙回房换了个裤衩,噗通地跳进水里游个晨泳。

吕洞宾仰面躺在水里晒着太阳,鄙视地看了一眼只会游狗刨的张贵在那扑腾。

“唉对了,老吕今天你可别看那电视了哈。”张贵扑腾着想起事。

“为嘛?”吕洞宾对张贵的称呼表示全不在意,但是不让他看*****怎么成?

“今天有女客住进来啊,影响不好。”张贵觉得不能给女宾感觉咱这客栈是个不正经的场所。

“切,全天界的女神仙有不了解本道爷的风流的吗?”吕洞宾表示不屑。

是下流吧?张贵还是觉得为了客栈的形象得努力一把。

“是女娃要来哦。”

“啥?女娲还是女娃?!”吕洞宾一惊。女娲他不怕,因为女娲大人根本懒得跟他计较。

“炎帝闺女的女娃啊。”张贵解释了一下,这同音字也是麻烦。

“卧槽!”吕洞宾彻底惊了,这个可是惹不起,谁不知道炎帝疼闺女,要是给扣上个带坏女娃的帽子,炎帝能揍死他。

想想炎帝威严地说一句:“谁带坏我闺女了,站出来,我保证打死他。”吕洞宾觉得全身上下都冒凉气。

“打扰了!这里是‘山泉客栈’吗?”

清脆的声音听起来和泉水一般。

张贵忙看向客栈门前,修仙之后视力明显提升了不少,能清楚看见一个看起来七八岁的小女孩正背着手在那向这边张望。

张贵忙从泳池爬起来,“你好,你好,我是这里的老板,抱歉正在游泳哈。”

小女孩乐呵呵地说:“我也喜欢游泳啊,我是女娃,你好啊,老板就是掌柜吗?”

“哦哦,你就是女娃啊,你先来在这坐会,我去换个衣服哈。”张贵赶紧让小女孩坐到大厅的沙发上,嗯,这个以前也是纸糊的,太二牛逼,变成真沙发了。

等等,好像哪里不对?不管了,先换衣服办正事。

换好衣服的张贵出来招呼女娃办理入住。这时候才认真打量了一下这位圣二代。

女娃穿着浅粉色的小长裙,有点像公主裙的样式,小脸蛋粉嫩,红扑扑的像小苹果,头上戴了个小小的羽毛发夹,走在街上绝对能萌翻一片。

拿手机走完流程,女娃掏出个石头给张贵作住宿费。

“下品仙石,蕴含一定量仙气。估值:750天房费。”好累,拿个石头我都没得找赎的。

“女娃大人打算住多久?”张贵有点丧,反正找不开。

“哦哦,我不知道啊,先住着行吗?我又没别的事。”女娃萌萌哒地表示不用找了,住到哪算哪。

张贵松了口气,便带女娃去选房。

“掌柜的大哥哥,有没有可以看到大海的房子啊?”女娃仰脸问张贵。

“呃,虽然说咱这也算是沿海地区,但是这里离海还有点距离,怕是看不到的。”张贵对这个要求表示无能为力。

“呐呐,大哥哥,有可以看到大江的吗?”女娃表示要求可以降低一点的。

“呵呵,哥哥这里没有江。”张贵内牛满面。

“嗯呐,大哥哥,那个,湖有吗?湖也可以啊!”女娃大人表示湖景房也是可以接受哈。

“要不我给你安排这边二楼这个房子,窗外就是游泳池,可以看到游泳池。”游泳池算湖吗?可以吧都是一滩水是吧?

“嗯嗯,好的,大哥哥你真好。”女娃大人觉得有水就行,推开窗就可以看着水就是舒服。顺手给张贵发张好人卡。

咦,说起来游泳池……张贵伸出脑袋张望一下,吕洞宾跑哪去了?

“好吧,女娃大人您就在这住下吧,有事可以在下面左手边的房间找我。”

“嘻嘻,大哥哥你叫我女娃就好了啊。我想去游泳!”女娃看到游泳池显得很兴奋。

话说我发现哪里不对了,女娃不是淹死的嘛?为毛这么喜欢游泳?张贵对此表示相当不解。

“呐呐,我最喜欢游泳啦,父皇老是不让我去游泳,你看我不就淹死过一次嘛,淹都淹死了还有什么好怕的!大哥哥你说对吧?”女娃对父上大人的管束表示相当不满。

你说得好有道理,我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反驳。张贵对这个“游泳就是怕淹死,既然淹死了就不怕了”的逻辑表示完全看不出任何漏洞。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