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老娘想要找男人

  • 山泉客栈有点仙
  • 李佩云
  • 2002字
  • 2019-10-18 15:00:08

张贵挑挑拣拣,之前神农爷喝过吃过的就不要了,神农爷要新鲜货。

顺道,买点老鼠药蟑螂药啥的,估计神农爷感兴趣。

转了一圈把东西买齐,张贵转悠到王家的“王仁堂”,也对,药店应该有毒药?

进去问问。

张贵进去看了看,没看到王宇,不过昨天叫小福的店员在。

“你们店里有什么毒药啊?”

张贵直接招呼小福过来就问。

小福:“???”

“呃,这位大人,我们这不经营毒药啊。”

小福有点哭笑不得。

“你问问王宇。”

张贵也懒得废话,直接叫他问老大。

小福知道这是个大佬,也不耽搁,直接到后面打电话去了。

没一会,回来领了张贵到药店后堂。

看看小福拿出来的东西。

断肠草、雷公藤、马钱子、夹竹桃、短柄乌头……

“咋都是中药材啊,有没有新奇点的混合毒和化学毒药啊?”

张贵不满意地把一堆药材推开。

“这个,咱这真没有啊!”

小福哭丧着脸,咱这是中药材铺,哪来化学毒药啊?

张贵想了想,还是把一堆中药材收起来,或者神农爷有兴趣试试现在人间界药材的毒性?而且反正不要钱。

拉了货,经过小饭店顺便点了几本菜谱打包走,快递三人组又吃又拿,今天不给他们蹭。

开着小破面包回到客栈。

正把食物和毒物往客栈里搬,正好看见胡乃贞被女娃童鞋追着满处跑。

嘶!

今天游泳池浪好大!

张贵倒吸一口凉气。

快走几步抱起气鼓鼓的女娃小盆友。

“怎么啦,这个大……大姐姐怎么惹我们女娃大人生气啦?”

张贵哄孩子一样把女娃童鞋举高高。

“呐呐,这个坏人!要吃掉司晨,司晨都快吓坏了!”

女娃童鞋嘟着嘴指着胡乃贞。

张贵伸着脖子望了望,看见一边缩头缩脑的伪娘鸡。

哦豁,毛都掉了一半,看来狐狸大仙下手不轻啊。

“唉,我是狐狸呀,吃鸡不是很正常?”

胡乃贞摊摊手,不过女娃大人惹不起啊,早知道这只大可爱是女娃大人罩的,俺也不敢碰啊。

“喏,咱们吃熟的,别折腾生灵啦。”

张贵也知道狐狸吃鸡完全是天性,怪不得胡乃贞,顺手递给她一盒白切鸡。

“哇哦,掌柜的你真好!晚上来我房里,我教你修炼可好?”

胡乃贞看见白切鸡眼神大亮,转而眼珠子一转,毛茸茸的大尾巴翘起来,前倾身体往张贵身上靠。

嘶!望天!白云好大!太阳好白!

张贵赶紧抱着女娃跑路,有妖精啊!

抱着女娃童鞋跑进小树林。

看看缩头缩脑的司晨同学。

噫,真的有点凄惨,毛掉了一大半,屁股都光着的。

女娃心疼地摸摸司晨脑袋。

司晨委屈巴巴地要往女娃怀里凑,却被张贵一手扯住脖子提了起来。

张贵看着手上提着这头快一人高的发育不良公鸡,摸着下巴琢磨起来。

“女娃,要不我们把它宰了吃了吧?”

女娃:“!!!”

“不行!”

“你不是很喜欢开封菜的油溜粉裹鸡吗?你看这胸肉,这腿,这翅膀,又大又结实,切吧了粉一裹,油锅一过,铁定贼香啊!”

张贵捏着司晨的大鸡腿大鸡翅膀,有点流口水。

“咕嘟。”

女娃童鞋咽了一口口水。

“还是……不要吧?”

女娃看看死命挣扎的司晨童鞋,感觉还是有点下不了手。

“嗯,也行吧,反正有点懒得弄,我们还是吃现成的吧。”

张贵想了想,这么大个鸡,处理起来也挺麻烦的,懒癌发作,把司晨放了下来。

逃过一劫的司晨一下来就想往女娃那里凑,但是抬头看见女娃略有遗憾的眼神,瞬间浑身一激灵,光着屁股往后山狂奔而去。

牵着女娃童鞋回客栈,把农药和毒物给了神农爷,招呼大家吃饭。

神农爷有点神色不善地看着坐在女娃旁边给她递筷子的张贵,默然地坐到女娃另一边。

“九儿啊,这里玩了这么久,不如和父皇回火云宫好不好啊?娘娘也想你了呢。”

神农爷和颜悦色地摸着女娃小脑袋。

“不嘛,要不,也叫娘娘下来一起玩?”

女娃童鞋显然不愿意,火云宫呆腻了,凡间都没玩够啊!

而且……而且,火云宫还没有大哥哥……

嗯嗯,还没有小猪猪、没有小鸭子,哦对了,还没有司晨呢。

胡乃贞主任一屁股坐在张贵另一边,拿起一只卤鸡腿就用小虎牙扯了起来。

兽耳……尾巴……小虎牙……

嘶!

张贵赶紧默念心经。

“我不是人外娘控!我不是人外娘控!我不是人外娘控!……”

不行,眼珠子必须要四十五度望天,不然……心潮澎湃啊!

张贵煎熬地坐立不安,偏偏胡主任还不晓事,拿了罐冰啤酒要和张贵走一个。

喂喂喂,走一个就走一个,你这个让心与胳膊的距离更贴近是怎么回事儿?贴的还是劳资的胳膊!

张贵感觉身子软了半边。

“不能抬头!不能抬头!”

默默催眠自己,然后跟胡主任碰了一个。

啊,这啤酒真是,又黄又软。

等等,劳资喝的是肥宅快乐水啊。

“唉唉,胡主任,有点贞洁神的模样啊。”

吕洞宾开腔了,不过他绝不承认是自己恰柠萌了。

“去他奈奈的贞洁神!”

胡乃贞愤然地砸了手中的空啤酒罐。

“老娘是狐狸!是狐狸!老娘想要找男人!老娘才不要当贞洁神!”

胡乃贞怒气勃勃。

“特酿的!当年老娘没有遇上心上人就算逑了,可是偏生书生多鸟事,愣把老娘推上了神位,安了个什么鬼神职?拍个拖都不得了!搞毛啊!”

胡乃贞气得脸都红了,偏生好看得紧。

关键是说话间……哎呀,今晚月亮好摇……耀眼啊!

“这个,老蒲的锅,雨我无瓜。”

吕洞宾摊摊手,这话题接不下去了。

毕竟狐仙对爱情可是基于种族的渴求,硬生生把一只狐狸立个贞洁的形象,对于狐狸本身是极不公平的一件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