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乃贞吗?

  • 山泉客栈有点仙
  • 李佩云
  • 2004字
  • 2019-10-18 14:59:48

然后用更快的时间飞了回来。

张贵摸摸被烫起的满脸水泡一脸懵逼。

温西西鄙夷地看了看一脸傻相的张贵。

“人皇爷,怎么会酱紫?”

张贵委屈巴巴地往自己脸上刷着“水元决”。

“你没用过电饭锅?”

温西西都懒得说了。

“用过啊,有啥关系吗?”

张贵还是很懵。

“刚刚做好饭你就去开锅,不喷你一脸蒸汽才有鬼!”

张贵:“!!!”

敢情这真就是个电饭锅啊!

不,果然比电饭锅牛批,起码电饭锅的蒸汽不能把人冲飞。

张贵一脸蛋疼。

不是凭他现在的身体素质,普通人能被冲成饺子馅。

不过这些也不是重点了,先去看看练好的丹吧。

张贵凑过去一看,全自动炼丹炉了内胆里面静静躺了九颗丹药。

温西西也凑过来看看。

“嗯,品质一般,成丹率还行,太乙的产品还是不错的。”

温西西瞄了瞄,点点头。

“人皇爷,这个,俺可以吃没问题吧?”

张贵把九颗凝气丹捞出来,拿个装维生素的玻璃瓶装了。

“一个月吃一颗吧,可以足够消化丹毒了,不会影响修炼。”

温西西打量了一下张贵。

“唉,谢人皇爷!”

张贵高兴地把丹药兜起,准备回房试吃去。

“唉,有空去买点阔落啊,冰箱都没有了。”

“哎,俺叫钱老板送点过来。”

张贵现在哪有心思专门去买阔落,直接威鑫钱多多送几箱来,反正跑腿费也就二十。

回到房里,摆好修炼姿势,把一颗凝气丹倒出来。

闻了闻,有点香味,和苦涩还带点臭青味的凝气草感觉完全是两回事。

直接放进嘴里,果然和传说中的丹药一样入口即化。

嗯,没放糖啊,怎么有点微甜?

这玩意儿比糖豆好吃多了,怪不得那么多人嗑丹上瘾。

张贵感慨着,一边运行功法消化药力。

丹药化为暖流,渐渐融入到张贵的法力中,有些还融入了内力。

完全炼化之后,张贵咂吧了一下嘴,感觉可顶……三天修炼吧。

一个月只能嗑一颗,作用也不太大啊。

张贵微微有点失望。

却不想想,人家修炼靠的是吸收天地灵气,他修炼靠的是玉兔妹纸的“洗手间套装”。

哦对了,玉兔妹纸之前吃鸡高兴了,还给他发了个手纸卷形状的玉块。

真是越来越圆满了。

张贵收功起来,看看天都黑了,真是修真无岁月啊,感觉才过去了一小会儿。

出去一看,吕洞宾已经直接叫了开封菜,最近女娃比较迷这个油溜粉裹鸡块。

张贵也就惯性吃了几块。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张贵照例跟关二爷练武完毕,洗漱一番。

此时正坐在门外的小板凳上跟申公豹抽烟打屁,顺道等等新住客。

毕竟按张贵的时间来说,已经好久都没有见过新住客了,有点小期待。

正说着话,突然传来陌生的声音。

“你好,你们掌柜的在吗?”

嘶!张贵和申公豹齐齐倒吸一口凉气。

无他,这声音太娇媚了,什么八连杀都弱爆了,只听声音就够让一般人口吐白沫倒地不起了。

张贵忙站起来迎向来客。

嘶!

张贵看了一眼立马抬头看天。

哇,今天的太阳好白,白云好大!

“嘶……我是这里掌柜的,您是,胡乃贞……仙长?”

张贵声音有点抖,这……这也太刺激了,什么老师比不过啊!

来人,哦不,来神衣着很原始,就是石器时代那种原始,要命的是,还有狐狸耳朵和大大毛茸茸的尾巴。

关键是,欧多克索斯黄金分割!我们需要学习一下这套理论。

如果有更完美的理论,可能眼前就是了。

小盆友完全把持不住啊!

嗯,好在张贵是大盆友了,勉强还是把持得住的。

不对,黄金分割没有这么大。

啊,这不是重点。

“你好呀,掌柜的,入住要办什么手续吗?”

声音还是让人想打哆嗦,申公豹早就遁了。

“这边请,我给您办理一下。”

张贵忙把这位大仙引进客栈。

一轮手续办理下来,张贵感觉自身免疫力提升不少。

可能以后在凡间真的不会再爱了。

“《铃医秘术》,房中秘术。估值:60天房费。”

嘶!这!你别欺负劳资读的书少!这分明是出自《聊斋志异·伏狐》的神功吧?据说可以干死狐狸精!

等等,这位虽然是狐仙,给劳资这个想干嘛?

张贵懵得一批,这位的房费好有深意啊。

“掌柜的,不如……送我到房间?”

胡乃贞拿着房门的钥匙,舔了舔嘴唇,凑到张贵面前。

一阵相当特别的幽香猛地往张贵鼻子里钻,老霸道了。

“哎,小胡,别瞎折腾,你可是贞洁神职的,我带你上房。掌柜的,是我隔壁那间对吧?”

织女大人真是救苦救难啊!张贵感激涕零地猛点头。

“我不嘛!我不嘛!我不干那个破几把神职了!老娘是狐狸精啊!”

胡乃贞御姐形象完全破灭,正在撒泼打滚。

不过织女没理她,直接拽着尾巴就走。

胡乃贞一直挣扎着撒泼,然而明明有什么卵用,直接被倒拖着拽上楼了。

只是那磕在台阶上的白色波浪让张贵赶紧回避。

吕洞宾这会嗑着瓜子溜达出来,一脸坏笑。

“掌柜的,乃贞吗?”

张贵犹豫了一会,才反应过来这是问的啥。

“真!”

“咻”,“PIA!”。吕洞宾嵌在墙上了。

神农爷淡定收脚。

“别和这货学些不顶事的玩意儿,明白?”

“明白明白!我跟他不熟,绝对划清界限!”

张贵义正言辞,不假辞色。

“哦对了,我看你买了很多菜种,我拿去后山弄了块地种了,看看凡间和天界的蔬菜有啥区别,你去给我买点农药,啥种类都来点。”

神农爷打发张贵去买农药了。

张贵挠挠头应下来,不过有点不确定这是神农爷用来种菜的还是用来吃喝的。

开了破面包去镇子上的农业市场。

这种近着农村的农业市场,农药的品类还是很齐全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