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骚年你太甜了

  • 山泉客栈有点仙
  • 李佩云
  • 2004字
  • 2020-09-19 11:02:48

“啊嘞,随便啦,溪水自来水都行啊,你以为炼的是老君金丹?还要三光之水?低级货而已,随便搞搞就好。”

以上是温西西的原话。

好吧,自来水就自来水。

张贵拿了个有标注刻度的水壶灌了一壶自来水,就往全自动炼丹炉里倒。

嗯,按键“标准炼丹”,开始。

没一会,全自动炼丹炉里冒出“咕嘟咕嘟”水沸的声音,然后开始冒烟。

卧槽,这烟也太特么臭了!

张贵连滚带爬地脱离烟雾笼罩的范围。

“人皇爷!这啥情况啊?”

张贵看到温西西正在喝冰阔落看热闹,连忙问问。

“正常操作,毫无问题,等半个时辰就完事儿了。别啥都问人啊,小吕不是给你发了《基础炼丹-入门篇》?看书去啊!”

温西西摆摆手,鄙视自己不会看书的咸鱼掌柜。

“咳,这啥烟啊,这么臭,会污染环境吗?”

正玩着手机的吕洞宾路过,一脸嫌弃地看看张贵。

“那是浓缩了的药材杂质,含有一定灵气,稀释之后只会对环境有好处没坏处,没文化很可怕的啊,掌柜的!”

张贵:“……”

又被鄙视没文化了,这不是没文化,只是知识盲点好吗!

那个多少兆文字的《三界常识三亿问》就别提了,能行行好给个玉简吗?

吕洞宾才不理张贵疯狂吐槽,自顾自淫笑着看着手机走开了。

丫的肯定又撩妹了!张贵无比确定。

“苟日的,老吕你撩妹别再用劳资名字啊!不然跟你同归于尽啊!”

张贵对着吕洞宾背影嚎了一声。

“知道啦,这次我用的是林相希。”

正在客栈里嚼着昨天快递过来的新鲜苜蓿的林相希后背一凉。

林相希:“???”

不管了,这家苜蓿种植得不地道,锦坷垃放太多了,口感不行!

张贵看看一直冒烟的全自动炼丹炉,掏出手机再看看时间,嗯,还有得等。

这时候手机却响了,哦豁,公众号来推送了。

张贵忙点开公众号,感觉都好久没来新住户了。

姓名:胡乃贞

手机号:180*****510

呃,这是谁?真是知识盲区了,不认识啊。

张贵拿着手机去问正在晒太阳看小说的关二爷。

关二爷捋捋胡子,气定神闲地看了一眼,然后说:“我,不认识。”

张贵:“……”

看名字应该是女神,问问织女吧。

“哦哦,胡妹妹啊,在月老手下上班的,天庭民政部姻缘局贞节办公室主任啊。”

嘶,还是个官啊,嗯,不过好像都是官,织女还挂个局长级干部呢。

张贵也就了解一下。

“这位神仙没听说过啊。”

张贵说完这句话就受到了今天第三次来自于没文化的鄙视。

“《阅微草堂笔记》,卷二,滦阳消夏录,自己看。”

织女说完就继续追剧去了。

张贵:“……”

这次被鄙视只能认了,不是三界常识范畴。

打开肚娘搜索看了几次原文,张贵才把新住户的来历翻了出来。

“有卖花老妇言,京师一宅近空圃,圃故多狐。”

“有丽妇夜逾短垣与邻家少年狎,惧事泄,初诡托姓名,欢昵渐洽,度不相弃,乃自冒为圃中狐女。”

“少年悦其色,亦不疑拒。”

“久之,忽妇家屋上,掷瓦骂曰:我居圃中久,小儿女戏抛砖石,惊动邻里或有之,实无冶荡蛊惑事。汝奈何污我?事乃泄。”

“异哉,狐媚恒托于人,此妇乃托于狐。人善媚者比之狐,此狐乃贞于人。”

这段记载的意思就是:

“有一个卖花老妇说:京城有一所住宅靠近空的园地,园中本来多狐。”

“有一个美丽的女人夜里越过矮墙同邻家少年亲昵,因害怕事情泄漏,就开始假托姓名。”

“后来欢爱渐渐和洽,估计不至于相抛弃,就自己冒充是园中的狐女。”

“少年喜欢她的美色,也不疑心拒绝。”

“很久以后,忽然这个女人家的屋上有瓦片掷来,听到骂声说:‘我居住园中长久了,小儿女们戏耍抛掷砖头石块,惊动了邻里,或者是有的。实在没有放荡迷惑人的事,你为什么污辱我?’事情才泄露出来。”

“怪啊!狐狸精的诱惑常常假托于人,这个女人竟假托于狐狸精。善于诱惑的人被比作狐狸精,这个狐狸精竟然比人还要坚贞。”

张贵擦擦额头不存在的汗滴。

“这狐仙取名也随便,就叫‘狐乃贞’啊?”

张贵在沙发上看着手机,随口吐槽了一句。

“呵,骚年,你真是太甜了。”

正在玩农药的申公豹嗤笑一声。

“啊?豹爷怎么说?”

豹爷可是很牛批的,一句话连小世界的盘古都能随便恁死,张贵赶紧虚心求教。

“没,见到你就知道了。”

豹爷不愿多说,都被人拆了两路了,哪有空跟你扯淡?

张贵见没人理他……等等,神农爷您嗑的那是啥?

张贵一转头就看见神农爷摇头晃脑地哼着小调嗑着小糖豆模样玩意儿。

“卧槽!这玩意儿张贵以前招呼客户去酒吧的时候见得多了,必须拉去虎门销掉的玩意儿啊!

“干啥干啥?”

神农爷疑惑地看着扑过来抢药丸的张贵,手一伸就把他定在身前。

“神农爷,那药丸不能吃啊!害人的玩意儿啊!”

张贵挣扎着喊道。

神农爷挠挠头,想了想,然后恍然地把张贵放了下来。

“你瞧仔细了,这是老三新开发的壮阳药,不是那种小药丸。”

神农爷把小糖豆给张贵看,噫外形几乎一样,可是上面都有小小的“温”字号,果然是人皇爷的药啊。

“等等,神农爷,您嗑壮阳药干嘛?”

“咻”!张贵往门外飞了出去。

“试药。”

神农爷淡然转身,继续嗑着小糖豆。

“哎呦!”

“张贵揉揉自己屁股,还好身子扎实,没把屁股摔八瓣。

“噫,时间差不多了,感觉看看丹药出炉没。

“哔哔哔哔!”

全自动炼丹炉的蜂鸣器猛响,证明丹药好了。

期待已久的张贵高兴地跑过去开盖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